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院子里公开惩戒(下)

  • A+
所属分类:生蚝怎么吃

第二天吃过早餐,走到一楼,准备进入教室,进行课目一考试。

还有半小时。

林石长几个都跑到对面杂货店去买香烟。

潘大章也去买了几包香烟。

同时他在杂货店门口看见了昨晚上吃宵夜时坐在自己后面的小胡子和大金牙。

两人坐在店门口,喝着豆乳。

潘大章还特意看了他两人一眼。

两人不象是来驾校考试的,很有可能就是特意来这里守他的。

他们想怎样做?

把自己绑架控制?然后逼自己人付钱赎人?

正是做梦娶媳妇想得美。

两人也看见了潘大章,发现对方正目光瞄着他们,不禁一阵心虚,故意把目光投向另外一个方向。

潘大章懒得理踩他们。

反正大庭广众之下,他们也不敢怎样。

先进场考诚再说。

他跟众人一起进入考场,找到自己座位。

监考老师把试卷发下去,宣读了考场纪律。

前后都有二个监考老师,想做弊简直比登天还难。

潘大章记得前世参加理论考试时,是在电脑上,全部是选择题,半个小时不到就把试题全部做完了。

现在看试卷上题目也全部是选择题,判断题。

这类题目熟悉内容的话,填写答案特别快。

当然不懂的话,花的时间就相比多了。

除了一题机械方面的知识内容,他没有把握外,其他题他都信心满满的填写了答案。

也是半个小时,交了卷。

也有其他学员交了卷。

韩镇长几个还在苦思冥想。

“半小时后出成绩,通过了可以直接去参加桩考,下午还有路考。”监考老师提醒他。

试卷即时送到隔壁的办公室,有几个老师评分。

潘大章看见考场上至少有一百多号人,分作了两个考场。

考完试交了试卷的考生,特意被交待不要走远,半小时内成绩达标的会发一张考试卡。

拿考试卡去参加桩考,倒车入库几项考试。

潘大章十多分钟后就拿到了考试卡。

“98分,不错,你可以去桩考了。”

他拿着卡去了办公室登记。

安排一名监考教练和一辆考试车。

潘大章完成了一系列的标准起步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院子里公开惩戒(下)

操作,顺手把一包红梅烟塞到教练的手里。

“吴教练,多多关照!”

烟盒里有15根烟,也有5张卷成一团的2元钞票,总共10块钱。

吴教练瞄了一根,看出了猫腻,顿时脸上露出了舒心的微笑。

这年轻人真会做人。

“起步动作都很标准,可以去侧位停车,半坡起步……”

吴教练点燃一根香烟,让潘大章将教练车缓慢驶向考场道路。

侧位停放,完美。

弯道行车,标准。

半坡起步,没有问题。

半边桥,最后的停车入库都是满分。

“你考得完全合格,下午二点你可以去参加路考,若是通过,驾照下个星期就可以寄给你,你就可以开路上路了。”吴教练乐呵呵地对他说。

和自己预想的一样,一个开了十几年小车的老司机,再次考试会通不过,才怪。

他走到岀口,看见吕伟标、吕显福和林石长三人。

“咦,韩镇长他们呢?”

课目一考试成绩谁先出来,就谁先去桩考,他们几个可能理论考试花的时间稍久。

“他们几个年轻人,脑子比我们好用,先进去桩考了。”

林石长担扰地问:“小潘,考得怎么样,考试通过了没有?我现在都有点紧张……”

潘大章拍了拍他肩膀说:“别紧张,放松,没什么难的,跟你平时训练一样操作就行了。”

他和韩祥源考的是C1驾照,而另外几个人考的是B2驾照,可以开大货车的。

潘大章见离吃午饭的时间还早,于是信步走到外面街上。

驾校对面就是八镜台公园。

上次跟温小芹来过一次这里游玩,里面八境台景观楼正在维修重建,按照宋代建筑结构建造。

其他区域可以正常游玩。

潘大章出了五毛钱,进到公园,在湖边静静观赏湖水里一群群五彩斑斓的锦鲤。

游客从售货亭买来鱼食,往湖里投喂。

无数锦鲤聚集在一起觅食。

湖对面草丛里还有几只白鹅飘游在水面上。

景色优美。

湖面上几只游船。

这时两个穿着时髦的青年,一左一右坐在他旁边。

“潘大章同志,我哥俩个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小胡子语气平静的对他说。

两个毛贼明目张胆在湖心公园这里开始实施计划了。

潘大章眼里浮现一丝笑意。

“我好像并不认识你两位吧?”

另外一个说话就露出两颗金牙:“你是不认识我们,但是我们认识你呀。你是有钱人,又是名人,所以我俩想向你借点钱花花。”

潘大章噗嗤差点笑出声:“两位大哥,开玩笑吧,我不认识你们,会借钱给你们么?”

小胡子从兜里掏出一把匕首,顶在他的腰上。

“老实把你口袋里的钱掏岀来,不然小心我的匕首捅伤了你。”

潘大章:“呵呵,大哥,你这不算是借钱,你这是持刀抢劫呀。”

“小子,老实点,老子就是持刀抢劫,怎么样,不听话小心你的小命玩完。”小胡子恶狠狠地说。

大金牙露齿笑道:“这就是抢劫,识相的,老实点。”

潘大章看了周围一眼,对他们说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院子里公开惩戒(下)

:“大哥,这里到处都是人来人往的游客,你不怕他们看见你们持刀抢劫去报警?上半年可是清除了一帮象你们这样的人哦。”

他指着左侧一处竹丛说:“不如我们到那边去谈谈?”

大金牙四周看了一眼,同意了潘大章的提议。

“谅你今天也逃不脱我俩的手心。”

两人一左一右夹着他朝竹丛走去。

这是一个小山坡,长满了毛竹,还有众多杂生的木藤条,无数杂草。

潘大章:“这个竹丛就是好地方,发生了什么,外面的人都不知道。”

他故意装糊涂:“刚才你们说什么,想要我口袋的钱吗?可是我口袋钱包里才几百块钱,还有四千多元在招待所的背包里,不如我一起去拿来给你们?”

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

今天似乎是碰到了一个傻子,身上多少钱,背包还有多少钱都主动说出来。

不会是吓傻了吧?

“你当我们是傻瓜么?先把钱包钱交出来?”

小胡子毫不客气就将手往潘大章口袋伸去。

潘大章右手抓住了他手腕,用力一抓,小胡子顿觉如一把钢钳钳住了,痛得他冷汗直淌。

“哎哟,痛、痛……”

大金牙见状,一拳朝潘大章头顶砸下。

小胡子另一只手握着的匕首也发狠捅向潘大章腰际。

潘大章快捷地躲过一边,左手把大金牙拳头捏住,快速朝小胡子匕首抵住。

小胡子见势,匕首闪过一边。

潘大章一脚踢向小胡子臀部,小胡子站立不稳,倒在地上。

手上匕首已掉在地上。

变动在转瞬即逝之间,事起仓促,两人做梦也没想到,一个中学生有这么恐怖的实力。

小胡子的右手腕还在被一只钢钳般的手攥住了,动弹不得。

大金牙右拳同样受制于他人。

潘大章两只手同时用力,只听得骨骼脆裂的声音。

两人杀猪般的嚎叫起来。

“兄弟,兄弟,放手,放手……”

潘大章冷冷地说:“谁是你兄弟?我兄弟要是去抢劫,我先打断他一只手再说。”

“大哥,不对,老板,老,求你饶过我们,再也不敢了……”

外面的游客听见响声,有人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他们怎么啦?”

一个中学生抓着两青年的手腕,两人痛得不停哀嚎。

地上还有一把匕首。

潘大章对中年人说:“大叔,麻烦你去报警,两个歹徒持刀要抢劫我,被我制服了。”

中年人匆忙跑去公园门卫室报警。

大金牙苦丧着脸哀求:“老板,你放我们一码,以后我们再也不敢惹你了。”

小胡子也哀求不停。

潘大章:“你们就是两只狼,今日放掉你们,明日就有人受你们的伤害。”

十几分钟后,两名公园巡防人员带着几名城防队员跑了过来。

小胡子用力想挣脱逃跑,但潘大章手腕上抓得更紧。

“你把我们弄进去,不怕我们岀来后去报复你?”大金牙恶狠狠地威胁说。

潘大章:“下次再让我碰见你们做这恶事,我一定把你们弄残废,不信可以试试。”

几个城防队员来到了身边,看见一个中学生把两个青年人,制服在当场,都讶异非常。

“他们两个恶徒持刀想抢劫我,被我制服了!”

潘大章跟他们说了事情经过,自己腰上衣服也被他匕首割破了,行凶的匕首还掉在地上。

城防队把他们几人带到公园巡防员办公室,把事情经过都记录下来,并且让潘大章也签字留了通讯地址。

然后潘大章离开了公园,返回驾校餐厅。

韩祥源跟另外几人都围着一张餐桌,团团坐着。

潘大章打了饭菜,走了前去。

黄俊豪看见他,担扰地问:“到处找你潘诗人不到,以为你被人绑架了?”

刘平:“是哦,小潘你现在身价不是几十万可以衡量的,不要遇到绑匪把你绑了,拿十万元去赎就麻烦大了。”

潘大章:“两位真的是神算,以后去摆摊算命,都可以赚一碗饭吃了。刚才我去对面的八镜台公园,在湖心园,真的碰到两个歹徒,用匕首顶着我,叫我给钱。”

他指着腰际被捅破的一处衣裳。

“大嚣张了,连我都想劫!”

吕伟标:“没受伤吧?”

黄俊豪:“小潘同志,有钱有名了,要保持低调,千万不要在外面露富,估计昨晚你在夜宵摊上炫富,被其他别有用心的人听见了,所以特意在这里蹲点守你的。”

潘大章笑着说:“俊豪,你不应该去学开车当司机,应该去派出所当侦探警察。昨天坐在我后面的那个小胡子和大金牙,有印象没有,就是他们两个。”

郭冬新:“小潘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两名歹人跑了,这段时间在冈州你还是要小心谨慎为好。这种人认定的目标不会轻易撒手的。”

潘大章:“他们没法再作恶了,当场给我擒拿住,交给城防队员处置了,估计要判上几年了,持刀抢劫,不会是轻罪。”

林石长奇怪地说:“小潘,那两个人比你高大多了,你是他们的对手?”

怎么听怎么觉得你又在吹牛。

看你个子也就是一般,又是学生,能有多大力气可以降服两个大汉。

“这两人不算什么,多几个我一样撂倒他们,我力气大,手上劲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吃饭速度也很快,几分钟时间就把一份饭菜吞到了肚中。

其他几人也吃完了饭。

林石长现在是个爆破工,以前也干过风钻工,手提八十多斤的风钻,轻轻松松爬十八付楼梯。

在矿工面前说自己力气大,看不起谁呢?

“小潘,你手劲有多大,可以把两个壮汉都打扒下。”他表示不服。

“林师傅,你可以试试。”潘大章撸了撸衣袖。

“抓手掌,还是扳手腕都行。”

他自己都无法确定手掌上力量到底有多大,几次握住别人手掌,稍一用力对方就受不了。

好像也并没使多大的劲呀。

现在风钻工吕显福说:“我来跟你握握手劲吧。”

吕显福手掌肥厚多肉,五根手指特别粗壮。

掌上老茧密布。

是一只长期劳动锻炼的手掌。

反观潘大章的手掌,细细嫩嫩,白皙纤长,柔弱无力的样子。

生怕用力握掌都会把他手指捏爆。

“来吧,吕师傅,等下把你捏痛了,你可别怪我哦。”

潘大章随意把手伸向他。

前世虽说是农村的孩子,也有几斤蛮力,但是跟这些老师傅比起来,肯定差得很远。

但自重生后,他觉得身体各方面都已经是非常人可比。

行动速度,反应,耳力,以及力气都比常人不知多上多少倍。

精力旺盛,从来不知疲倦。

以及头脑思维能力,读书过目不忘的能力,悟性……

此时吕显福已经握住了他的手,而且同时手指间爆发的力气,有瞬间把他手指捏碎的念头。

潘大章后发先至,充盈于手掌间的力气,迅速反客为主。

如钢钳般锁住了吕显福的五根手指。

稍一用力,吕显福疼得撕牙裂嘴。

“啊,啊,疼,疼,放手,放手……”

潘大章松开手掌,吕显福用力甩动着手腕。

他粗壮的手掌仿若被钢钳用力绞了一下。

“小潘,你这手掌,真是有劲。”

吕显福佩服地说。

众人都看出这不是做戏装的。

林石长站了起来:“我来跟你板板手腕?”

他偏不信那双白皙纤细的手真的力气有这么大。

把桌上碗筷扒拉到一边,潘大章把手肘支在桌上。

“随你怎么扳,用两只手也行,扳倒就算你赢。”

林石长开始还循规蹈矩按照常规,用右手跟他扳。

无奈潘大章手臂纹丝不动,还若无其事的样子。

他另外一只手也加了上去,整个人都朝一侧倾倒过去。

林石长至少有一百五十斤体重,加上双手的力气,足有几百斤力量。

潘大章笑着问:“用力了没有,轮到我反击了。”

稍一发力,把林石长整个人都扳了过来。

其余几人都目瞪口呆了。

“现在相信我说的了吧?”

总认为我是吹牛的,我需要吹吗?

喜欢重生1983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