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突然将遥控器开到最大 筷子 皮筋惩罚

  • A+
所属分类:生蚝怎么吃

冬天到了,农村里办喜事的人家,也多了起来。

兰花花回村的第二天早晨,天还没有亮,一阵嘀嗒嘀嗒的唢呐声就传了过来。

马大庆翻了个身,昨天她在窑上忙活到半夜,太累了。

“是谁家在办喜事啊?”迷迷糊糊中,马大庆问了这样一句话。

“村里没有听说过娶媳妇的呀?要有娶媳妇的,咱可不能忘了去随礼。”马大庆说。

兰花花虽说嫁到了市里,但却生活在旮旯村,这就好像颠倒了个儿,马大庆好像成了上门女婿。

村里每家办事儿,无论红白事,马大庆都要参加,这为他赢得了极好的口碑。

兰花花猛地想到,山猫老汉要嫁女儿了。

今天确实是喜儿出嫁的日子,猴子村的猴爬杆来迎娶喜儿了。

这也不知是多少年,传下来的风俗,这结婚啊,越早越好。

猴爬杆家是生意人,因此,鸡叫第三遍的时候,他们就从猴子村出动了,为的就是起个早,图个吉利。

猴爬杆家大业大,用他父亲老猴子的话说,

“排场就是脸面,这人啊,有粉就要抹在脸上,抹到屁股上,又有谁知道呢?”

因此,猴爬杆迎亲,特别隆重排场。

前面是两架125摩托车开道,他家砖窑上有两辆三轮蹦子拉砖,嫌车少,又去了三岔镇上,租了四辆,一共有六辆三驴蹦子,去迎亲的人员就有十几个。

鸡叫第三遍的时候,在一阵鞭炮声中,迎亲的队伍就出发了。

只见三辆三轮蹦子,一字儿排开,突突地向前行驶着,坐在第一辆三轮蹦子上的唢呐队,是特意从三岔镇上请来的。

这唢呐队,听着他的名字就很牛叉,叫“吹破天”唢呐队。

是骡子是马,牵出来溜溜,这唢呐队果然名不虚传,三轮蹦子一路疾驰着,那唢呐声也飘了一路。

这唢呐队的主角是个黑胖子,吹起唢呐来,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像个小汽球,真让人担心,那腮帮子有胀破的风险。

不过这黑胖子吹唢呐,也确实有一套,一开始,那唢呐声尖尖的,细细的,就像一条细铁丝儿,只戳人的耳膜。

猛然之间,腔调一转,又转向了高亢,明亮,吹的正是《百鸟朝凤》。

只是农村人图热闹,在这悦耳的唢呐声中,又忽然响起了锣鼓声,敲木鱼声,还有“咣咣”的钹声。

反正就是一锅大杂烩,农村人是不讲究这个的,也不考究它的来历,响声儿越大越好,只要热闹就行。

这三驴蹦子,突突地向前跑着,那唢呐声,锣鼓声也叽哩咣当的响着。

一路上,有好几对迎亲队伍,有毛驴车的,也有抬花轿的,都被三轮蹦子超了过去。

当然,也有用三轮蹦子的迎亲队,并且只有一辆,孤孤单单的,看着就让人可怜。

这令新郎猴爬杆一阵心情大好,他一高兴,就吼,

“妹妹,等等我,

哥哥有话对你说。

红艳艳的那个山茶花,

哥哥给你摘一朵。

………。”

只可惜,他很快就不唱了,因为走到半路的时候,起了大雾,再大声的唱歌,就感觉呛得难受。

他连忙闭上了嘴。

三驴蹦子慢了下来,打开了车灯,没有灯的三驴蹦子,也准备好了手电筒,幸好修好了盘山公路,这路啊,顺着道儿跑就行。

只可惜,来到旮旯村头的大槐树下时,车队停了下来,猴爬杆一清点车辆,怎么少了一辆三驴蹦子。

大伙议论纷纷,很有可能是在中途拐弯的时候,由于雾大,最后一辆三驴蹦子,没有看清,跟着另一队迎亲人马走了。

你说,这三轮蹦子的司机有多瞎眼?那只队伍只有一辆三驴蹦子,竟然跟着人家去了。

猴爬杆暗叫一声倒

学长突然将遥控器开到最大 筷子 皮筋惩罚

霉,可又去哪儿找呢?只有在大槐树下等着,这辆三驴蹦子迷途知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迎亲的队伍等的心儿都焦了,一个个伸长脖子朝公路上瞅。

猴爬杆更是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连声说着,

“这咋弄嘞?这咋弄嘞?”

这时,一丝风儿吹过来,雾也渐渐地散了,东边的天空上,出现了一丝鱼肚白。

天快要亮了,那辆走失的三轮蹦子还没有回来。

吹唢呐的那个黑汉子说,“咱不等他了,要不然误了时辰,你家老爷子不怪罪哈?”

再说,山猫老汉一大家子人,早已起床了,收拾的妥妥当当的了,就连喜儿,也穿上了一身红色的嫁衣,头上蒙了一块红布,单等着猴爬杆来揭她的盖头。

眼看着天,快要亮了,迎亲的队伍还没有来,山猫老汉着了急,自己就跑到村外张望。

山猫老汉见到了大槐树下的迎亲队,大吃一惊,连忙问猴爬杆,

“咋地了?怎么停在这儿不走了?”

猴爬杆儿连忙讲了事情的原委,山猫老汉大手一挥,

“这有什么?等不来,不等了,赶紧进村吧。”

“可,可只有五辆三轮蹦子啊,五,可是个单数字,这可不吉利。”

没想到年纪轻轻的猴爬杆,竟然这么迷信,说出了这样的话。

山猫老汉一挥手,“没事,嫌五不吉利,你在这儿留一辆,进去四辆就行了。”

既然准岳父发了话,猴爬杆就一切照办。

于是,唢呐声,锣鼓声又响了起来,四辆三驴蹦子,屁股后面窜出浓重呛人的黑烟,越过大槐树,朝村子里驶去。

这时,天已经亮了。

小村里,那些勤快的主妇们,己经起了床,家家户户的烟囱里,升起了炊烟,丝丝缕缕的烟气儿,被晨风一吹,就缠绕成了一团。

这一大团烟气儿,又缠缠绵绵,袅袅娜娜的升上了空中,最终,隐在了蓝天白云之中。

村里的汉子们也起了床,院门打开了,鸡栅栏,猪圈羊圈的门也打开了。

一时间,沉寂了一夜的小村又热闹了起来。

鸡们出了院,在路边的枯草棵棵里挠起了食,而鸭们,则摇晃着屁股,奔向了水塘。

最妖娆的是大肥猪们,扭着肥大的屁股,一步三摇,一摇三晃地在村路上旁若无人地走着。

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里,四辆三驴蹦子直向山猫老汉的家里驶去。

喜欢山里有女初长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