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汉眼里的小桃花若欢 梁医生不可以

  • A+
所属分类:生蚝怎么吃

陆晨转了一圈,又看了看世界公屏对比,粗略估计这里大概共有四十多名空间的人。

而空间给出的任务,是保护后援者,并非是这里的所有人。

这次进入艾卡大陆的后援者,一共也不到二十人,剩下的都是“没出息”的探索者,来跟着一起挖矿。

空间让他保护后援者估计有两层意思,一是不满探索者对任务世界的消极应对,二是只有那些后援者才有特殊的采集技能,可以开采米兰星金。

魔兽山脉的矿区,产量最大的是米凯尔钢,探索者自然看不上这玩意,但除此之外,还产出一些稀有的魔导金属,这些金属认证后带出去,不管是倒卖还是自己找人打造装备,都是一笔收入。

这些探索者的思维很简单,觉得世界太难,怕死不想做主线,为了弥补惩罚的损失,就多来这儿挥洒一下勤劳的汗水,捞回点本儿。

当然也可能存在既做主线,也来挖矿的探索者,他们讲究勤劳致富。

他在一个个矿洞中巡视一圈,因为空间的人不知道他的身份,以为他就是艾卡大陆的土著居民,一个个都谨慎的很,不敢乱用采集技能。

所以他也无法分辨哪些是探索者,哪些是擅长挖矿的后援者。

福克斯虽然有点神经的样子,但不像是个大嘴巴,自己的身份暂时于探索者之间,还是个秘密,这是一种藏在暗处的优势,他想多保留一段时间。

陆晨在采矿场主管的口中,得知了近日的情况。

简单来说,最近魔兽山脉很不安生。

也许是因为月狼族的多次骚扰,并且都成功了,其他的魔兽也都胆子大了起来。

在他来之前的一天,还发生了极其严重的小型兽潮,要不是这里的人跑得快,进入了避难洞穴,恐怕会死伤惨重。

但令人难受的是,采矿场内许多开采出来的稀有金属,都被劫掠一空。

当陆晨知道这个消息时,感到愤怒和费解。

费解是因为,他想不通魔兽要金属矿物干什么用。

愤怒是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支线任务进度……少了一部分。

也就是说之前后援者们开采出的米兰星金,也都被月狼族抢走了。

怪不得他昨天扫了眼世界公屏,全都是探索者在破口大骂,骂魔兽傻X。

这种在剧情人物监督下进行挖矿的情况,挖出来的矿物是不能直接收入储物空间的,毕竟这里也是有“考核制度”的。

你下井一天,结果上来啥都没,监工不抽你就怪了。

探索者挖出来的矿都先集体存放,但空间会根据他的劳动量,给予认证份额,等离开世界时可以认证带走一部分矿石金属。

而后援者挖出来的米兰星金……这种东西其实艾卡大陆的人并不在乎,当成是废料,因为太坚硬了,根本无法打造。

因为算是空间指派给后援者的任务,而且也并非帝国指定开采需求的金属,所以他们能直接收入自己的储物空间,等离开世界时,空间就直接收取了。

作为回报,会分给后援者一部分作为奖励。

嗯,这是他昨天在世界公屏的叫骂中大致理出来的信息,而给多少,其中一位暴怒的后援者也吐槽了。

他们全部加起来,才只能得到0.03%的米兰星金,也就是3公斤。

而这三十公斤,还是按劳分配,平均到每个后援者身上,可能就只有0.1-02公斤那样子。

也怪不得有位后援者之前想请保镖时这么吐槽:

“挖完矿后,所得的99.9%全数上交空间,剩下的0.1%和大佬三七分成,我三你七。”

这似乎是什么起源空间的“挖矿行情”,他们挖矿的老熟了。

真可谓是,跪着挖矿。

可那些探索者还羡慕不来呢,想跪都没这个门路,毕竟他们没有特殊的采集技能,空间连那0.1%的油水儿都不会分给他们,他们也只能挖点次等矿物,充充数。

陆晨此时的任务进度已经变成了271.241000,因为在昨天的兽潮中,有位“优质矿工”,倒霉的牺牲了。

空间的人被土著杀死当然不会掉落亡者宝箱,死了就是死了,也回不了空间,更不存在爆东西的说法,他身上携带的那近六十公斤米兰星金,就这么木得了。

陆晨其实是有点费解的,他们探索者拿不到,但探索者的储物空间是由空间赋予的,难道死亡后

恶汉眼里的小桃花若欢 梁医生不可以

还不能回收米兰星金吗?

他想不通,最终也只能推测是因为起源的某些规章。

总之,既然他来了,以后就决不允许出现魔兽的入侵,后援者的死伤。

他现在终于体会到了资本家的心态,在他眼中,那些勤奋挖矿的后援者是这么的可爱。

要知道,对方干的活儿,可是有自己一份啊!

而且他还占大头!

魔兽骚扰,杀后援者,那就是杀自己的“员工”,是抢自己的钱!

知道后援者们的收益后,他开始意识到,可能7公斤米兰星金真的……很多。

古兰汀和格力被他安排到矿场的两个方向进行警戒,以他们的实力,一般的魔兽来袭处理起来不在话下,遇到大规模兽群,也能即时通知自己。

什么王都的纷争都先放到一边,他准备先把眼前的好处拿到手,然后在见到矮人族后,看看能不能聊聊看,去他们那做做客。

倒不是想去矮人族瞻仰“神器”,主要是觉得矮人族一直挺和气的。

矿场内的探索者和后援者进进出出时,看到陆晨都一幅看大BOSS的模样,探索者是敬畏,后援者则是安心。

后援者们才不关心大陆局势,他们只关注自己能不能安心挖矿。

这次帝国派来了如此牛逼之人,看来他们可以安心挖矿,不受魔兽骚扰了。

至于他们的“分成”被告知改变,倒是没人感到意外。

挖矿老手们的都知道,即使自己不聘请保镖,空间通过剧情修整引导,以剧情人物庇佑后援者,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交点矿,安全嘛,最重要。

米兰星金可是很贵重的,就算只有一丢丢,带回去也足够他们霍霍一阵子了。

陆晨闲来无事,就在矿场找个僻静的地方,继续尝试修炼无名斗气。

他认为只要自己持之以恒,细细体悟,应该还是有希望学会的。

距离矮人族这个月的交接,还有五天,陆晨除了修炼无名斗气,就是在世界公屏上查看探索者们的动向。

主要是关注矿场这边的后援者,关心“员工”的身心健康,也是很重要的。

其实没事看看公屏上的对话,也挺有意思的。

“帝国派了哥斯拉公爵来我们矿场,终于可以安心挖矿了。”

“什么!?哥斯拉公爵不是刚平息西境的兽人入侵吗,这就被派去挖矿了当矿工了!?”

“他就是来当保镖的,他懂个屁的挖矿!”

“不过这位怪兽公爵,还真能忍啊,这都不干他那昏君弟弟,这算是流放了吧?”

“谁知道呢,我看他在矿区转了一圈,好像还挺上心的,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他看着我时,笑了一次。”

“啊?那种战场杀胚也会笑?他不是对你有意见,想宰了你吧?”

“不是不是,我感觉那笑意中,甚至带着一丝……关怀。”

“你怕是挖矿挖迷瞪了,他再怎么说也是贵族,对一个下贱的矿工关怀个什么劲儿?”

“那我就不知道了,说不定是人家的魅力高,迷住公爵大人了呢?”

这是个女性探索者,陆晨见过,原本可能长得确实有几分姿色,但穿上一身矿工服,脸被抹的黑乎乎的,令人望而却步。

至于他有没有对这个少女笑过,他就记不清了。

“你一个后援者还点魅力?而且哥斯拉公爵不是有老婆吗?”

“……我就是前期点了魅力,最后才变成后援者的,别问了,这是个伤心的故事。”

“话说,这哥斯拉公爵出狱后,咋不去艾希尔大森林呢?精灵公主也没出来找他,有没有知情人士,给吃个瓜。”

这名探索者用吃瓜的名义,实则是在刺探情报。

“刚出艾希尔大森林,精灵公主的任务针不戳,难度只是唬人,奖励却很丰厚。”

“草,狗比,我们不能做的任务,就别拿出来炫耀了好不?”

“唉,谁让咱颜值高呢,被安排到了精灵族,只能吃这碗饭了啊。”

“‘男人要骚’是吧,老子记住你了,我就在王都,别让我看到你。”

“哈哈,开玩笑的,这次剧情身份是精灵族,纯属运气。”

“楼上说的消息可靠吗?我高潜行,能去精灵族找精灵公主接任务不?”

“估计不行,入口你都找不着,而且精灵族的人都老变态了,都强的离谱,你要不是精灵族,进来被发现的话,绝对是秒跪啊。”

“要说这剧情人物也挺有意思的,一个在大森林悠闲度日,另一个好像也不急,甚至跑去挖矿了。”

“这你们就不懂了吧,这哥斯拉公爵一看就是主角模板,要几番波折的,从他之前去西境就能看出来,这怪兽公爵,心可没死呢,他去挖矿,一定别有所图。”

“能有什么所图?他还能分到我们的矿不成,哈哈。”

“那倒不会,只是他这样的人,绝不是安生的啊,指不定是看上月狼族的试炼,或是想和矮人族谈些私人交易。”

“哦?楼上的兄弟,继续说。”

“那个坑爹的试炼估计我们是没人能过了,但土著可不好说,你看那月神的三个条件,简直像是预言,说明肯定是有人能过的。”

“有道理,不过这个哥斯拉公爵只是最擅长领兵打仗吧,个人勇武和手段,未必比得上四阶顶尖探索者。”

“这你就孤陋寡闻了,人在兽人族,亲眼见怪兽公爵和兽人王打了一场,那战斗技艺,绝对是大师级的,而且不止一项。”

“真的假的?这土著开挂了吧?按照这个世界的世界观,他才多少岁?斗气都练不满吧,战斗专精几项大师级?”

“所以我才说人家是主角呢,主角开挂不是很正常吗,我敢说,他那个弟弟,肯定玩不过他,等他恢复权力,库斯拉王就又要回‘冷宫’喽。”

“我说兄弟,你说你在兽人族?怎么伪装的啊?狐人族?”

“……别问,问就是长得胖。”

“猪人族?”

“……”

负责分析的探索者潜水了,似乎被戳到了痛处。

陆晨摸着自己下巴处几日未曾修剪的胡须,感觉有些好笑。

主角?照你这么说,我岂不成开挂的主角了?

但我一路走到现在,全凭自身努力(迫真!)

陆晨正津津有味的看着探索者们聊天,忽然切了出去,手中弑君出现,冲出山洞,看向天空。

幽蓝的雾气冲天而起,孕育着月白色的光华,覆盖了整片采矿场。

不……范围远不止这一片,整个魔兽山脉的东半边,都被笼罩了。

伴随着大地轻微的震颤,陆晨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任务的难度会有如此大的波动。

随着月狼族的封印松动,魔兽山脉发生了某些异常。

视野可及之处,陆晨看见山脉上浮现一道道月白色裂缝,而他脚下的这片土地在下沉。

采矿场的器械在巨大的应力下扭曲变形,矿洞崩塌,后援者们惊慌失措的往外跑。

陆晨眼疾手快,把几个即将被掩埋的后援者拽了出来,他可不想再折损人手,影响自己任务完成的效率。

然而就在下一刻,他感到身体有些失重,头顶月白色的光华越发刺目。

他暴血开启,双脚猛踏大地,在金属矿坑中踩出一个巨大的凹陷,逆天而上。

他没看到敌人,但他熟悉这种感觉,魔兽山脉东半部,要被拖入某个地方了!

弑君延展开来,黑色的巨刃划过天空,陆晨感觉自己触碰到了壁障。

但更为强大的力量反弹回来,在自空中坠落的过程中,陆晨看到了天穹月白色光幕中的虚影,如天神临世。

落地后陆晨神情阴沉,探索者和后援者则是一脸懵逼。

因为若是此时飞向高处,向远方眺望就能发现,边境之外,根本就不是原来的风景了。

虽然很多人还没搞懂状况,但他们都清楚一点,这里已经不是……艾卡大陆。

空间的波动和艾卡大陆的正常状况完全不同,空气远比魔兽山脉清新的多,呼吸时通体舒泰,毛孔都在舒张。

可这并不是该令人喜悦的状况,在场的许多人联想到近日的事,和神话传说,大概猜出了他们在什么地方。

月狼族的……封印之地。

喜欢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