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污的 女生越疼男生越来越快 段子动 把你玩坏掉免费漫画最快更新

  • A+
所属分类:烤生蚝 生蚝做法

  此时,一个侍应生端着一些喝光的鸡尾酒杯路过。

  沈若禾眉角轻挑,明艳的小脸上风轻云淡,在阳光之下,白皙纤长的素手朝着侍应生招了招。

  侍应生眼里带着惊艳,夹杂着些茫然,端着盘子走过来。

  沈若禾娇嫩的手轻捻住一个空高脚杯的杯柱,白皙的手蜿蜒而上,直到细长的两根手指抚摸上杯肚……

  啪!

  谁都没有注意到是怎么回事,整个杯肚碎成一片一片的往地上散落,而她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捏着杯柱,满脸漫不经心地摇晃着。

  这……这一看就是练家子。

  侍应生满脸呆滞,嘴巴微张,已经完全不知道做什么反应,直到沈若禾轻轻地挥了挥手,他才神思恍惚地机械转身离开……

  男人错愕地看着地上的碎片,目光缓慢地转移到她纤细的手上,情不自禁地吞咽了一口唾沫!

  “让我做你女朋友?呵,杯子碎了可以换新的,但是你可就不一定了!”沈若禾冷冷一笑。

  男人咽了一口气,眼珠子一转,忽然有点激动,“原来你喜欢这样把式的?你放心!你长得这么好看,就算是死在你的怀里,我也愿意!”

  突然,一抹粉红出现在男人眼前。

  小家伙伸手扯了扯男人的西装角,扬起脸得意地说道,“叔叔,我妈咪有老公哦,我们的爹地可厉害啦!”

  男人顿时一怔。

  妈咪?

  这是……面前女人的孩子?

  相对比较过一大一小的面貌后,男人却又不敢置信。

  这么年轻的女人,就有这么大的娃了?

  沈心抬起下巴,眉飞色舞回应道,“我的爹地,是整个帝都最厉害的人物,陆家知道吗?我的爹地就是陆子承!”

  男人听到陆子承的名字,当即笑了出声。

  他可从未听说过,陆家的少爷有什么孩子。

  “心心!”沈若禾警告地看向沈心。

  “妈咪……”沈心小脸一皱,委屈地说道,“心心没有说谎,哥哥也是这么说的啊!”

  她指向正盘腿坐在树下发呆的哥哥沈钱。
开车污的 女生越疼男生越来越快 段子动 把你玩坏掉免费漫画最快更新
  男人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顿时吓得脸色都青了。

  他有幸见过陆家的太子爷,这小孩不能说是像,简直是个缩小版啊!

  “小姐,我刚才说的话,你全忘了,千万别告诉陆少啊,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男人拼命摆手,落荒而逃。

  沈心像打赢了胜仗,骄傲地昂起小脑袋,软嫩嫩的小手抓住沈若禾的小拇指,眼睛bulingbuling的,“找个时间我们也得通知一下陆爹地!以后,他就是我们爸比啦!”

  沈若禾哭笑不得,伸手刮了刮沈心的鼻子:“陆子承可是很少在众人面前露面的,像咱们这种身份地位,如果不是撞了大运,怕是这辈子都见不到你口中的陆爹地。”

  沈心一听,小脸上的兴奋立即就消了下去,有些失望地绞动着自己的小手,小声地嘟囔着,“他那么厉害啊……那他做了爹地,就没人可以欺负妈咪了啊!谁都不行……”
  回到家,刚出电梯,沈若禾隔着远远的距离,就看到门口前站着一个西装革履,梳着大背头,看起来一板一正的年轻人。

  她将两个孩子护在身后,眼神凌厉,警惕地看着年轻人,“找哪位?”

  年轻人转过身。

  看到沈若禾和她身后的两个孩子时,满脸谄媚,朝着沈若禾弯了弯腰,话语里都带着心疼,“小姐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啊,您当年离家,没少受苦吧?”

  “你是沈天横派来的,还是李梅?”她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

  沈天横是她的亲生父亲。

  她的父亲一生浪荡成性,不知道在外养了多少女人,而李梅是她的继母!

  “我是受夫人之托,请您回去一趟。”

  沈若禾嗤笑,眼神里的冷意几乎化为实质,“你回去转告她,等她死的时候,我一定会去参加她的葬礼。”

  男人的脸色有些难看,“夫人说,是有重要的东西要转交给你,据说是您母亲的遗物。”

  沈若禾正在掏钥匙的手一僵!

  ……

  沈若禾站在沈家公馆门口,眼神明灭闪烁。

  她曾一度以为,自己有生之年不会再踏进沈家半步。

  不过,李梅敢用母亲的遗物威胁她,那她倒要看看,李梅究竟在打什么歪主意!

  “小姐,请。”请她过来的年轻人谄媚的在前面带路。

  大厅内,李梅一脸殷切的看着沈若禾。

  “若禾,你总算肯回来了。”

  “东西给我。”

  沈若禾眼神冰冷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母女,双手紧攥成拳,心底不可抑制地涌出浓浓的恨意!

  如果不是李梅,妈妈根本就不会去世!

  “若禾啊,你就别跟我们置气了,你爸爸也很想你。”李梅仿若未闻,脸上带着笑意,起身朝着沈若禾走去。

  爸爸!

  沈若禾在心底冷嗤一声。

  沈天横他配吗?

  不过这么多年过去,李梅母女俩还是这副恶心人的模样。

  “姐姐,好久不见,我也好想你。”沈惜若一脸泫然欲泣,视线余光瞥到沈若禾脸上那抹嘲讽之色,心底一阵怨毒。

  要不是现在有用得到这个贱人的地方,她才不会让妈妈请这个贱蹄子回来。

  沈惜若敛下所有情绪,看向沈若禾时,眼泪在眶里打转,看起来满脸的怀念与不舍。

  沈若禾精致的小脸满是厌恶,直接绕过上前的李梅,款步走到沈惜若的面前。

  沈惜若一脸柔弱,“姐……”

  “我妈妈只生了我一个女儿,你玩这种姐妹情深的把戏,只会让我觉得,你这幅嘴脸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恶心!”

  沈若禾忽然伸手,一把捏住沈惜若的下巴,眼神倏然冷冽如刀,“那会让我控制不住的想要对这张勾人的脸做点什么……”

  她斜睨李梅,捏着沈惜若的手忽然收紧,指甲一点点地从沈惜若的脸上划过,“把东西给我!”

  “妈~”沈惜若瑟缩着身体,脑袋却一动不动,生怕一个挣扎,沈若禾的指甲会直接划花她的脸!

  “好了,大惊小怪些什么,若禾还能吃了你不成?”李梅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一眼沈惜若,上前伸手拿开沈若禾的手,笑得无奈,“都这么多年了,若禾你还是那么喜欢开玩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