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叔我错了疼 刮伦小说

  • A+
所属分类:生蚝怎么吃

孟超觉得,这是有可能实现的。

针对个体的心灵传输,总比超大范围的脑电波广播,来得更加清晰和稳定。

唯一的问题是,应该选择谁,作为他们的心灵传输目标。

这个人选应该在大角军团中扮演着一言九鼎的关键角色,足以决定成千上万鼠民精锐的行动乃至生死。

退而求其次,如果很难找到这样一个人的话,至少,要锁定一名大角军团战斗力最强的核心部队,白骨营的精锐勇士。

并通过他,去影响更多的白骨营精锐。

另一方面,古梦圣女这样不惜血本地燃烧生命,将每一颗脑细胞的颤动都激发到了极限,肯定持续不了太长时间。

孟超能感受到她的大脑再度升温。

无论冰风暴在旁边怎么凝聚冰霜来降温,都无法阻止她的脑浆,一点点化作火山熔岩。

说不定下一秒钟,她的大脑就会像是烟花般炸裂。

自己注定没多少时间,去说服一名素不相识的白骨营精锐。

必须找一个对自己言听计从,绝对信任的人。

才能在三言两语之间,解释清楚一切。

这样的人,存在吗?

这样的人……

孟超心思电转,忽然眼前一亮。

“古梦圣女,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这样大范围的脑电波广播是没用的,我们和大部队的距离太远,而且外面的干扰也太严重了,我们在这里声嘶力竭的吼叫,穿透岩层,传输到几十里外鼠民勇士的脑袋里,只能剩下‘吱吱’乱响的噪音!

“所以,我们必须集中全部的心灵力量,投射到同一个目标的身上!

“目标必须是一名白骨营精锐,毕竟白骨营才是大角军团的核心,只要白骨营能完好无损,不,只要白骨营能拉出一半人,哪怕三分之一身经百战的老兵突围出去,鼠民起义就没有失败,大角军团就还没有灭亡!

“而且他还必须掌握着与众不同的力量,拥有深不可测的潜能,最好是曾经学习过如何操控自己的生命磁场——只有这样,他才能承受脑电波洪流的狂轰滥炸,甚至,将自己变成一座中继站和信号增幅器,把我们的意念,投向周围更多的白骨营精锐。

“我有一个人选,但不知道经过一夜混乱,他究竟是生是死,又在什么地方,是否和别的白骨营精锐在一起,不过,总能试一试,总要试一试!

“他叫‘叶子’,你有印象吗,古梦圣女?

“我知道大角军团甚至白骨营里,肯定有几十上百号鼠民勇士都叫‘叶子’,这本来就是一个最常见的名字,但他是与众不同的,你曾经和他接触过,一定不会忘记他。

“他的血肉和骨骼都拥有极其惊人的柔韧性和延展性,能将手脚变成橡胶和弹簧一样,随意伸缩和弯曲,甚至将手脚都延展到三五倍的长度。

“据说,这项能力源自他家乡山林里的一个洞穴深处,他曾经和哥哥一起,在那座洞穴里见过一副

皇叔我错了疼 刮伦小说

神秘莫测的壁画。

“有印象了吗,古梦圣女,如果你能精确定位到这个‘叶子’的话,我们的未来,就还有希望!”

古梦圣女仍旧在“胡狼”卡努斯引爆恐惧炸弹,形成的思维漩涡中苦苦挣扎。

这时候,黑色的乱流已经吞噬了她的脖子、下巴和嘴巴,令她发不出任何声音,也无法回应孟超的问题。

但她仍旧艰难地挥舞手臂,弹动手指,像是在虚空中的万千画面上,进行着复杂而精细的操作。

悬挂在迷雾之上的无数画面开始旋转。

刚开始的转速极慢,就像是缓缓启动的机器。

但很快,一副副画面飞速旋转拖曳出来的残影,就化作了一条条熠熠生辉的光带。

光带彼此缠绕到了一起,再也看不清楚每一幅主视角画面的细节。

就连成千上万个不

皇叔我错了疼 刮伦小说

同声道中传出来的“心声”,都汇聚成了喧闹嘈杂的“嗡嗡嗡嗡”。

古梦圣女正在竭尽所能,压榨出最后一颗脑细胞中的最后一点力量,飞快检索着浩瀚如海的脑波数据库。

寻找孟超所说的那个“叶子”的脑波特征,实现点对点的心灵接驳和传输。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

久到古梦圣女支离破碎的灵魂,几乎要被恐惧炸弹掀起的大脑风暴彻底吞噬。

光影交错的旋转速度终于缓缓下降。

一副副闪闪发亮的画面,变得重新清晰起来。

绝大部分主视角画面都隐没到了迷雾之后。

剩下的几十幅画面,却变得更大,也更加明亮,足以让孟超看清楚画面深处的每一个细节。

有好几副画面中,出现的都是全不相干的人。

应该是白骨营中,和叶子同名同姓的家伙。

但在角落里的一副画面中,孟超却看到了一对异常熟悉的双手,和十根纤细修长的手指。

那正是叶子的双手!

身为一名资深收割者,孟超对双手的重视远远超出周身其他器官。

在向叶子传授来自龙城的武道理念时,孟超也曾反复告诉鼠民少年,只有将十指修炼到刚柔并济,伸缩自如,才能精确操控包括刀枪剑戟和长枪短炮在内的各种冷热兵器,破解各种结构错综复杂的机关,并在敌人牢牢控制住自己的四肢时,以不可思议的方式逃出生天。

叶子对孟超言听计从。

从那天起,就一直按照孟超传授的方法,以近乎粉碎骨骼的强度,反复弯折和拉伸自己的双手。

再加上童年时代,在神秘洞穴中得到的壁画传承。

他的十指,比普通鼠民要长出三分之一,尾指几乎和无名指齐平,手指貌似纤细无力,但仔细看去,就能发现一束束缠绕在指关节周围的筋腱和肌肉,简直比雷电氏族的鹰爪更加强横。

这样一双特征极其鲜明的手,孟超绝不可能认错。

而更加直接的证据是,就在古梦圣女定位到了叶子,将他的主视角画面不断放大时,孟超清楚听到了叶子大脑深处,心烦意乱的声音。

“收割者,你究竟在哪里啊!”

……

此刻的叶子,正面临人生中最大的危机。

兜兜转转,百战余生,已经成为一名精锐勇士的他,却仿佛又回到了征召队屠戮家乡,他却被抽干了所有力气,只能茫然无措看着家园被付之一炬,亲友都被屠戮殆尽的时候。

他的面前是一面歪歪扭扭,千疮百孔的白骨营战旗。

似乎因为战旗之上,浸润了太多的鲜血,沉甸甸的旗帜令旗杆不堪重负,这面战旗“吱吱呀呀”地栽倒在腥臭不堪的泥土里。

叶子不断颤抖的视线越过战旗,投向前方正在对峙的两拨人马。

都是满脸横肉,虎背熊腰,如同钢浇铁铸般的魁伟身躯上,刀疤叠着刀疤,一等一的硬汉。

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中,亦都像是烧开的锅炉般,不断喷射着肉眼可见的煞气和杀气。

不少人崩口染血的战刀已然出鞘,刀芒吞吐,如同饥肠辘辘的恶龙。

还有人的肌肉紧绷,数百斤重,镶嵌着钢刺和铁瘤的战锤和战斧,在炸药包也似的肌肉上面一跳一跳。

这样一支杀气腾腾的队伍,简直像是从地狱深处爬出来的恶鬼,就连全副武装的狼骑兵看到他们,恐怕都要避其锋芒,再作计较。

但此刻,所有吞吐着万丈凶芒,应该对准豺狼虎豹的锋刃,却统统对准了彼此。

不少从大角军团还没组建之前,就已经跟随着古梦圣女一路走南闯北,冒死血战到今天黎明的白骨营老兄弟,现在,却将凶焰缭绕的刀剑,对准了近在咫尺的,无数次并肩作战的同袍。

这些连血蹄氏族的野蛮冲撞和黄金氏族的爪牙撕扯,都没能杀死的白骨营精锐,此刻却是剑拔弩张,每一根毛发都如利刃出鞘,大有一言不和,就要和对方同归于尽的架势。

喜欢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