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妻日常1v1青灯 鹭点烟汀(师生)

  • A+
所属分类:生蚝怎么吃

娄小乙在土伦星盘桓了数日,也抽空见了土伦星的修士们!

没必要表现的太高冷,他也不是那样的人。

土伦星不算小,和青空差相仿佛,但和周仙就没的比,但鼻涕虫待在这里就感觉很惬意,也是各人的缘法。

自始至终,土伦人也没见到传奇一展身手,不是娄小乙藏私,而是他不想带偏了这里修士的节奏。

土伦道统,和逍遥游就很契合,这也是鼻涕虫在这里能如鱼得水的一个原因;他的剑脉道统在这里没有市场,无论是根基还是环境,演示出来,下面修士见猎心喜之下再耽误了自己的前程。

万事万物都有自己的规律,不可随便插手,这是他的心得。

当然,搅合时他从来不会这么想。

终有离别之时,酒喝了,肉吃了,烟也递过了,知道朋友还健在,就是这趟雷狱之行最大的收获!

倒不在一直相守!这就是修行的无奈!分别总是常态,相遇就是惊喜,可就算是这样的惊喜,对他们来说也是越来越少了。

“你这是准备回黄龙么?”鼻涕虫去除了心思,对前途有了明确的方向,精神状态明显好了许多。

娄小乙下意识的看看左右,“先不回去,让青玄那厮先忙着,老子一回去就被他使唤的和狗一样!连个假期都不給!

先去周仙,給你清微仙宗报个平安!顺便在交回你这些年悟出的那些破烂……你看,我这朋友够意思吧?”

鼻涕虫不屑,“你少来!别拿我来当挡箭牌!不就是在这里被云浅浅勾起了火气,没个撒处就想回去找你那夏娘子去火么?认识这么多年,我还不知道你?”

娄小乙呵呵干笑,这确实是个原因,不过也不是全部;都是半仙了也没道理控制不住自己,但有些事也不好说,毕竟自己这个朋友的境界还是差了点。

于是顾左右而言他,“那高密雷池内有大蹊跷,但并不适合当下的你,那是灵宝重地,要控制住你这些土伦弟子,我看他们有些跃跃欲试呢。”

鼻涕虫一哂,“放心吧!老子可不是当初毛燥燥往周仙地核钻的毛头小子了,轻重我当然明白,会约束他们的。我的道也不在雷霆上!

你不必担心我,纪元更迭之前,必然会和你们会合!

如此,后会有期!”

娄小乙的身影向上拔起,逐渐变的淡薄,声音杳杳传来,

“下次来土伦,咱们悄悄出去耍耍!你瞧你这些土伦信众,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天天跟着老子,算怎么回事?不懂单飘双赌群斗殴么?

你都怎么教的?一点生活气息都没有!还能不能让人愉快的放松了?”

眼看他消失无踪,鼻涕虫怅然若失,但身后的土伦修士们却是欣喜若狂,传奇他们肯定留不住,但只要路痴师叔在,土伦无忧矣。

云浅浅问

撩妻日常1v1青灯 鹭点烟汀(师生)

出了大家的心声,“师叔,您不走了么?”

鼻涕虫哑然失笑,“走?现在不走,也不代表以后不走!

就像你们自修行之后就离开了家乡一样!每一次的境界提高都意味着一个新的天地!

修士,就是这个宇宙最飘泊的职业!

我会走的,正如我莫名其妙的来!你们也会走的,外面有更精彩的世界!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就会忘记土伦!

我希望,每个人都能走出去!”

……娄小乙再回周仙,在这里他要做些准备!

和天择大陆无干,那些破事交給青玄就好,还有个委员会,也不差他一个;当声势造起来时,修真界中就多的是想在其中分一杯羹,并愿意贡献自己的聪明才智的人!

当群体力量形成趋势时,是不是少了一个在其位却不谋其政的摆设,就已经不重要了。

有三件事,有公有私,要一一完成。

首先,他要去一趟清微仙宗见见鼻涕虫的师长们!转交一些东西,顺便代鼻涕虫致以问候。

这听起来很无聊,不是什么大事,但如果考虑到鼻涕虫的长辈们基本上大都大限将至,这

撩妻日常1v1青灯 鹭点烟汀(师生)

样的问候就弥足珍贵。

年轻时他不会把这样的问候当成是一件必须要做到的任务,但现在的他已经不同,很明白当老修们在最后时刻想听到的是什么?甚至比一粒长生药都更重要。

一粒长生药能加多少年寿命?就很有限!但一个来自远方的消息却能让这些老修心满意足,这更重要。

周仙九大神山,清微大陆就是清微仙宗的山门所在,娄小乙在周仙混迹了近千年,但来清微大陆的机会不多,还大都是在金丹时的游历,成婴后就开始转战宇宙虚空,以他的性子,是不肯留在界域内憋屈自己的。

以他现在的身份,无论是明是暗,是礼是强,都不会有人来怪罪他;娄押司的脾气在周仙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大家都拿他当自己人,并不见外。

这样的前提下,娄小乙就不想大摇大摆,他是实在不想成为一个吉祥物,传奇来被人观瞻。通过正常途径的话,可以想象,又是一场盛大的节日!

周仙的门派特别擅长这个,繁文缛节,注重传统,不肯轻忽的。

正好有鼻涕虫的信物,那就来个不告而入吧。虽然已经有太长时间没有干过这样的勾当,但这也不是他的第一次,作为当时周仙的四个狐朋狗友中,除去青玄,他和鼻涕虫的关系算是最近的了,也曾经有那么几次偷偷进来鼓捣些勾当,以前是人家清微大修们不稀得搭理他,现在则是做不到。

当他不想让人发现他的境界层次时,就一定能做到,因为那缕紫气的作用。当然,周仙现在也没有半仙存在,早都全跑黄龙去了。

正大光明的飞进去,没有任何偷偷摸摸的行为,唯一让进进出出的清微仙宗修士没留意的,就是总是莫名其妙的看不到此人的面貌,

让你看不清,又不会心生怀疑,自然而然,就仿佛这里就是自己的宗门。

循着熟悉的路线,很快就来到了鼻涕虫曾经的洞府,当然,现在也应该是他的洞府,魂灯运灯不灭,像鼻涕虫这样真君的修为,宗门不会收回洞府,又不差这么一个地方,没的让远游归来的弟子心生怨隙。

喜欢剑卒过河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