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看越湿的啪啪的长小说 错一题学长就撞一下

  • A+
所属分类:生蚝怎么吃

“胡说八道什么?你二哥再混蛋,也不可能去抢银行。”

大哥训斥三妹。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真的,不信你进去看看。”

三妹都哭了。

一把鼻涕一把泪。

看来是真的吓坏了。

大哥也脸色微变,赶紧去里屋看。

果然是看到一屋子的钱。

作为曾经服装厂的负责人,他自然是见过很多钱,倒也没有太大反应,相反很镇定。

“老二,这得有两千多块钱吧?”

“三千块。”

三千块,可算是一笔巨款了。

尤其对于不学无术的江宁。

大哥吓得踉跄。

“怪不得你能买五六块钱的饭菜,眼睛都不眨一下。”

“这么多钱,可是要判刑的。”

“老二,你糊涂!”

大哥狠狠一跺脚,别提多生气了。

“大哥,这要是抢银行来的,可不是要判刑。”

江宁笑道:“最起码十年二十年。”

“那你还等什么?不赶紧自由?”

大哥急道:“把钱给人家退回去,争取宽大处理。”

“哈哈!”

江宁大笑,道:“抢都抢了,哪里有送回去的道理?”

“胡闹。”

大哥急道:“赶紧给我送回去,你不送,我今天打死你。”

他是真急眼了。

到处找棍子。

要是江宁不听话,真就要棍棒相加,让江宁知道什么是长兄如父。

“行了,江宁,你糊弄大哥干嘛?”

姜茹看不下去了。

“大哥,这些钱都是我们卖牛仔裤赚的。”

“卖牛仔裤?”

大哥一呆,还是不相信,道:“小茹,你是好孩子,怎么也撒谎?”

“我在服装厂呆了多少年?牛仔裤好不好卖,我比谁都清楚。”

“大哥,你看你,我的话你也不信?”

姜茹无奈,只好把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

“大哥,你要是不信,可以去问问厂里的人。”

“我都在厂里上班好几天了,还能骗你?”

听到这话,大哥才平静下来。

“老二,把牛仔裤改装成喇叭裤真那么好卖?”

“一天就卖了三千多块钱?”

大哥还是不太敢相信。

“卖不了,三千块钱都是抢银行来的。”

江宁笑哈哈道。

“你这臭小子。”

大哥白了他一眼,道:“脑子还挺活。”

本来以为自己兄弟就是一个二流子,可没想到,人家还真能赚钱。

赚得好不少。

“不过这生意也不长久,估计过几天厂里就反应过来,自己搞了。”

大哥猜测。

“可能吧!”

江宁倒也不担心。

反正自己的货肯定是可以卖完的。
越看越湿的啪啪的长小说 错一题学长就撞一下

过几天再搞一搞批发,还能赚上一笔。

反正这个时代就是捡钱,机会很多,也不用担心。

“真不是抢银行?”

三妹挠挠头。

这颠覆了她对自己二哥的认知。

二哥不就是一个二流子吗?

怎么变厉害了?

“当然是抢银行,要不然不可能挣这么多。”

江宁拿出一串糖葫芦,笑道:“三妹,用抢银行的钱,买来的冰糖葫芦,你要不要吃?”

“不要。”

三妹气鼓鼓扭头,不去看冰糖葫芦。

不过,时不时撇过来的小眼神还是出卖了她。

“哈哈!那我可吃了。”

江宁可不惯着他,二话不说,还真就把冰糖葫芦狠狠咬了一个。

咯嘣咯嘣!

大口嚼着,又酸又甜。

“哼!”

三妹气得一跺脚,道:“冰糖葫芦有什么好吃的?吃了坏牙。”

这一声冷哼,是她最后的倔强了。

“行了,别逗三妹了。”

姜茹抢过冰糖葫芦硬塞给了三妹。

三妹起初还不想要,可顶不住冰糖葫芦的诱惑,最终半推半就,也就吃了起来。

“大哥,你选厂长的事,到底有没有黑幕?”

“我觉得肯定是王胖子使了手段。”

“要不然一切没这么巧合。”

“说不准爹妈都是王胖子给害死的。”

江宁一直有这样的怀疑。

“你有证据吗?”

大哥眉头一皱。

这件事他也感觉到很多疑点。

“还是说老厂长跟你说了什么?”

“倒是没有。”

江宁摇摇头,道:“证据自然也是没有的。”

“那就不要乱说了。”

大哥表情严肃,道:“这种事不能乱嚼舌头。”

“小茹现在在工厂上班,以后三妹大学毕业可能也要进去。”

“求人家王厂长的地方还很多,不可乱说,小心祸从口出。”

大哥还是很谨慎的。

“大哥,我觉得二哥说的对。”

“王胖子就是用手段了。”

“大哥采购的设备根本一点问题都没有。”

“是王胖子下黑手,换了设备的备件。”

“不仅害死了爹妈,还抢了大哥的厂长。”

三妹大声喊。

她听到过一些风言风语。

说到爸妈,三妹眼中有着泪光,很伤心。

“三妹,不要胡说。”

大哥脸色难看。

“我没有胡说。”

三妹很倔强,道:“大哥,你要帮爸妈报仇,夺回自己的厂长的位子。”

“不能让王胖子逍遥法外,自在的当厂长。”

这一句一句话,就像针,一下又一下扎在大哥的心上。

江宁明显看到他脸庞抽搐,像在经历难忍的剧痛。

“给我父母报仇?夺回厂长位置?”

“大哥不行,大哥只是一个废人罢了。”

大哥姜华一声长叹,说不出的无力和苍老。

好像一瞬间,他就老了好几岁。

看着他岣嵝的身躯,江宁不由心疼。

这也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能人,结果现在成了这副样子。

完全没有了人的朝气。

“大哥,会好的。”

江宁安慰,道:“天理昭昭,王胖子要是陷害你,害死爸妈,就算逃过一时,也逃不过一世。”

“希望吧!”

大哥很绝望,无奈一笑,道:“我只是说问心无愧,采购的机器都是符合标准的。”

“可,最后变成了这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可能就像老厂长说的,都是命,由不得人。”

这话,江宁是相信的。

大哥工作向来一丝不苟,绝不可能有一点马虎。

更不会出现这么严重的疏忽,造成如此重大的损失。

或许王胖子真有了什么脏手段。

江宁双目微眯。

有空一定要查查。

说不准能帮大哥沉冤昭雪,甚至帮助他夺回厂长之位。

“吃饭吧!”

江宁说了一句。

本来是高高兴兴吃个饭,谁知道都是一些沉重话题。

三妹也懂事,不再说话,反而倒了一杯酒,弄了些饭菜给父母上供。

还跪在父母照片前,磕了几个头。

吃完饭,大哥和三妹要回家。

走到门口,江宁喊道:“江静。”

江静是三妹的名字。

三妹扶着大哥,扭过头,看着江宁。

“过来,我给你点东西。”

江宁招招手。

三妹迟疑一下,走了过去。

“手拿过来。”

江宁命令。

三妹不愿意被命令,更不愿意被江宁命令,也不伸手,皱眉道:“有话可说。”

“让你把手拿过来。”

江宁一把抓过对方的手,硬塞给三妹一把钱。

钱不少,足有一两百块。

“给我钱干嘛?我不要。”

三妹倔强,不想要。

“拿着吧!”

江宁笑道:“书包都破洞了,买个新的。”

“还有裤子,都洗的发白了,别再洗破了,不能遮羞。”

“到时候可就出丑,一个女孩子家家,多丢人。”

本来想要拒绝的三妹,一时也犹豫了。

书包破了没什么。

万一裤子破了,可真就难看了。

犹豫了好久,她还是接受了。

低着头,等了好久,才小声道:“谢谢二哥。”

“你说啥?”

江宁笑道:“没听到。”

“哼!你聋了?”

三妹白了一眼,扭头走了。

这还是她第一次叫二哥。

江静心里很挣扎。

她想求江宁好好查一查父母的事。

可,总觉得江宁不靠谱。

就算现在江宁赚到了钱,也觉得江宁只是运气好,办不了大事。

算了。

等我毕业,去服装厂上班,好好查一查。

非得把这件事查清楚,还大官清白,拉王胖子下马。

最好把他送进监狱!

江静攥拳。

下定决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