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巨龙在她腿间同时进出 岳的下面又大又黑又肥

  • A+
所属分类:生蚝怎么吃

吴聊躲在一旁观看了全过程。

看着双方的争吵,看着那个男人抱住了那个尸体,看着那五个男人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然后又突然倒下。

整个过程对于他来说就像是一出有声音的默剧。

他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可是从双方的表现以及最后的结果来看。

不难看出那伙工人是想要反抗那些监工。

“可是为什么对面都没动作,他们就一个个的倒下呢,是不是有点演员的嫌疑?”吴聊不了解具体的情况,对于他这个外人来说,只看了这一小个片段很难产生共情。

“因为他们催动了灵力啊。”灵器解释道:“那群工人应该中了一种能力,只要催动灵力全身就会经脉寸断,修为低的人是会瞬间暴毙的。”

“还有这么诡异的能力?”吴聊感觉背后冷汗连连,这可真的是对超能者的绝杀了。

“你是绝灵体,你怕啥。”

“绝灵体连这个都能隔绝?”

“所有诅咒类型的能力,都是引动外界的灵力和受诅咒者体内的灵力牵引产生的,你的体质能够主动隔绝外部灵力,也就是说诅咒之类的对你无用。”

听到自己不会被老六,吴聊心中大定。

这就相当于玩吃鸡类的游戏,吴聊收集了一身神装在草原上跑路,免疫狙击枪伤害一样赖皮。

那些诅咒之类的玩意儿别说吴聊这个菜鸟了,就算是纵横超能侧数百载的盖世强者,在不经意的时候也有可能中招。

男人眼睁睁的看着那两个监工一手托着一条腿,把自己的朋友当垃圾一样拖走,自己却只能捏紧了拳头抱着年轻人的尸体无能为力。

吴聊能够感受到他体内的愤怒,但是却完全没有想过出手帮忙。

首先,这属于别国的内务,强行出手虽然不会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但是难免

两根巨龙在她腿间同时进出 岳的下面又大又黑又肥

会被寻上私仇。

其次,吴聊不确定这个矿场里面有没有比自己厉害的家伙,从在现场的监工身上表现出来的能量波动来说,他们一起上,对于吴聊来说都只能算是一盘菜。

但是万一这个小小的矿场某个监控室内,正躲着一个八级强者通过视频进入非法网站和别人颗聊呢?

要是自己贸然出手,影响了他的心情,撞破了他的好事,恐怕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毕竟南棒嘛,人品方面懂的都懂。

吴聊承认这属于刻板印象了。

最后,也是最核心的一点,把这些人救了,然后呢?

是的,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就算吴聊把人救了,然后他们怎么办?

让他们去白银城或者其他华夏的城市?那算不算给国家找麻烦?

或者就让他们在这个残酷的世界自生自灭,能力被封印,到时候一头一级魔兽就能够团灭所有人。

就算他们有幸逃脱了魔兽的袭击,也不能保证他们接下来就安然无恙,也许会被一些搞人体试验的超能者抓住,什么芥子气、病毒、人体成份研究等等,比现在的日子更生不如死。

啊,这句话绝对没有内涵十一区的意思,请某些太君不要对号入座,吴聊可是老二刺猿了,是大大滴良民。

正当吴聊准备悄悄退走,顺便找机会把这件事情在超能侧的国际新闻栏目公布的时候,一股寒意却突然从他的背部冒气。

他嗖的一声从草丛中窜了出去。

只听得背后一声爆炸传来,碎石炸裂飞溅,打在坚硬的石头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现场更是升腾起一股浓郁的黑烟。

矿场所有人被这声异响吸引了目光。

吴聊往头上看去,一名穿着红色斗篷装的家伙手中掌握着一朵熊熊燃烧的火球,目光阴翳的看着自己。

朴长有些惊讶的看着那人,“叔父,你怎么来了?”

“去周围的那片热带雨林处理了一些事情,顺便过来看看这儿的情况,没想到发现一个偷听的家伙。”

红斗篷双脚踩着虚空从山崖上缓缓走下,仔细看的话能够看到他脚下的空气在扭曲,一股热浪更是让周遭的温度仿佛都升高了五六度。

吴聊从来人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压力,手心冒出一点汗水,右手更是情不自禁的放在了剑柄上。

“这家伙什么等级?”

“大概六级初期吧?在一些小国家算是强者了。”

强不强的不重要,不过态度是真的挺强的。

就像是

两根巨龙在她腿间同时进出 岳的下面又大又黑又肥

完全无视了吴聊的存在,那家伙下来之后便和肥胖男子闲谈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儿,又有人叛乱?”朴长的叔父看了一眼蹲在地上面露绝望的李剑锋,又看了一眼几具尸体问道。

“都是小事儿。”朴长憨厚的笑道,仿佛一名心思单纯的娃娃,“叔父,你答应我的几个高级奴隶什么时候能送到啊?”

那人看了一眼朴长,“还想着你的奴隶呢?”

“这,不是矿场的生活太枯燥了吗,最近反抗的家伙也越来越少,花样都挺重复的,一开始的新鲜感在慢慢的倒退啊。”

“呵,你呀你。”红袍男子溺爱的用手指点了点胖子的额头,“过几天吧,最近形势有些复杂,我们的很多据点都被别国打掉了。”

“什么?”闻言胖子倒是一惊,“是华夏国做的?为什么啊?不是一直都井水不犯河水的吗,况且有美丽国的精英在,他们怎么敢?”

“哼,或许是和平的日子太久了,已经有太多人忘了我们的獠牙吧。”红袍男子冷笑着,声音中带着丝丝阴狠。

“当年就应该投入全部的兵力,和美丽国一起把他们打痛、打残、打到灭国,如今可以说是养虎为患了。”

吴聊还是听不懂两人的对话,他趁着没人注意自己,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准备借着黑烟离开。

从感受到的压力来讲,这家伙他不是打不过,只是觉得没有必要。

毕竟他吴聊是个把无聊写进名字里的男人。

无聊代表了和平,代表了安全,代表了避免麻烦,所以他可不会给自己找麻烦。

可是,麻烦总是自己找上门。

身后逐渐身高的温度让吴聊叹息一声,右手将长剑拔出,转生上挑,巨大的火球化作两半从他的身边掠过,正好将两边的山崖炸碎。

落石将退路封得死死的,同时监工们举着自己的武器将自己团团包围,一群人身上的灵力一齐爆发。

好家伙。

清一色的二级,正好十四个人,去打麻将的话倒是有一番出息,天糊的牌,为什么要在这里助纣为虐呢。

吴聊摇了摇头,绑在长剑上的藤蔓随风飘扬,剑指的方向,红袍男子踏着碎石缓缓走出黑烟。

“鬼鬼祟祟的华夏人,你来这儿的目的是什么,说出来,我将给你个痛快,否则的话……”他手中的火焰幻化成一把锯齿剑,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

“???”

这一切在吴聊的眼中没有显现出任何的威胁,只是觉得这家伙的笑容非常的变态。

“听说南棒那边很多权贵喜欢玩弄男人的身体,这家伙不会就是其中之一吧?”他打了个寒颤。

灵器没有回答,它听得懂,但是不想做翻译,而且虽然方向不对,不过吴聊倒是认识到了对方威胁的话语。

反正结果正确不就行了吗?

“是吗,还挺硬汉的,一言不发,那就,享受战斗吧!”

红袍男子背后绽放一股红光晃了一下吴聊的眼睛,随后人如野猪一样,提着锯齿剑便冲了上来。

喜欢恋爱中的男人无聊时在干什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