许医生的占有欲 poruhbub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夜晚,酒楼灯火通明。

明亮的灯光驱散着夜幕,亮堂堂的烛光将门前照的如同白昼,来往客人无数,其中不缺乏富商贵家子弟,而洛言也在其中,此刻似乎处于半醉状态,被李园的侍从服上了马车。

“贤弟,改日再聚!”

李园挥了挥长袖,轻抚袖口,双手交错放在身后,颇有几分贵族气度,满脸醉意的看着洛言,笑道。

“好,一言为定!”

洛言摆了摆手,打了个酒隔,应了一声,便是直接躺在了马车内,闭上了眼睛,似乎不胜酒力睡了过去。

“去吧~”

李园看着车夫,目光清明了几分,吩咐了一声,随后转身返回了酒楼。

最近一段时间他都居住在此处。

一方面是这里比较舒适,另一方面是方便他招待秦国的那些贵胄。

以他的身份,自然不会差钱。

到了他们这个地步,钱不过就是一个数字。

比起钱财,李园更看重的人脉,而秦国这些高官权贵之中,洛言无疑是最特殊的一个,也是最值得他下重注的人。

未来若是楚王真有一个万一,洛言也能成为自己的筹码之一。

李园可不愿一辈子被黄歇压在身下。

……

与此同时,酒楼的雅间之中,一扇半开的窗户。

昌平君站在窗户口的位置,看着洛言和李园道别,然后上了李园的马车,目光闪烁了一下,似乎有些挣扎和犹豫,因为这个决定很冒险,一个弄不好容易引火烧身,后患无穷。

因为洛言今日没有带随从一起出门,护送洛言回去的只有一名李园的侍从。

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一个刺杀洛言的机会。

“有把握吗?”

昌平君沉默了片刻,看看渐渐远去的马车,心中一狠,冷声的说道。

因为昌平君不愿继续忍耐下去了,尤其是洛言和李园过分接触之后,这触动了昌平君的底线。

若说洛言对秦国所做的这一切还能让昌平君再等等,但眼下洛言和李园的频繁接触无疑刺痛了昌平君的神经。

“已经确认了,他今日确实没有带随从跟随保护,四周也没有罗网的暗子,可以试一试。”

田光没敢将话说的太满,只是平静的诉说着可能性。

“那便试一试,你只有一次机会,若是失败,不管成败与否必须撤离!”

昌平君声音冷漠的说道。

刺杀这种粗暴的手段他很少用,因为后遗症太多,但不得不说,这种手段有时候真的很简单,可以解决一切麻烦。

从根源将麻烦解决了。

“明白,不会发生意外!”

田光看着昌平君,沉声的保证道。

昌平君

许医生的占有欲 poruhbub

点了点头,不再言语,而背后的田光也是消失在了身后。

“李园……”

昌平君皱了皱眉头,他也想动一动李园,但春申君那边不好交代,如今的楚国还离不开春申君,而昌平君也需要通过李园和春申君保持联系。

不得不说,洛言今晚给的机会太好了。

。。。。。。。。。。。。

另一边,马车内。

洛言缓缓睁开了眼睛,眼神很清明,没有一丝一毫的醉意,甚至眼眸颇为明亮,显然很精神,因为今晚和李园的接触收获很大,其中收获最大的便是李园的态度。

正如洛言猜想的那般,李园在楚国很缺乏盟友。

身为不愿久居人下的野心之辈,李园会抓住一切机会往上爬。

秦国是七国之中的霸主,国力还在楚国之上,如今正直秦王加冠礼亲政的过程,洛言这个深受秦王重新的红人自然是李园关注的目标之一。

“说不定昌平君也是他的关注目标之一,可惜昌平君的身份放在这边。”

洛言嘴角一扬,心中嘀咕了一声。

李园此人很有意思。

就在洛言坐在马车内思索着这些事情的时候。

街道一处高楼的屋檐上,一道身穿黑衣的蒙面人站在其上,月色之下,一柄冰冷的古朴长剑被其握在掌心,剑刃闪烁着寒芒,伴随着雄浑的内息涌出,四周的天地之力似乎月随之而动,湛蓝色的剑芒在剑刃之上缠绕,呈现一种颇为狂放的姿态旋转。

似旋风一般,而这股恐怖的剑势也是令得四周的天地之力开始震荡。

马车内洛言也是瞬间感知到了这股恐怖的剑势,那本就特殊的神魂经过这段时间的双修,感知力进一步增强,很敏锐的便是感知到了那股锁定而来的剑意。

来人的目标是他!

洛言全身瞬间绷紧,体内内息和气劲翻滚。

根本来不及多想。

因为来人的速度很快,且太多极为坚决,剑势爆发的瞬间,便是将剑势剑意升华到了极致,体内的内息化作滚滚内力吞吐而出,随着长剑化作恐怖无比的剑气,人已然破空而出。

顿时,一股剑势对着马车笼罩而来,而锁定的目标自然是马车内的洛言。

“嘶嘶~”

原本安静的骏马仰天长鸣,似乎察觉到了危机。

还不待驱使马车的侍从反应过来,一道数丈的蔚蓝色剑气便是席卷而来,瞬间斩过仰天长鸣的骏马,对着马车轰来。

“刷~”

一只手从马车内探出,抓住了侍从的肩膀,将其甩飞出去。

下一刻,澎湃的剑气便是轰入了马车内。

“轰~”

伴随着一声轰鸣声以及剑气肆虐的声响,那奢华的马车直接被这道剑气肢解开来,剑气搅碎了马车还不罢休,当场炸裂开来,无数道细小的剑气化作风暴一般扩散开来。

为首的马匹更是整齐的撕裂开来,变成两半倒在地上。

“滴答~”

粘稠的马血落地。

一切来得太过突然,眼前这一幕更是直接令得驾驶马车的侍从都看傻了,本能的起身,慌不择路的奔逃了起来,根本不敢回头。

“刷~”

随着车夫跑远,一道人影才缓缓的走了出来,手中长剑吞吐着蔚蓝色的剑气,整个人的人气势极为狂放。

说他是杀手,倒不如说他是一位战场将领。

“这一剑够狠,差点就被你杀了。”

烟雾缭绕之中,空间似乎交叠错乱,月色扭曲间,洛言的身影从一旁走了出来,肩膀的位置虽然受了点伤,有鲜血滴落,但整个人的气息却没有任何变化,显然刚才那一剑并没有偷袭成功。

同时洛言手中握着一柄出窍的长剑,黑白色的剑气萦绕在剑刃之上,剑身轻颤低鸣,宣泄着它的毁灭之意。

极道本就脱胎于两柄极度杀伐的名剑,如今两柄剑结合,令得它更加凶戾!

似乎是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情,剑刃之上的剑气越发凝实。

洛言扫了一眼肩膀上的伤口,不算重,只是被剑气擦过了,破了点皮,主要是洛言刚才救了那个侍从,不然也不至于被擦伤。

确定不影响之后,洛言看向了来人,平静的说道:“我很好奇,是谁派你来的,而你又是谁?胆子倒是挺肥,敢在咸阳城刺杀秦国太傅~”

洛言没想着直接跑路,因为没必要。

对方刚才那一剑虽然恐怖,但还不足以让洛言感觉到恐慌和畏惧,没有黑白玄翦和惊鲵那种窒息感,虽然很强,但也仅仅是很强而已。

换句话说,不是不能打。

既然能打,洛言为何要跑?

咸阳城可是他的地盘,要跑也是对方跑才对。

阴阳家还是道家的移形换位?

身穿黑袍的田光看着没事人一般走出来的洛言,心中有些猜测,刚才洛言走出来的身法很显然是道家亦或者阴阳家之中的一种术法。

以内息影响天地之力,扭曲光线,形成移形换影的错觉。

许医生的占有欲 poruhbub

种术法很考验神魂方面的天资,一般人根本无法修炼。

“嗡~”

田光并没有接茬的意思,看着和没事人一般的洛言,沉默了片刻,手中长剑吞吐的剑气更加狂暴了几分,蔚蓝色的剑气更加深邃,一步踏出,整个人犹如幻影一般对着洛言袭来。

深蓝色的剑气瞬间斩出,同时席卷而来的还有这一方面天地之力的压制。

恐怖的剑势更是雷霆万钧,侵略如火。

来人的剑意很狂放!

洛言目光一冷,不退反进,体内的内息和狂暴的肉体力量更是直接爆发开来,肌肉都是臌胀了几分,手握极道迎了上去,以体内雄浑的内息和外功加持的力量为基础,加持剑意,一剑砍了过去。

“铛!”

两剑瞬间交错在一起,两股剑气肆虐开来。

不同于田光剑意剑势的凝练,洛言的剑意剑势极为杂乱,但凭借着内息强大和身体力量,硬生生顶住了田光这一剑。

这家伙……

田光目光微闪,感受到洛言那杂乱的剑意,心中感觉有些荒谬,这厮学的也太杂了一些。

“第一剑没杀死我,你没机会了!”

洛言也在掂量对方的实力,感受到那还能承受的压力,嘴角忍不住一咧,冷笑道。

大晚上被人刺杀,他的心情可不太好。

他很想知道谁的胆子这么肥,敢对他动手!

田光闻言,眼神依旧冰冷,没有任何迟疑,脚步后撤间,又是一剑对着洛言刺来,这一剑杀意更浓烈了几分……

喜欢秦时罗网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