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小家伙你喷的到处都是

  • A+
所属分类:生蚝怎么吃

魔兽草原,西南。

有一片较大的平原区域,这里水草肥美,常有大象出没,被称为大象平原。

大象体大巨力,没有谁敢轻易招惹,是这里吃素的王者

同时,这里还生活着一群吃肉的王者,是以一只闻名的狮王为首领的一群狮子,被称为象原狮群。

而这一天,惨案发生

大象平原中的所有象兽和狮兽都被杀死,他们的尸体堆积成山,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气味。

作案现场,六名凶手浑身血污,他们红色的眼神中发散出杀戮的兴奋。

正是参加魔兽森林试炼的,元魔国六名皇子所化身的狮兽。

臭名昭著的六恶棍!

他们如今的外形却变得诡异,不再是纯粹的狮子,出现了一些其他野兽的特征。

老大冥河,身体变得圆滚,鼻孔外翻,头上狮鬃不见,尾巴短小,呈现出河马的特征。

老二疾风,皮毛变成了花豹一般,落满了密密麻麻的斑点。

老三撕裂,嘴巴变长,眼睛凸起,长了一颗鱼头

老四暗夜,后腿变得低矮,嘴角不时流口水,分明就是鬣狗的特征。

老五毒刺,他的狮毛完全褪去,皮肤表面长出鳞片,舌头分叉,毒蛇的样子。

老六硬铠,他的鼻子上长出独角,体表覆盖着厚重的甲皮,犀牛的特征。

冥河的朝天大鼻孔一张一开,气喘吁吁道:“我们的身体越来越不像狮子,而是向着之前那些被我们吞噬了晶核的低阶兽王的样子在变化。我现在的鼻子下雨都能接水,我讨厌河马。”

疾风晃了晃他的光头,道:“他豹子姥姥的,没有了鬃毛的雄狮,真是一点都不威风。而且这一身花斑点让我头晕,我不想做一只豹子。”

撕裂张开大嘴,道:“我的嘴巴越来越长,一天不泡水皮肤就干燥得要裂开,我可不愿意每天生活在臭水坑里。”

暗夜的嘴角,口水止不住地往下流,道:“我现在最喜欢吃的竟然是腐肉,所有臭的再我看来都是香的,真是太恶心了。这样发展下去,我就要做一只鬣狗了。”

毒刺扭动自己的身体,道:“你们都还好,我的四肢在变小直至消失,最后只能像蛇一样爬行了。我现在走起路来,一点王者的气概都没有。”

硬铠的两只眼睛不自觉地向着中间对焦,道:“我的鼻子中间长了一只大角,我每次睁开眼都会被它吸引。瞧瞧,我现在都变成了斗鸡眼。我要做狮子,不要做犀牛。”

冥河跺脚抱怨:“可怕的是,我们最开始因吞噬低阶兽王而得到的天赋技能正随着时间的推移加速退化,我们的力量也正在消失。”

疾风舔着自己受伤的爪子,道:“天赋的力量变得弱小,我们杀死这些狮子和大象几乎拼尽了全力,我还受了伤。看看我们现在的样子,不像是雄狮王者,更像是六个小丑。”

撕裂掉了几滴鳄鱼的眼泪,道:“这样下去,我们根本无法赢得魔兽草原试炼的最终胜利。如果失败了,我们将永远滞留在魔兽草原。想起这件事,我就想哭。”

冥河道:“另外,即便我们之前服下了凝魂丹,我们的记忆也在这一段时间中一点一点流逝。最后,我们只能变成魔兽草原上的低阶兽类。这反而让我们之前的优势变成劣势。虽然这两年来,我们杀了很多狮王和流浪雄狮。但漏网的也有,他们会成为我们将来最强大的对手。或者说,力量弱小的我们只能被他们捕杀吃掉。”

疾风不甘心,问道:“老大,难道说我们这一次魔兽森林试炼注定要失败而告终吗?”

冥河摇摇头,道:“我也很纳闷,我们兄弟六个一直按照楚狮将军给的策略在行动,如今却变成了这副样子。”

疾风越想越气,翻着白眼道:“我打赌,楚狮将军那个家伙,一开始就知道我们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暗夜也疑问:“在元魔国,楚狮将军一向对我们六兄弟颇为关照,不然我们也不可能顺利占有自己的城郡。这一次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他之前都是装出来的,他这是要杀了我们?”

冥河想了想,摇头道:“楚狮将军如果想杀我们,在我们刚

刚离开元魔殿时,他就可以动手。那个时候的我们羽翼未丰,是最脆弱的,没必要拖到现在。”

暗影道:“冥河老大,那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

几个家伙的目光都落在冥河的身上,他作为老大,还是最有话语权的。

冥河道:“进入魔兽草原之后,我们一路杀过来,应该明白一个道理。如果我们没有按照楚狮将军的策略行动,没有天赋的我们,即便拥有狮子的体质,也根本不是那些成名狮王的对手。即便苟且活下去,几年后,我们的记忆消失,甚至会出现自相残杀。现在我们的样子虽然丑陋卑微,但至少我们还活着。”

暗夜道:“我同意冥河老大的观点,我们只要活下去就有翻盘的希望。”

毒刺道:“等等,有一件事我们是不是都忘了?我们来之前,楚狮将军给了我们一个封在蜡丸里的锦囊妙计。说是我们遇到大麻烦时再拿出来看。现在,那个蜡丸在哪?”

冥河先是点头,而后摇头:“我的记忆也变得混乱。好像是有锦囊妙计,但又想不起来在哪?”

疾风道:“我的记忆中,是楚狮将军除了给我吃了凝魂丹外,还拿出了什么东西,让我们其中的一个人吃掉了。”

毒刺道:“对,就是那枚被蜡丸封着的锦囊妙计。”

撕裂道:“幸亏我们有六个,记忆拼凑在一起,终于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了。”

冥河道:“是谁吞了那枚蜡丸呢?”

六个家伙面面相觑,实在想不起当初是谁吞下了那枚蜡丸。

之后,冥河提出了一个办法,六个家伙互相猛捶,每个人都被揍得眩晕呕吐

果然,在一滩污秽中,真的就有一枚核桃大小的蜡丸。

冥河老大亲自剥开蜡丸,一个金色光球从中升起。

光球闪烁,幻出楚狮将军的法相。

楚狮将军法相发出声音道:“六位皇子,当你们打开蜡丸时,我想你们在魔兽森林中已经度过了两年时间。

现在的你们,是不是天赋正在消失,而且又变成了低阶野兽的模样。

这是因为你们天生就是雄狮的体质,只有吞噬其他狮王的体内晶核,才不会和你们的原本的体质发生冲突。

在你们两年的杀戮中,应该合力灭杀了一些狮王,也得到了一些狮王晶核。

现在的你们可以选择吞下一枚手里的狮王晶核。记住,是一枚而不是两枚或者更多。

因为只有天选之子才有机会同时获得两种顶级狮王天赋。而一旦不是天选之子,吞噬两枚狮王晶核,便会反噬爆体。

如果两年后,你们还能活下来,便可得到狮王的高阶天赋而且还具有之前的低阶兽类天赋。

这种策略虽然不完美,却可以让你们变回狮王后恢复记忆。

这样,你们六个还是可以组团继续接下来的试炼。

那时候,魔兽草原上将没有你们的对手。你们将最终获得魔兽森林试炼的胜利。

不过,根据以往魔兽森林试炼的记载,接下来你们会有两年的平庸期。这两年中你们之前的记忆会消失,变成普通的低阶兽。

想要生存下去,需要的是智慧,而不是单纯的力量。

六位皇子殿下,我相信你们的智慧,我在元魔国等着你们王者归来。”

而后,楚狮将军的法相在一团金光中消失。

六个恶棍听完这番解释,是又喜又惊。

冥河老大道:“嘿嘿,我们的命运还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逆转命运的时间,是在两年后。”

疾风道:“但接下来的两年,我们会变成平庸的低阶兽,将成为其他狮子的猎物。想起我们之前杀了那么多狮子,这真是因果循环。”

暗夜道:“这两年中,我们真的是要苟起来才行。”

“我们要活下去!”六个家伙齐声信誓旦旦道。

接下来,他们取出之前猎杀狮王得到的高阶晶核,每人拿走一颗

冥河道:“兄弟们,接下来的两年中,我们只能暂时分开了。我们要前往不同的方向,以免失去记忆的我们互相残杀。”

撕裂又掉下来几滴鳄鱼的眼泪,叹气道:“哎,我要找一

处臭水坑,藏起来两年。”

疾风道:“接下来的两年,我会变成一只花豹。我要不停地奔跑两年,或者躲在树上,谁也别想抓到我。”

暗夜道:“之后的两年,我只能和腐肉打交道了。我会在白天躲起来睡觉,在夜晚出去找肉吃。”

毒刺道:“我虽然会变成一只软绵绵的蛇,但我还有毒牙。这是我的秘密武器,我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平时不怎么爱说话的硬铠,用斗鸡眼看着自己鼻子上的大角,道:“作为犀牛兽的我,遇上单个的狮子也不怕。我有巨大的体重和锋利的大角,还有一身硬甲。两年时间,我要把自己养得白白胖胖。”

冥河老大道:“好吧,今天我们六兄弟就在这里分手。六年后,变成真正狮王的我们在这里汇合。我希望到时候,我们一个也不少。。”

之后,六个家伙分别朝着不同的方向遁去,只留下身后血腥满地的大象草原。

......

元魔界,狮王岭,元魔殿。

魔皇端坐在狮王宝座上,听着楚狮将军的汇报。

楚狮将军道:“魔皇大人,以上便是六位皇子目前在魔兽森林的状况。我将您给我的凝魂丹和试炼策略都交给了六位皇子。他们一直按照您预想的轨迹在行动,但接下来的两年中,他们都将失去天赋和雄狮应有的力量,这很困难。”

魔皇道:“我越来越老了。之前的儿子们,没有一个让我满意。所以,我让他们都死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楚狮将军摇头:“臣下不敢妄测魔皇大人的圣意。不过,我想一定有理由吧。”

“楚狮将军,我就欣赏你这一点,忠诚而又不会故作聪明。”

魔皇用右手捂着腮帮子,吸了两口凉气,缓了缓牙疼,才道:“到今年,我已经活了六千七百八十岁,作为元魔国的统治者我已经在位五千年五千年皇位不倒,凭借的不是力量,而是智慧。我会及时发现潜在的对手,并用智慧杀死他们。比如之前有不少实力强大的郡王,他们要联合起来对付我。我没有选择武力征讨,而是设计让他们自相残杀。这种事情,有几次还是我派你去离间他们的。”

说到这里,魔皇的老脸上露出了笑,堆起来的皱纹像是山林迷宫。

楚狮将军道:“我明白了。魔皇大人的意思是,要在这一次的魔兽草原试炼中,选出最具智慧的皇子,而不是只有力量最强大的皇子。”

魔皇点头,道:“为此事我想了几天几夜。最后,派出你和六位皇子交涉。我知道,平日里你和每一位皇子的关系都不错,只有你去他们才会听话。如果我说的话,他们却不一定照做。”

楚狮将军闻言,先是浑身一冷,老奸巨猾这四个字用在魔皇的身上都远远不够。

而后恭敬道:“这就是魔皇大人的大智慧,一切都在魔皇大人的掌握之中。”

魔皇道:“只有最具智慧的皇子,才能成为皇储,才能继承我的魔皇之位。不管怎么说,魔皇之位都要留在我们金狮家族中。”

楚狮将军道:“另外,我发现这一次记入魔兽森林中试炼的,凭空多出两个试炼者。但是他们的踪迹我无法掌握。”

魔皇道:“这没什么,之前这种事情也常发生。总有些人,妄想着平庸的自己低调发育,而后一鸣惊人。最后的结果,却无一例外会成为炮灰。因为真正的王者,一出生就会与众不同。”

魔兽草原。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小家伙你喷的到处都是
臭名昭著的六恶棍突然在魔兽草原消失,没有谁知道他们的去向。

只知道他们最后出现在大象草原,并屠杀了那里的象原狮群。

没有了六恶棍的肆意杀戮,魔兽草原渐渐恢复了以往的秩序。

初升的金阳照在北河上,泛起金粼炫目。

伤愈的狮王霸火率领北河狮群全体归来。

在母狮蓝雅和狮王霸火的交涉下,霸火同意小紫和小白暂时留在北河狮群。

理由是,万一传说中的六恶棍再来袭击北河狮群,毕竟多一个狮子多一份抵抗的力量。

而且,小白和小紫发育得非常健硕,他们的战力远超过普通雄狮,虽然他们还没有激活天赋。

他们被困在那九天绝地阵里,之所以一点都不慌得原因,是因为他们清楚,徐丁成不敢真正杀死自己这些人。

毕竟大家都是仙帝门徒,互相斗殴问题不大,但若是死了一个人,那就是另一种情况了。

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那唐三藏大师居然直接把徐丁成给杀了?

“阿弥陀佛,贫僧乃是老实人,难道不是这位徐施主主动要求我杀了他吗?”徐缺一脸天真的表情问道。

霓裳仙子和秋紫离相顾无言,心情颇有些复杂。

虽然说徐丁成死了,他们并没有觉得多难受,反正大家早就已经是死对头了。

之所以一直没有下杀手,只不过是因为对方背后是幻云仙帝。

自己虽然也有永真仙帝撑腰,但除非真正涉及到生命危险,不然门徒轻易间不会痛下杀手。

“这下完了,每位门徒在仙帝处,有藏有一缕神魂,如今徐丁成一死,神魂有感,恐怕幻云仙帝已经知道了此事。”霓裳仙子沉声道。

徐缺愣了愣,心里宛如一千匹草泥马奔过。

有这种手段你特么不早说?

老子人杀都杀了!

不过幸好……

徐缺忽然露出祥和的笑容,沉声道:“其实……贫僧还可以将这位徐施主复活。”

“唐大师你别开玩笑了,人死岂能复生。”秋紫离习惯性地媚笑,眉头却紧紧皱起,“幻云仙帝脾气最是不好,这一次怕是要将我师父都牵连进去了……”

“唐大师,等这一次比试结束,你就赶紧离开圣月殿吧。”霓裳仙子叹了一口气,真诚地劝道,“抓紧时间回到佛域,佛域传承千万年,有古佛加持,幻云仙帝轻易不会踏入其中。”

“是啊唐大师,到时候你赶紧走吧。”

我这里有一艘飞梭,速度极快,可以助唐大师离开。”

其余的人也纷纷出言,甚至有人拿出法宝,为徐缺提供帮助

在和这位唐三藏大师相处的这段时间里,他们充分地感受到了这位佛子身上崇高的人格,被那善良品质所感动的修士们,自然不希望唐大师身死。

至于那个徐丁成……呸!猪狗不如的东西

要不是他招惹唐大师,岂会身死?

还有本事杀了我啊!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唐大师如此天真单纯,将此言当真才出手杀人,错不在唐大师,而在那该死的徐丁成!

众人心中这样想着,个个面露义愤填膺之色。

若是徐丁成听见这些人的心声,只怕是要气得又死去一次。

尼玛啊!

是老子死了啊!老子才是受害者啊!

你们一个个怎么搞得,那死秃驴才是受害者一样啊!

徐缺抬手一拍,神文之力涌动,直接将阵法给解除了。

随即,他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贫僧现在就让那位徐施主活过来。”

霓裳仙子无奈地笑了笑,拦住了想要前去劝说的众人,轻声道:“那就有劳唐大师了。”

“仙子,这死而复生根本不可能啊……”一名修士低声道。

霓裳仙子摇了摇头,满目悲哀:“恐怕是方才的印记,伤到了唐大师的脑髓,如今唐大师已然不正常了……”

那名修士闻言,顿时面露悲戚之色。

是啊,刚才那印记威力如此之大,就算是他们也根本挡不下来。

但唐大师却以一己之力挡下来了,受到的损伤恐怕不小。

可唐大师为了不让我们担心,却始终装作不曾受伤的样子,还将我们这些人解救了出来。

唐大师,真乃高义啊!

徐缺感受着众人那感恩戴德的目光,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妈耶,这帮人又犯什么神经?

干嘛要用一副老子死了全家的眼神看着本逼圣?

“神石,你确定你刚才给我说的用法没问题吗?”徐缺以心神沟通神石。

“哼,卑微的蛆虫……”

“粪便。”

“没有错!一点问题都没有,你赶紧的吧!”

得到神石肯定的回答,徐缺这才开始操作。

方才他其实并没有将徐丁成杀死,而是利用神术,一瞬间将其打入了虚空之中。

这道神术实际的效果乃是勾连虚空,做到真正意义上的隔空取物。

加上速度奇快无比,也就是眨眼的事,所以在外人看来,徐丁成就像是被自己一掌打得湮灭了。

“阿弥陀佛,那贫僧这就开始了。”

徐缺年送了一声佛号,双手合十,神情严肃,一道道佛光在身周闪耀。

数息过后,他忽然大喝一声:“归来!”

然后猛地往前一抓,无形的神文之力涌动,整片虚空顿时扭曲了起来,徐丁成的身影缓缓在其中浮现。

“归来!”

徐缺再度大喝一声,手上猛地发力,佛光顿时朝着四周扩散开来,将整片天空都照亮了。

在场的修士承受不住这等强烈的佛光,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当他们能够再度看清眼前的时候,发现徐丁成已然好端端地站在面前。

虽然此人身上气息依旧衰弱无比,但那股生灵之气不会骗人,他还活着!

众人顿时惊呆了。

唐大师居然真的能够将死人复生?

这是什么超凡入圣的手段?

“我听闻,佛门之中有大德者,能够勾连九幽阴曹,干涉轮回,将死人从其中带出。”霓裳仙子满眼震惊,神情复杂地看着徐缺,“能做到这一点的,传说中乃是佛门的至高至圣之人……”

秋紫离也惊了:“这和尚……真的是古佛转世?!”

他们之前可没有相信过,古佛转世这种话。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古佛乃是圣人,其地位恐怕还要超出仙帝。

但在看见徐缺将徐丁成死而复生以后,就算是不相信,也行了。

“我的天啊……唐大师太牛逼了!居然真的能将死人复生?”

“唐大师就是圣人啊!”

“没错,只有圣人才能够做到这些。”

众人顿时,将徐缺的地位,捧到了圣人的高度。

徐缺看着系统疯狂上涨的装逼值,心中满足无比。

他抬起手,轻轻摆动,柔声道:“不必如此,基操勿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