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肉肉小作文

  • A+
所属分类:烤生蚝

漠北城最好的酒楼里。

紫宸、孟诚、石峰三人对坐。

面前摆着好酒好菜!

“紫宸,你可真行,走到哪里都如此热闹。”孟诚开着玩笑

紫宸无奈一笑。

孟诚忽然敛去笑容,道:“提醒你一句,那个叫伦奥的,你要小心。”

紫宸看着孟诚,有些疑惑。

毕竟他这般人物,不可能认识那个小丑。

“下界之人,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出现,他们一直都在传说里。你难道不好奇,大家怎么会对传说中的人,有这么大敌意?”

孟诚看着紫宸。

紫宸说道:“的确很好奇,毕竟在其他地方,都没有发生过如此事件。难道,这跟伦奥有关?”

孟诚点头,“前些时日,关于下界之人的消息,忽然在这漠北城里传开。当初我很好奇,有意去打探,得知是伦奥在搞鬼。可不等我继续调查,家族就把人全部招了回去,然后告诫我,不要再调查伦奥。”

“伦奥还能影响到你?”

紫宸更加吃惊了。

然后扭头看着石峰,“他不是被法魂联盟驱逐了吗?”

石峰点头道:“没错,在你走后,他就被驱逐了。但是没过多久,联盟就以招揽人才为借口,把他重新招收了回来。”

“这帮该死的!”

紫宸咬了咬牙,随即又道:“不对,那边的法魂联盟,应该影响不到这里吧?”

石峰也在点头,两者根本就不在一片区域。

孟诚的家族,应该没有必要忌惮伦奥。

因为这里是另外一个核心,严格意义上来说,这里的等级比那里还要高。

“这我就不知道,总之你要小心他。”

孟诚说道:“我上次见他,看到他身上带着古符,应该不止一张,这种东西是动乱前遗留下来的,极其珍贵,即便是我的家族也没有几张,更不可能如此这般带出来,被如此浪费。”

紫宸陷入了沉思当中。

片刻之后,紫宸问道:“他究竟说了些什么,使得此地的人,对下界有如此大敌意?”

孟诚一一道来。

在伦奥的言语之中,下界是一个资源匮乏之地,在动乱前时代,无意间打开了向上的通道。

动乱前时代的人物,当他们是入侵者,对他们充满敌意。

只是下界之人,见人就磕头,摆出一副可怜摸样,诉说下界资源匮乏的惨状。

动乱前时代的大家,瞧这些下界之人可怜,便给了他们一片地域,让其发展。

同时,也把仙法界的修行功法,传给了他们。

不料多年之后,这些下界之人忽然暴起反击,想要霸占这仙法界。

最后爆发了一场持续时间极长的战斗。

下界之人很狡猾,偷偷学了仙法界的所有仙法手段,战斗一开始,几乎是力压仙法界的局面。

就在仙法界不敌,即将溃败之际,一个个强大存在出现了。

孟诚看了紫宸一眼,紫宸面无表情。

“出现的是神灵!”

“他们是仙法界的守护神,一直都在默默的守护着这个世界,从不现身,除非仙法界遇到生存危机。”

“神灵出现加入战争,战局立刻转变,所有下界之人,死的死逃的逃,最后传送台被重新被封印,下界之人再也无法上来”

“不过神灵担心下界之人卷土重来,所以留下了神灵血脉在这个世间,就是为了对付下界之人。”

故事到这里讲完了。

石峰并不是第一次听说,可当下一想到当年神灵扭转战局的画面,依然感到震撼。

他歪着脑袋看着紫宸。

他从第一次遇见紫宸,两人发生冲突,到之后一次又一次相遇,好像一直都是别人在找紫宸的麻烦。

而且他怎么看紫宸,都不像故事中无恶不作的下界之人。

“完了?”

听着孟诚不再讲了,紫宸回过神来。

孟诚点了点头,道:“关于这个故事,我回去查了资料,也问了一些长辈,但他们好像都不知道,家族也没有任何资料显示。”

紫宸冷然一笑,“没有很正常,这种胡编乱造的事情,真有资料才叫奇怪。”

石峰说道:“这些都是假的?”

紫宸说道:“或许最后神灵现世那一段是真的。”

紫宸回想到了当初在神纹一族见到的画面,能够覆灭这一族的,应该就是所谓的神灵。

伦奥的这个故事,其实算是半真半假。

石峰则是一脸懵,有些听不懂紫宸的话。

紫宸收回思绪,道:“这个故事,来自伦奥?”

孟诚点头,“除了他,再无其他人讲过,不过在他之后,所有人都讲了起来,也就都信了。”

“原来如此。”

紫宸当然不相信,伦奥那个蠢货,能够讲出这么一个故事。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肉肉小作文
那就只能是法魂联盟了。

他们如此针对自己,看来当年法魂联盟,不仅仅是灭了神纹一族。

“那个死去的家伙,说自己是神灵后裔,这又怎么说,神灵后裔怎么划分?”紫宸问道。

“这个啊。”

孟诚一听,笑了起来,“这是他们自己充场面的话,根本信不得。”

“怎么讲?”

“他们当中,大部分都是得了一滴神灵血,炼化之后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就自称神灵后裔。”

孟诚摇头道:“这个说法,本就可笑。”

“真正的神灵后裔,是那些拥有着纯正血脉的存在,那个莫家的莫里,严格意义上来说都不算。”

紫宸说道:“这么说来,此次盛会真有神灵血?”

这个传言,很多人都知道,孟诚也就没有隐瞒,“没错,的确有这些东西。”

石峰眼中有了一抹激动,“那这一次,我们肯定能有收获。紫宸,你的战力本就强横,一旦得了神灵血,炼化之后,战力肯定会更强。”

孟诚也是点头说道:“这倒是没错,这一次的盛会,你千万不要错过。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神灵血也有规格区分。”

“最普通的神灵血,只能壮大肉身。中等在普通基础上,额外提升能量,高等可以提高灵魂之力。”

说到这里,孟诚的表情,变得正色起来,“顶尖的神灵血,里面蕴含着属性之力,可以改变炼化者本身的力量属性。而最为顶级的,当中则拥有传承,一旦得到,将能开辟一个世家。”

看着紫宸眼中闪过的异光,孟诚又道:“比如,泰坦城里的泰坦血脉。”

“传说是真的!”

石峰惊呼起来。

紫宸眼中也闪过一抹震惊,对那神灵血也是无比期待。

不过当下,还有一个麻烦在眼前,紫宸说道:“可是,我该去哪里获取资格?”

“我啊,我们家族就有名额,现成的。”

孟诚笑了起来,“不过,你得……”

孟诚的话还没有说完,笑容忽然微微一敛。

接着,他又重新笑了起来。

紫宸问道:“我得付出些什么?”

显然,这种名额并不容易得到。

孟诚说道:“你得把今天的账给结了。”

“啊……?”

紫宸愣了。

石峰也有些傻眼。

就这?

“孟诚,你也太鸡贼了,不想请客就直说,还来这么一出。”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笑声。

一行四人走了上来。

是袁奎四人。

座位不够了,三人立刻换了一桌。

这一次孟诚郑重的介绍了四人,其中明显以袁奎为首。

另外的三人,分别是本元思,居弘,王智,皆是出自漠北城,而且都是大有来头的。

认识之后,几人先碰了几杯酒,然后王智笑道:“孟诚,你可真奸诈,为了不结账,竟然想出这么一个法子来。”

孟诚说道:“怎么,你们有意见?”

看着王智还要说什么,孟诚又道:“行,打住,想要占便宜,后面排队去!”

众人笑笑闹闹,时间很快过去。

而此刻的漠北城,则是炸开了锅。

他们义愤填膺,同仇敌忾的对待下界蝼蚁,可是漠北城里的公子,却跟对方吃吃喝喝,交上了朋友

他们哪能咽下这口气?

“这下界蝼蚁不知道用了什么妖法,竟然搭上了几位公子!”

“有可能跟当年一样,跪下卖可怜。”

“如果有机会,一定要杀了他!”

众人的怒火,难以压制。

可偏偏,一个个又都打不过紫宸。

伦奥原先待在人群里,准备再填几把火。

忽然,接到了一则传言,他悄悄离开了。

来到一座府邸,伦奥走了进去,瞧见了一位老者。

大人!”

伦奥立刻冲着对方行礼。

“如何?”老者看着他。

“虽然成功激起了怒火,但是紫宸战力很强,连着杀了两位天法,其他人吓得不敢出手了。”

伦奥气得直咬牙,“那几个家族公子也是过分,竟然当众承认紫宸是他们的朋友。若不是我故意在暗中又烧了几把火,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气氛,就要因他们消失了。”

“关于此事,我会去几家走一趟,敲打他们一下。”

老者说道:“现在还有没有机会杀他?”

伦奥摇头道:“不可能了,没有人再敢挑战紫宸。”

老者说道:“那就去漠北之域杀了他,我会安排一些人,跟你一起进去。当然,那几家若是愿意帮忙,最好不过。”

“是!”

伦奥告退。

同一时间,紫宸那边也散了场。

五人各自回家族,紫宸跟着石峰回客栈。

至于名额令牌,紫宸已经从孟诚那里得到的。

算是白给的,账也没有结。

石峰也得了一块,因为他是寻龙师,未来有大用。

五人在半路分开,走到一条无人街道上,孟诚忽然问道:“为何要拦我?”

他先前的本意,并不是让紫宸请客,而是想让紫宸当家族客卿。

只是话还没有出口,就被一道声音拦下。

“族长说了,暂时不让紫宸跟家族有关联。”

暗中响起一道声音。

孟诚诧异道:“这可是族长之前同意的,为何又改主意了?”
李振邦听着黑衣人们的对话,心中很是疑惑,这些人究竟是什么来路,他们到底在找什么?显然他们要找的东西应该是在某一个护送的车队之中,而且这个东西是不能被送到皓理曦城的。

“我现在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你只要老实告诉我,你们的雇主是谁,我可以饶你一命!”一名黑衣人踩着一名跪在地上的佣兵的脑袋,声音冰冷的问道。

“混蛋!畜生!有种你就杀了我!”跪在地上的佣兵奋力的挣扎着,想要挣脱束缚。

“有骨气!不过我最讨厌有骨气的人了!”黑衣人脚上一用力,佣兵的脖子直接被踩断了。

你知道吗?”黑衣人走到另一名佣兵的身边轻声问道。

“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佣兵浑身颤抖的回应着。

“不知道?那就是说你有什么用了?没有用的人是没有资格活着的!”黑衣人手中长剑猛地刺了下去,直接刺入了佣兵的胸口,根本不给佣兵继续说话的机会。

你呢?你知道吗?”黑衣人走到了另一名鸡族佣兵的旁边,将长剑搭在他的领口,然后用佣兵的领口擦去了长剑上沾染的鲜血。

“我……我虽然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有个人肯定知道!”鸡族佣兵语速飞快的说道,生怕说慢了,长剑就会抹上他的脖子。

“不错,你很聪明,我喜欢聪明人!说说吧!谁知道!”黑衣人将长剑从佣兵的脖子上移开,声音温柔了很多。

“老约瑟,老约瑟肯定知道!这一次的护送人手大部分都是他组织的,他肯定见过雇主!”鸡族佣兵激动的说道。

“老约瑟?谁是老约瑟?”

“他,他就是老约瑟!”鸡族佣兵指着一个中年羊族人大声喊着。

“哦?老约瑟?这么说,你见过雇主喽?”黑衣人走到老约瑟的身边,并没有杀死刚才那个佣兵,看样子似乎是真的遵守承诺放过他了。

“我……我没有!”老约瑟声音颤抖的说道。

“你劝你想好了再说!我再说一遍,没有用的人是没有资格活下去的!再一再二没再三,我不会再说第三遍!”黑衣人冷笑着的说道。

“我……”老约瑟本来还想要说不知道的,可是看到黑衣人冰冷的眼神以后,将后面的话硬生生给憋了回去。

黑衣人挥动了两下长剑,将老约瑟的衣服划出来两个口子,“想好了吗?我已经快没有耐心了,下一次可就不是衣服破了这么简单了!”

“我说,我说!”老约瑟的精神已经开始崩溃了。

一个人或许会因为一时冲动不怕死,但是当他的冲动被一次次死亡磨掉以后,他就会比任何人都怕死。

这就好像一个要被枪决的人,都已经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准备了,结果处决他的枪却一次次卡壳,再好的心理素质也会被一点点磨得崩溃,除非心中有绝对坚定地信仰。

“雇主我只见过两次,是一个看起来很年轻人类,他并没有跟着队伍一起走,不过他派了一个人跟着我们一起护送这批货物……”老约瑟将自己知道的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都说了出来。

“这不很好嘛!和你一起护送的那个人是谁?”黑衣人继续问道。

“他已经死了,在你们的第一波攻击下他就死了!”

似乎是感觉到了黑衣人的杀意,老约翰急忙指着远处的一个兽人佣兵尸体大声喊道:“我说的是真的,都是真的!那个人真的死了!尸体就在那里!”

有黑衣人将老约瑟指认的兽人尸体拖了过来,“是他吗?”

“对,对,就是他!”老约瑟激动的喊着。

黑衣人仔细打量着兽人尸体,甚至还在尸体的脸上摸了摸,确认这个尸体有没有易容。

这个兽人他并没有见过,而其他黑衣人看了一眼这个兽人以后,也纷纷摇头,他们对这个兽人也同样没有任何印象。

黑衣人一挥手,有其他黑衣人将兽人佣兵的尸体直接收入到了空间戒指之中。

一名黑衣人走到了领头黑衣人的身边,趴在他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领头黑衣人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老约瑟,“你只见过雇主两面,你再见到,真的能认出来雇主是谁吗?”

“能,绝对能!”老约瑟忙不迭的点头保证。

领头黑衣人点了点头,对着身边的人说道:“带上他!”

“是!”黑衣人应声允诺,然后将老约瑟拉倒了一旁。

“我们走吧!该去下一个地方了,不能被别人占了便宜!”领头黑衣人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们几个留下,打扫完战场马上跟上来。”一名黑衣人对着几名黑衣人吩咐道。

几名黑衣人领命留下,其他黑衣人全都随着领头黑衣人离开了。

“MD,又是咱们打扫战场,凭什么每次脏活累活都交给咱们几个,他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如果不是老大在场,我肯定削他!”一名黑衣人不满的嘀咕道。

“小点儿声,别被他听到了!他要是去老大那里给咱们打小报告,咱们可吃不了兜着走!”另一个黑衣人显然也很不满,不过还是耐着性子劝说着。

“呸!MD,早晚要他好看!”黑衣人狠狠啐了一口。

“几位大人,刚才那位大人已经说了,饶我一命,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鸡族佣兵谄媚的笑着问道。

“当然可以!你走吧!”那名刚刚劝说别人的黑衣人冷笑着说道。

“多谢!多谢!你们真是大好人!”鸡族佣兵站起身来,激动的说道。

他本来都已经对活着不抱什么希望了,但是这个黑衣人却让他走,这让他如何能不激动?

就在鸡族佣兵站起来转身准备走的时候,一把闪亮的长剑透体而出。

鸡族佣兵本就不大的眼睛瞪得溜圆,缓缓扭过头,看向了刚才让他走的黑衣人,“啊……你……你……”

“其实我们都不是什么好人,所以自然不会遵守什么狗屁承诺!更何况我们现在心情很不好,你要怪就怪那个让我们心情不好的混蛋吧!”黑衣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说完,黑衣人一脚踢在了鸡族佣兵的后腰上,鸡族佣兵向前一个趔趄,扑倒在地,然后一动不动了。

本来年轻佣兵老老实实的趴在李振邦的身边,连头都不敢抬。可是当他听到鸡族佣兵的惨叫以后,吓了一跳,急忙抬起头,正看到鸡族佣兵被杀的一幕。

吓得惊呼一声,虽然他很快就用手把嘴给捂住了,把声音给憋了回去,但是场上的黑衣人都不是一般人,全都扭头看向了年轻佣兵的方向。

“什么人!”黑衣人们几乎同时喊了出来。

李振邦心中一阵无奈,他早就猜到了这个家伙是个麻烦,可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成了麻烦!

“别动!”年轻佣兵惊慌失措的想要站起来就跑,结果却被李振邦给按住了。

李振邦不让年轻佣兵动,他自己却站了起来。

“哟呵!还有漏网之鱼啊!幸好没有被老大发现,否则咱们可就死定了!”一个黑衣人有些心有余悸的说道。

“小子,你要是老老实实走过来,我可以和你保证,绝对不会折磨你,还会给你个痛快!”一名黑衣人抬起刀指着李振邦傲慢的说道。

其实黑衣人早已经做好了对方会转身逃跑的心里准备,可是让黑衣人有些诧异的是,这个人竟然真的朝着他走了过去。

“不错,小子,我很好看你哦!”黑衣人挑了挑眉毛,声音里带着几分讥讽的赞许,在他眼里,这个人肯定是被他的气势震慑住了。

“你们应该是在找什么东西吧?能和我说说吗?没准我知道呢!”李振邦声音有些紧张的说道。

“你知道?哼!不要在我面前耍小聪明,没有用的!我劝你最好给我乖乖的快点儿过来!”黑衣人拿着刀指着李振邦晃了晃,语气有些不耐烦了。

“好吧!反正也是要死了,那你总要让我死个明白吧!我看你们在货车上翻半天了,可是却什么也不拿。我们运送的不过就是一些生活物资罢了,你们要找的到底是什么啊?”李振邦一脸好奇的问道。

“不该问的就不要问,糊涂鬼没有什么不好!”黑衣人显然是不准备告诉李振邦的。

“你这话也就忽悠忽悠小孩子吧!刚才我可看到了,那几个黑衣人指挥着你们溜溜转,一看你们就是那些人的小弟,你们这个级别肯定不知道那几个黑衣人想要找的是什么。”李振邦撇了撇嘴,很是不屑的说道。

“什么小弟?我们只不过是分工不同罢了!”黑衣人有些恼火的看着李振邦,这个年轻人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啧啧!分工不同?打扫战场从来都是最低级的小弟才干的事情,你以为我不懂啊?你们肯定不知道!”李振邦咂舌道。

“其实告诉你也没有什么,不过就是一个黑乎乎的破碗而已!你想知道的也告诉你了,那你就拿命来吧!”黑衣人抡起大刀,对着李振邦劈头砍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