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何大战雨婷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牡蛎做法

昨天有书友问我苗刀是不是倭刀。

我在这里说明一下啊——苗刀和倭刀是两种刀具。

倭刀可以理解成打刀的刀身,再加上我们中国剑的剑柄。

大家可以看电影《绣春刀2》,里面的丁师傅就是用倭刀。

*******

*******

绪方对火坂口中的那个以倭刀为武器、使用倭刀术的不净斋产生了那么几分兴趣。

身为穿越客,对于产自唐土的倭刀与倭刀术,还是有那么点亲切感的。

“那个不净斋的本名是什么啊?”绪方问。

“神渡柔造。”火坂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蘸了蘸旁边水杯里的水,在身前的木板上写出不净斋的本名。

火坂虽然人长得粗犷,但字却写得很漂亮。

在火坂于地板上写下“神渡柔造”这4个漂亮的汉字后,绪方忍不住在心中嘀咕道:

——这家伙称号那么有逼格就算了,为什么连本名都这么有逼格啊?

绪方不知其他人是怎么想的,总之他觉得“不净斋”要比他的“一刀斋”要更有逼格一些。

“不净斋”中的“不净”二字还带着几分禅意。

绪方没想到这不净斋不仅称号有逼格,连本名都这么有逼格。

神渡柔造——光是“神渡”这个姓氏,就非常地有气势。

“神渡柔造……真是一个好名字啊,这个不净斋难道是什么大户人家出身吗?”看着火坂写于地板上的这个一看就感觉非常有文化的姓名,绪方忍不住这般问道。

“哈哈哈!”火坂大笑了几声,“不净斋的出身非常普通哦!他出身自陆奥会津藩的一名普通武士家庭。”

“至于他的名字为什么看上去那么像月卿云客才会起的名字……我就不知道了。”

在这样的闲聊中,绪方等人不知不觉就吃完了今夜的晚饭。

吃完晚饭后,绪方等人讨论了一下,决定让村民们趁着现在的这个时候,来跟他们讲讲村子的现况。

除了最早到来的火坂和水野之外,绪方等人对这条村子近乎一无所知。

所以绪方等人打算趁着这个时候,好好了解下这条村子,也方便他们拟定之后对付山贼的作战计划。

……

……

“唉……”“高个子中年人”叹气着,“我觉得我们可以试着让村中的年轻女孩们躲到附近的山上。”

“高个子中年人”的话音刚落,坐在他身旁的人便立即说道:

“没用的。”

“把年轻女孩们送上山的话,她们吃什么?我们可没有太多的干粮,还不是要我们每天给她们送饭。”

“我们每天都派人扛着一大堆饭食上山,不就等于是告诉武士们——我们有在山上藏人吗?”

“村、村长!”

就在这时,屋子外响起一道带着几分焦急的年轻嗓音。

一名年纪较轻的村民冲入了屋子内。

“怎么了?”村长朝这名年轻村民投去询问的目光。

“武士们说希望我们能派个人去跟他们说说村子的现况,这样好让他们根据村子的情况来拟定应对山贼的方法!”

年轻村民的话音刚落,在场的绝大部分人纷纷面露淡淡的恐惧之色。

一些人甚至不由自主地把身子缩了缩。

跟武士们诉说村子的现况——这意味着要直面一大堆武士。

“喂……”在场的一名身材较瘦弱的人,以一副胆战心惊的模样轻声说道,“如果不小心碰到他们的刀……会不会被他们一刀砍死啊?”

此人的这番话,令在场众人脸上的恐惧之色变得更浓郁了些。

“……我去吧。”村长此时道,“我去跟武士们说说我们村子的现况。”

村长此言一出,在场众人纷纷朝村长投去惊诧的目光。

一些担心村长的人直言“村长你一大把年纪了,就不要去了。”

但对于这些人的建议,村长仅摇了摇头。

“我是村长。本就有义务去看看这些被我们请来的武士们。”

“你们不要多说了。”

……

……

身体佝偻地厉害的村长,在部分村民的陪同下,来到了绪方等人的身前。

村长知无不言,将他所知的一切都告知给了绪方他们。

但村长所知道的其实也很有限。

他所能提供的情报,也就只

老何大战雨婷无删减全文阅读

有村子有几个出入口、河流在哪边、帮绪方等人绘制村子的地图而已。

绪方等人本想到村子的周边考察一番,但考虑到现在天色已黑,于是只能等到明天天亮之后,再去慢慢考察村子的四周了。

……

……

为了招待将来他们村子的武士们,这条村的村民特地将村中的部分空房子打扫干净,供武士们落脚。

空房子够多,绪方他们一人一间都管够。

绪方和阿町挑了一间足够容纳他们二人居住的房子。

某名绪方不知道名字的村民带着他们二人进到这座供他们俩落脚的屋子。

这座屋子也是那种只有一个房间,吃、喝、睡、娱乐都在一个房间内进行的户型。

“嚯~~还挺干净的嘛。”在进到这座屋子后,阿町便伸出手指在触手可及的地方都抹了下,手指上近乎没有灰尘。

一看便知是近段时间才打扫过。

“武士大人,这座屋子便是您和您的妻子的住处了。”这名负责给绪方带路的村民毕恭毕敬地一边鞠躬行礼,一边朝绪方这般说道。

虽然他极力掩饰,但绪方还是能很明显地感受到——这村民相当地紧张,连声音都在抖。

“嗯。”绪方微笑着、轻轻地点了点头,“辛苦你了。”

听到绪方的道谢,村民的紧张稍稍舒缓了些。

“那我就先走了。”

再次朝绪方和阿町各鞠了个躬后,这名村民才快步从绪方的视野范围内离开。

目送着这名村民离开后,阿町露出无奈的笑,朝绪方说道:

“我们果然不怎么受欢迎呢。”

“不是我们不受欢迎。”绪方订正道,“是武士不受欢迎。”

在答应协助这条村子的村民时,绪方就有料想过村民们对他肯定是又敬又怕的。

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不算公卿贵族和武士在内的话,江户时代的非武士阶级,大抵可分成3种类型:农民、町民、以及秽多。

农民顾名思义,就是居住于农村,从事农业工作的百姓们。

而町民就是居住于城町中的人,主要从事服务业、手工业或是商业。

至于身为贱民阶级的秽多,他们有些居住于城町中,有些则居住于荒郊野岭之中。

不是每座城町都会有秽多存在。

但凡是有秽多存在的城町,秽多们肯定都是缩在城町中的一些普通平民绝对不会随随便便靠近的角落地带,是一帮被遗忘、被视而不见的人。

町民们和武士们一同居住在城町中,所以町民和武士的关系较为亲近。

因此清楚武士们都是一帮什么样的群体的町民们,不会因“未知”而太过惧怕武士。

而农民就不是这样了。

虽然生存于同一个国家,但居住于农村的农民们,和居住于城町的武士们,就像是生存在两个不同的世界的群体。

这种隔阂引发的“未知感”,让农民们和武士之间有着相当大的隔阂。

其实别说武士了,农民们和居住于城町的町民们之间其实也有着极大的隔阂。

农民们对武士的了解,基本都是道听途说来的。

比如武士们拥有可以随便杀人的权利,可以抽刀砍杀冒犯了自己的平民、武士们喜怒无常,总是无缘无故地拔刀伤人……

农民们所听说来的这些和武士有关的传闻,有些是对的,有些则是完完全全的谬误。

好在现在已是承平日久的江户时代。

换做是二百年前的战国时代,农民和武士之间的隔阂更大。

兵匪不分家——这一点在任何一个仍处于封建社会,或是仍残留着浓厚封建气息的国家都一样。

在战乱四起的战国时代,进攻方蹂躏被进攻方的农民是常见的事情。

而那些战败的败兵们,往往会集结作一团,再去骚扰各地的农民们。

现在好歹是已经没什么人见过战火的和平社会,江户时代的武士们远没有战国时代的武士们那么残暴,也没有什么战争,农民们受到武士们侵害的概率大幅减小。

所以在江户时代,武士和农民之间的隔阂,和战国时期相比,已经小上了许多。

阿町随意地将背上的行李扔到不远的角落处后,直接大大咧咧地仰躺在已经被村民们打扫干净的地板上。

躺在地板上的阿町,一边拉伸着自己的腰与四肢,一边随口朝坐在她旁边的绪方说道:

“刚才,我在看到火坂和那个金城之间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时,我差点以为他们俩要打起来了呢。”

“幸好最后那个金城做出了退步。”

阿町口中所说的,自然正是刚刚火坂在说出“武士道义什么的都是狗屁”这句话后,引发了金城的不满的这一事。

“我也以为金城要和火坂打起来了。”绪方道,“我都已经做好要上去拦住他们两个的准备了,不过好在那个金城似乎也不想惹出不好收场的大事来,所以不再和火坂多做纠缠。”

“我对火坂所说的那个‘不净斋’有些兴趣呢。”阿町双手撑地,将上半身支起,“我以前在不知火里听说过倭刀。”

“据说是唐土的一种将我们日本的刀和他们唐土的剑糅合而成的刀剑。”

“与之相配的倭刀术,也是一种将两国剑术的优点杂糅起来的一种非常特别的剑术。”

“我也有点想见识下兼具两国剑术的优点的倭刀术是什么样的呢。”

“我对倭刀和倭刀术也蛮有兴趣的。不过——”绪方耸耸肩,“你刚才也听土屋他说了吧?不净斋他已经销声匿迹近四十余年了。”

“说不定早就已经死了。”

“就算没死,今年他也快70岁了。”

“这么大年纪了,可能连刀都握不稳了。”

“谁说的。”阿町反驳道,“你看风魔大人和源一大人他们俩不也是一大把年纪,但仍旧很强嘛。”

“他们俩算是特例啦。”绪方没好气地说道,“不是每个老人家都像他们俩那样老当益壮的。”

“每个人的体质都不一样,有些人年纪大了后,身体仍旧很健壮——比如源一大人。”

“有些人在上年纪后,身体就会以相当明显的速度衰弱下来。”

“不净斋说不定就是后者。”

绪方换上半开玩笑的语气。

“如果不净斋还活着的话,他说不定已经是一个连倭刀都快挥不动的快70岁的老人了呢。”

绪方的话音刚落,阿町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阿町的体力可没有拥有系统的绪方那么好,今天赶了一天的路,仍旧精神百倍,而阿町已经有些疲惫了。

再加上现在刚好也是他们俩这段时间准备睡觉的时间点,所以股股困意开始在阿町的脑海中攻城占地。

绪方:“困了吗?”

“嗯,有点……”

“那现在就先休息吧。”绪方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脱着身上的羽织,“睡个好觉,然后明天再跟其他人一起好好看看村子周边的地形。”

……

……

虽说是在陌生的屋子里睡觉,但绪方和阿町都是那种不挑地方睡觉的人。

绪方自脱藩至今,早就练出了在什么地方都能睡着的本领,在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的野外,也能睡得香甜。

阿町就更不用说了,以前在接受忍者训练时,就有接受过在野外生存的训练,并且日后在正式成为女忍后,也没少风餐露宿。

对绪方和阿町来说,这种头顶有个屋顶可以遮雨遮雪,还有村民们提供被褥的地方,比荒郊野外好上不知多少倍。

睡了个香甜的觉后,在天色刚微微发亮时,二人双双苏醒、起床。

村民们给他们提供的食物和昨夜的晚饭一样——白米饭、咸菜、萝卜。

诸位武士们也和昨夜一样,聚在相同的地方共进早餐。

虽然昨天傍晚才结识了火坂,但通过者简短的相处,绪方也对火坂的性格有了些许的了解。

他是一个喜欢说话、嘴巴闲不住的人。

昨天晚上吃晚饭的时候,就数他的话最多。

而在现在的早饭时间,也是这般。

他一边大口大口地往嘴里扒着饭,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

“你们知道吗?人是不能只吃太多白米饭的哦。”

“我听我一个医生朋友说过,吃太多白米饭,很容易得脚气病。”

“因此那些公卿贵族、有钱人们最容易得脚气病。”

“所以不能只吃白米,还得时不时地吃糙米。”

“啊,我有听说过类似的事情。”阿町接话道,“我也听人说过,人如果吃太多白米饭的话,很容易得脚气病,所以即使有钱,也不能顿顿吃白米,偶尔也得吃吃糙米。”

阿町的话音刚落,坐在她身旁的绪方便默默补充道:

“我以前有听人说过——并不是吃太多白米饭容易得脚气病哦。”

“如果在吃白米饭时,配菜吃得丰富些,比如多吃一点大豆或肉食的话,就不容易得脚气病。”

“海对面的朝鲜和唐土,他们吃饭时的配菜要更丰富些,所以脚气病就没有那么泛滥。”

绪方在前世的时候,有听闻过脚气病的大名,对脚气病也有一点基础的了解。

脚气病的诱因是缺乏维生素B1。

而在古代日本,人们又尽吃一些缺乏维生素B1的食物。

豆类、肉等食物中含有丰富的维生素B1。

而古代的日本刚好是不吃肉的。所吃的食物中和肉类沾边的,就是以鱼为首的各种海鲜。

在日本人的观念中,以鱼为首的各种海鲜并不是肉。鱼是鱼,肉是肉。

而以鱼为主的各种海鲜,又恰好缺乏维生素B1。

糙米中的维生素B1很足,所以脚气病反而在日子较穷苦的平民百姓中不常见。倒是在顿顿都能吃上白米饭的公卿贵族、有钱人中较为多见。

和糙米不同,那种精米中的维生素B1含量很少。

在只**米和简单的配菜,不吃肉食的情况下,就非常容易得脚气病。

虽然这个时代的人们还没有弄清楚脚气病的诱因是什么,但在经验的累积下,他们渐渐也摸出了一些能预防脚气病的方法,那就是不能总吃白米饭,偶尔也要吃吃糙米。

听到绪方刚才的那番话,火坂抽了抽嘴角:

“多吃点大豆和肉食就能预防脚气病吗……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过这种说法呢。”

“我还从没吃过肉呢,也不知道肉好不好吃。”

“有机会的话,我还真想试试看肉是味道。”

“你想吃肉,也没机会吃。”阿町笑着接话道,“哪有人卖肉呢?除非你自个去打猎。”

“据说虾夷们靠打猎为生,顿顿都吃肉。”火坂咧嘴笑着,“等之后哪一天有机会流浪到虾夷地那边去,我就去向虾夷们买上几块肉来吃吃。”

“哼。”这时,一旁的金城冷冷地“哼”了一声,“虾夷就是野蛮,竟以肉为主食,不愧是蛮夷。”

在这个时代的绝大多数人的观念里,吃肉是一种很奇怪的事情,只有身份低贱的人才会吃肉,那些出身高贵的人绝不吃肉。

绪方就没有这种乱七八糟的观念了。

听着火坂和金城刚才的这些话,绪方陡然想起——他在穿越到这里后,似乎就没有吃过肉了。

饮食习惯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被同化了。

虽然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再吃过肉,但猪肉、牛肉这些肉类的味道,绪方仍依稀记得。

因时间久远而有些淡忘的记忆缓缓在绪方的脑海中浮现。

随着这些记忆的浮现,绪方感到自己的唾液在口腔中疯狂地分泌着。

绪方盘算着——等之后到虾夷地后,可以试着如火坂所说的那样,从不敌视外族人的虾夷们那买到或交换来一些肉类。

到那时,他能重温肉的滋味,同时也让没尝过肉是什么滋味的阿町开开眼界。

……

……

绪方等人就在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中,吃完了这顿早饭。

在吃饭早饭后,他们便按照昨夜所定的计划,开始查看村子周边的地形。

这条村子并不大,绪方他们在几名村民的带领下,很快便绕着这条村子逛完了一圈。

“……这村子不太好防守呢。”在绕着村子逛完一圈后,最先发表感言的人是阿町。

在阿町的这句感想落下后,周围的火坂等人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陆奥本就是多山的地方,所以陆奥地区的许多村子都坐落于山间的平地之中。

这条村子就是典型案例。

四周都是山,被群山环绕,外人随随便便就能找到一处合适的地方,居高临下地监视这条村子,或是居高临下地对这条村子展开进攻。

这村子所坐落的位置,唯一的优点就是东面紧邻着一条河流。

有河流作防护,山贼若是来攻,基本是不会将东面作为主攻方向。

“目前我们对于那伙惦记上这条村子的山贼的情报,还是掌握得太少了。”金城沉声道,“连他们具体的人数都不清楚。若是能知道更多的情报就好了。”

“惦记上这条村子的山贼,人数肯定不会多到哪去。”火坂毫不避讳身旁的那几名刚才负责带他们绕着村子查看一圈的村民们,“这村子显而易见的贫穷,那些规模较大的山贼,可不会将力气浪费在这种穷村子上。”

“我们现在所缺的就是对于山贼的情报。”寡言少语的土屋,也难得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如果能知道他们的人数,以及具体的进攻时间的话,我们也能以此来制定战术。”

“……相比起他们的人数、进攻时间。我更想知道他们的据点在哪呢。”绪方冷不丁地用平静的语气说道,“如果能够活捉一名他们的成员,然后从他身上套情报就好了。”

“那帮山贼有可能会再派人来侦察情报。”火坂道,“如果能在他们再派人来侦察情报时,活捉到一两人就好了。”

“哪有那么好抓。”金城冷笑了一声,“山贼会不会再派人来侦察情报先不论。”

“即使他们来侦察情报了,你知道他们会在何时、在何地侦察情报吗?”

金城朝旁边的群山努了努嘴。

“你也看到了吧?附近视野良好、可以用来侦察这条村子的现状的地点,可是数不胜……”

“山贼来啦!山贼来啦!”

金城的话还没说完,在村子的另一边便突然响起了凄厉的大喊。

听着这一声接一声的大喊,绪方等人脸上的表情纷纷出现了程度不一的变化。

最先反应过来的人是绪方。

在听到这声大喊的下一瞬间,绪方便立即扭头朝旁边的阿町说道:

“阿町!”

不用绪方多作任何的赘述,阿町便已心领神会。

旁边刚好有一棵树,手脚并用的阿町仅用转瞬的功夫,便登到了树顶,随后循着那一声声大喊所发出的方向望去。

“一共12人。腰间都挂着刀,没见着其余的武器。他们走得很慢,看样子不像是来抢东西的。”

绪方的眉头微微蹙起:“有看到周围埋伏着什么人吗?”

“没有。周围没有能够藏人的地方。”

火坂等人一脸错愕地看着蹲伏在树上的阿町。

“阿町小姐,你的眼睛原来这么厉害的吗?”火坂道,“这么远的距离都看得清楚。”

“视力是我为数不多的引以为傲的特长。”阿町一边说着,一边从树上跳下。

阿町刚从树上跃下,绪方等人便见着村民们乌泱泱地朝他们这儿奔来。

为首之人正是村长。

可能是因为心中急切的缘故,让佝偻着腰的村长爆发出了让人意想不到的速度,朝绪方等人奔来的速度,丝毫不弱于周围其他人。

相比起村民等人的惊慌,绪方他们这边可就淡定多了。

唯一显露出慌张的,也就火坂的徒弟水野而已。

土屋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金城脸色沉重。

至于火坂——他还非常有闲心地去开村民们完全笑不出来的玩笑。

“看来我们来得真的很及时呢,才刚来这条村子没多久呢,山贼就上门了。”

“武士大人!”在来到绪方等人的跟前后,村长便急声道,“有山贼来了!就快要抵达村口了!”

绪方仅思考了片刻,便朝村长说道:

“他们似乎不是来抢东西的。来抢东西的山贼,可不会在那慢悠悠地走,姑且先看看他们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吧。”

……

……

大野趾高气昂地率领着身后的11名部下,朝身前的这条不知名的村子大步走去。

他刚才已经听到村中响起一阵高过一阵的喧闹声——他对此非常满意。

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还没抵达村口,大野便见着乌泱泱的村民缓缓地自村内走出,然后停在村口处——全是男性,手中拿着乱七八糟的武器。

从镰刀到长棍,不一而足。

为首之人是一名佝偻的白发苍苍的老头——想必便是这条村的村长了。

见村民们出来了,大野也停下脚步,并抬手示意身后的部下们也停下来。

“你们是来做什么的?!”站在村中青壮们最前方的村长朗声朝大野等人喊道。

虽然村长有在勉力控制,但大野还是能十分清楚地看到村长的脸上带着恐惧之色,声音因恐惧而微微发颤。

至于村长身后的那些村中青壮们,也都是差不多的模样——虽然手中都有握着能用来战斗的玩意,但是每个人都用又惊又怕的目光看着大野等人。

望着这些面露惧意,大野感到股股快感从心底冒出。

大野可不想在这帮泥腿子身上多费口舌、浪费时间。

在清了清嗓子后,便高声朝身前不远处的这帮村民们吼道:

“快要过年了!我和我的兄弟们想从贵村借点吃的、用的来过年!”

“我们喜欢以和为贵!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想以尽可能柔和的方式,从贵村借来吃的和用的。”

“所以你们非常好运——我们不想用太过粗暴的手段来对付你们。”

“只要你们交出你们一半的食物、财物,我们就离开,不再来此地!”

虽然大野刚才的这番话讲得冠冕堂皇,但实质上就是赤裸裸的勒索。

大野的话音刚落,村长便因激动而瞪圆了双眼:

“一半的食物和财物?我们也是要过冬的!”

自己村子现在是什么情况,村长比谁都清楚。

他们村本就贫瘠,村里的粮食储备恰好处于“勉强够吃”的界

老何大战雨婷无删减全文阅读

限。

这里是陆奥地区,是日本的东北方,冬天本来就很长。

他们必须得有足够的食物来熬过这个冬天。

倘若将一半的食物和财物交给这帮山贼,真不知会有多少人会在这个冬天饿死。

对于村长的这番大喊,大野似乎是左耳进、右耳出了。

在耸了耸肩后,大野用轻佻的口吻说道:

“如果你们不愿给粮食和财物的话,也没有关系!”

“我们再给你们另一个选择!”

“你们可以用村中的女人来替换粮食和财物!”

“我们非常欢迎你们用村中的女人来替换粮食和财物!”

大野的这句话刚说完,他身后的部下们纷纷露出让人听了感觉非常不舒服的笑声。

“啊,对,差点忘记说了——我们仅收年轻女孩,那些老婆婆、老太太,我们敬谢不敏!”

“一个女孩可以换半俵米!如果是足够漂亮的女孩,我们也可以考虑让这女孩多换一些米。”

在大野刚才说出“可用女人替换食物和财物”时,站在村长身后的不少青壮就已露出义愤填膺之色。

此刻,终于有人忍耐不住,朝大野悲愤地喊道:

“我们才不会将我们村的女人交给你们!”

在场的不少青壮,都是有老婆和女儿的。

只要是正常的男性,谁能容忍自己的老婆或女儿被当成财物一样被山贼给“借”走。

听到这位村民的大喊后,大野冷笑了一声。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啊?”

“我们可是难得发了善心,给了你们一个可以让村中的不少人都能活下来的选择啊。”

“如果你们实在不想将一半的财物和食物交给我们的话,那我们也就只能采用别的手段来跟你们‘借’了。”

说罢,大野特意将左手搭在了左腰间的刀柄上。

“我丑话说在前头——到那时,我们就不只是要你们一半的食物和财物那么简单了。”

“我们会将你们村中所有能吃的都拿走,女人也全都拿走。”

“不要以为我们没有那个能力。”

“我们还有好多的弟兄。”

“只需分出一半的人手,就能将你们这条人口数连一百都不到的小破村杀干净!”

……

……

在村长和这帮突然“来访”的山贼对峙、询问这帮山贼“来访”的目的时,绪方等人一直默默地潜伏于村长和青壮们的身后不远处。

听取这帮山贼的“来访”目的的同时,也谨防这帮山贼突然杀过来等各种意外的出现。

此时此刻,绪方算是听明白这伙山贼是来干什么的了。

“呵。”火坂冷笑一声,“这是山贼们的老招数了。让村民们交出一定数量的食物、财物或女人,就放过村子。”

“我听说有些村子照办过。”

“为了让村中的女人乖乖跟着山贼们走,甚至不惜把女人们打昏。”

水野满脸担忧地朝自家师傅问道:

“现在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火坂咧开嘴,“这是难得的好机会啊,这是活捉他们,然后从他们口中套取出情报的大好机会。”

“可要怎么做?”水野接着问道,“他们有12个人,而我们只有5人啊。”

“……我有个计划。”金城此时出声道,“先让村长接着拖住这帮山贼。”

“然后我们迂回到这伙山贼的后方,从山贼的后方奇袭他们。”

“这样一来,即使是人数处于劣势的我们,也能轻松获胜。”

沉默寡言的土屋一如既往地沉默寡言,没有发表任何的想法。

至于绪方……

“……我也有个计划呢。”

绪方从刚才开始,就把右手揣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来暖热冰冷的右手。

“愿闻其详。”金城看向绪方。

“我们先拔出刀,然后直直地冲向这伙山贼,接着见敌就少,留一、两个活口。”

金城愣住了。

不仅是金城愣住了,在场众人中,除了阿町脸色如常之外,其余人都一脸错愕。

“现在这种时候,请不要说笑。”金城皱眉沉声道,“对方有12个人呢,我们只有5人,如果不用点计策的话,我们只会落于劣势……喂!你去哪?”

金城的说教还没讲完,他便看见刚才一直在暖手的绪方突然将右手从怀中伸出。

随后迅速拔出了他腰间的打刀,接着从藏身处跳出,笔直地朝那伙山贼冲去。

“让开!”绪方冲拦在他身前的村中青壮喊道。

虽不知是什么情况,但听到绪方的这声大喊后,村长和这些青壮们立即向两边让开,让出了一条可径直通向大野等人的大道。

大野懵了。

火坂他们也懵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人是火坂。

“原来这兄弟这么勇的吗?”火坂笑着,“这性格很对我胃口嘛!水野!上了!”

“是、是!”

土屋没有说话,在短暂地惊讶过后,默默地拔出了刀,紧随火坂之后。

“那家话是个笨蛋吗?!”至于金城——他一边气急败坏地喊着,一边也拔出了刀,上前去给绪方助阵。

但他们其实并没有上前助阵的必要……

大野一脸懵逼地看着直直朝他们这儿冲来的绪方。

过了片刻,才终于反应了过来。

“妈的!你们竟然请了武士!”

大野一边破口大骂着,一边迅速拔出了腰间的刀。

他身后的部下们也纷纷拔出了各自的佩刀。

“哼!你们虽然请来了武士,但你们请来的这名武士,脑子似乎不太好使啊!”大野露出狞笑,“只一个人就敢冲上来和我们对阵!”

己方的人数,给了大野十分充足的信心。

面对大野的嘲讽,绪方面不改色。

在距离大野仅剩数步远的距离时,绪方的后足猛地一蹬。

速度猛地暴涨。

真的是眨眼的功夫,绪方便冲到了大野的跟前。

大野完全反应不过来。

直到他被绪方用不知火流柔术摔在地上后,他才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这武士已经杀到他跟前了。

绪方没用大释天取了大野的性命,因为还得留活口。

这看上去像个小头目的家伙,就很适合留他一命。

一击放倒大野后,绪方对着大野的那帮部下们高高扬起手中的刀。

其模样,像极了对猎物露出獠牙的猛兽。

大释天化作一道流光,先贯穿了“山贼1”的胸膛。

使用鸟刺将“山贼1”的胸膛给刺穿的同时,绪方拉起此人宽大的衣袖,将衣袖拦在他和此人之间,用衣袖挡住将刀抽回来后、从伤口迸射出来的鲜血。

刚将大释天抽出,便有“山贼2”一边大吼着,一边自绪方的左侧朝绪方杀来。

绪方瞧也不瞧此人,身子一侧,闪过此人劈来的刀后,对准此人所在的方向自下而上地发动反击。

榊原一刀流·登楼!

登楼是榊原一刀流中,绪方威力最弱的一招,但用来将这些实力平平的山贼们斩倒倒是绰绰有余了。

将“山贼2”斩毙后,绪方迅速调整好自己的架势,朝另一个山贼奔去。

冲入山贼队伍中的绪方,如入无人之境。

这帮水平低劣的山贼,根本连碰到绪方的一片衣角都做不到。

还活着的山贼看愣了。

村民们看愣了。

还没冲到战场的火坂等人……尤其是金城,全都看愣了。

喜欢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