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比一次更有力的撞击 好想弄坏你第五

  • A+
所属分类:生蚝怎么吃

华灯初上时,常宇缓缓醒来,或许是睡的有些蒙了翻身坐起好半天没回过劲不知身在何处,外间打坐的青衣听见动静轻轻推门进来看了一眼:“掌柜的您醒来了”。

“额,青衣啊,这是哪儿?”常宇还在迷糊中,青衣一怔:“徐州总兵府啊”。

哦!常宇瞬间惊醒,嘿了一声忍不住拍了下脑门:“他们都去歇息了吧,你怎么不去”他们是指素净,陈王庭等亲侍,这一路舟车劳顿也是疲惫至极,素净微微摇头:“贫道打坐便可”。

常宇知她修炼功法与众不同,打坐亦可入定比睡眠更能缓解疲惫,不过还是让青衣回房去休息会,随即走出房门,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去,不过总兵府内张灯结彩一番喜庆。

伸了个懒腰,感觉天气也不甚热,左右望了一眼见后府大堂灯火辉煌便朝那边走了过去,见高杰夫妻和常延龄,李慕仙正在吃晚饭。

“好酒好菜偷偷吃,也不叫我,啧啧啧”常宇给常延龄施了礼便拿高杰打趣,众人轻笑,高杰道:“兄弟你也不喝酒,且看了这玩意,怕是你连菜都吃不下了”说着指了指身旁案子。

常宇瞥了一眼看是一张纸,探手取过,刚看第一行就蹙眉:“贼人的檄文,何时送来的?”

“天黑城门关闭之前,不知何人贴了满大街,守兵发现便送了过来,见你睡的正香便没叫醒你,你且看看再说”常延龄一声轻叹,常宇缓缓坐下仔细瞧了。

这其实算不上一张檄文,但也可称呼之为檄文,因为檄文的本意就是用于征召,晓谕的政府公告,不过慢慢演化为声讨,批判揭发罪行的文书了。

这张大字报,不是批判也不是声讨,是以大顺国之名发的晓谕公告,也可以称之为大顺国的邸报!

内容简单直接,就是昭告天下:这十数年的战乱已至生灵涂炭,至于谁是谁非暂且搁置,反正我李自成悲天悯人,实在不忍天下百姓再遭兵祸了,所以拿出天大的诚意同朝廷讲和,以和为贵救黎民百姓于水火,故此昭告天下,让天下人来见证。

为了表示诚意,在谈和期间停止任何军事动作,也希望朝廷也这么做,不要挑动制造冲突,破坏谈和环境……

吧啦吧啦一顿说,大概就是,你别动手,好好

一次比一次更有力的撞击 好想弄坏你第五

谈,你若动手就是你的错了,就是你没诚意要谈和,那你就成了天下的罪人!

就这?常宇看完,抖了抖手中的大字报扫了面前几人一眼落在高杰脸上:“兄长何故说看了这张破纸我就吃不下饭了”

高杰挑眉:“这和谈的消息都传了个把月了,朝野上下消息灵通的多知此事,那闯贼何故又弄这一套来昭告天下”。

常宇嘿了一声,转头看向李慕仙:“道长觉得呢”。

“贫道刚才已同侯爷和高总兵说了,此举有挟天下人以令朝廷的味道”李慕仙轻笑道:“这样一来就显得是他闯贼站在大义的一方,是他首先提出和谈的,让老百姓觉得他才是为天下人着想的,这样一来他就有了主动权,若朝廷提出苛刻的条件他就会说朝廷没有诚意和谈,这样天下人则会痛骂朝廷故意刁难,显得都是朝廷的不是”。

常宇微微点头:“以退为进,老李头这手段玩的溜啊”说着嘴角勾起:“拉拢民意民心还是其次,他此番还有一个更大的作用,道长没看出来么?”

李慕仙眯了眯眼轻轻摇头,常宇又看向常延龄:“叔公以为呢?”

常延龄摇头苦笑:“李道长都看不出来的你就别难为叔公了”。

“臭显摆,磨磨唧唧的赶紧说了呗”高杰一脸不耐烦,旁边的邢夫人立刻白了他一眼,常宇哈哈一笑:“他是怕丢了荆襄没了退路”

哎呀,李慕仙一拍大腿:“怎么忘了这么一出”常延龄还是一头雾水,那边高杰和邢夫人对望一眼,微微点头,原来如此。

要知道,此时黄河那边的局势已基本算是成型了,李岩无心也无力再作进一步动作,唯一还有变数的就是潼关城,但如果不是谈崩撕破脸,基本上那边不会轻举妄动的。

但李自成的大后方荆州和襄阳就不一样了,且不说原本就有高起元和王光恩几兄弟天天戳的他寝食不安了,在

一次比一次更有力的撞击 好想弄坏你第五

听到要谈和,听到李自成遭擒的消息后,武昌的左良玉这会跑的比兔子都快要赶紧将这两个地方给收复了。

要知道左良玉可是有二十万大军啊,就是水分再大手里也得有个十万大军啊,若在贼军听信传言人心惶惶的时一窝蜂围过去打,那后果相当的不堪啊!

虽说要真的投降后,这两个地方还必须归还朝廷的,问题是人家打下来和你归还完全两个概念,两个价格,更何况万一谈崩了呢,退路还被人给断了。

可以说荆州和襄阳对李自成十分的重要,谈和可作为筹码,谈崩了可作为退路,所以无论怎样都不能丢!

所以李自成便想了个法子,到处贴大字报昭告天下,我先提和的,我有诚意的,谁动手就是谁破坏和谈,他掐准了朝野上下想和谈的人非常多,毕竟利大于弊,所以朝廷若还动手打襄阳和荆州,不用他开口,朝廷这边自己人都得骂娘了。

“此獠当真狡猾的很,既是看破他诡计,如何破?”常延龄听完解释后气的牙痒痒,谁知常宇的回答更是让他瞠目结舌:“破不得,此乃阳谋,看的破,却破不得”。

“啊,破不得,那岂不是让他得逞了?”常延龄大骇,常宇嘿嘿一笑看向李慕仙:“本就没必要破,虽是得逞了,却也得看是谁得逞了”。

李慕仙眼睛一亮,随即对常宇拱手一脸的钦佩:“贫道今儿可谓是心服口服了,原来督公大人早就算计上了”。

这下不光常延龄听不懂了,便是高杰夫妇也是一头雾水:“还请道长解忧”。

常宇一副神叨叨的样子其实就是故弄玄虚一点就破,说白了很容易理解,李自成得逞了又如何,那就让左良玉暂停进攻便是了,若谈成了,就地接收,若谈崩了,再打下来就是了,反正对朝廷来说都一样,只是对左良玉来说性质不一样了。

何况李自成的得逞,何尝不是常宇的得逞,一开始的目的就是要压低价码把李自成逼回谈判桌,现在不就是慌了么,着急了么,乖乖的回来了么,他都昭告天下了,那就谁都别掖着藏着,敞开的谈!

“若左良玉回头醒悟过来,他从头到尾都是被督公大人当颗棋子瞎忙活,不知该做何感想”李慕仙的这句话,引得众人哈哈大笑,常宇则道:“作何感谢咱家不知,但不管他怎么想都得老实盘着!”

“霸气!”常延龄一声赞:“真有咱祖上常十万的风范,他左良玉若有不服便打到他服!”说完举杯自饮,常宇赶紧端起茶杯跟着喝了:“叔公谬赞了,让外人听了会笑话的”。

“这哪来的外人,都是自家人”邢夫人说着端起酒杯陪常延龄喝了,常宇连忙道:“口误,口误,嫂嫂说的对,都是自家人!”

高杰在旁边一声叹:“去年南下打白旺部时曾和老黄闲聊,老黄说小督主是隔代传,将他们常家家风传承的淋漓淋什么雨的……”

“淋漓尽致”邢夫人在旁边捅了捅他一下,高杰赶紧道:“对对,就是淋漓尽致”常宇笑道:“一听这话便是兄长瞎扯了,黄得功那粗货可说不出淋漓尽致这个词”。

“嘿,反正就是说你和开平王常十万像的很啊!”高杰嘿嘿说道,常宇哦了一声:“倒想听听黄总兵说的哪儿像”。

”像的地方可多了,开平王打仗也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亦勇猛无匹喜欢亲自上阵冲敌,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点儿最像,那就是特别喜欢杀俘!“

噗,常宇差点一口茶水喷出,很是尴尬的看了常延龄一眼,却见他哈哈大笑,连连抚掌:”是极,是极!这确实是咱祖上传下的家风啊!“

常宇真的相当无奈啊,他出道时确实杀戮太重,曾扬言不要俘虏,更甚在太原城外,保定城外,长城脚下杀俘以贼军,鞑子军人头筑京观!

以至于朝野上下都知道东厂大太监是杀人狂魔,好听点的叫他战神,直白的叫他屠夫,人屠。

而历史上常遇春也是这么个主,杀俘,杀降兵,屠城,那都是常规操作,杀戮太重以至于让朱元璋都看不下去劝了他好几次,不过都是听完就忘,为此朱元璋不得已让徐达盯着他些,可见常遇春的杀心多重了。

”乱臣贼子,祸国殃民,杀多少都不为甚“常宇轻语一声,立刻得到常延龄和高杰的拍案叫好!

喜欢扶明录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