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 车厢 (h)by清糖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闻琼的事情不过是冰山一角,这两天他不但清理了临水村,还清理了县城,所见所闻,让他这辈子都无法安生的活着。

闻瑢说得没错,他有罪,他该死!

“大人,大人!”小岳百户策马奔来,快到近前时,勒住缰绳停下马匹,翻身下马,朝秦三郎拱手,算是打招呼后,立刻奔向仇千户,拽住他道:“大人,咱们不是说好了等刀口沟的人来了再说吗?您怎么自己带着亲兵跑来了?高水县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您回去做主,您走了,我们的官职不够,根本压不住那些人。”

仇千户被他拽起身,却用身体撞开他,再次跪下,道

难逃 车厢 (h)by清糖全文完整版

:“临水村的恶贼、柳师爷、武班头、边总管、钱家人等都被抓了;养殖毒虫的荒宅也被捣毁、童百户已经带兵去府城捉拿边家当家人,高水县的事儿已经了了大半,剩下的你先看着,有不能做主的就来请示秦百户,已经无须我坐镇。”

小岳百户过来就是阻止他把自己关押起来的,那能答应,是道:“秦百户虽然是英雄,可他现在跟我同级,哪里好管着我?大人,秦百户帮了您,您难道要恩将仇报,给他按上个还没升官就摆谱的坏名声?”

小岳百户又把仇千户拽了起来:“所以大人,您还是先跟末将回去吧,等刀口沟的大人们来了再说,咋样?”

仇千户:“不咋样。小岳,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罪该万死,必须赎罪,你回去吧。”

小岳百户急了:“大人……”

秦三郎打断他的话:“仇千户,县衙里有大牢,不如你先跟小岳百户回去,在县衙大牢里待着,一边坐牢一边处理高水县的事儿。”

???

这个建议是不错,可听着怎么怪怪的?

小岳百户看向秦三郎:“这,不好吧?”

既然要坐牢,自然是在顾家村的刑房里比较好。

要是回县衙牢房,县衙现在是他们说了算,一定会用好菜招呼千户大人,等刀口沟的人来了,一问仇千户这段时间是咋过的,得到的答案是好菜好饭吃着,岂不是罪加一等!

秦三郎:“不满意?那秦某还有个法子,就是仇千户在顾家村刑房关押,小岳百户有什么需要请示的,尽管派亲兵来问,这样对大家都好。”

最后半句话,让仇千户和小岳百户明白了,他们让秦三郎为难了,而秦三郎生气了。

“秦百户,对不住,是我思虑不周。”仇千户很愧疚,又看向小岳百户:“小岳,我知道你是不想我受苦,可这些苦是我该受的。这样吧,你先回县城处理事儿,有拿不定主意的就派人来问我,我来做决定,直到刀口沟的大人们来了为止。”

小岳百户见仇千户心意已定,只能点头答应,跟秦三郎把仇千户送进最差的一间泥土屋子里。

小岳百户觉得这里条件不好,劝了一句,结果被仇千户大骂一顿:“我是罪人,是来坐牢赎罪的,不是来享福的,能有个栖身之地就不错了,你还想我住青砖瓦房吗?赶紧滚!”

小岳百户被骂,只能讪讪离开。

临走前给秦三郎道歉:“秦百户,刚刚对不住了。”

又恳求道:“请对仇千户好些……他心里已经很苦了,也没有多少好日子了,能让他多舒坦一天就一天吧。”

秦三郎:“我不会亏待仇千户。”

小岳百户听罢,又谢过秦三郎,这才离开。

牛大

难逃 车厢 (h)by清糖全文完整版

豹瞧着不爽,朝着小岳百户策马离开的背影呸了一口:“他还怕咱们亏待仇千户?老子还嫌仇千户把自己押来顾家村给咱们添麻烦呢。要是仇千户死在这里算谁的?咱们不得担责任?”

“牛叔的担心我明白。再撑几天,再过几天,刀口沟的人应该就到了。”秦三郎也担心仇千户会死在顾家村,因此安排游安等人时时盯着仇千户,不会让仇千户出事儿。

“也只能这样了。”牛大豹说着,跟秦三郎去找谢成等人,又做了一番部署,确保仇千户关押在顾家村的这些天不会有事儿。

可他们万万没料到,这位仇千户还挺能作。

是不吃饭,一天只喝一次水充饥,还让自己的亲兵抽他三十鞭子,亲兵还真打了。

秦三郎听说这事儿,脸黑了,直接去对仇千户道:“你想留在顾家村就得确保自己平安无事,受罚赎罪的事儿,等刀口沟的大人们来了再说。再敢自虐拖累我们,别怪我把你押去县衙!”

言罢,让张忠跟张途分别带兵进屋子,眼对眼的看着仇千户,才算止住仇千户想虐死自己的事儿。

刚解决仇千户自虐的事儿,又遇上钱启文跟钱六姑来找死。

“大人,钱家姑侄说有顾家的秘密要告诉您,说是事关顾家女人的清白,要是您不过去听,以后被人爆出来,大人定会被拖累。”

老包是负责看守钱启文姑侄的人,原本他们姑侄是被堵住嘴巴的,可为了不让他们饿死,是每天早晚会给他们吃一顿煮黄豆。

刚才给他们取下嘴巴里的布团,准备给他们吃饭的时候,钱启文突然喊出这段话来。

老包吓坏了,好在那破屋里只关着他们姑侄,没有外人听见这话,是赶忙把两人的嘴巴堵上后,立刻跑来找秦三郎禀告。

老包看看秦三郎的脸色,问道:“大人,可是要去看看?”

秦三郎点头,提步朝着关押钱启文姑侄的屋子走去。

如今只是酉时,外面还亮堂着,屋里却有些昏暗,可钱启文姑侄一直盯着门口看,见秦三郎进来,激动得唔唔叫。

“把他的布团拿掉。”秦三郎指着钱启文吩咐:“用刀子抵在他的脖子上,敢乱喊乱叫,一刀杀了。”

钱启文跟钱六姑听罢,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置信的看着秦三郎……他们见顾锦里不好收买,这才打秦三郎的主意,想说服他,让他把他们放了,没想到秦三郎比顾锦里还狠毒!

“是。”老包抽刀,架在钱启文的脖子上后,才把他嘴里的麻不团取下来,提醒道:“大人问你什么就说什么,敢废话,要你人头落地。”

老包在西北打了几场大战后,也变得利落起来,即使是秦三郎让他砍人,他也能立即做到,反正钱启文姑侄不是什么好东西,是害了不少人,死不足惜。

“是是是,我,我不乱说~”老包的警告太恐怖,让钱启文都哆嗦了。

喜欢重生农门小福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