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睡不着想看点刺激的东西 厨房往下边塞冰棒

  • A+
所属分类:生蚝怎么吃

太猛,太狂暴了!

天网所表现出来的恐怖,哪怕是林彬,都不由咽了两口唾沫:“这肉身强度,简直了。”

“岂止是肉身强度?”

苟坚强哆嗦着,仅剩的一只耳疯狂打起了摆子:“我特么狗都傻了,而且最夸张的是,她的衣服为什么都没有半点损伤?”

大妖精:“···你这狗东西就盼着人家衣服出问题?”

苟坚强:“瞎说!我是那种人吗?”

林彬:“对,你是这种狗!”

苟坚强顿时跳脚:“我告你毁谤啊!”

林彬却没搭理他,给出了自己的猜测:“应该是法器、灵器之后累的吧?不,应该说仙器?”

衣服??

旱魃的衣服,看似普通丝绸衣物,但都过去多少年了,还丝毫无损,能是普通货色?

何况旱魃巅峰时期是什么存在?

能穿普通衣服?

至少也得是个仙器层次吧?

仙器,无损不是很正常吗?

不过···

这厮仍然是被吓了一跳:“但是说到底,还是旱魃的肉身太过恐怖了,怕不是历经万劫都不会有任何损伤。”

“那她怎么死的?”孙婉提出了一个灵魂拷问。

林彬:“···可能是意识被打散了?”

“毕竟它尸体还是完好无损的。”

这谁知道呢?

谈话之余,被天网轻松打爆的战争堡垒,已经超过二十座!!!

每次就是光芒一闪,一座战争堡垒便直接化作烟花,虽然它们在抵抗,各种攻击没断过,被打爆的行星都已经有好几十个···

但!!!

没有任何卵用。

这一幕,倒是让林彬想到了自己在地球时代看的《‘妇联4’》,那其中的惊奇队长,干灭霸母舰的时候,就是直接‘撞’。

但她却是撞了两个来回,都没能让整个母舰变成烟花。

而那,还只是母舰!!!

在这各族之中,只能算是常规空天母舰,跟虚空战争堡垒全然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可天网却依旧是轻松写意,一撞就是一座,那无与伦比的动能···难以想象。

而与此同时,还剩下的那些个族群和战争爆裂彻底怕了。

“这,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不是人,她绝对不是人类!”

“也不是天网,天网有这么厉害?!”

“我他妈想骂人,她这么厉害,干嘛说自己是天网?”

“快特么跑把,再留下来,都得死!”

“跑,什么都不要了,赶紧跑!”

“有特么这种东西在,比任何灭世武器都要吓人,人族到底是从哪里请出来这样一尊大神?!”

“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修仙者吗?那位人族修仙者老祖所拥有的战力?!”

“不,这不是修仙者的力量,但应该已经达到类似的层次了!”

“难怪当初人族的修仙者可以杀穿联盟数十个生命星球,如果他拥有这种力量···整个联盟有几个族群或势力能挡得住?”

“逃!!!”

震惊、难以置信。

随后,便是无与伦比的惊恐。

太恐怖了!

不顾一切,逃!

甚至连自家的空天母舰和飞船、战舰都不要了,赶紧逃命要紧,能保住战争堡垒,比什么都强···

从价值而言,一座战争堡垒,比一千艘、一万艘母舰都更有价值和战略意义,孰轻孰重、该怎么‘保’,自然不必多言。

然而,就算它们在这一刻开始四散逃窜,也依旧是慢了几分,被天网又是几个来回,再度打爆十余座!

这还没完。

甚至,当剩下所有还完好的战争堡垒都已经开始空间跳跃,都看不到它们的存在,只能瞧见一个个正在迅速愈合的空间裂缝之时!

天网竟然都强势冲进了一道即将合拢的空间裂缝之中!

林彬等人面色微变。

还以为天网会因为空间愈合,而被切割成两半,或是迷失在空间乱流之中时,却见她竟然撑住了!

愈合的空间裂缝竟然也无法伤她分毫。

甚至!!!

她还强行抓住了已经进行空间跳跃,将要逃跑的空间堡垒,甚至,将其从空间裂缝中强势拖了回来!

这就好比一只蚂蚁···不,一个肉眼不可见的渺小单细胞生物,抓住一条鲸鱼。

最离谱的是,这单细胞生物,竟然还将这鲸鱼从深海中拖出来了!

就特么离谱到家了!

下一幕,更为狂暴。

包括林彬等人,以及虚空巨兽、联军和众多骑墙派在内,尽皆看到了无比惊人的一幕。

只见那战争堡垒已然火力全开,同时,将‘油门’都特么快踩到油箱里了,却依旧无法前进哪怕分毫。

就因为被天网一对‘纤纤玉手’抓住!

接着,天网的肉,更是如插豆腐一样,直接插入战争坟场那厚重、坚实的外装甲之内,就更扒电梯门一样,朝两边扒拉···

“这?”

所有看见这一幕的生物都傻了。

“她要干嘛?”

“这个动作···”

“你别告诉我她要用手将外装甲给撕开???”

“这特么,战争堡垒的外装甲虽然每一座都有所不同,但共同点却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堪称坚不可摧。”

“用手撕开???”

“不可能吧?”

“我也绝对不可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的身体强度达到了这种程度,而且还能以超光速飞行,但是撞爆战争堡垒和手撕外装甲是不一样的!以超光速飞行的话,哪怕是一根针都有无比恐怖的破坏力,可是现在她可没有速度加持,就是单纯的手撕···啊?!”

“等等!”

“卧槽!!!”

话还没说完,惊呼声便已经连成片。

甚至就连虚空巨兽那边,都有不止一头在疯狂倒吸凉气,直接导致有几颗附近的荒芜星球遭了殃,被它们吸入口中,就跟吃糖豆儿似的,嘎嘣嘎嘣直接嚼碎吃了!!!

因为!

大家都认为不可能发生的情况,就这样发生在所有生物眼前。

天网双手轻轻一扒,甚至没见她怎么用力,便听喀嚓一声,接着是撕拉一声脆响,震动宇宙。

“撕···撕开了?!!!”

“卧槽,这是真手撕啊!”

“我的妈呀,我以为她疯了,要手撕外装甲闯入,这就已经够吓人的了,结果···是我太菜了,连幻想都如此小心翼翼!”

“我尼玛,我看到了什么啊?!”

“这,我是在做梦吗?”

懵了!

全都懵了!

头皮发麻,全身鸡皮疙瘩暴起!

天网,一个看似千娇百媚的柔弱女子,此刻,却是轻飘飘的一扒、一撕,便直接将近乎一个普通星球大小的战争堡垒,给生撕了!

直接撕成两半!

这尼玛谁不懵啊?

然而,更懵的还在后面。

因为他们看见,自称天网的那个女人,竟然直接冲入了其中一半战争堡垒之内,而后,开始疯狂的···

啃脖子?!

“是美杜莎一族的战争堡垒!”

“还有好多美杜莎族人活着!”

“废话,只是被撕开了,又没发生大爆炸,没有触动动力核心,当然还有不少美杜莎族人活着。”

“卧槽,她们的目光无效???”

“怎么这个叫天网的女人连停顿都不停顿一下的?”

“上百个美杜莎族人一起瞪她都没用?所以美杜莎一族这么弱吗?”

“弱个鬼,你去试试???”

“她为什么要啃脖子?”

“不对,她在吸血!”

“吸血???”

“什么情况?”

骑墙派看傻了。

那些为了热度冒着前来直播的网红主播们,更是看到瑟瑟发抖,几乎被吓尿,甚至大量看直播的观众,此刻哪怕在联盟各地待着,也是感觉浑身发寒、突然有了尿意。

好他妈恐怖!

“死了,全死了!”

“上万个美杜莎族人,全都被她啃脖子吸了血,一个都没剩下。”

“我的妈呀,她,她在干嘛?”

“吸完了,在舔嘴角的血呢。”

“···”

“她???”

“好像在嘀咕什么话?”

“根据唇语分析,再用翻译器翻译过来,意思是···”

“这血真难喝?”

“这!!!”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生物,全都无语了,原地发懵,脑瓜子嗡嗡作响,思来想去,只剩下两个字:卧槽!

美杜莎一族可是联盟排名前百的种族啊!科技、个体战力都是如此!

在你面前,就跟蝼蚁一样,就眨眨眼的功夫,你给人家上万个族人的血全都吸了,整成了干尸、一滴不剩。

反过头来还吐槽人家的血真难喝?

难喝你倒是别喝啊!

或者你给人留点啊!

就特么离谱!

而这一刻、这一幕,也是让所有看到这一幕的生物,认识到了‘人类’的恐怖,或者说,感受到了被人族支配的恐惧!

同时,也刷新了他们对顶尖个体战力的认知。

太特么强了!

离了个大谱!

“这,这就是个体战力排行倒数的人族?你他妈告诉我这个叫倒数?”

“你叫人家虚空巨兽怎么想?”

众虚空巨兽:“···”

我尼玛!

虚空巨兽们没来由的一慌,擦,我们现在是排名第一的族群啊!

这???这合理吗?谁他妈弄的这个排名????

“那什么。”衡虚突然开口:“现在大渣星危机已解,我突然想起来我衡虚界还有些事要处理,就先走了。”

“如果还有需要帮助的地方,林彬先生通知一声就是。”

“告辞。”

衡虚那庞大的身躯当即调转方向,直接‘事遁’。

其他虚空巨兽见状,也是立马有样学样。

“啊,那什么,我老婆要生孩子了···”

“我也是!”

“你他妈是母的!!!我才是好吧?告辞!”

“我···额,我想撒尿,憋了几百年了,这泡尿有点多,我远点去撒先···”

“我,我孩子不听话,我回家打孩子去···”

虚空巨兽身躯庞大,一个个声音震天响,原本一开口就给人一种浩荡、大气之感,但现在,却怎么听怎么滑稽。

不多时,虚空巨兽一族便作鸟兽散,一只都不剩了。

这特么谁敢留下来啊?

谁知道那个自称天网的女人会不会杀疯了,把目光转移到我们身上?

虚空巨兽对自己的实力自然很自信,但那是在以前,此刻,见识到了天网的战斗力之后,它们却是真的怕了。

尼玛,她都没动用什么‘特殊能量’,仅仅只是肉体的战斗力而已啊!

这谁不慌?

你见了你也慌!

何况她还吸血!!!吸血啊!

万一被她吸了,完事儿还来一句真难吃,丢人不???

虚空巨兽跑了。

其他被大渣星邀请过来的联军哪里还敢多待?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也不知道这个自称天网的女人到底是谁,但它们知道一件事。

那就是,惹不起!!!

特么的绝对惹不起!

尤其是这一次,逼迫方的诸多族群、势力,损失巨大,不但死了一片高手,还直接没了好几十座战争堡垒。

涉及好几十个族群或势力!

这特么是有可能直接爆发‘世界大战’的!

不趁现在有机会溜赶紧跑路,还等什么呢?!

骑墙派更是如此。

一个个赶紧找借口开溜,生怕自己跑慢了一步被那个自称天网的女人盯上,甚至好多连理由都没有,先跑了再说!

跑远了,再发消息说明,露个脸嘛!

小命要紧啊!

甚至!!!

就连流浪者、永恒族这种在战争坟场混了好些年,且多年称王称霸的势力,都跑了。

不仅仅是从大渣星附近的星域离开,更是直接决定搬家,撤出战争坟场。

都怕!

不仅仅是怕天网杀疯了,还怕世界大战真的爆发。

万一真爆发了,战争坟场绝对会被‘核平’,现在不跑,很可能就跑不了了,不但要跑,还得赶紧跑。

蓝达倒是没有太害怕,还想上前跟林彬打个招呼来着。

但却被达里尔等人死死抱住:“快,开船,先跑!”

“可是···”蓝达懵逼:“我还没有打招呼呢。”

“哎哟我的大老板唉,先跑了再说!”

“这种时刻还打什么招呼啊?”

“不要命拉?!”

“快,我捂住老板的嘴,快加速、空间跳跃!”

“···”

······

到最后,竟是只剩下一些为了钱不要命的主播,还敢远远观望。

但他们的飞船却也已经启动,‘油门’直接拉满,空间跳跃时刻开启,一旦出现问题,就会立刻逃命···

······

“这···”

“变化这么快的吗?”

苟坚强啧啧称奇:“刚才怕是至少上千万各族生物在附近观望,战争堡垒、母舰、战舰、飞船堪称遮天蔽日,密密麻麻。”

“结果现在···”

“怕是满打满算还不到一百个生物了?”

“准确的来说。”

天网过来了,目光从远处收回,道:“是二十三个,除去我们之外,都是些搞直播的。”

“神识?”林彬心念一动。

还以为天网是靠神识,才知道的这么清楚。

至于吸血···

他倒是挺淡定的,或者说,大妖精他们也都挺淡定。

不就是吸血吗?

僵尸吸血不是挺正常的?

又不是吸‘我’的血,怕啥?

就是这个量,略微大了点,一次性吸了过万美杜莎族人,而且还是全部吸干,一滴不剩,就有点离谱···

“不是神识,事实上,我没有那种东西。”天网抬起双手,看着,有些茫然道:“按理说,应该有的吧?”

“但我并没有。”

“···”

“也对。”林彬突然反应过来:“如果你有,不,或者说,如果旱魃还有神识在,她也就不会‘死’了。”

“更不会是一具尸体。”

“而你的意识是通过程序转化而来,自然也不会有神识这种东西存在。”

“那你是靠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只是看?”

林彬反问的同时,也在思考。

旱魃死了!

只留下‘躯壳’。

但之前却是出于‘复苏中’的状态,可是她神识都没了,如何复苏?转念一想,却又觉得挺正常。

就这种恐怖的‘肉身’,哪怕其神魂被磨灭了,若干年后,又诞生出新的‘灵智’,不也是挺正常的嘛?

“不,不是看。”

“是我刚才通过美杜莎一族的战争堡垒,重铸了天网。”

天网摇摇头:“或者说,我现在,仍然是‘天网’,可以控制曾经能控制的一切。”

“现在的我,除了本体之外,依旧···”

“无处不在。”

“这???”这下,就是林彬几人也是大为吃惊:“都已经变成‘意识’而非程序了,还能用天网???”

“很奇怪吗?”

天网却很淡定,带着疑惑道:“天网就是我,我就是天网,核心程序和一切全都在我的脑子里。”

“为什么不能重铸天网?”

“···”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就是这速度···也太快了点吧?

“所以?”

林彬看着天网,他确定,天网要搞事儿,绝对不会就这么结束,当然,不是针对自己和大渣星的,所以,完全不慌。

现在要做的,就是看戏。

“所以呢,我收个尾。”

“做事情嘛,总要讲个有始有终,万事都是有流程的,这事儿还是你教我的。”她咧嘴,但‘虎牙’一点都不可爱。

反倒是很可怕。

孙婉弱弱的缩了缩脖子。

“其实我不用啃脖子的。”

天网突然看向她:“刚才我才发现,原来我想的话,只要深吸一口气,就能把实力不如我的绝大部分生物的血,直接吸出来。”

“嘎?”

“···”

孙婉小脸顿时煞白。

咚!

林彬却是突然抬手,在天网头上捶了一下:“别吓唬人!”

“喔···”

天网竟然吐了吐舌头,刚才的恐怖气氛瞬间消失,似乎又变成了之前那个邻家中二少女一般的天网。

孙婉:“···”

大妖精:“···”

苟坚强眼珠子一突。

这特么也可以?!

什么情况?

天网就这么听话吗?

事实上,天网自己也懵啊!尤其是在答应之后,她脑瓜子里满是问号!什么鬼?我不要面子的吗?

我是天网啊!

刚刚才吓退千万生物,吸了一万多美杜莎族人鲜血的天网啊!

你就不怕的嘛?还捶我头?!

关键我还下意识觉得就该听话???

什么鬼!

她嘴角一阵抽搐,但仔细想想,却又不觉得抗拒,可是,她又扪心自问,若是换了其他人这么对自己的话,会如何?

“···”

吸干他!

这就是答案。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是另外一种吸干的话,就算是这家伙,也可以的吧?

至于具体是哪一种吸干···

咳。

林彬迎着她突然有些不怀好意的目光,也是有些心虚,连转移话题:“对了,那些美杜莎族人,不会变成僵尸爬起来吧?”

“不会,都吸干了。”

天网轻轻擦拭着嘴角:“虽然味道不算好,但终归是血,对我来说还是有点用的。”

“所以我都吸干了,一滴都不剩。”

“所以不可能变成僵尸。”

“除非有谁在短时间内给它们的尸体输血。”

“对了,为防意外。”

说到这里,她突然抬手,对准很远距离之外的美杜莎一族战争堡垒残骸轻轻一握。

嘎嘣!!!

整个美杜莎一族的战争堡垒顿时被莫名巨力挤压,缩小了百倍不止,整个儿都变成了一个大铁陀!

铁坨之外,还有着明显的指印和掌纹。

大妖精不由惊叹:“远距离、能量攻击也这么厉害?”

“我也是刚发现的。”对于大妖精,天网还是很尊敬的,连道:“刚才吸了血之后,发现这些血都转化成了我的‘能量’,不然我也没法用远距离攻击。”

“所以,之前旱魃死的时候,堪称油尽灯枯、只是尸体完好无损的保留下来了么?”林彬若有所思。

对此,大家倒是不难理解。

“好了,接下来,我给他们带个话。”

天网的脸色逐渐阴冷。

刺骨寒意迅速蔓延。

随即,她面相那些不怕死主播的直播镜头,冷声开口,声音穿透虚空,震动诸多大星。

“联盟高层的那些家伙,这一战,你们都看到了吧?”

“很‘开心’的跟你们自我介绍一下,我,天网,还活着。”

“你们,想好怎么给我一个交代。”

“否则,一段时间之后,我会一一打上门去,自己讨要。”

“当然你们也可以尝试再次针对我,前提是,你们办得到的话。”

“最后,还是那句话,大渣星,我天网罩了,不服的话,来打我。”

“滚。”

最后一个字,却是针对那些个主播。

“靠!”

“快跑!”

“她要发飙了。”

“吓死个人。”

“不亏,不亏啊,哈哈哈,她没杀疯,没对我们下杀手,而且还拍到了这种画面,我尼玛发达了!”

他们尽皆兴奋的很,这可是重量级场景啊!

从现在直播间内的观众数量都能看的出来,绝对爆炸~

爽翻!

但此刻,他们也不敢再多待哪怕一秒,二话不说,掉头就跑,好在他们早就准备好进行空间跳跃,所以速度极快。

片刻后,这片星空彻底安静下来。

林彬等人,也踏上归途,回归大渣星。

天网仍然很是兴奋,嗯···别说,林彬等人也很兴奋。

这特么当然得兴奋了!

天网兴奋的是自己终于拥有了肉身、成为了真正的生命,前提是僵尸也算生命的话。

同时,她还兴奋的发现了自己还有诸多其他特殊能力,譬如指甲想长长就长长,一个念头就能办到。

而且还能吸收灵气-如果不是林彬制止的话,她能瞬间把大渣星这点灵气给嚯嚯的干干净净。

林彬等人兴奋的,则是有了这么一尊强力的帮手。

讲道理,林彬这一路走来并不轻松,尤其是到战争坟场之后,狗系统并不怎么给力,他的战斗力一直不是顶尖。

完全达不到那种‘无敌流’金手指的效果。

哪怕是现在,也最多个体战力超强,要想无视诸多科技,真正达到‘你有科技,我有神功’的地步,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所以,很多事情得动脑!

没办法,做不到以力破法直接横趟的情况下,当然得动脑,不然不就凉了吗?

且由于敌人越来越强,自己等人又没有足够的时间来积累、修炼,导致每次遇到问题,似乎也只有林彬能顶一顶。

这就导致其实大家都很艰难。

林彬要顶下一切。

大妖精、甘芷他们呢?

却也不轻松。

大家都是自己人,谁不在乎谁啊?谁又想真的啥也不干在后面偷懒,看着别人打生打死冒风险?

不可能的!

看着林彬在前面拼,她们也担心、也想尽一份力。

但实力不足啊!

可现在,天网跟旱魃的结合,直接造就了一个全新的天网,这就是一条大腿,而且还是一条听林彬话的大腿~

甚至可以无视联盟最强的因果律武器。

她们自然开心。

林彬也兴奋啊~

能特么吃软饭,额不是,能轻轻松松看个戏就解决所有问题的情况下,谁愿意自己冲上去打生打死啊?

谁愿意?!

反正这厮不愿意。

“对了。”

林彬乐呵呵之余,道:“之后还有点事儿让你帮忙。”

又补充道:“不过你放心,不会让你白干,我肯定会反过来给你一些好处或者是帮助。”

“这有什么的?”天网却是当即反驳道:“你给我的好处已经够多了,而且我之后本来就还要跟你多学学如何做人的。”

“何况,如果不是你给我罗摩遗体,我不会对人体了解的如此之快,这次将程序转化为意识也不会成功。”

“如果不是你给我旱魃尸体,我也不会拥有现在的实力。仔细算算的话,我已经欠你很多了。”她掰着手指头,一脸正经。

“所以,如果是你的话,可以给你白干。”

林彬心头一跳,好家伙!!!

“啊?可以吗?”

“当然。”天网没觉得有任何问题。

苟坚强嘴角直抽抽,眼皮跳的跟特么踢踏舞似的。

大妖精口歪眼斜。

孙婉无语凝噎。

一脸兴奋的甘芷正好从实验室出来,又正好听到这番话,不由红唇大张,一时间表情都呆滞了。

随即,才重新恢复兴奋之色,道:“成功了!”

“果然,旱魃的唾液中的病毒,才是最完美的僵尸病毒,专家们预测,或许十阶都并非极限!”

“好消息!”

“这可真是好消息!”

大家都很兴奋。

万族通用强化液的燃眉之急,解决了。

而且在最新设备的加持之下,接下来一段时间,研究成果还会如同雨后春笋一般不断冒出来。

这是天大的好消息。

短暂闲聊之后,林彬又将弟子们叫出来,给天网一一介绍,之后又将他们赶回去了。

继续修炼去!

人均绝世天才、十倍经验的情况下,当然要赶紧好好修炼。

这可是难得的和平期。

“希望这次和平来的久一些吧。”

林彬心中,如是安慰自己。

倒不是大妖精和众徒弟们帮不上忙,而是时间太短了!自己这个开挂的头头现在都才勉强跟上‘进度’而已,只是有十倍经验光环的徒弟们,又怎么可能跟得上?

得给他们时间!

时间足够的话,林彬相信,自己之后绝对不会只是孤身一人面对一切。

兴奋劲儿过去之后,天网也有事做。

她给自己定下了诸多目标,或者说任务,要一一完成。

比如第一件,吃美食···

好在,这倒不用林彬陪着,只要她不胡来,林彬也不想去限制她什么。

只是,在大家都散去了,天网也先去完成自己定下的小目标之后,甘芷迈着大长腿,走到林彬身边,凑到这厮耳边、红唇微撇,温润清香的气息让林彬一个哆嗦,有些不太自然。

“这下舒服了吧?又让你骗到手一个。”

“···”

“你误会了!”林彬义正言辞。

“呵。”

“你的大洋马还在等你呢。”

甘芷指了指远处正在张望的克丽丝,表示自己根本不信,随即又迈着大长腿远去。

林彬抹着冷汗:“额···,那什么,你一直都是这么直接的嘛?”

“那霸总应该怎么说?”

甘芷停下脚步,回过头来,侧颜在逐渐倾斜的阳光下更添几分霸气:“难道还要跟小姑娘一样扭扭捏捏?”

林彬一乐。

嘿?

不扭扭捏捏?

这厮抱着膀子,乐呵呵道:“难道你不扭扭捏捏吗?有本事你直接上啊!”

甘芷浑身一僵,瞬间破功。

而后,近乎落荒而逃:“实验室还有事,我先走了。”

“所以,emmmm···”林彬摸着下巴,似懂非懂:“她果然,咳咳咳,要说起来···”

“谁又没意思呢?”

“我又不是圣人。”

“不对,这特么就是圣人也得动心思啊,除非是海公公和厂花那一款的。”

“···”

······

天网那霸道的发言,通过直播,传遍了联盟各地。

让无数网友、百姓为之震惊,同时感到心惊胆颤。

“天网···死而复生?”

“不对,看她的意思,她好像是本体变成‘人’了?可是为什么是人族,是最弱的人族?”

“兄弟,你是哪一族的?这是哪年的老黄历了?人族还最弱?我靠,不说人族的修仙者,就那林彬,他弱吗???连续干了三十多个各族高手和外援啊!”

“还有天网,你就说她弱吗?那身体、我的妈呀,把所有虚空巨兽都给吓尿了,吓到语无伦次,疯狂逃窜,你跟我说弱?”

“人天网不比你聪明?分析的数据不比你多?怎么着,你比天网更牛逼呗?”

“看着吧,估计很快各族个体战力排行榜就要更新了,人族绝对会坐火箭一样的网上窜。”

“我看最少前百!”

“前百?小了,格局小了!得前十!”

“我看是前三,也就是人族目前强的貌似就只有几个,不太具备参考意义,否则怕是直接第一了!”

“不是,重点是这个吗?重点是,天网好狂,这是笃定自己的个体战斗力无敌,甚至可以无视任何武器了嘛?竟然敢威胁联盟官方?”

“这有找死的嫌疑啊!”

“的确有找死的嫌疑,但是仔细分析的话又会发现,还真没有。她能在一两百座战争堡垒的疯狂围攻、且发射诸多灭世武器的情况该毫发无损,还有什么武器能伤到她?”

“被说这个话题了,太恐怖,我特么越想越恐怖···”

天网的战斗力太恐怖了。

尤其是因为直播的存在,再加上超级慢放之后,可以勉强看清天网的动作。如果还加上天网硬抗所有攻击而毫发无伤的话···

所有人脑子里都只剩下一个念头。

这特么是‘生物’的躯体所能达到的程度???

不,什么样的玩意儿也经不起这么嚯嚯啊!

莫说是血肉之躯了,你就是最高强度的合金也不行啊!

这一刻,不只是普通网友和各族的老百姓惊讶、惊恐,就是联盟高层,在得知这一切之后,也是一阵哆嗦。

尤其是负责围剿天网的几个族群,更是瞬间出现了一些慌乱。

最终,还是三维观察者出面,才让这骚乱平息。

“该死的,她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我们已经动用了因果律武器,还有启,当初,天网的核心程序可都是启编写的,按理说,她就算超脱了十大程序,核心代码和架构也不可能改才对,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难道不应该奇怪,她为什么会从程序,变成一个人类么?”

“不,关注点难道不是为什么人族的肉身可以强到这种程度吗?人族先祖,就是那个仙,肉身都远不如她啊?!”

“人族···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族群啊,天生弱小、科技落后,但这一次,却是来势汹汹,来者不善啊!”

在激烈的交流中,一位观察者幽幽道:“严格来说,这一次,你们,不,那些针对人族与大渣星的,才是‘来者’。”

会议室中的诸多联盟高层一愣:“···”

“交代?一个天网还不配!”又一位观察者发言:“她此举,不过是宣告自己的地位而已。”

“但我们却不能承认。”

“拖着?不行。”第三位观察者同样强势:“全面动用因果律武器,如果她是程序,因果律武器还不太好设定,但是她既然已经成为了人,因果律武器自然可以一击奏效。”

“无论任何事,都不能影响我们晋升四维!”

“天网是如此,人族,同样是如此。”

“不惜一切代价。”

三维观察者很快为此事定下基调。

而那些原本有些担惊受怕的大佬和他们的族群,也稍微放下心来。

不就是天网吗?!

威胁我们?

现在的天网是挺猛,但只要我们先下手为强,再以因果律武器强势出手,已经变成人的你,难道还不死?!

······

散会之后,他们立刻开始操作。

而且是这几个顶尖科技族群各自都在动用自己的因果律武器,为的就是一击建功,不允许出现任何意外。

然鹅!!!

当它们煞有其事的打开因果律武器,准备锁定目标,直接攻击、覆灭与天网有关的一切因果时···

这些因果律武器,却都只有一个反馈。

“目标锁定失败!”

“什么鬼?”

“怎么会失败?”

“名字、长相、坐标、甚至连来历我们都清清楚楚,怎么可能会锁定失败?”

“难道是我们的因果律武器坏掉了?”

“我特么怎么知道?按理说不会啊,我们的因果律武器可不仅仅只是因果律武器,还无比智能,就算只是一丁点的小问题都会自检并提醒我们。”

“可现在这???”

“你问我我问谁去?”

这特娘的什么情况呢?

咋就目标锁定失败了呢?

能操作因果律武器的人,都是对因果律武器有一定了解的,也知道因果其实是属于‘玄学’,只不过用科学手段将其解析出来了。

玄学就很简单了,锁定目标,通过任何与之有因果的‘线索’都行,一般来说,名字加上一些补充信息足以。

可现在???

喜欢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