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再深点,别停,使劲岳 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

  • A+
所属分类:生蚝怎么吃

蒋白棉没想到对方询问的是这么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略做思量就回答道:

“按正常的路线走,两三天就能到,如果遇上怒湖泛滥,需要绕路,可能一周都不止。”

这帮人听起来没去过红石集啊……到那里做什么?买各种走私品?旁听的龙悦红提取出了刚才那番对话的关键点。

不等对方回应,蒋白棉以开玩笑的口吻道:

“你们都没找向导吗?”

“找了。”年纪较轻的那名男子表情略有变化,“他不是个东西……”

年长一些的国字脸男子看了同伴一眼,阻止对方继续往下说。

他自己呵呵笑道:

“我们对这地不太熟悉,找的向导不是那么可靠,都快带着我们迷路了。”

他坦诚自己队伍不熟悉这片区域,因为这可以很轻松从他们询问红石集还有多久到推断出来。

向导不是个东西?蒋白棉在心里重复起年轻男子刚才的话语。

这让她有了个猜测:

昨晚发生的袭击难道是那名向导引起的?

他被这支队伍雇佣后,欺负他们是外乡人,勾结强盗团伙,留下记号,打算里应外合,发一笔横财?

“你们没迷路啊。”诚实的商见曜指出了对方话语里的漏洞,“你们现在就在正确的路上。”

年长一些的那名男子看了商见曜一眼,微笑解释道:

“我说的是快要,实际我们已经不知道接下来该往哪个方向走了,只能过来请教你们。”

商见曜连忙指着来时的方向:

“首先排除它。”

不用你说,正常人类都知道……呃,组长这种路痴除外……龙悦红腹诽了两句,但不敢说出口。

为了不让商见曜继续“丢人现眼”,蒋白棉抬起右手,打算指路。

等一下!组长你没点自觉吗?龙悦红试图阻止,却开不了口。

这和瞎子给人指路有什么区别?

商见曜脸现“惊恐”之情的同时,白晨抢在蒋白棉之前说道:

“你们一直往这个方向走,直到看见怒湖,然后沿湖边往南,找到一处很大的城市废墟。”

她提供的路线指向清晰,标志物明确,中间没有什么弯弯绕绕,让人一听就懂,而且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

年长一些的男子在脑海内勾勒了下地图,追问了一句:

“途中没别的城市废墟吗?”

红石集之所以难找,就是因为怒湖和它周边区域在旧世界存在庞大的城市群。

“到怒湖之前有,往南没有了。”白晨简单解释道。

这都是“旧调小组”之前确认过的。

“也就是说,红石集确实没多远了……难怪你们说快的话两三天就能到。”年长一些的男子露出释然的笑容,“你们这是红石集的常客啊。”

要不然不会那么熟悉道路。

“去过两次。”蒋白棉说着真的不能再真的真话。

当然,她没提仅仅两次,“旧调小组”就让红石集翻了天,势力格局有了极大的变化。

年长一些的男子点了点头,未再多问:

“我们需要支付什么样的报酬?”

蒋白棉看到商见曜陷入沉思,不知会提出什么要求,连忙笑道:

“给几个罐头就行了。”

“好。”年长一些的男子侧过脑袋,对身旁的同伴道,“你去车上拿八个罐头。”

他嗓音浑厚,自有一种威严。

年轻男子立刻转身,走向了停在十米开外的深色山地车。

趁此空闲,年长一些的男子继续问道:

“在红石集需要注意哪些事情?”

“学会玩捉迷藏。”商见曜的表情诚恳又严肃。

年长一些的男子闻言沉默了几秒,然后若有所思地问道:

“那里的人主要信仰‘幽姑’?”

“对。”商见曜抬起双手,交叉抵在胸前,并往后退了一步,“距离是我们的朋友!”

“你也信仰‘幽姑’?”年长一些的男子略感兴趣地问道。

商见曜想了想道:

“看情况。”

就凭你这样的虔诚,执岁们没一雷劈死你,绝对是因为还没商量好由谁出手……蒋白棉无声嘀咕起来。

接着,她提醒起对面:

“你们到了红石集,需要在城市废墟里找出一位镇民,让他带路,才能抵达目的地。

“这是他们那里的民俗,去过的人不能把红石集的具体位置告诉其他人。”

年长一些的男子没露出为难的表情,只是点了下头:

“谢谢。”

这时,他的同伴拿着八个罐头走了回来。

沙丁鱼罐头、酱肘子罐头……龙悦红一眼望去,发现品类和自己常吃的有些不同。

蒋白棉接过罐头之后,年长一些的男子提出了告辞。

他带着同伴,返回车上,开向大部队所在。

整个过程中,他们有着基本的防备,但不是特别警惕。

“对自己的实力有一定的信心啊……”目送深色山地车远去后,蒋白棉感慨了一句。

她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罐头,忽然笑道:

“你们猜猜,这批人是从哪来的?”

白晨回忆着刚才的对话,不快不慢地说道:

“他们虽然在竭力控制口音,但还是有露出一点马脚。

“他们应该来自灰土偏东北区域,或者经常与那里的人打交道。”

听到大陆偏东北区域,加上那支队伍都是灰土人,龙悦红一下有了猜测:

“‘救世军’的人?”

“白骑士团”、“最初城”以东属于“救世军”。

蒋白棉低声笑道:

“反正这几个罐头的品类挺像来自那边的。

“而且,他们举止作风干脆利落,整体秩序井然,像军人而不是强盗、猎人,”

或许是为了走私,蒋白棉手中的罐头没有印上生产厂家。

商见曜一下激动了,伸出右手,按在左边胸口,直着身体对小组其余成员行了一礼:

“为了全人类!”

他一副现在就要过去找那些人“叙旧”的模样!

蒋白棉阻止了他:

“到了红石集再说吧。

“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到怒湖来……”

“救世军”和怒湖区域隔着“最初城”,影响力几乎没办法渗透过来,平时也很少有他们的人在这边活动。

“为了开拓走私路线?”白晨猜测道。

蒋白棉轻轻颔首,斟酌着说道:

“‘最初城’动乱之后,有把矛盾转移往外的趋势,而‘救世军’首当其冲。

“这样一来,他们多方谋划,储备资源,也算正常。”

返回大部队的深色山地车上,驾驶区域的年轻男子看了眼身旁的年长同伴,态度尊敬地说道:

“徐委员,刚才那支队伍里最活跃的那名男性应该是觉醒者,但不确定是否为‘心灵走廊’层次。

“他们之中或许还有别的觉醒者。”

被称为徐委员的年长男子轻轻颔首道:

“他的代价目前看起来像是自控能力不强,这属于‘末人’领域。

“但有类似表现的代价还有很多,暂时无法肯定。”

……

等到疑似来自“救世军”的那支队伍离开河流,前往白晨所指的方向,“旧调小组”几名成员才不慌不忙地吃完午饭,上了吉普。

蒋白棉看了后排的商见曜一眼:

“你可以小睡一会儿,再次进那处心理阴影看看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商见曜早就跃跃欲试。

…………

“心灵走廊”,“912”房间内。

商见曜进入以后,本以为自己会出现在码头,也就是这处心理阴影的起点,结果发现直接来到了游轮船舱内。

“这里可以存档?”商见曜一脸惊喜。

这样就不用每次都回到起点,从头再来了!

他环顾了一圈,抬手摩挲起下巴:

“这又是一个不同寻常的点。

“还有,之前我们登上游轮时,天还没有完全黑,现在外面明月高悬。”

这时,一片乌黑的云朵流过,遮挡住了月亮。

靠着过道壁灯的照明,商见曜推开了旁边一扇门。

这是他上次进过的那个房间,他想想看看里面的人如今怎么样了。

下一秒,商见曜又看见了之前激烈交锋的那对男女。

可现在的他们,一个站在床边,不断地往前挺着腰背,击打空气,一个抱着胸口,于近门区域不断来回打转,仿佛在这么一个很小的地方迷了路。

喜欢长夜余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