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曾下雪的冬天(h)顾溪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昏暗的溶洞中,郎武左手握着温迪的右手,右掌轻扶在温迪的背部,两人在因为溶蚀而变得坑坑洼洼的地面上,如履平地般演绎着优雅地圆舞曲。

温迪白色长裙裙摆如同鲜花一般绽放,贯彻着圆舞曲地旋转精髓。

若是此地舞台的背景没有那么阴森、灯光没有那么昏暗、舞者的脸没有那么僵硬的话,眼前这一幕倒也不失为一场精彩的演出。

瑞德平静地站在一侧洞口,看着这场如同哑剧一般诡异地演出,似乎并没有出去阻止的意思。

他的确不准备阻止温迪对郎武的操纵,「爱跳舞的温迪」是一种看似阴森可怕,实则较为温和的怪物,它喜欢操纵人陪她跳舞,却极少会伤害玩家,这也是瑞德会专门挑选它成为郎武对手的原因。

纷飞的裙摆落下,温迪与郎武脚下轻盈地舞步一止,旋即分开,向着空荡荡的四周优雅的谢幕。

片刻后,温迪的身影消失在溶洞中,独留下一脸被玩坏了的郎武。

“感觉怎么样?”瑞德从阴影中走出来问道。

“我感觉我没救了……”郎武颓丧地坐在地上说道。

“还会开玩笑就说明没什么问题嘛。”瑞德站在他身旁不以为意地说道。

“没问题……问题大了!我现在满脑子都在想那个小镇,那间旅馆房间中发生的事……”郎武跳起来略微有些激动地说道。

“那又怎样。”瑞德干脆甚至冷漠地打断他道:“你不会以为,只要自己能对付这些怪兽、念能力者,就代表你已经克服了恐慌障碍吧,既然你想克服它,那么直面自己心中曾经的阴影,就是迟早的事,不然早晚有一天,你还是会栽在同一个坑里。”

郎武没有说话,又一屁股坐回了地上,良久,才揉了揉脸说道:“谢谢,抱歉。”

他的话简短而又矛盾,但瑞德却立刻明白了。

郎武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冷静下来后,他不难看出瑞德费了多少心思,为他设计了这些针对性方案,因此他才会在说谢谢的同时,又为刚才的事感到抱歉。

“「点」。”瑞德没有在意,只是提醒道。

郎武会意,也不挑地方,盘膝就坐在了原地闭目修行,反正有瑞德在,也不用担心什么。

瑞德同样靠坐在一根石柱上,握着长刀闭目冥想。

少顷,一道白影鬼鬼祟祟地从两人身旁来回快速晃过,像是在试探什么。

怎么这么快又回来了还是说这地方刷怪这么频繁的吗?瑞德睁开眼睛,看着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而不自知的温迪。

多次试探后,温迪像是没看到瑞德似的,突然向郎武纵身飞去。

“砰——”

也不见瑞德有什么动作,白影消散,一张卡片轻飘飘地落在郎武身旁。

片刻后,瑞德望着地上数张卡片,摇了摇头,还真是因为刷怪频繁啊。

他想了想,具现化出雷鸦,主动驱赶起靠近的白影,却不击杀它们,免得待会郎武修炼完,只见到一地卡片,却找不到刷新的温迪。

时间在两人沉默的修行中与两道深浅不一的白影追逐中流逝,虽然溶洞中始终一片昏暗,但外界的天色却也从明亮悄然黯淡下来了。

郎武心神微微一松,睁开眼睛却只看到一片漆黑。

他用力眨了眨眼睛,下意识在身上摸索起来,动作复又一顿,然后才想起手电早就在之前,被自己当做暗器扔出去了。

等眼睛稍稍适应了周遭的黑暗后,他突然发现瑞德好像又不见了,这让他有种不妙的预感,因为几乎每次瑞德突然消失都代表……

倏——

郎武脚尖一点,骤然转身,刚要一拳击出,又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变,硬生生收回了拳头,同时抽身而退。

麻烦,不能直接接触对方的身体,不然会被直接控制。

“嘭——”

一个不注意,他一头撞在了石柱上,游走的白影立刻伺机而上。

好在郎武在撞在石柱上后,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不妙,一阵连滚带爬地摸索绕到了石柱后,惊险地躲过了白影。

此刻外面已是夜晚,本就昏暗的溶洞,失去了那点零星透进来的光后,显得越发黑暗了。

郎武不会「圆」,又没有瑞德那样听声辨位、察觉空气流动的本事,没一会就在溶洞中撞得满头包,而最关键的是,温迪却丝毫不受黑夜的影响……

瑞德看着满头包的郎武,心中思索着,这个地方以后倒也可以给其他人也安排上,用来训练他们的感知,以及恶劣环境生存作战能力。

郎武若是知道此刻瑞德内心的想法,大概会振奋地举双手赞成,可惜他此刻并不知道,也没空知道。

他正一边背靠着石壁狼狈闪躲,一边寻找着有什么东西可以当做武器反抗,周围的环境实在太暗了,一昧逃避,自己迟早会被在黑暗中更具优势的温迪抓到,所以主动攻击才是出路。

“唰——”

郎武突然一抬

未曾下雪的冬天(h)顾溪小说全文

手脱下身上的外套,像使鞭子一样,朝着两侧与前方凌厉地抽去。

哈——

躲在暗中的瑞德轻轻笑了笑,还不算太笨,就是……这招看着有点熟悉啊。

“唰、唰、唰……”

注入了念的衣服,不断划破空气,向四周抽出,短暂地压下了温迪的攻势,为郎武争取了一些思考时间。

反抗的武器已经有了,但还得想办法找到它的位置,主动出击,不然这样被动防守下去,等我的念耗尽,还是躲不过温迪的操纵。

郎武首先想到了「圆」,但随即又放弃了,他不觉得自己现在有这个时间去学会「圆」。

倏——

一阵轻微地风声自郎武左侧响起,郎武想也不想,侧身右手一甩击去。

“噗——”

束成长条状的外套像是击中了什么东西,可又只有一种空荡荡地感觉,就像是……裙摆一样。

“唰、唰、唰……”

未曾下雪的冬天(h)顾溪小说全文

郎武右手又是连续抽出,防范温迪折返偷袭,心中却想起了刚刚那阵轻微风声。

瑞德曾经说过,在战斗中感知不一定要依靠视觉,有时候在一些特定的环境中,听觉、触觉甚至直觉都比视觉地感知更加有效,比如此时……

郎武动作一顿,双手自然下垂,静立在原地,然后闭上了眼睛……

喜欢猎人之消失的记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