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叫出来爸爸 被黑人玩坏的校花

  • A+
所属分类:生蚝怎么吃

德川家康叹道。

“那三河国内到底怎么了?”

本多忠胜两手一摊,说道。

“常年累月的老矛盾,大冬天偷偷把田地侵占过界一点,春耕前各村准备抢水灌溉,就那点破事。

每年不打死几十条人命,哪能算完?这次是本多家与酒井家名下的村落,起了纷争,打死了血亲。

只是石川数正拉偏架,以西三河旗头的名义,出面维护酒井家,惹毛了我那位便宜姨母。”

德川家康皱起眉头,本多重次和石川数正发生了冲突?

“具体怎么回事?”

本多忠胜无奈道。

“我哪知道。

本多重次给我写信,满纸都是指责石川数正处事不公。这些单方面的控诉我都不敢相信,你信吗?

本多一族也不像是受气挨打,不敢反抗的怂蛋吧?”

德川家康摇摇头,说道。

“你对两位旗头尊重一点,都是长辈,要称呼大人!”

本多忠胜敷衍着说道。

“嗨,您教训的是,石川数正大人,本多重次大人。

唉,这里又没有别人,我就是简略一说,您别在意呀。”

两人说着话,谁都没把座下恭谨等候的服部母女当回事。忍众无非就是鹰犬,若没有救驾之功,永远上不得台面,算不得人。

德川家康思索,三河国那边的书信马上就要到了。她光是想想,就觉得头疼。

德川家在西三河起家,以小吞大,拿下东三河,远江国。

为了消化新领,德川家康不得不迁移居城来到浜松城,将三河国交给信赖的亲族与重臣管理。

本多重次为东三河旗头,石川数正为西三河旗头,皆是她的股肱之臣。

而酒井家与德川家是亲族,其长女系与次女系两支,更是德川家康倚重,稳固德川家在三河国地方统治的重要力量。

东西旗头冲突,事关本多酒井两个大族,岂能不让德川家康头疼欲裂。她摇摇头,最后就是和稀泥呗,还能怎么办?

德川家康在远江国,压制拉拢远江众已经是非常吃力。三河国内再乱,还是自家亲信,各打三十大板,应该出不了大问题,吧?

德川家康头疼,一时不愿意再想这些糟心事,她望着下首的服部母女,说道。

“织田殿下邀我一齐上洛,我有意动员出战。

服部保长,你们服部家是伊贺国人。你可愿意为我打个前哨,去探探近幾的近况,以策应我大军出入。”

服部保长伏地叩首,说道。

“愿为殿下效力。”

她心中泛起一丝苦楚。

伊贺国被幕府孤立,经济崩溃,国众生不如死。服部家几度想要打开局面,都未成功。

服部保长自己就曾上洛寻求侍奉将军,为伊贺众寻找出路。

只可惜幕臣们依靠封锁伊贺国,得到了太多生活必需品交易的溢价,谁都不愿意放弃这份好处。

服部保长努力之后不见成效,狠下决心带着族人离开伊贺国这个死地,投奔三河的德川家。

可谁能想到,伊贺众还有咸鱼翻身的一天。斯波义银入主伊贺国,带着伊贺众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如今的伊贺众已经不是国众野人,而是斯波家臣,成为守护体系内有名有份的武家。

反观服部家,还在德川家中苦熬日子,不知道何时才是个头。

服部保长心中苦涩,回去近幾办差,要是遇到以前在伊贺国的旧部,这老脸都得丢尽。

可是,食君之禄,为君分忧,她也没得选,必须回去。

德川家康吩咐几句,挥手示意服部母女离开。

服部保长走到室外,对女儿服部正成说道。

“此次回去近幾,主要为南近江的行军路先探查障碍,搜集情报。

你带人去往铃鹿山地潜伏,我去找甲贺五十三家的老交情,探探底细。”

服部正成微微叩首,少女开口清脆如黄莺。

“母亲,我们不回伊贺吗?”

服部保长面色一僵,摇头道。

“再说吧。”

———

等服部母女走后,室内的德川家康摩擦手中书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旁的本多忠胜奇怪看了眼主君,很少见她有这般惆怅的表情,问道。

“殿下想什么呢?信纸都要搓烂了。”

德川家康扫了她一眼,窥视君上心思,在哪里都是犯忌讳。这家伙就是能随口说出来,也是心大。

但此时,她确实心思如潮,想起了一些往事。

“你可知道?我去今川家当质女之前,曾在织田家呆过。”

“哦,这我知道。”

本多忠胜点点头,这件事不算隐秘,知情人不少。

当初德川家与织田家作战,为了得到今川家的帮助,把继承人的德川家康送去今川家当质女。

谁知,护送的人半途起了别的心思,带着德川家康绕去尾张国,交给织田家处理。

当时的织田家督是织田信秀,她女儿织田信长还不是手握百万石的大大名,而是全尾张都知道的大傻瓜。

德川家康叹道。

“我被送到清州城,旁人都对我敌视警惕,只有吉法师姐姐时常来找我玩耍。

还有几次,她竟然胆大包天,带我混出城去游玩,我才有机会遇到义银哥哥。”

本多忠胜哪愿意听这种陈年往事,但主君想要倾诉,她总得耐着心思听下去。

吉法师姐姐是指织田信长,那义银哥哥难道是。。。

本多忠胜吃惊望着德川家康手中书信,问道。

“殿下与那位名震天下的御台所,早就认识?”

德川家康嘴角上扬,笑道。

“是啊,早早就认识了。

那也是一位有意思的贵人,他小时候就不像是名门深闺中的贵公子,反而有点。。像个女人。”

本多忠胜摸摸脑袋,像女人?这算夸奖还是埋汰?

德川家康目光深邃,望着远处,说道。

“当时只是觉得这小哥哥不似普通公子,相貌也就是清秀一些,行为举止独立自主,不像是内院中依附女人活着的男人们。

可男大十八变,现在天下风传他的美貌,我也挺好奇的,不知他现在是个什么模样。”

本多忠胜总觉得主君的笑容有些花痴,但她也不是真傻,当然不会说出来,只是捧哏道。

“总有机会再见的。”

德川家康冲着她笑了笑,挥了挥手中的书信。

“是啊,有缘总会再相遇。他,就要来了。”

“嗯?”

本多忠胜的小脸蛋上一片茫然,宛如孩童般纯真无邪。

———

岐阜城天守阁内,织田信长半卧在主位上。

她看着进入室内,恭恭敬敬行礼的前田利家,笑而不语。沉默不知多久,她拿起案牍上一封书信,问道。

“犬千代,你猜猜我手中书信从何而来?”

前田利家面色不改,说道。

“我猜多半是从越后而来。”

织田信长直起身子,问道。

“哦?何以见得?”

前田利家说道。

“若非我家主君来信,忙碌如您,哪有时间特地招我前来问话?”

织田信长叹了口气,说道。

“聪明人啊聪明人。

我这些天忙着动员军事,组织补给,为上洛一事忙得脚不着地。可我此时有一个疑惑,想请你这个聪明人来,帮我解惑一二。

为什么?为什么远在越后的斯波义银,会知道我要上洛的事?”

前田利家正色道。

小东西…叫出来爸爸 被黑人玩坏的校花

“自然是我告知主君的。

我乃尾张斯波领代官,斯波家臣,织田家上洛之事牵连斯波家利益,我必然要告知主君,请他心中有数。

另外,恳请织田殿下注意言辞敬语,不可直呼我家主君名讳。”

织田信长面色大变,双目瞪着她,说道。

“御台所?谦信公?好,好一个犬千代,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原以为,你是我的人。没想到,你至始至终,都是他的人呀。”

前田利家伏地叩首,说道。

“织田殿下,我此举乃是本分,也是为了您考虑。”

织田信长的笑容戾气十足,有些扭曲。她感觉自己有些燥热,一只手脱出和服,露出半边玉臂,指着前田利家说道。

“是啊,本分。谦信公有你这样的忠臣,真是幸运。

只可惜,这与我何干?

老娘给你立功的机会,恩赏给你两万石领地,这就是你对我的回报?犬千代,你怎么不去死啊?”

前田利家肃然道。

“我愿为斯波织田两家和睦,为您与我家主君的友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见前田利家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织田信长放肆的大笑声在室内回荡,她挥了挥手中信件,说道。

“我这些年眼拙,竟然没看出来,你特么的还是个诸葛武侯?

那敢问多智如妖的武侯大人,你猜猜谦信公信中写了什么?”

前田利家淡淡说道。

“主君要回来了。”

织田信长眯了眯眼,她没想到前田利家真就猜对了。

她自己看到信件的时候,是惊怒交加。满脑子要想搞清楚,是谁在吃里扒外,并没有细想其他。

此时,她见前田利家语气淡然中带着一丝异样的思绪,忍不住哼道。

“还真特么的是个诸葛亮呀,不错,你猜对了。

那你再猜猜,我会如何处置你呢?”

对视织田信长暴戾恣睢的双眸,前田利家不惧说道。

“您不想他吗?不想见他吗?

三年多了,那年冬天他离开尾张国上洛,如今就快到第四年的初春了。”

织田信长一腔暴怒,被前田利家一句想他吗,浇的是透心凉。

她顿了一顿,恼羞成怒道。

“关你p事!”

前田利家笑了笑,有些寂寥。

“我想他了,我好想念他。

他是我的主君,您是我的伯乐,我真的不希望你们走向对立。

我很了解他,这些年他在近幾,在关东的所作所为,我都看在眼里。

他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

织田信长沉默不语,前田利家再次伏地叩首,诚恳道。

“织田殿下,您与他不是对立的。您宁可相信近幾那些笑里藏刀的两面人,也不愿意与我家主君联手吗?

足利将军是怎么死的?丹羽长秀大人送回来的情报里,就能看出一丝端倪。

三好家已经不是三好长庆时候的三好家,她家没有实力上洛,足利将军是被幕府里自己人弄死的。

这些幕府武家,她们害死了自己的主君,又想着再扶持一个傀儡上位,继续享受自己的权势。

这种人,您信得过吗?您宁可相信这些人,也不愿意给我家忠义仁信的主君一个机会吗?

我送信去越后,就知道主君必然会选择回来。他是尾张人,他是我们的自己人!

恳请您放下偏见,斯波家不是您的敌人,而是您的战友。”

说完,前田利家伏地不起,等候发落。

她虽然是尾张斯波领代官,但尾张斯波领的地位相当特殊,属于织田家的外样藩。

如果织田信长真的发飙,剥夺了她的二万石领地又如何?斯波家再牛b也就二十万石,还远在近幾,真能来尾张美浓咬死织田家不成?

前田利家写信去越后,就知道会有今天。但她思来想去,还是写了信。

她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让斯波义银陷入窘迫之境。那是她的主君,她所爱之人,这个风险她必须冒。

织田信长虽然乖戾,但前田利家知道自己还有一丝机会。

这些年,尾张武家中一直有一个隐晦的传闻。据说,自从与斯波义银春风两度之后,织田信长几乎没有再碰过自己的丈夫,浓君。

为此,织田信长内院中,还曾发生过一次大清洗,侍奉她母亲土田御前的侍男被换了一批。

织田信长望着一脸赤诚的前田利家,不禁感叹。当初跟在自己身后擤鼻涕的那个小女孩,终究是长大了。

前田利家背叛了她,以织田信长的脾气,绝不会再相信这叛徒。

这家伙就是扮猪吃老虎,让自己以为她屈服了。没想到,她对斯波义银的感情竟然这么深,甘愿为他牺牲自己的前途。

前田利家的名分是斯波义银给的,但她除了名分之外的一切,都是织田信长给的。忤逆织田信长,她将会一无所有。

即便知道是这个下场,她还是义无反顾得干了。

喜欢不一样的日本战国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