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柱子别停 女人自述25厘米有多爽

  • A+
所属分类:烤生蚝

沈清曦从来都明白,沈怀对于那些或多或少都是知道的。只要没有触及他的利益,他都可以装作不知道。

至于他为什么在跟自己说出这些话,其实想想也能够明白,无非就是觉得如今的沈清曦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

楚烨是铁定了要去争夺那个位子的,而沈清曦作为楚烨的妻子,事成之后将会成为大周母仪天下皇后

而沈家在那个时候,会成为当朝皇帝的外家,那可是真金白银的实在亲戚,沈怀平日里小算盘打得那么响亮,又怎么会算不出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呢?

有了这些利害关系,沈怀自然是要对沈清曦服软的。

“曦儿,以前都是为父的不对。”沈怀看着沈清曦,微微地叹了口气,“父亲也知道如今说这些早就已经晚了,你也长成大姑娘嫁出了沈家,日后就有属于自己的小日子了。可能根本就不需要父亲的这些歉意,但……”

“父亲,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沈清曦望着沈怀深思熟虑的神情,慢悠悠地打断了他的话,“女儿早就已经不记得当初在洛州庄子的事情了。回到京城,有祖母的疼爱和照顾,又有外祖父的宠爱,女儿的日子过得很好。”

沈清曦说了很多,唯独没有提到父亲怎么样,沈怀心中还是有些不是滋味的,这是他的嫡长女,是他发妻生的女儿。

可他对这个嫡长女确实是没有多少感情的,甚至都不如他和府中那几个庶女的丫头情深

这也不能够全部都怪他,毕竟不是在自己跟前长大的孩子,又加上沈清曦回来的时候早就已经是大姑娘了,父女之间缺失的那些感情根本就无法再找回来。

“还有父亲待我也很好。”沈清曦看着沈怀一字一句地说道:“或许我们无法像寻常父女那样感情深厚,但在女儿心中父亲和沈家都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存在。”

沈清曦这样说,也就表明了,无论到什么时候沈家都依然是她的娘家,而她也会护住沈家的。

这些沈老夫人早就跟她说过,她念在沈老夫人的份上,也全部都答应了下来。如今再跟沈怀说一遍,也不过是想让他放心而已。

沈怀见沈清曦都这样说了,他也就没有再开口多说什么,只是不断地点着头,“好好好,你能够这样说父亲也就放心了。”

重生了这么多年,沈清曦的心境早就和以前不一样了。她发现只有自己的心情平静了,才能够更好地感受生活。

过去的事情已经无法再改变了,前世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罪魁祸首还是楚綦和沈清柔,只要这两个人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沈清曦也就没有什么执念了。

可以原谅沈怀,可以接受他因为沈家而生出来的那些自私自利,但却无法原谅楚綦和沈清柔。

他们两人一个利用了自己的爱情,一个欺骗了自己的亲情,更是联手害死了她前世唯一的儿子,这样的仇恨,沈清曦是绝对无法释怀了。

沈清曦笑了笑,把头扭到一边,她看着马车外的人来人往,心一下子就安宁了下来。
对于这些花瓶们展现出的这种软态,秦风自然是喜闻乐见的。

虽是花瓶,依强者生存,但毕竟立场不同,若她们为了这些宝物动手,秦风不会手软。

不过她们若都是如此是般乖乖在一旁看着,秦风倒也没必要对她们出手。

弱者生存,本就只能不择手段,况且她们也没做什么,能不杀,秦风自然不会杀。

当然,若是秦风知道,她们脑海里的想法,恐怕也会无语。

只是,看着秦风夺走这里的一切,最后甚至将仙骨星月花也夺走,她们再也忍不住了,这可是她们改命的根本!

她们可是一直在等着仙骨星月花,想等仙骨星月花进化成王药之后,她们在服下,从而改变自己的资质,提升自己,未来自己的子嗣,也将有更好的资质,从此不再只能做为强者的附属品而生存着,她们也将有能力自己变强。

可眼下,秦风却是将仙骨星月花拿走,这等于断了她们的路!

“那个……”

“秦风大人!”

这时,有一个女子站了出来,怯生生地看着秦风,很怕秦风,身体都在发抖,但此时却还是壮着胆子上前,开口问向秦风。

秦风回眸,扫了这女子一眼,这是姝鹿族的,看其形貌和气质,似乎是这群花瓶种族中的头,此刻冒着大风险站出来,对半是有所诉求。

只是,她太怕秦风了,所以秦风一个回眸,她便吓得一阵激灵,令秦风有些无语。

我有那么吓人?

幻蝎你们都不怕,怕我秦风干什么?

不过,秦风知道这些种族对于幻蝎而言,是一个发泄体内毒火的作用,而且幻蝎很看中她们,说明她们应该知道一些事,秦风觉得,有必要从她们身上去套一些话!

“说吧,什么事?”

他问道,直奔主题!

“其他的宝物,你都可以拿走,可是那仙骨星月花,求你还给我们,那是我们的改命之物,姝依在此求大人了!”

姝依恳求道,直接向秦风跪了下来。

秦风见状,眉头也是微微挑起,她们明显很畏惧自己,这姝依居然还敢开口,也算是有些胆色,虽然是跪下求药。

“给我一个理由!”

他说道,没有直接拒绝,而是想听听她们的想法。

“我们不想终生沦为附属,不想再做花瓶,不想我们的后代子嗣也在这永远无法挣脱的轮回中循环,我们,想改命!”

姝依说道,只觉得心脏砰砰直跳,这可能是她这一辈子里最大的诉求,也是她这一辈子里说的最大胆的一句话,还是对着眼前这个她们眼中的大恶人说的,她觉得就算秦风不灭她,自己也快要因为恐惧而被吓死了

不过,秦风却是对她的话有些诧异。

她们想改命?

不想再沦为强者的附属品?

说起来很简单,但做起来,前路荆棘,是一条无比艰辛的道路,她们,一群花瓶,竟能有这等觉悟,倒是不容易。

不过,秦风却也不会因此就做出退步。

“告诉我,我为何要帮你们?”秦风挑眉,看着这姝依,眼神中带着一丝戏谑!

“我……”

姝依愣了一会,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如果秦风真是她们所想的恶人,那么他确实不可能将仙骨星月花归还给她们,她们的路,大概率真的要断了。

“秦风大人资质无敌,自身就足够强大了,又何须仰仗外物来提升自己!”

“我们却不同,虽然我们有着惊为天人的美貌,可是,美貌的代价是很大的,差到极致的资质导致我们的修为,很难有所精进,实力的弱小,注定我们这些种族只能沦为他人的观赏之物!”

“我们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了,我们想要改变,想要变强,所以,这仙骨星月花,对我们而言,十分地重要!”

“若是秦风大人能将仙骨星月花归还给我们的话,我们愿意为大人做任何事!”

一旁,一个千颜狐族的女子也是说道:“姝依姐姐说的是,若是秦风大人愿意将仙骨星月花归还于我们,我们保证能让秦风大人快活似仙,如入天堂!”

秦风也是乐了:“你们是不是觉得,什么事都可以用美貌和身体来解决?”

她们确实很美,也很媚,勾人心魄,但仙骨星月花的珍贵,不是她们张张腿就能弥补的。

姝依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我们只是供他人观赏和玩弄的玩物,秦风大人看不上我等很正常,但,这已经是我们能拿得出的最好的东西了!”

“我们只是想改命,有什么错吗?”

“当然没错,只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秦风似笑非笑。

“没有更有价值的东西的话,这仙骨星月花,我是不可能给你们的!”

众女闻言,皆是面色煞白,脸色十分地难看,对秦风是又气又怒。

只是,常年对强者们察言观色的她们,自然也能看地出,秦风的性子,若是此刻她们敢说半句不好听的话,她们可能就会被秦风给灭了,所以,相比起对秦风的气和怒,恐惧在她们心中占据更大的因素,她们敢怒不敢言!

姝依也是如此,知道她们的身体,对于秦风而言,可能并没有那么大的诱惑力,又或者说,至少价值比不上仙骨星月花。

这也正常,能逆天改命,改变自己资质的顶级宝花,价值太高了,又岂是她们几个花瓶可以比拟的。

也就是幻蝎,他一个常年练毒的,特别需要发泄体内的毒素,再加上常年的伺候,让幻蝎很舒畅,她们终于是从幻蝎那里讨得了这株仙骨星月花,可对秦风而言,她们显然没那么大诱惑力!

“如果你们要说的只是这些的话,那么也就没必要再说下去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永乐园中的一切,都是幻蝎凭本事夺来的,如今,我凭本事再夺走也没什么问题!”

秦风淡淡道,也是没有什么心思再和她们多纠缠了,准备再歇息一会后,便离开此地,继续去找毒尸花。

姝依顿时急了:“秦风大人莫急,我们还有其他的条件,是关于三大霸主的,我们知道他们的一些事,你一定很感兴趣!”

秦风心中窃喜,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只是淡淡一句:“说!”
回到明月花园,叶凡给叶天旭发完讯息,就准备厨房做晚饭。

只是他刚刚卷起袖子,就被宋红颜拉着去了一个书房

书房里摆着一张狭长的六人桌子,桌子一端上方挂着一个屏幕。

屏幕闪烁着雪花。

叶凡微微一愣:“老婆,有什么大事?”

宋红颜一笑:“一起开个视频会议!”

叶凡一怔:“视频会议?这么高大上的东西不适合我啊,我还是下去煮饭吧。”

听到要开会,叶凡就头疼,情愿去做晚饭。

“不准走!”

宋红颜眼疾手快拉住了叶凡:“这个会议很重要的。”

“而且待会你横城的老婆会出镜,你就不想好好看看她?”

她调笑一声:“现在的她可比当初娇柔可人噢。”

“安秀啊?”

叶凡笑了一声:“那我要留下来,看看我这个便宜老婆有没有变得更娇媚更漂亮?”

“你敢?”
傻子柱子别停 女人自述25厘米有多爽
宋红颜伸手一扭叶凡的耳朵,故意板起脸训斥一声:

“我没在场就算了,毕竟眼不见为净。”

她对叶凡‘威胁’道:“但我在面前还敢起色心,胆子也太大了,待会我告诉爸妈。”

叶凡连连叫苦:“老婆,疼,疼,放手,放手,我不敢了,我只有一个老婆,那就是你。”

“这还差不多。”

闹腾一会后,宋红颜拉着叶凡坐了下来,还给他倒了一杯咖啡:

“我到现在都还没有想明白,洪克斯为什么把胃圣灵的亚洲区代理权给我们。”

“这可是常年霸占畅销榜第一的胃药。”

“洪克斯这可是给咱们送钱啊。”

“但我始终不相信这个对手会这么好心,所以我就把合约传给凌安秀查看。”

“她已经查出不少东西了,待会就会跟我视频会议。”

“合约是你让我签下来的,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算计,所以让你过来一起说清楚。”

“大家好好沟通一番才有底,才不会让彼此计划冲突。“

宋红颜习惯性把话摊开来说。

“放心,这一份合约陷阱不陷阱我不知道,但如果我需要随时能让它变成一个坑。”

叶凡大笑一声:“这也是我让你签了这份代理权合约的缘故。”

“叮——”

宋红颜正要说话,屏幕响起了动静,一个视频请求接入。

宋红颜手指敲击了几下,很快,屏幕变得清晰。

一个身穿黑色职业套装裹着黑丝戴着黑框眼镜的女人呈现在叶凡的面前。

头发盘起,俏脸冷傲,好像一座冰山一样,正是多日没见的凌安秀。

“宋总,叶……帆……”

视频一接通,凌安秀就拿起资料跟宋红颜打招呼,看到叶凡止不住微微一愣。

她似乎没想到叶凡也会出现。

冷冽的俏脸瞬间多了一丝明媚笑意。

叶凡落落大方打着招呼:“安秀,好久不见。”

凌安秀有些慌乱,轻轻一撩秀发:“叶少好。”

“别叫我叶少,叫我叶凡就行。”

叶凡话锋一转:“行,先不寒暄了,说正事吧,洪克斯的合约有问题吗?”

“有问题!”

简单落下三个字,让凌安秀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发生变化。

她就像一股平静的水刹那之间结冰,变得坚硬锐利。

从所未有的强势和精明,在这个昔日的天才少女身上自然流露。

“我已经查了出来,圣豪集团的医药公司最近出现一些事情。”

“他们负责欧美市场的三间胃圣灵药厂不知什么缘故受到了一些污染。”

“导致旗下的药品服用后会出现各种幻觉副作用。”

“有人感觉自己多了一根手指头,有人感觉自己多了一只耳朵,还有人感觉自己长了翅膀。”

“总之,各种各样的幻觉都存在。”

“尽管没有恶劣的副作用以及死人新闻出现,经过检测也只是某些抗生素超标一点点。”

“欧美六十分合格标准的话,这些药物算是五十九分,效果也依然是世界一流。”

“但欧美各大经销商纷纷要求圣豪集团召回胃圣灵。”

“哪怕圣豪集团下调价格,各大经销商也强烈要求退货,担心吃死人遭受天价赔偿。”

你知道,欧美吃死一个人,一不小心就会几千万美金索赔。”

“圣豪集团一度拒绝退货,但受到多国王室指责,最终还是把今年生产的胃圣灵全部召回。”

“你知道,胃病患者高达八亿,欧美更是重灾区,所以圣豪集团每年生产都是惊人数量。”

凌安秀把打听出来的消息告诉叶凡和宋红颜:“这一召回,圣豪集团算得上损失惨重。”

“受到污染,出现幻觉……”

叶凡重复着这几个字眼:“这圣豪做事还真是不小心啊。”

他追问一声:“对了,这些胃圣灵他们召回后有没有销毁?”

凌安秀接过话题:“封锁的很严密,谁也不知道有没有销毁。”

“不过以圣豪集团的作风,不太可能毁掉这些数量惊人的胃圣灵。”

“而且不仅是这些胃圣灵被污染,他的三间药厂生产线也受到了污染。”

她语气变得凝重:“这也是我对你们这份亚洲区代理权合约的担心。”

宋红颜端起红茶喝入一口:“怎么说?”

凌安秀打开了代理合同:“代理合约上写着,圣豪集团负责提供低价成品,你们负责代理销售。”

“我怀疑,洪克斯会把污染的胃圣灵交给你们销售。”

“销售完之后,圣豪继续用污染的生产线生产成品,通过你们收回污染的损失甚至大赚一笔。”

她作出了自己的推测。

宋红颜冷笑一声:“欧美检测不过的不合格药品,难道放在亚洲地区就能合格了?”

“还真是这样。”

凌安秀闻言苦笑一声:“欧美和亚洲的合格标准一向不一样。”

“同样一种药品,欧美可能要六十分才合格,但放在亚洲只需要五十分就能通过检测。”

“这除了大家体质不一样之外,还有就是过去百年都是欧美他们定的标准。”

“在欧美那些人眼里,他们金贵一些,标准自然要高一些。”

“其它地区的人低贱一些,标准也就放低。”

“这样也能承接欧美淘汰落后生产线生产出来的东西,减少他们更换生产线带来的损失。”

凌安秀叹息一声:“那批受到污染的胃圣灵采取亚洲地区的检测标准,绝对都在合格之上。”

“所以洪克斯如果把那批惊人数量的污染胃圣灵硬生生塞给华医门销售……”

宋红颜眸子闪烁一抹寒芒:“我们还不能拒绝了是不是?”

“没错,按照合约,我们没得拒绝,因为它们是正规药厂生产,还符合亚洲地区标准。”

凌安秀轻轻点头:“华医门指责不了洪克斯什么。”

宋红颜哼出一声:“大不了我们不卖,让它烂在仓库中。”

“华医门确实可以不卖,也可以找不好销售的借口退回去。”

凌安秀手指敲击了一下合同:“但每年还是需要支付四十亿的代理和保底销售费用。”

“这份合约还是五年。”

“也就是我们卖或者不卖,都至少需要支付圣豪集团两百亿。”

她苦笑一声:“当然,如果昧着良心卖,五年时间至少能赚好几个两百亿。”

“看来天下果然没有免费的午餐啊。”

宋红颜淡淡一笑:“我就说洪克斯没那么好心,果然给我们挖了一个陷阱。”

“如果良心过不去,不卖,要给圣豪集团两百亿。”

“如果昧着良心卖了,圣豪集团就会借机捏住华医门的命门。”

“哪天闹翻了,它就会对外界公布,华医门太黑心,把欧美无法通过检测的胃圣灵卖给自己同胞。”

“那样一来,华医门不仅完蛋大吉,还会千夫所指。”

她眸子闪烁一丝寒芒:“这洪克斯还真是用心歹毒啊。”

圣豪集团这已经不是转嫁成本了,而是要借机捏住华医门软肋了。

凌安秀抬起头望向叶凡一笑:“叶少,你不该仓促签这个合约。”

宋红颜用脚尖踢一踢叶凡笑道:“老公,这一局,怎么破?”

“很简单。”

一直风轻云淡的叶凡一口喝完咖啡:

“将计就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