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 够了够了太多了已经满了小说

  • A+
所属分类:生蚝怎么吃

此时凌天他们已经很确信宇宙之主是有求于凌天的了,这种情况下就算凌天现在就触发最终雷劫也有很大的机会能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最不济也不会被杀。

尸香自然希望凌天越早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越好,毕竟这就意味着他能摆脱被宇宙之主控制,甚至在他心中还有机会摆脱凌天、破穹他们的控制、压迫,特别是被宇宙之主左右命运——尸香可不想被任何人乃至是宇宙之主控制,在他心中也只有凌天挣脱了宇宙之主的束缚之后他才能彻底摆脱被宇宙之主影响,也正是这样他希望凌天更早一些触发最终雷劫。

至于摆脱凌天、破穹他们的压制、控制倒也不是没有机会,比如在凌天因为触发最终雷劫而挣脱宇宙之主束缚的时候定然会虚弱不堪,这个时候尸香就有可能背叛凌天继而获得自由了,甚至在他心中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

也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些,所以尸香才如此期待凌天能提前触发最终雷劫。

看到凌天并没有说话,尸香继续道:“放心,宇宙之主定然不舍得将你击杀,如此你就不用担心什么了,提前触发最终雷劫就能提前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如此也就能提前获得鸿蒙之气继而将你的亲友都解救出去。”

“就算不能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又如何,宇宙之主定然不舍得将你击杀,而接受雷劫的洗礼也是对你很有好处的,所以这完全值得尝试一下。”尸香补充道。

以凌天的智谋水平自然能分析出尸香为什么催促乃至是引诱他提前触发最终雷劫,不过他也知道尸香所说很有道理,甚至如果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他倒是愿意提前尝试。

“虽说触发最终雷劫定然不会因此陨落,甚至有可能因此能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不过在挣脱宇宙之主束缚之后呢?”凌天反问道,不待尸香开口,他继续:“连宇宙之主都不能获得鸿蒙之气难道我就能获得了?不出意外获得鸿蒙之气极其凶险,如此需要我的实力足够强大之后才有机会获得,既然这样那么我就不需要太过着急,特别是此时随着时间推移我的实力还在继续提升着。”

没错,以凌天的智谋水平很容易就能判断出寻找鸿蒙之气极其凶险,这一点从宇宙之主不能获得鸿蒙之气而需要他帮忙就能看出一斑,而面对这种凶险凌天的实力自然越强就越好了。

“没错,如果凌天的实力停滞不前了,那么他提前触发最终雷劫倒是没什么,毕竟结果只能这样了。”破穹的声音响起在凌天脑海中:“可是现在的情况并不是这样,凌天的实力还能继续提升,不出意外在跟赤血他们联手渡劫之前他的实力还会有较大幅度的提升,这也会让他在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之后更加安全一些,既然如此那么就不要着急触发最终雷劫的事情。”

“可是凌天也可以在触发最终雷劫之后并不挣脱出去,只是接受最终雷劫的洗礼还是可以的啊。”尸香依然没有放弃最后的希望,他努力想着措辞:“而接受最终雷劫洗礼可是能让凌天获得很多好处的,单单是为了这些就可以尝试一番。”

“别忘了凌天可是接受过宇宙之主警告的,宇宙之主警告过他不要随意触发最终雷劫。”破穹道,说着这些的时候他语气冰冷了很多:“虽然宇宙之主有求于凌天,可是也不见得可以让凌天无视他的警告的地步,看到凌天如此无视后宇宙之主也许就有可能将凌天击杀,最不济也会给凌天一个教训,也许这个教训不是凌天能承受的。”

“嘿,能有什么教训啊,难不成他能将凌天击杀?”尸香冷笑道:“既然不能将凌天击杀,那么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宇宙之主倒也不见得不舍得将我击杀,特别是我很不听话的情况下。”凌天沉声道,稍稍一顿他继续:“如果是以前宇宙之主也许不舍得将我击杀,不过现在就不一定了,别忘了神界多出了仇儿、莹儿他们这些高手,他们日后的成就不见得会比我差,甚至就目前看他们还是有可能超越我的,既然如此那么宇宙之主就不是非让我帮忙完成任务不可了,这也意味着他不见得不舍得将我击杀,特别是我表现的特别不听话的情况下。”

“没错,也许这个时候宇宙之主会杀鸡儆猴。”破穹道,看到凌天流露出苦笑,他语气一转:“当然最大可能是宇宙之主给凌天一些教训,一些让他不能承受的教训,比如将他的亲友击杀以表示警戒,这很有可能发生。”

闻言,凌天眉头皱起,因为他也知道如果他执意触发最终雷劫,而且并不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那么很有可能会受到这样的惩罚,而这可不是他能承受的,所以在想到这些之后他果断打消了利用最终雷劫洗礼自己的想法。

“没错,如破穹所言,宇宙之主很有可能这样做,所以除非是日后我跟赤血他们联手渡劫那么其他时候就不能随意触发最终雷劫。”凌天道,说着这些的时候他语气斩钉截铁,根本不容置疑。

也感受到了凌天的坚决,尸香也知道他是不可能说服凌天了,特别是他很清楚凌天对自己的亲友是如何的控制,想到这些之后他终于放弃了继续劝说凌天。

“其实尸香有句话说的没错,那就是赤血他们是否突破到近圣者二十重天巅峰对于凌天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丹碧的声音响起在凌天脑海中:“毕竟宇宙之主定然会对凌天、小噬放水继而让你们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甚至不跟赤血他们联手也是如此,所以赤血他们的实力强弱与否并不重要。”

“甚至赤血他们的实力稍弱一些更好,因为他们也是要跟凌天你们争抢鸿蒙之气的,而他们的实力越强自然就越可能获得鸿蒙之气,一旦他们提前获得了鸿蒙之气那么不仅仅凌天你危险,敏儿他们也会很危险。”丹碧补充道:“所以我感觉还是赤血他们不突破到近圣者二十重天巅峰更高,甚至我感觉直接将他们击杀更好,这样就少了很大的麻烦。”

“不,赤血他们的实力强大与否对我以及我的亲友还是有很大影响的,毕竟他们的实力越强大日后我们联手渡劫对宇宙之主造成的影响就越大,宇宙之主也会因此更加虚弱,如此日后仇儿他们也就更有机会凭借自身实力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凌天摇了摇头,末了他补充一句:“毕竟我和小噬率先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之后也不见得一定能帮宇宙之主完成任务,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日后就只能靠仇儿、敏儿他们自己了,而我和赤血他们联手尽可能对宇宙之主造成影响也就是能对他们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

“嗯,没错。”小噬沉声道:“所以还是希望赤血他们能突破到近圣者二十重天巅峰吧。”

“至于他们提前获得鸿蒙之气继而对我们造成威胁倒也不用太担心,毕竟纵使赤血他们突破到近圣者二十重天巅峰他们的实力也比我们差很多,特别是跟天哥比。”小噬继续道:“而不出意外如天哥所说获得鸿蒙之气是一个极其凶险的任务,需要极其强大的实力,赤血他们的实力可不够,也就是说他们几乎没有任何机会比我们提前获得鸿蒙之气,既然如此那么就没有必要提前将他们击杀了。”

“没错,留着他们跟我们一起渡劫继而尽可能对宇宙之主造成影响更好一些。”凌天点了点头,一边说着他一边抬头看向苍穹:“更何况想要将赤血、破天击杀哪有那么容易,纵使我的实力远远比他们强怕是也很难做到,因为宇宙之主不会允许我这样做,甚至不出意外在我准备动手的时候他会出言警告我,别忘了不管怎么说赤血、破天都是宇宙之主选择的人,哪怕是备选他也不会让我轻易将他们击杀。”

“呃,这倒很有可能。”丹碧愕然,不过她也知道凌天所言很有可能是真的

既然不能将赤血他们击杀,那么对他们动手就没有太大的意义,这样做不过是白白浪费时间罢了。

正说着,突然从远处传来一阵强大的气息波动,这股气息很强大,也只是比凌天、小噬在突破的时候稍弱一些而已。

在感应到这股气息之后小噬立即笑了起来,他道:“之前还在担心赤血他们不能突破,却不想他们这个时候突破了,这对我们来说真是意外之喜。”

没错,那股气息就是破天突破到近圣者二十重天巅峰的气息,虽然目前看只是破天一人,不过根据以往的经验可知在破天突破之后不太久赤血就能相继突破,如今破天已经突破了,想必赤血距离突破也不太远了。

“嘿,破天终于突破了,这倒是好事情……”破穹笑道。
影子笑而不语。

在他的心目中,赵旭这小子真得是个怪胎。

明天份没有那么优秀,却每次在他的身上,都能出现奇迹。看似普普通通,却能将身边的人,拧成一股绳,以他为中心,有着绝对的向心力。

赵旭看似和许多女人暧昧不清,却唯独李晴晴专情。

认定的事情,会一往无前执着做下去。不畏强权,敢于同恶势力做斗争。

农泉蒲扇大的手掌,落在影子的肩膀上,憨声问道:“影子,你想什么呢?”

“想你家少爷呢!”

“呕!......”

农泉做出个呕吐的表情,说:“你学坏了!”

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赵旭敢于以真面目重归望月溪,虽然发生了波折,但最终锁定了结果。

他仍然是“额城”的王!

中午,赵旭在宫殿里设宴,款待了以郑明诚为首的部分将领,还有少许文官,和阿菩巫师。

这次回来,在姬红裳的要求下,带回来不少的烹饪调料。

有这些调料入味儿,她觉得外面的饭菜,比宫殿里的饭菜好吃多了。

在赵旭的亲自指点下,宫殿里的厨师,掌握了这些调料添加的方法

席上,郑明诚等人吃得赞不绝口。

就连阿菩巫师,都说这次的饭菜特别好吃

姬红裳自豪地说:“这不算什么。外面的世界可精彩呢。还有火锅、烤肉、涮串、各种五花八门的小吃,那些东西真得是太美味了!”

郑明诚对姬红裳央求道:“阿裳夫人,你给我们讲讲外面的世界吧!”

“好啊!”

姬红裳说:“你们不知道,这个世界变化可大了呢。现在满大街的汽车,坐上去,那种风驰电掣的感觉,像是做梦似的。还有在铁路上跑的火车,人家那服务,可好了呢。在火车上可以随意走来走去!对了,还有能飞上天的飞机,从飞机上能看到云宵。那一片片白云,像是洁白的棉花。很远的距离,没有多久就到了。”

郑明诚等人还有阿菩巫师,听得一阵目瞪口呆。

赵旭、李晴晴、华怡等人没有打断姬红裳的讲话,几人笑吟吟瞧着姬红裳口若悬河的演讲。

对于姬红裳来讲,外面的世界日新月异,十分精彩。听在郑明诚等人的耳朵里,就好像听到了天方夜潭一样。

阿菩巫师不敢相信地问道:“那飞机真得能载人飞上天吗?”

“当然能!”姬红裳十分自信地回答道。

“那能做多少个人?”

“我没细数,大约有百十来个吧!是首领带我坐的。”

姬红裳说:“除了这些交通工具呢,还有手机。”

姬红裳从衣兜里掏出赵旭为她买的新款手机,说:“这个小东西,在外面能打电话。离得千里之外,都能听见。”

这么厉害!”

“当然了!不过,我们望月溪这里没有信号,是打不了电话的。里面呢,有很多的小游戏,还有电视剧和电影,和音乐,和一些电子书。”

姬红裳不厌其烦对众人介绍说。

打开一部外国大片的时候,郑明诚和阿菩巫师看得一阵瞠目结舌。

这时,赵旭出声说:“其实,大家不用羡慕现代生活。在都城里生活的人,其实压力很大。每天就看这些文娱的东西来减压,我们那里的人,倒是都非常向入,有一个向望月溪这种世外桃源地方。远离战争、远离纷争。当然了,如果你们想见见世面的话,我会适当的时候,带你们出去见见世面的。”

郑明诚和阿菩巫师都有这个想法。

毕竟,他们长期呆在这里,已经呆乏味了。真想去外面精彩的世界,见见世面。

这顿饭,足足吃了三四个钟头。

大家在一起非常融洽。

赵旭并没摆出城主的派头。

他拿郑明诚和阿菩巫师都当自己的好兄弟。

饭后,郑明诚等人先行离开了宫殿。

阿菩巫师和赵旭打了声招呼,正要离开。

赵旭出声唤住阿菩巫师,说:“阿菩巫师,请留步!”

阿菩回转过头,拱手对赵旭问道:“城主,有何吩咐?”

“没有,只想和你聊聊!”

“走,我们到外边去!”

赵旭带着阿菩走出了宫殿。

边走边对阿菩巫师问道:“阿菩巫师,那灵石上面的东西,真得是三丈巫师的遗言吗?”

阿菩巫师点了点头,说:“是真的!”

“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在古代的时候,巫师的作用很大,会通过占卜、行医,来帮助所需要的人们。”

“真得太神奇了!那副画描绘的栩栩如生,我简直不敢相信。”赵旭说。

阿菩笑了笑,说:“其实呢,我是最反对,你一个外人来当额城城主的。不过,这既然是三丈巫师的遗言,我们当然要遵从。”

说到这儿,阿菩叹了口气,说:“哎!只可惜,传下来的巫术一代不如一代。到我这里的时候,我占卜的东西,很多都不精准了。”

“你其实是个优秀的巫师!”赵旭朝阿菩竖起大拇指。

阿菩笑了笑,回了句:“谢谢!”

“首领,等有机会带我去见见世面吧!我也想出去见见外面的世界。”

“好!”赵旭点了点头。

“那如果没有其它的事情,我先走了!”

阿菩说完,转身离开了当场。

望着阿菩的背影,赵旭许久才收回目光。

对于赵旭来讲,今天的一切,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回到宫殿后,赵旭见老婆李晴晴在等着他。

他走向李晴晴,握着李晴晴的手说:“晴晴,好像一切冥冥之中都是注定,这个城主终究还是我的。”

“是啊!真得是太神奇了。之前,我还不相信什么巫术,觉得是骗人的东西。现在才知道,古人的智慧,其实不比我们现代人差。”

赵旭笑了笑,对李晴晴问道:“华姐呢?”

“阿裳带着她去后山采药了。我一直在等你,我们也去吧!”李晴晴建议说。

赵旭点头道了句:“好!”

赵旭牵着老婆李晴晴的手,来到后山的地方

就听华怡的声音,离得老远就传了过来。

“阿裳,这是满天星糖芥,可是健脾利胃的上等好药。哎呀,你们怎么当野草了呢。”

“这......这是接骨草。天呐,这个世界真得还有这种草药。”

听到华怡在大呼小叫,赵旭和李晴晴相视一笑。

也只有珍稀草药,才能让华怡如此激动。
轰!
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 够了够了太多了已经满了小说

咆哮间,朱鼎皇子帝力汹涌,攻击月奴!

月奴极速闪躲,避开了朱鼎皇子的反击之力。

而这场面,让大皇子辰典典,申旭日,毛寻皇子等人,无不眼珠子狂瞪。

“月奴,你为什么攻击小朱,破他的梦境,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做不仅会害死叶辰,也会害死我们,这其中还包括你!”

大皇子辰典典在瞪眼间,怒语大喊。

他真得要气疯了!

上一刻,他还在夸赞的女子,居然对叶辰身边的小朱下手,破灭其梦境。

这无疑是,毁了叶辰,震慑棺中人的最重要的手段。

“她肯定是被棺中人控制了!”

酉国皇子姬雷脸色惊恐的猜测道。

“她从未远离过我们,被棺中人控制的可能性不大。”

申天命的本体开口道。

“她如果不是被棺中人控制,为什么要这样做?”

姬雷反驳道。

辰典典,申旭日几人,与姬雷的想法是相似。

月奴这样做,可是会害死自己的,她如果不是被棺中人控制了,怎么会这样干?

“她有可能本就是死士,是来要大皇子命的。”

申天命的本体,望向大皇子辰典典道。

辰典典听到申天命本体的此话,整个人都一怔。

因为,申天命这句话,他脑中立即回想起,从帝都出发之前,发生的一些事情。

申旭日皇子,毛寻皇子也都反应了过来。

辰典典,乃是辰国大皇子,是要成为太子的人。

他来参与十二国皇子比试,就已经是弃子一样了,那么他带来的护卫中,有专门来让其死的人,就并不奇怪了。

只是,他们的脸色很难变好。

辰国来让辰典典死的死士,这样背叛的一击,是让他们也要跟着一起死了

咻!

咻!

咻!

欺天石区域内,没有五雷轰顶雷劫威胁的情况下,几口葬仙棺直接飞冲向了,朱鼎皇子。

它们不会,再让朱鼎皇子形成梦境。

朱鼎皇子看到这一幕,完全不敢再形成蠪蚳兽来造梦,他也不敢继续攻杀月奴,而是立即朝叶辰带着蠪蚳兽的影子人追去。

月奴瞬间就摆脱危险,处于安全状态了。

这一刻。

她却不敢转身,去看向月心所在的方向,她已经感受到月心的目光,可是她难以去面对,月心的目光。

砰!

砰!

砰!

战斗的闷沉声,在月心所在的方向响起。

可是,月心却没有发出声音。

月奴无比担忧,终于还是转身看去。

立即,她的眼眸中倒影出,月心胸膛被一柄长剑洞穿,她浑身染血,战尸魏西与两个白泽神兽,都在暗淡的要崩毁的场面。

“月心姐姐……”

月奴喊着,下意识的要过去救月心。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月心开口阻止,她的嘴内鲜血涌出,她的眼神是不信,是慌张,是崩溃的!

月奴咬着红唇,眼中有泪,身体没有停的,继续前冲向月心。

“月奴,为什么啊!你告诉我!!!

我们距离可以获取自由,开启新的人生,只有半步之遥了!我们是这样幸运,有机会走到这一步,可是你却在这样的关头,亲手毁灭它!”

望着月奴这样冲来,月心美丽的面貌狰狞,她撕心裂肺的质问!

被二皇子辰宁,当成死棋,给抛入十二国皇子比试的护卫中,月心对月奴说过,这对她们来说,可能是获取新生的机会。

她与月奴说好,一起结交盟友,赢得这一次十二国皇子比试的胜利后,去做辰国的女侯!

这一切,也都朝着她与月奴期盼的方向发展。

可是现在,月奴却在她眼前,毁了这一切。

这样的背叛,让她心如刀绞!无法接受,也难以相信!

“月心,你先防御敌人,我会告诉你一切!”

月奴在提醒大喊。

她看到,魏齐天又投掷出一柄剑,攻向月心。

咔嚓。

月心没有躲避,这一件贯穿月心的心窝,刺到了她的前胸膛来,殷红的鲜血在剑尖上滴落。

月奴心疼,眼泪如雨!

她想要说话之时,却听到月心,先开口说:“我的生路,都被你背叛一击的毁了,防御不防御又会有什么不同?”

月心的这句话,如重锤打入月奴的心与灵魂中,月奴飞冲的身体停了下来,她眼泪如雨,道:“月心,我有苦衷,我……”

“你……别说了……你的话……我不会再信,任何一句!”

月心咳血打断!

“……”

“叶辰,你们的梦境没了,你该死了!”

月心与月奴这样说话对峙之时,兔尾巴化形的老神仙,冲出一对兔耳朵化形的老神仙,直冲杀向叶辰。

一对兔耳朵化形的老神仙,掌控着它的葬仙棺,极速绕行到了叶辰的后方,它杀意狂暴道:“叶辰,你可以挡住不死紫血攻击,并不能代表什么,今日你必死!”

两个老神仙这样说之时。

有四口无人的葬仙棺,向叶辰这里合围而来。

哈哈哈。”

叶辰面对这个场面,忽然哈哈笑了起来。

他的笑声,让兔尾巴化形的老神仙,魁梧老神仙,辰媱,申天命等人,都是满脸不解。

眼前的这个局面,叶辰为什么要笑?

“我懂了!”

所有人都不明所以之时,申天命的本体,姬媱,尹城主身边的玄风,忽然激动的开口!

“你懂什么了?”

申天命挑眉,看向玄风。

姬媱,尹城主,辰瀚,紫小璇也都看向了玄风。

“叶辰动用了最强底牌手段,这两个棺中人,马上要死了。”

玄风没有隐瞒,并且直接开口说道。

玄风的话,让众人都是一怔,用眼神凝视,在哈哈笑着的叶辰。

申天命,姬媱这两个,见证过叶辰与不死凤凰仙境残躯战斗的人,都不能理解玄风的话。

他们两个所知道的,叶辰最强的底牌,是先前叶辰的影子人,所打出的蟠桃诀第二式化形。

而现在,叶辰的本体,并没有动用这一招

申天命与姬媱还不知道的是,叶辰体内的欺天石与护阵树妖,在离开叶辰之后,叶辰已经无法发挥出蟠桃诀的威力。

“难道叶辰我儿,又有了什么,我所不知道的底牌?”

申天命心中暗语道。

在申天命心中暗语之时。

兔尾巴化形的老神仙与一对兔耳朵化形的老神仙,都听到了玄风的话,它们两个一前一后,盯着突然发笑的叶辰。

“别装模作样的笑了,我不信,你刚才用了什么底牌手段!”

兔尾巴化形的老神仙,冷冷的问。

“是吗?大家的梦,都醒之后,你没有发现,自己变老了吗?”

叶辰停止发笑,而是望着兔尾巴的老神仙,声音如雷道!

随着叶辰的话语!

兔尾巴的老神仙,白色头发下,却是帅气年轻人的容颜,一下子凹陷坍塌般,皱纹如沟渠。

一对兔耳朵化形的老神仙,也是如此!

这一刻,一对兔耳朵化形的老神仙,更是看到了,兔尾巴化形的老神仙,它手上的深紫气环绕的纯白兔尾巴,一下子活力全无,其纯白的兔毛,成了枯草一样的白。

这是岁月时间中,寿元被流失的结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