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泥by青灯po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一起围攻狩猎?”秀策有所迟疑。

“既然你不认为丈和能取胜的话,那就协助他下完这盘棋,你们几个可以一起上。”夜神国京

云泥by青灯po全文在线阅读

的视线落在了面前的棋盘上,而后扫过众人,和他们三人一一对视。

不是再多摆三盘棋,而是四个人合力下一局棋。

隔着上千米的距离,协助另一个人下棋,听上去很离谱的事,不过考虑到他们这一群人的特殊身份,倒也还算合理。

所有的黑蛇都臣服在尼德霍格的龙翼下,所谓的棋圣级黑龙不过是稍微强一点的蛇,本质上与其他棋手并没有区别。

如果夜神国京有这个意愿,他现在就能上场,御驾亲征。

三位古棋圣都陷入了沉默与思考。

围攻狩猎,这是个让人兽血沸腾的词,像是在下大型副本。

不过令一方面,干扰他人对局并不是一件太好的事。

最主要的是......如果科执光真的被狩猎掉了,那战绩该算在谁头上呢?

“对了,国京大人,如果我们真的帮助丈和干掉了科执光,科执光会怎样?”道策问道。

“应该不会怎样,当我们介入对局的一刻,棋局的公平性就会被破坏,运势的制裁也就不会落到他头上......但如果丈和在你们的协助之下依旧失败了,他的阵亡也就会成为毋庸置疑的事实。”

夜神国京的声音落地,依旧让在座的各位拿不定主意。

于此同时,夜神国京继续摆棋,跟进对局进度——

棋盘之上!棋圣级的角力在局部撕开!

大斜!

丈和抬手,钢铁般沉重的黑棋被他从棋盘里抽出,重重地砸落在棋盘上!

浓郁的火药味在空气里扩散开来了。

这个如同图书馆般安静的棋馆里,没有人注意到光影都蒙上了一层焦灼的颜色,气氛格外沉重压抑。

果然是大斜......

三大围棋定式之一,其创始人刚好就是眼前的这位古棋圣,丈和。

这是一个带血的定式,它在历史上第一次出现是1831年,而就是这首次亮相,围棋史上唯一一例下死人的案例,赤因星彻就在棋盘上吐血了。

一把沾满鲜血的猩红镰刃从黑龙的翼脊中扯下,那正是它作为大斜创始人的证明!

这玩意.....算是装备魔法卡吗?

攻击力:3500→4000!

这样的?

“道具名称:大斜千变.....说起斜着的,弧度比较大的武器,只能是镰刀了吧。”零在一旁嚼动着薯片说。

“而那把镰刀上面所沾满的鲜血当然就是赤星因彻的血了,小心不要被它蹭到了。”

“谢谢解说,不过......你怎么来了?”科执光诧异地看了对方一眼,有种出戏的感觉。

“我不是说了吗,每当你对局的时候,我都会.....呸,可以出现在你旁边。”

“等等,你刚刚说的是‘都会’吧?表示的是一定的意思吧?怎么你呸完之后,就变成视你心情决定的‘可以’了呢?”

“嘛,细节不要在意......”

科执光没记错的话,对方好像的确是说过每当自己在对局,她都能出现在旁边的话的。

不过之后的棋院日常训练,她一直都处于神隐状态,于是科执光也没太在意这茬。

这种感觉才对嘛,敌方场上有怪兽卡,自己的场上也应该有怪兽卡才行。

短暂的思考结束,科执光干净利落地落子。

一记碰跳从他的指尖落出,笔直地朝着镰刀的方向撞去!

挖!打!粘!断!狭小的空间里,棋子高速摩擦了起来,双方都不愿意在这个局部里消耗时间。

燃烧的密林之中,黑龙以棋圣的千钧之力舞动起了血镰,暴雨般斩切向了科执光!

23手!上贴!

25手!单长!连续两手,都是教科书中未曾出现的变化。

“这是.....不常见的大斜变化?”道策问道。

“不知道,丈和是大斜的创始人,他在使用这个定式时,多少是带着骄傲的,想必已经将其中的变化全都摸清了,包括那些冷门的......飞刀。”秀策看着棋盘上的变化说。

血腥的红光扑面而至,上面隐隐能看到鬼魂的哭嚎,如果不出意外,这哥们就是赤星因彻了。

“快上,零,使用喷射白光!”科执光朝零喊道,同时手指比向黑龙。

“我可不会那种技能哦。”零叹着气将手臂一翻。

“啊这.....那你的攻击力是多少?2500?”科执光又报出了一个数值有梗的攻击力。

“攻击力300,守备力200。”

这......还是很有梗。

这是栗子球的数据。

总之科执光大概了解了。

自己场上的怪兽卡,只有自己一张。

26手!一记二路虎被科执光在棋盘上潇洒点出,迅捷得像是完全摒弃了时间概念。

电光火石之间,光影的交错在科执光和黑龙之间擦开——

犹如冰片破裂一般,血镰的残片飞向了天空。

丈和的脊背猛地颤动!

他所精心准备的大斜陷阱,几乎就在一瞬之间拆烂了。

攻击力:4000→3500!

“那么......回合轮到我了.......”科执光深吸一口气,心中的预想图早已成型。

白银的丝线从

云泥by青灯po全文在线阅读

科执光的指尖传递而下,刀光般斩向了对手!

黑龙的肩胛骨被狠狠地切断!

“滴滴滴!”零突然咀着嘴尖声叫了起来。

“干嘛?”

“模仿生命值扣除的声音。”

这......还真是惟妙惟肖啊。

夜晚持续向深处滑落,城市的霓虹泛着醉醺醺的光线,像是前不久刚下了一场大雨。

棋馆内的气氛也渐入佳境,棋局进入正轨之后,队友们也都放开了手脚,开始认真地将训练的状态打出来,顺便宣泄一下最近的烦躁与抑郁。

棋运之木内,狂风卷着火焰上升,黑蛇们在火中遁走逃避,追赶着它们的是这株巨木上的原住民,各种稀奇古怪的生物。

一条黑蛇在阴影里不安地匍匐前进,但忽然之间,六把长刀从天而降,刀刀都钉在了它的七寸上!

黑色的血液溅洒在了修罗狂热的面容上!

“七十四手,杀棋速胜!”竹刀锻高亢地喊道。

旅游期间,他一直在和玄玉互练互锤,手感并没有落下,相反还因为长时间没遇到其他对手而变得更加亢奋。

几乎是同一时间,玄玉也从位置上起身了。

黑武士振开了刀上的血迹,收刀入鞘,一颗巨大的蛇头在身后落地。

捷报接连传来,科执光在里世界中也感受得一清二楚。

“喂,晴岛鹿那边怎么样了?”科执光问,他竖着耳朵听了这么久,并没有听到那熟悉的嗷嗷嗷的声音。

“她这局的对手可是周东候啊,有能力与黄龙士分先对局的人......她这局的胜率是38.7,形势一般。”

“听上去对她来说很不利?”

“其实也没差,区区11.3%的劣势,人类可是感知不到的.......人类的感知呀,其实是很神奇的东西,有时候明明已经胜率只剩个位数了,但却依然觉得自己优势,有时从数据上看已经胜券在握了,但依然兵行险着,步入绝路......人类,可真是感情丰富的动物。”零的声音轻盈了几分,像是水珠坠湖。

科执光也挺有感触。

乐观的人总觉得形势良好,在关键处往往选择捞一票实地,然后再慢慢治孤。

悲观的人总觉得棋快输了,于是往往选择冲上去屠龙,很多人之所以成为屠龙高手,并不是因为觉得自己能杀掉它,而是觉得不杀赢不了。

顺带一提,他自己现在是前者,乐观派人士。

零继续说:“总之你不要担心她,她现在从胜率上看只有38.7%,但是这局棋正在进入她擅长的节奏,你应该对她有信心才对......不是哦,你不是也没听到星嫁那边的声音吗?你怎么不问问星嫁呢?”

“呃这......那星嫁呢?星嫁的局势怎样了?”

“星嫁的棋风你也是知道的,不是那种速胜的,她这局的胜率是75.6%。”零说。

“嗯,那好那好。”

“盯——”零模仿起了星彩的残念表情,眯着眼盯住了科执光。

“嘛.......那我这局,目前胜率是多少呢?”科执光赶紧另起话题。

“这个我可不能说哦,形势判断得让你自己来做才行,要是我做的话,岂不是就违反公平规则了吗?”零捂着嘴一笑。

意料之中的回答。

轻轻几个呼吸,稍微调试状态,科执光继续落子......

月光流淌的办公厅内,夜神国京继续摆动棋子,目光似乎是在思索棋局。

“丈和这局,不太妙。”他说。

“真的吗?我看着形势还可以啊,实地算是少了点,但厚度挺足的。”一心趴在棋盘前,抠弄着下颚,这是她的惯用思考。

“这块棋的厚度远比你想象得要薄,过不了多久你就能看见了.......现在丈和的胜率是25%。”夜神国京说。

“25%?这是怎么算的?”道策不解而问。

“不管,看不下去,我先上了,各位。”秀策将身子前倾而下,抢攻般将棋子打在了某个位置上。

那是一记碰,撞在了对方的无忧角上。

“确认是这里吗?”夜神国京问。

“就是这里,我盯着这里好久了,结果丈和这家伙根本就没注意到这里。”秀策肯定地点头。

于是夜神国京将这枚棋子轻捻而起,再用自己的手落一遍。

雷鸣降临在了战场上!

黑龙被斩烂的伤口正在高速修复,而被修复后的伤口......成了黑金般的机械质感,虽然画风变了变,但看上去显然比之前更强!

“这是?”科执光看愣了,刚才劈那一道雷,还以为对方要变巨人。

“呀,没想到对方居然率先按捺不住,先违规了......他们启用了场外援助,刚才那一手棋是秀策代下的。”

“这游戏还能这么玩的?”

“做好准备,接下来你或将面临黄龙士、秀策、道策、丈和的四人轮番上阵,不过好消息是你就算输了,也不会受到惩罚。”

听着这一串闪耀的名字,科执光抽了抽凉气。

果然人生就是一个轮回,时隔一年半,他似乎又回到了初入桃花斋,叫嚣四大天王出来挨打的时代了。

不过......这群人,就这么突然插手进别人的棋局,真的好吗?

面对友军的突然插手,丈和也怒了:“秀策!”

“但凡你表现得稍微好一点,我都不会出手。”秀策冷漠地回应。

此刻的他似乎也能看见科执光了。

看着科执光坐在自己的对面,两人相隔星辰大海般的棋盘,棋盘上是滔天的骇浪。

“来吧,让我感受空前的压力吧,科执光!”

黑龙继续咆哮着,但它的攻势已经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

脱先!拆边!

脱先!二路适应手!

回归战场!飞镇一击!

截然不同的棋风在棋盘的对面神鬼变幻了起来,像是有新的黑龙踏入了战场。

稳健与飘逸,全盘与局部,刚柔并济横贯而来。

“等等,我刚刚研究出了,这里有更好的选择。”道策也思索出了什么,指向了棋盘上的某个点位。

“既然你们都上了,那我也不用客气了。”一心也来了来兴致。

“喂!你们别全都进来啊!”丈和喊道。

越来越的特效涌入了棋盘,科执光眼前的黑龙在风暴之中不断变幻着自己的形态,像是一层又一层buff的叠加。

也像是启用了融合魔法卡。

最终,一只巨大的利爪踏出了风暴,龙威般的赤炎呼啸着展开。

那个是.....多个头颅的巨龙.....

如果没看错的话,这玩意叫......五帝龙!

“攻击力5000,守备力5000!”零喊道。

“等等!不是只有四个人吗?为什么它会有五个头?还有谁上了?”科执光立刻把握住了槽点。

“忘了吗?对方的阵容里,可是有一个两世为龙的人啊。”

原来如此,一心前辈得同时当做晴岛一心+黄龙士来算,预估这5000的攻击力里,有2000是他一个人提供的。

如此想来,她的象征灵,大概也是双头龙之类的......搞不好是奇美拉。

不过一想到她在濑户和晴岛夫人续了一个多星期的前缘,这双头龙.....咳咳,咳咳!

刹那之间!一枚劫争在棋盘上打爆!

那是对方一记强硬的消劫,出乎了科执光的意料,原本以为这个劫还能撑得更久一些......

不过消劫的结果——

科执光皱眉深思了起来。

大概率是对方赚了。

于此同时,五龙齐射的光波而至!科执光下意识伸手格挡!

滴滴滴——

LP8000→3000!

不仅如此,科执光还明显感受自己被套了几个debuff,运势的数值明显下滑。

“说好的不会被惩罚的呢?”

“只是不会受到输的惩罚而已,有没有说对局过程中受到的伤害。”

这......

还能这样的?

科执光当机般地挠了挠头。

一番思考人生之后,科执光感觉自己的智商被亵渎了,随即迅速做出回应——

“劳资就和你们五个打了怎么了嘛!”他狂起来了。

喜欢棋圣的工作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