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面就不停的要我 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

  • A+
所属分类:生蚝怎么吃

刘成笑着回应:“其实很简单,我不过是承诺给他们每家原有居住面积三倍的新房,他们就都答应搬家了。”

“原有居住面积三倍?!你知道这样我们要多花多少钱?”孙小龙有些激动了。

“不要急嘛,我只说给他们三倍,可没有说具体的位置。您也应该知道,市中心和郊区的地皮那可是天差地别。”刘成胸有成竹的回应着。

“我当然知道,但这些居民肯定也知道,他们肯定也会要求你把地理位置写到合约里的。”孙小龙依然有些疑惑和担心。

“没错,都写了,地理位置也很不错,他们都满意。”刘成平静地回应着。

“地理位置也不错,还给三倍面积?”孙小龙越发不解了。

刘成点头:“是的,而且我还承诺,给他们的都是豪华装修的公寓或者居民小区。”

孙小龙越发的不懂了:“你给他们这么优厚的条件,我们的好处在哪里?”

刘成解释着:“我是承诺要给他们豪华装修的房子,但为了统一管理小区,家装和配套设施都是由我们统一安排,这笔费用由他们自理。”

我也注明了,这笔装修的费用不会高于房屋总价值的10%。如果房屋装修好了,他们拒绝或者无法支付装修费用,那我们就会按照同等面积,给他们安排其他的住处。”

“孙先生,他们答应了这个条件,未来我们不但不会赔钱,还会有巨大的收益。”

“房价10%的装修费用,这也不算很高,我们也没什么利润啊。”孙小龙依然不明白刘成的安排。

刘成笑了:“现在的一套房价是200万左右,但如果等我们装修好了,再把地皮的价格炒上去,那也许就是500,甚至800万,您觉得10%的利润还低吗?”

“即使这个利润不算高,但这些人未必能支付得起装修费用,那时候我们只要随便找个地方给他们一套房子,也就不算违约,但我们就是低价得到了我们现在要获得的地皮,和一片豪华装修的住宅,这样算下来,我们是不是大赚了一笔?”

听完刘成的解释,孙小龙恍然了,随后有些担心地:“你的想法固然是好,但这些居民真的都能相信吗?”

“都是些穷人,给一些甜头就很容易上钩。现在不是都接受了。所有人的合约都签好了。”刘成得意地回应。

孙小龙这才放下下来,赞许地夸着刘成:“做得好,这次你立了大功,我一定要重重地奖励你。”

刘成谦逊地:“只要孙先生将来真的能接手老先生的生意,给我一个合适的职位,我就感恩不尽,我不需要什么奖励。”

孙小龙立刻做出承诺:“你放心,如果我真的接手了我爸的生意,我一定对你委以重任。”

刘成感激地退出了孙小龙的办公室。

刘成离去后,孙小龙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他明白,这一切这一定是我交易的结果了,真是没想到,这超能交易所还真是厉害,一下就让刘成有了这样强的能力,帮他解决了大问题,还争取到了更大的利益。看来这次,翻身的机会,真的来了……

两柄击剑在激烈的拼杀格挡着,四周是观众的欢呼声。

在击剑场正中的是两名不戴护具和面罩进行比赛的剑客,这是地下黑市击剑比赛的现场,这里进行的是更刺激,甚至有流血事件发生的比赛,也是吸引了大批赌客的比赛。

观众席上,一名少女延艺担心地看着场中的一名剑客,双手紧紧地握拳,显得非常紧张。

那名剑客叫刘飞,此时的他全神贯注,

一见面就不停的要我 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

手持击剑和对手进行着拼刺。

刘飞和对手还在激烈的比赛着,两人都施展着出了最强的能力,和对手展开厮杀,赢得场内阵阵喝彩。

延艺担心地紧紧握着拳头,担心地看着场内的刘飞。

刘飞眼见难以取胜,猛地抖动手腕,手中的击剑剑尖颤抖着向对手发动了进攻。

对手无法判断刘飞手中击剑的去向,只能是挥动手中的击剑也同时刺向刘飞,希望用搏命的方法,迫使刘飞回剑。

不料,刘飞却丝毫没有防守,剑尖快速刺出,正中对手握剑手的虎口,对手吃疼,手中的剑掉落在地。

然而,在此之前,对手的剑尖已经刺伤了刘飞的左臂。

对手的剑落地,刘飞的左臂也流出了鲜血。

延艺担心地惊叫一声,看着场上的刘飞。

裁判来到刘飞和对手中间,高声宣布:“获得胜利,进入决赛的是……刘飞!”

刘飞高举握剑的手,向观众致意,接受着观众的喝彩,缓步走下剑台。

延艺着急地扑上前,一把拉住刘飞:“飞叔,你受伤了?!”

刘飞不以为然地:“没什么,不过是一点皮外伤,回家擦点药就好了。”

延艺着急地查看着:“不行,都伤这么严重了,怎么能随便擦点药就完了,必须要去医院。”

刘飞随手答应着,眼睛却看着另一侧的赛场。

赛场上,一名光头剑士(万铭)手持击剑正向着对手展开疯狂的进攻,对手明显不是他的对手,被逼得步步后退,眼见已经退到台边,无路再退。

万铭却丝毫不让,快速出剑,刺中了对手的手臂,对手疼得大叫一声,手中的击剑落地,随后大喊着:“我认输,我认输!”

万铭这才收剑,得意地挥舞着手臂,向着全场致意。

刘飞看着万铭,眼中充满了恨意。

万铭也在这时看向了刘飞,两人的目光对视,都透着对对方的敌意。

裁判高声宣布:“获胜进入决赛的是万铭!”

万铭向着刘飞做了出了一个挑衅的手势。

刘飞看着万铭也丝毫不示弱,回敬了对方一个手势表示应战。

万铭下台转身离去。

延艺赶忙催促着刘飞:“好了,飞叔,不要再耽误了,咱们赶紧去医院。”

刘飞无奈,只能答应着:“好,去医院,去医院……”

医院处理室

医生给刘飞包扎着伤口,刘飞忍着疼痛,一言不发。

医生叮嘱着:“下次可要小心点,伤口这么大,再深入一点,就伤到骨头了,那可就不容易恢复的。”

刘飞点头答应着。

延艺在边上紧张地:“你看,我就说很严重吧,你还说没事不来医院。”

刘飞无奈地:“好,好,你说的都对。下次都听你的。”

医生将单据交给延艺:“去交钱吧。”

延艺拿着单子,对刘飞:“你在走廊等我,别乱跑乱动了。”

刘飞答应着,和延艺一起

一见面就不停的要我 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

走了出去。

延艺扶着刘飞在走廊的椅子上坐下,然后拿着单据走开。

刘飞坐在长椅上百无聊赖地看向走廊两边,忽然他的目光定住了:不远的地方,周鹤鸣送着一位病人从自己的诊室走出。

刘飞仔细地辨认着,确定是周鹤鸣后,迅速起身,快步走向周鹤鸣。

周鹤鸣发现有人靠近,也转头看去,看到是刘飞,也一下愣住。

刘飞激动地一把拉住周鹤鸣:“鹤鸣,真的是你?!”

周鹤鸣也十分意外地:“飞哥!真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你又受伤了?!

刘飞摆摆手:“皮外伤,小意思了。”

刘飞看着周鹤鸣有些激动地:“鹤鸣,这么长时间,你到底去哪儿了?!知道你家出事以后,我就一直到处找你,却始终没有你的消息。”

周鹤鸣有些尴尬地:“当时我家出了事,我和我爹被扫地出门,就另外找了个地方住下了,没敢去打扰任何人。”

刘飞生气地:“什么叫打扰别人?!咱们是不是兄弟?!你遇难了,不找我,自己扛着,你也太不像话了。”

周鹤鸣赶忙安慰着刘飞:“好了,都已经过去的事了。我现在已经重新找到工作,也结婚开始新的生活了,你也不必再纠结了。”

刘飞无奈地:“好吧,不过我可告诉你,再有什么我能出力的地方,你可不许再不找我了。”

周鹤鸣点头答应着:“一定找你,一定找你。哎,飞哥,你最近在干什么,怎么会又受伤的?!”

刘飞一脸愤恨,压低声音地:“我报名参加黑市击剑比赛了!”

周鹤鸣惊愕地:“黑市比赛?!就是那种不带护具的?你好好的干嘛要参加这种危险的比赛?!”

刘飞一脸愤恨地:因为万铭参加了这个比赛!

周鹤鸣更加惊讶:“万铭?!当初误杀延强的万铭!?

几年前的黑市击剑赛场。

两柄击剑在激烈地比拼,比斗的双方正是万铭和延强,台下坐着大批观众,不断呼喊叫好。

周鹤鸣、刘飞坐在观众席中紧张地关注着比赛。

只见万铭向着延强发动进攻,延强只能不断地退避闪躲。

万铭突然出剑刺向延强,延强闪躲不及,竟然被万铭的击剑直接刺中了心口,鲜血迸射而出。

场内的观众都发出了惊叫,有胆小的直接捂住了眼睛。

周鹤鸣和刘飞短暂惊愕后,迅速飞身冲出观众席,跑向了剑台。

万铭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慌忙松开了自己手里的剑。

延强摇晃着倒在了擂台上。

周鹤鸣率先冲上擂台,一把抱住延强,着急地呼喊着:“延强,延强!”

延强努力地睁开眼睛看着周鹤鸣,鲜血不断地从伤口和嘴里流出!

刘飞也扑到延强身边,着急地呼喊着:“延强!”

延强努力地用尽最后的力气:“帮我照顾延艺……”

延强随后歪头死去。

周鹤鸣和刘飞哭喊着延强。

刘飞愤怒地起身冲向万铭:“我杀了你!”

万铭镇定下来,一把推开刘飞:“你干嘛,赛前我们都签了生死文书,生死各安天命!”

刘飞愤怒地:“所以你就故意杀人吗?我要杀了你报仇!”

刘飞再次疯狂地扑向万铭,周鹤鸣赶忙起身劝阻……

数名赛场的保镖冲上擂台,将刘飞和周鹤鸣架住,强行拖下剑台。

刘飞一边后退,一边继续愤恨地怒骂着万铭……

万铭毫不示弱地也回骂着刘飞……

医院走廊。

周鹤鸣疑惑地:“后来法院不是判万铭误杀罪名成立,将他入狱了吗?!现在放出来了?!”

刘飞点头:“是,而且他一出来,就报名参加了黑市击剑比赛,声称要夺回第一剑客的名头,你说,有这样的机会,我怎么能不去参赛,替延强报仇?!”

周鹤鸣赶忙劝说:“飞哥,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而且你我冷静下来也能分析出来,当时万铭不是故意要杀延强,就是误杀。何况,现在延艺已经那么大了,你这个时候喊打喊杀的要去提报仇,那不是揭她的伤疤吗……”

延艺的喊声从两人背后传来:“周叔叔?!”

周鹤鸣和刘飞一起回头,只见延艺正从远处走来,脸上满是惊喜的神情。

刘飞赶忙低声地:“鹤鸣,别在当着延艺提比赛的事啊……”

周鹤鸣会意地点头。

延艺来到周鹤鸣和刘飞的面前,惊喜地:“周叔叔,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和飞叔为了找你,可是转了很多地方呢?!”

周鹤鸣感动地:“让你们费心了。”

刘飞也赶忙接话:“你在这里工作是吧,下次我来看你,告诉我你现在住哪儿。”

周鹤鸣答应着:“好,你也快回去休息养伤吧。”

延艺赶忙地:“没错,周叔叔,你可得好好说说飞叔,再不能让他参加黑市比赛了。”

刘飞着急地:“哎呀,我这点伤休息几天就好了,不影响比赛的。”

延艺态度坚决地:“好了也不能再比赛!你刚才不是也说了,以后都听我的吗,回头我就去给你退赛,你不能再去了!这事没得商量。”

刘飞看着延艺,只能连声答应:“好,好,不赛了,咱们回家吧。”

刘飞向周鹤鸣使着颜色,在延艺的搀扶下向前走去。

周鹤鸣担心地看着二人离去,他是真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到刘飞这个多年的老友。也没想到时隔多年,他依然没有放下当年的恩怨,还要为了个延强报仇,去参加黑市击剑比赛……

喜欢超能交易所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