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小说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 A+
所属分类:生蚝怎么吃

“快住手,绫颜……”

不约而同的呼唤,各自都带着几分难以置信。

被称之为“绫颜”的清冷女人目光一沉,不等她明白过来,海问香和舞魅生皆是化作一道光束从天而降,并一左一右的闪现到了她的左右两侧。

海问香和舞魅生各自按住了对方的肩膀,两人合力,爆发出一股绵柔的暗劲。

“嘭……”的一声清脆的爆响叠起,那柄璀璨夺目的水晶冰刀当即在飞出去的虚空中自行瓦解,崩碎成漫天的碎影。

跟着,一股浩荡的气潮在广场中央扩张开来,海问香和舞魅生也跟着被震退十几步。

但紧接着,舞魅生就连忙跑了上去,并且无比兴奋的保住眼前这个女人。

“绫颜,真的是你,想死我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舞魅生一边开心的叫喊,一边又蹦又跳。

“叶绫颜,你这死女人二十多年都跑哪去了?我们到处找你,还以为你被拐卖了呢!我真的太开心了……”

舞魅生高兴都有点眼眶湿润

反倒是一旁的海问香有些疑惑的看着叶绫颜,“怎么?你是不认识我们了吗?”

“嗯?”舞魅生一愣,她放开叶绫颜,“不认识我们?怎么可能?我们可是天底下最好闺蜜啊!”

接着,她又看向叶绫颜,但见对方的神情有些恍惚,似乎有点失神。

“绫颜,你怎么了?”舞魅生不解的问道,她又与之海问香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中都是有所困惑。

这时,叶绫颜却是开口道,“我没有忘记你们……”

温婉的语气,明媚的眼神,仍旧是和往常那样充满着熟悉。

舞魅生当即转忧为喜,她又抱住对方的手臂,“看吧!我就说了,绫颜怎么可能会不认识我们。”

海问香稍稍松了口气,她道,“女人,你成功把我吓到了。”

叶绫颜微微摇头,“只是没想到你们会出现在这里,刚才还以为是那个魔创造出来的幻象,所以就进行确认了一下。”

“哈,是绫颜无疑了,这种谨慎的风格,绝对错不了。”舞魅生拉着对方的手臂又摇又晃。

海问香细眉轻挑,她试探性的问道,“你不认识刚才那个年轻人吗?”

叶绫颜不解,“为何要认识?”

他叫苏逸辞……”海问香再度说道。

叶绫颜表情没有任何变化,“陌生的名字。”

“那逍遥醉苏玖呢?”

“不认识!”

叶绫颜回答之后,有些疑惑的看着海问香。

舞魅生也同样不解的看向两人。

逍遥醉苏玖是什么人?

跟苏逸辞又有什么关系?

跟叶绫颜又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要问我是否认识那两个人?”叶绫颜询问道。

但见叶绫颜并不像是装出来的样子,海问香跟着摇了摇头,“没什么,是我弄错了。话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一点关于你的消息都没有?”

听到海问香提及这个,舞魅生也同样满脸好奇。

“是啊!当初你说去其他界域执行任务,之后就音讯全无。我们找了你十几年,都没有听到过关于你的消息。你怎么会在这里?”

舞魅生问道。

叶绫颜摇头,“任务失败,我受到了责罚,一直处于禁闭状态。”

“啊?不是吧?”舞魅生双手一握,“你可是众神领袖之一的摇影仙王,竟然被禁闭了?”

叶绫颜苦笑了一声,“摇影仙王又如何?犯了错,照样要受到惩罚。虽然不久前我被解除了禁闭,但也只能活动于此,且不可离开摇影殿。我无法联系你们,只能等你们来找我。”

听到对方所言,两人不禁有所动容。

以前的摇影殿强者众多,高手如云。

看来仙道域的最高掌权者不仅仅是给叶绫颜下达了禁闭的惩罚,还接管了摇影殿的力量。

因此叶绫颜一直无法与外界联系,才会留在这里。

“看来我无意中还办了件对事……”舞魅生摇头笑道。

海问香深深的舒出一口气,神情更为深沉了不少,堂堂的摇影仙王受到惩罚这件事情,竟然如此的隐秘,就连一点风声都没有传出去。

这未免太不合常理了。

“对了,你们不可在此久留……”叶绫颜看向两人道,“每天都会有巡卫者前来视察,若发现你们来此的话,会有麻烦。”

“啊……”舞魅生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好不容易又见面了,就要分开了吗?天知道我有多么想你。”

说着,舞魅生又抱着对方不肯撒手。

海问香没好气的白了舞魅生一眼,“你可拉倒吧!当初去寻找绫颜的时候,你就只顾着到处去挖死人的坟,就我到处奔波,找寻线索。”

舞魅生撇了撇嘴,“我也有到处找的。”

叶绫颜浅然一笑,“对不起,让你们白忙活那么久,如果我早能通知你们就好了。”

“不怪你,你也是身不由己,我们也没有想到,堂堂的摇影仙王,竟然会被软禁在仙道域。而且还一点消息都没有泄露出去,你到底是犯了什么错啊?落得今天这个地步?”

舞魅生询问道。

海问香则是拉扯了一下舞魅生,道,“这种机密的事情就不要问了,除非你真的想让绫颜被关一辈子。”

舞魅生当即反应过来,连连摆手,“你别说了,我们不想知道。”

叶绫颜仍旧是笑着。

可以看出,能够再见到两个好友,她的内心也是十分高兴。

但是天快亮了。

仙道域的巡视守卫随时都会出现,她没办法多留两人。

“看你们的样子,应该还有其他事情要做,路上小心。”叶绫颜道。

海问香,舞魅生神情归于郑重。

经此一战,苏逸辞的伤势只怕又更为加重,必须尽快找到对方才行。若是落到了仙道域其他势力的手中,后果就大麻烦了。

“我们下次再来看你。”海问香道。

舞魅生也跟着道,“一旦解禁了,立即通知我们,或者直接去找我们。”

叶绫颜认真的点点头,“会的。”

随后,两人离开了摇影殿。

而在大殿之外。

舞魅生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你为什么要问绫颜认不认识苏逸辞?这两个人能有什么关系?”

海问香稍作迟疑,然后说道,“我第一次看到苏逸辞的时候,就觉得他的眉眼和绫颜有几分相像……”

“像吗?绫颜刚才可是差点杀了苏逸辞……”

“嗯!”海问香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什么,她道,“赶紧找到苏逸辞吧!我听说又有其他的仙王入局太衍古界了,这次的气运之争,要引发相当大了后果了。”
麒麟走后,第三个和第四个来到这里之人,是止月和白戈!
爱爱小说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二人的想法很简单,只要是王墨所去之处,他们身为王墨弟子,都一定要跟随,哪怕是刀山火海,哪怕是转世投胎,在他二人的心里,一世为师,世世为师!

安静的盘膝坐在王墨身后,二人的性格,比以往更加沉稳了,其身上的煞气在这些年来也消散了大半,全部内敛起来,不露则罢,一现惊仙!

时间就这样的慢慢流逝而去,又有几人在这仙界内从四面八方一一来临,在王墨的身边盘膝坐下,他们选择了离去。

在王墨回到仙界的第九天,赵紅夏来临。

穿着一袭白衣的她,显得比以往清瘦了不少,她神色有着悲伤,但却蕴含了果断与执着,在王墨的身前,赵紅夏望着这个自己忘记不掉的身影,目中的悲哀被隐藏起来。

“我应该去么...”赵紅夏咬着下唇,轻声开口。

王墨睁开双眼,看着赵紅夏,许久。

“我应该去么...”赵紅夏轻声,再次问道,只是其话语,却是隐隐有了颤抖

王墨望着赵紅夏,他看到了赵紅夏的无助,看到了她内心的复杂,与自己一样的复杂,当年的话语,似又回荡在耳边。

“我应该去么...”赵紅夏面色苍白,挤出一些微笑,玉手挽着发丝,转身,欲走。

“去仙界...等我找到你的那一天,等我解开你封尘记忆的那一天...或许十年,或许百年,或许千年,你...会等么?”王墨右手抬起抓着赵紅夏的手,声音回旋风中。

赵紅夏脚步顿在了原地,她转过身,看着王墨,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也会去找到你。”王墨望着赵紅夏,右手轻拽,把赵紅夏拉到了身旁,与他坐在了一起。

被王墨拉着手的一刹那,赵紅夏的眼中流下了两行泪水,那泪的痕迹从脸庞落下,滴在衣衫上,打湿了一片。

“父亲不愿离开...他要在这里陪着母亲...我自己也不知道该不该走...是在这里陪着父亲,还是在仙界等你...”赵紅夏低着头,她内心原本似存在了两个声音,但此刻,在被王墨拉住手的一刹那,只剩下了一个。

“你...你真的希望我去仙界么...”赵紅夏咬着唇,抬头望着王墨,她的眼神很是迷茫。

王墨沉默片刻,点了点头。

“那...你要快一些找到我...我会一直等你。”赵紅夏眼中的迷茫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坚定。

时间慢慢流逝下去,距离王墨在这仙界的十五天之期,只剩下了十天!之前的数日中,一个个王墨熟悉之人来临,选择了离去,但这些离去之人相比选择留下者,实在是太少太少。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面对转世投胎,面对那未知的外界,这种种的一切,融合在一起就成了一场在他们看来九死一生的危机。

真阳子,选择了转世,而那凉允子,则是在挣扎的思索后,选择了留下。

还有那王墨相熟的一个个人,北如空等等,他们都选择了留在洞府界中,不愿出去。

在这半个月只剩下五天时的黄昏,天地一片昏暗,看不清太远细貌,只能看到群山环绕,在那黄昏时分,有了一种别样的美丽,如同一张金黄色的画卷。

余下的五天,在全部渡过之后,苏牧真等人也相继有了决断,来到了王墨身边,这一次准备离开者,不多,只有不到二十人。

在余下第四天,仙界的天地飘着点点细雨,在那雨中,一身白衣的雪女嘉萱,如那雨中飞舞的柳絮,飘然而来,在王墨抬头睁开双眼看去的一刹那,他看到的,就是那在雨水内,一个撑着雨伞的绝美女子

漆黑的长发,如画一般的渲染,更有那仙子一样的美丽和空灵,似她的到来,使得这天地,安静了,唯有那雨水的哗哗声,带着一股诡异的力量,让人忘记了一切,更使得那绝美身影,好似被遮了一层朦胧的雨雾。

“愿君一路平安...”雨中拿着伞的雪女嘉萱,隔着雨幕,望着王墨,轻声的话语在那雨水的哗哗声中飘旋而起,很柔,不寒。

她终究还是没有选择离开,来到这里,是为了看王墨最后一眼,这一眼之后,或许下一次相见,不知何年何月。

她的心思,王墨猜测不出,他不会强求,也不愿强求。

在余下的第三天,王墨回到了仙都星

墨王城内,王墨异样的神色罕见的表露在脸上,目光紧紧的盯着眼前这个青年男子

这男子长相颇为刚毅,浑身上下即便不言语,也散发着一股气质,虽看起来年龄约么凡间二十多少的青年,但修仙者的年龄却并不根据长相变化。

王墨盯着青年男子足足有半个时辰,随后才慢慢将目光移想贺誉、贺宝二人。

贺宝眼圈微红的注视着王墨,点了点头:“这是梦瑶夫人的独子,名叫念方...”

“如今在破字军中任边将军一职...”

贺宝还想说话,只见王墨挥了挥手,将其打断,目光又看向那名为念方的青年男子。

念方心头一愣,刚刚松下的心,此刻又提了上来,他知道纵然誉王与宝王在三字军中威严直立,但眼前这个看起来极为平凡的男子,才是三字军的灵魂支柱。

实在受不了心中的那份压抑,念方壮胆向前一步,对着王墨拱手道:“破字军边将军念方,见过墨王...”

王墨将其扶起,语气极为缓和:“无须多礼,我与你父亲乃是兄弟,你称我叔父便可...”

念方愣住了,当初自己刚刚来到破字军的时候,贺誉及贺宝所言与今日的王墨一模一样,可是在他的影响中,自己的父亲霸王不是与这如日中天的三兄弟乃是敌对关系吗?

自己进入三字军也是被父亲暗示而来,但随着在三字军中时间愈长,念方自己反而极为喜欢此处,在这里没有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只有战友之间的相濡以沫,兄弟情谊!

渐渐的他那颗本是异样的心,在无形之中已然产生了变化,甚至在国中父亲与誉王一些分歧上,自己也是渐渐的偏移。

“叔...叔父...”

且不管王墨三兄弟与父亲政见如何,仅凭三人与自己的父亲都是人皇国的封王,这一声叔父,自己倒是不亏。

拍了拍念方的肩头,王墨拦下好久未久,想要与自己亲近的贺誉等人,独自一人走出大殿,来到了墨王城一处山峰之上。

山峰不算高耸入云,但站峰顶朝远处望去,风景煞好,在那山峰顶上,王墨悄然落下,慢慢走进那背对着自己的女子。

那女子身着淡紫色的长裙,青丝精致的落于后背,女子似是感到脚步声,慢慢转过头,本是平静的脸上,不自觉的露出笑意,女子并非倾国倾城,却又独特的气质散出,好似静静立于水中央的白莲一般,出淤泥而不染。

王墨轻轻的走到端沁身旁,轻轻的拉住端沁如玉枝一般的手,难得露出真正的笑意:“如若想留在仙都,我们就在仙都成亲,如果想去仙界,那我们就在仙界成亲。”

话音刚落,端沁身躯微微一颤,眼眶微红,似有玉滴落下,小嘴一张一合,良久才笑声道:“听你的!”

一夜,王墨与端沁谈了很多,谈了他们的婚事,谈了他们的婚衣,谈了他们以后的婚房,王墨还谈到了新婚之夜,自己免不了会被贺誉他们灌酒,甚至还谈到了以后二人的孩子,惹得端沁面容娇羞,将头紧紧的贴近王墨的胸膛,感受他那颗赤城的真心。

直到天边渐渐露出肚白,王墨才依依不舍的将端沁送回住处,端沁温柔的看着慢慢离去的王墨,心中满是二人以后的美好...

太阳刚升起的时候,一道皇令打破了墨王城的宁静与庄严,甚至整个皇城也变得森严起来。

王殿内,贺誉阴沉着脸,一语不发,贺宝一脸杀气的看着眼前传旨的霸王,陆飞鸿、李鸿儒等人隐隐有将霸王包围之势,直到王墨信步而来,贺宝等人似是找到主心骨一般。

霸王倒是对贺宝等人的威胁毫不在意,只是面带笑意的看着王墨:“墨王,可得管管你的部下,本王只是传达人皇的喜讯,这...”

王墨看都没看霸王一眼,径直的走向王位座下,才淡淡开口:“是弟兄...不是部下...”

感觉到王墨的无视,霸王面色微变,冷哼一声:“那是你的家事,跟本王无关,本王来只是告诉你们,明日人皇爱女,花语格与麟皇大婚,设宴邀请人皇国仙都星域诸位仙友,特此传递喜讯,恭候你墨王城的大驾...”

话音刚落,贺宝一声怒喝:“放你娘的屁,花语格乃是我三哥未来妻子,是我宝王未来的嫂嫂,什么狗屁麟皇...本王怎么从来没听过仙都啥时候出了个麟皇!”

听到贺宝出言侮辱,霸王面色一冷:“好个没教养的小东西...”

只是话还未说完,霸王心神猛然一颤,胸口如同翻江倒海一般,身子更是不受控制的后退数步,艰难的抬起头,感受到王墨冰冷的眼神,霸王心中莫名的感觉恐惧,仅仅一个眼神便有如此威力,一时间霸王的额上已然流出冷汗。

缓了好一会儿,霸王冷笑一声:“皇令已经传到,本王告辞...”

他不想多留,但贺宝又岂能让他走,周身仙力迸射,一道寒光涌击,但在下一秒王墨挥手挡开:“小宝,让他离去...”

贺宝纵然心中有气,但王墨发话,他不敢不听,狠狠对着霸王冷哼一声,与李鸿儒等人将路让开。

霸王其实心中也怕,贺誉对花语格的情愫,他也知晓,此次前来,他甚至有将霸王军带来的打算,但人皇告知他“无碍”。霸王对人皇的信任,就好比贺誉贺宝对王墨一般。

但仅仅一个眼神,霸王却是对王墨产生了深深的忌惮。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