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 爱你是我的难言的痛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生蚝怎么吃

当金蝉子从黑暗中属性,就发现自己的视线之中,已经围来了很多个脑袋。

“你醒啦?”

金蝉子扫了这三个徒弟,他安静的点点头,不是太想吱声。

“太好了,手术很成功,你已经变成女孩子啦。”

金蝉子原本还想点头,可他突然一个机灵,连忙跳起身来,当着众人面掀开裤子,低头一瞅。

瞧见二弟还在,唐老板顿时松了口气,又没好气的瞥了眼他们。

他娘的,这群王八蛋骗自己。

真他娘的吃了熊心豹子胆。

若不是我修为被封,现在一拳就是一个小饼饼,全给他锤成肉泥。

“交钱交钱,我就说他肯定会低头看看的,你们还不信。”许仙长出三条胳膊,分别对准卞庄、玉总、海空。

三者对视一眼,他们明明也想赌金蝉子会低头看的。

可许仙选择了前者,他们就要被逼着选择后者。

于是乎,

这三人稍稍思考一会,便面无表情的拿出灵石,全当交保护费了。

唯独不知道这西行一路,他们未来的日子还要交多少保护费……

而许仙在收过钱以后,他便拍了拍金蝉子的肩头,表情严肃的说道:“人死如灯灭,唐老大还是要抓紧振作起来,我们还要西行传道呢。”

“………”金蝉子抽了抽嘴角:“人死如灯灭,那是普通凡人的话,用在咱们修士圈里不合适。”

“确实,那就换成吹灯拔蜡吧。”

“你为什么非要说灯?”

许仙耸了耸肩,疑惑道:“那换成神形俱灭、一命归西、含笑九泉、长眠不起?”

“还是人死如灯灭吧,贫道谢谢您嘞。”金蝉子不想和许仙对话,并很想动手打人。

可惜,若不是打不过许仙,他现在都想坐在许仙的坟头上拉屎了。

而经过几人的一番描述。

金蝉子也总算知道自己在昏睡过去以后,大概都发生了什么。

女王离开了,在她即将进入地府的时候,许仙帮忙开了一条路,并好意的给阎王爷送了一道剑气。

至于那座鬼城的其余女鬼,似乎也因女王解开了心结,同样也纷纷消散,遁入轮回。

听到了这些言语。

金蝉子也不由得多瞧了眼许仙,并对其点了点头。

按照他们两人的关系,感谢的话就不用多说了。

毕竟许哥只喜欢钱。

他只有努力赚钱,才能还了欠给许哥的人情债。

而许书生瞥了眼金蝉子那坚定的目光,他就明白唐老大不愧是有大智慧的得道高僧,这才仅相处几天的功夫,就知道他的爱好了。

如此一来。

五人继续一路西行,并在太阳即将落日之前,看到了一户烟筒正冒着烟的人家。

按道理来说。

金蝉子曾明确表达过,只要不是村落、小镇,而是那种独门独户的人家,最好就不要去。

因为去了,就必定会碰到某些问题。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

唐老大的初恋情人刚刚凉透,他只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晚,并混上一口热腾腾的斋饭。

于是乎,当五人走向那户人家的时候。

他们隔着老远,就瞧见一个拄着拐的老大爷,正站在门口不断张望着南方的林子深处,似乎在盼望着什么,乃至许仙等人走了过来,也都没看见他们。

“大爷,你搁着这看啥呢?”

“看人啊。”拄拐老大爷似乎回过神来,并缓缓的叹了口气。

“看谁啊?”

“我儿子,他去林子里打猎去了,已经八天没回来了。”老人家佝偻着身体,在又看望了少许,便拄着拐杖,一步三晃的往回走。

“八天没回来,估计已经凉透了……”卞庄抽了抽嘴角,其余几人不由得瞪了他一眼。

而那老人家却停下步伐,转头缓缓道:“我儿子的确死了,昨儿还托梦給我,说让我把他的尸体埋在土里,不想在林子里任由野兽啃食。”

“可我一个老瘸子,那还能翻山越岭去找他啊?”

“所以我就看啊,看啊……”

“希望那场梦都是骗人的,还希望我儿子能带着猎物,从林子里走回来。”

言尽于此。

许仙等人也不由得叹了口气,无论是在什么年代,白发人送黑发人,总归是令人难过的事情。

尤其这老人家又老又瘸,唯一会打猎的儿子还死了,未来的日子肯定很不好过,再加上这独门独户的,搞不好都要饿死在家中。

眼见如此,金蝉子似乎也有点感同身受,便不由得开口道:“老丈,不如我派我徒弟去林子里找找你儿

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 爱你是我的难言的痛免费阅读

子,帮他入土为安如何?”

“这……这好嘛?”

“这有什么不好的。”金蝉子挑了挑眉,并说道:

“怀玉、海空,你们两个去林子里找找,如果能带回来,就将人带回来。“

“如果带不回来,就从其身上拿回一些信物,最好在找个风水还算不错的地方,将人给下葬了吧。”

“得嘞。”海空和张怀玉对视一眼,转头就往林子里钻。

老人家听到这番话,感动的是泪流满面,尤其还什么风水不风水的。

不愧是道士,这事办的那是相当讲究。

至于什么叫带不回来?

自然是他儿子的尸体,已经面目全非了……

这种情况肯定没必要让老人家瞧见,而取回一些信物,主要是让这老人家安心,至少让他知道,其儿子的确被找到了。

情商这方面。

金蝉子经过西天取经这一路,已经得到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尤其是面对凡人的时候。

…………

海空和张怀玉在山林之中找个走失凡人,那是相当的容易。

哪怕相隔已经足有八天,可这两位陆地神仙,却还是可以通过蛛丝马迹,轻松找到那具被啃食的面目全非的尸体。

唯独不妙的就是,这尸体早已被东西啃过了,其身体上仅剩下两三斤的碎肉。

按道理来说。

若是仅通过尸体来看,根本瞧不出此人被什么东西咬过。

可当他们瞧见地上的某些凌乱的脚印,再加上那浓郁的死气以后……

两者便纷纷正开天眼,仔细瞧了一下。

顿时,

两者对视一眼,同时出声道:“僵尸。”

张怀玉皱了皱眉:“有人在山林之中养尸?”

“这里是南疆,魔门修士数量众多,若真有人养尸,倒也不足为奇,可若是任由僵尸在山林之中出没,那就有点不妙了。

不说可能会伤到上山打猎的百姓,伤到某些花花草草也不是该啊。”海空双手合十,便开始为其念诵经文。

而张怀玉在其身上取下一枚骨质的手串以后,便找到一个风水还算不错的地方,挥手弄出一个坑,就将其埋了下去。

保证王二牛身死以后被僵尸啃食过,也不可能出现任何尸变的情况。

嗯,看风水属于龙虎山的看家本事。

小天师在这方面,那也是相当拿手。

可出于帮人帮到底的想法。

两者便也打算直接端掉那养尸地的老巢,玉总和海空心有灵犀的对视一眼,便往一个地方赶去。

也就是十几里山路的样子。

两者很快就找到了一座山谷,其内白雾弥漫,尸气相当的浓郁,简直令人作呕。

而且从风水上来看,这里就属于一个天然的养尸地,阴气重的令人发指。

甚至于,两者都能感受到,此中还有着不少一品僵尸。

“咱们现在就进去瞧瞧?”

“去啊,难道这点小事还需要通知许哥?”海空双手合十的挑了挑眉。

“去就去,谁怕谁。”张怀玉也不甘示弱。

或者说,

在此番西行传道的路上,他们两人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金蝉子和卞庄这两位走过西游的神仙人物就不说了。

许仙这种强无敌的猛男,那也是压得人喘不过起来。

他们两个虽说很咸鱼,可若是有能证明自己的时机,两者自然也是不想放过。

于是,

这两位陆地神仙,便大摇大摆的走了这座白雾缭绕的山谷。

可就在两者刚刚走入山谷的时候。

轰隆——

他们两人身后的山体就开始合并。

玉总和海空面色微变,当即就化为两道虹光,拔地而起。

但四周山体墙壁之上,却猛地伸出一些红色藤蔓,宛若血肉触手一样,不断向两者袭来,想要将两者缠住,将其拉回地表。

与此同时。

轰隆隆的巨响声,也愈发浓郁,那雾气的温度也在不断升高。

两者火力全开。

一个展开丈六金身,佛光大盛。

一个则施展起天地法相,似乎打算撑破整座山谷。

然而。

当他们以神通驱散迷雾以后。

两者的面色却一变再变。

这哪是什么山谷啊。

他们明明是来到了一座巨型僵尸的肚子里,那所谓的红色藤蔓,则是那僵尸胃里的某些东西。

这一刻。

两个家伙整个人都不好了,并纳闷这是具什么僵尸,体型大的简直就有些离谱。

………………

当张怀玉和海空被‘山谷’吞掉以后,这座‘山谷’上方则正盘坐着一位黑袍人。

此人看起來极为年轻,至于那张过于苍白的脸上,还有这一对血红色的招子。

他叫夏乾坤!

他是尸魔宗开山祖师爷的亲生儿子。

早在一千八百年前,他就已经离开了尸魔宗。

这么多年不曾回去,尸魔宗更是认为他早已经死了。

但实际上。

他没死!

他只是在炼制僵尸,炼制一具能够吞掉陆地神仙,一巴掌能将陆地天人拍成肉泥的绝世僵尸。

至于那僵尸在哪?

很显然,就在他脚下的这座山谷。

至于这僵尸的来源,自然就是他的老爹,也就是尸魔宗的开山祖师爷,夏无忌!

用亲爹炼制僵尸……

这种看似大逆不道的行为,在尸魔宗内却显得极为平常。

毕竟尸魔宗的弟子,其修炼天赋往往就不怎么样,所以每当到了修炼天赋上限的时候,他们就会主动将肉身炼制为僵尸之躯。

当然,哪怕是尸魔宗的弟子,想要将自己炼制成僵尸之躯,却也不可能拥有无尽的寿元。

因为元神的蜕变,才是最至关重要的。

这也就导致某些老家伙在临死之前,往往都会告诉徒弟、儿子,等他们死了以后,不要浪费这具躯体,最好将其炼化为本命僵尸。

正常来说。

炼制一具僵尸,并不需要足足一千八百年的时间。

但尸魔宗的开山祖师爷留了后手,在夏乾坤要将其练成本命僵尸的时候,他爹也曾留下的一缕元神,还要在两者形成本命联系的时候,打算自己儿子的元神给吞噬。

如此一来。

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 爱你是我的难言的痛免费阅读

他就能从儿子的身体里复活,并将前世的身体化为本命僵尸。

但尸魔宗的开山祖师爷也没想到……

他儿子的意志是相当他妈的坚定,似乎早就对他起了防范之心,导致他的后手并不是太管用。

如此一来。

两者就僵持在这里,并搞了一场持续挣挣一千八百年的生死父子局……

直至前不久的时候,

两者的僵局才总算被一个人所打破。

来者的修为并不高,还仅是一只黄皮子,可他却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就从那时候起。

夏乾坤在费劲千辛万苦以后,也总算搞死了他亲爹!

最终,

他也将老爹身体炼制成一座山谷大小的巨型僵尸,并将其命名为巨魃!

此时,

夏乾坤稍稍感受着巨魃体内的两个家伙。

他们没死,还在奋力挣扎,但估计过不了多久,就应该没什么反应了……

对此,夏乾坤没有任何担忧,何况他的目标,也并非是这两个废物。

因为那个伪装成许宣的许仙,才是他真正的目标。

“许仙……许宣,就是你这个孙子,搞得的我尸魔宗直接破产了?”夏乾坤眯着眼睛,目光中闪烁着狠辣之意。

因为前来打破僵局的不是旁人,那人正是老黄,也就是他重重重……孙子夏雨田的仆人。

老黄打破了这个僵局。

让他夏乾坤重获新生,且在久违的僵持之中,稍稍有所顿悟,获得了强大的能力。

至于他是如何得知此事的?

哦,在老黄打破僵局以后,他便吃了老黄,享受了一顿黄皮子肉,并从其凌乱、悲惨的灵魂记忆中,提取到了这种事。

至于老黄为何能来到这里?

那还是一个夏天~

当夏雨田被许仙送走以后,老黄在收拾遗物的时候,曾找到了一张地图……

完全可以说。

老黄在送情报这方面,一生不弱于人。

直至将自己彻底送走为止。

喜欢许仙不是剑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