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纶小说 江西高安

  • A+
所属分类:生蚝怎么吃

蔡司议眼皮一跳,没想到尤道人上来便问这个问题,要知道镇道之宝这等物事因为涉及到上层大能,是有一定忌讳的,是不能够随便对外言说的。

尤道人道:“尊驾且放心,这里是天夏,元夏算不到这里,也没有镇道之宝能隔远伤及尊驾。”

在天夏若是只言元夏镇道之宝,那就不用那么多顾忌了。

蔡司议沉吟片刻,才道:“如果贵方有消息渠道,当知我只是一名才进入上殿未久的司议,对于许多东西并不十分清楚。”

尤道人表示理解,大度道:“没有关系,蔡真人知道多少说多少,况且据尤某所知,蔡真人在未入上殿之前,也是伏青世道的宗老,对于元夏的事,想必也不是一无所知的。”

蔡司议这时才想到,面前这位当初也是与张御一同出使元夏的,只是一直待在伏青世道没动,没什么存在感,可是暗地里说不定将许多事情都搞清楚了。

想到这里,他坐正了身躯,道:“那我先说明,因为有些镇道之宝轮不到我来用,我所知道的,也未必都是真的,有些东西最多也只算得上是一些传闻罢了。”

尤道人道:“传闻也不是没有来由,总有源头可寻,不过这些都是无碍,蔡真人但说无妨,如何判别是我天夏之事。”

蔡真人道:“既然阁下这么说,那我也便敞开直言了。”

他稍加斟酌,这才道:“我元夏讲究上下尊卑,功行不同,所能动用的镇道之宝也自有不同,究竟有多少镇道之宝,恐怕连几位大司议都不清楚,故我先说定然存在的。

似‘乘鸿青羽’和‘诸仙渡’这两件镇道之宝,就连一些外世修道人也是知晓的,元夏就是依靠这两件宝器打通了两界之门,这才能渡去万界诸世。

这两件镇道之宝一则负责去,一则负责回。‘诸仙渡’可带着诸人去往任何一处与元夏化演出来的世域,而‘乘青鸿羽’则可带人回转。”

说到这里,他忽然有些

乱纶小说 江西高安

懊恼道:“阁下当日冲入我飞舟之时,我身上有符诏可以连通‘乘青鸿羽’归返,可是当日若不是我想要那下阁下,以至于错失了这个机会,我今日也未必会坐在这里了。”

尤道人呵呵一笑,没有去反驳。他抚须一思,道:“只看这两宝功用,此是在元夏化演万世后祭炼出来的了?”

蔡真人道:“是,摘取终道才是元夏上下的最终目标,自然有一些宝器是在那时候方才祭炼出来的。”

尤道人道:“拿不知这些宝器运使之时可有什么忌讳,又有什么条件么?”

蔡真人道:“忌讳倒是无有,要说条件么,也就是功行越高,所能动用的威能便越大了,这放在哪里想必都是一样的。”

尤道人点了点头,又问:“尊驾也知,我亦有宝器可以蔽绝外界倾扰,这一次虽未与元夏有过直接碰撞,但元夏敢来,想必也有了克制之法,不知道我若使出,元夏又准备用什么来对付?”

蔡司议道:“我们有一钵‘齐倾宝露’,但凡是镇道之宝,其他镇道之宝只要沾上,就会受此牵累,一旦沾染多了,便会转运不畅,除非能够及时化解。这化解之道么,也是简单,便我不说,诸位事后也能明白,此需要那世之根本,天地本元。”

尤道人一想,也就明白了,感叹道:“这是包藏祸心啊。”

抽取天地之元来化解或许能缓一时之急,但是长远看来却是对天地不利的,而且只要用了,那就越发依赖此等手段,算得上是饮鸩止渴,等到天地被采伐严重,根基朽烂,那只能被元夏轻易覆压了。

这应该是元夏有意留下的陷阱,就让人不自觉的往里跳进去。

蔡司议道:“我所具体见过的镇道之宝就这几件了,这也是我这般司议可以动用的,大司议所能动用的宝器比我更是多,除了地位之故,还有运使宝器需要更高的法力修为了。”

顿了下,他又言道:“我还可以说一些,但下来就是我所听说的了,我既未见过,也无法确定其是否存在,阁下要听否?”

尤道人道:“请讲。”

蔡司议道:“上面据说掌握着一方“天地真环”,此物能逆转天机,纠正错漏,我这么说阁下或许不明,据说若是与人相斗,一旦失策,那么只需祭动此器,就可以归回到出现错漏前的那一刻。”

尤道人有些惊讶,道:“竟有等功用么?”这要做到这点可不简单,因为你首先要扭转的不止是人,还有各种天机,亦或是镇道之宝。

这种天机交错之势,不知有多少承负纠缠其中,不说能否做到,真是做了,难道不怕有朝一日被反夺倒攻么?

蔡司议道:“听着确实有些匪夷所思,不过我也说了,这只是我的听闻,具体我未见过,因为此宝便是用了,也不知道是否真是用了。”

尤道人点点头,表示理解,除非真的将此宝拿到手,否则这是一个无法证伪的东西。

因为如果将天机扭转了回来,那么那些错漏事实上也不曾发生了,如此也就没办法确定此宝真的存在了。

且若当真是有此宝,那也不可能无限度的使用,否则元夏就立于不败之地了,每遇关键时刻只需要动用此宝便就可以了,所以肯定也是要付出什么代价的。

他又道:“尊驾还知道什么么?哪怕是听说的,也是可以。”

蔡司议点了点头,既然真假不需要他来负责,那么他就放开胆子说。

他道:“还有一物,名为‘负天图’,据传此物是在元夏打开两界通路之后所用,说是能将元夏天序渡入他世之中,将之化为元夏之世,又有说此器只是构筑天序的宝器之一,总之说法不一,我本人还来不及去验证。”

尤道人暗道:“这倒与张廷执所言能够相互印证。”他口中道:“这么说,以往攻打外世,蔡司议不曾参与过么?”

蔡司议自矜道:“我好歹也是一个宗老,本来这等攻伐外世之举,自有外世修道人代劳,又怎轮得上我?”

言及此处,他心中又暗暗脑恨,就是因为他没有根基,才被推出来承担罪责,反而是兰司议却是能够脱身,眼看着还奔着摘取终道去了,这叫他怎么想怎么不痛快。若是能给这些人找麻烦,他是十分乐意的。

尤道人又问几句,见关于镇道之宝此人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便转了话题,道:“几位大司议想必蔡真人是见过的,可知晓这几位的具体来历么

乱纶小说 江西高安

?”

蔡司议道:“这倒没有什么不可说的,元上殿大司议通常是三到五位,之所以数目不定,因为有时候也有主动去位的,这不是因为犯过,而是追寻更高境界去了。

不过大战之前,一般不会这么做,有时候大司议之位还会进行扩充,或许会将主动去位之人拉拢回来,似如此回摘取终道,人人都不愿意错过,那些闭关之人很可能会重新归来,只是平常议事,全由上殿决断,是见不到这几位的。”

尤道人道:“哦?这么说,那些个过往去位之人每一个都还存在了?”

蔡司议摇头道:“这我便不知晓了,上乘境界到底该如何求我都是不明所以,我又怎知道他们现在是如何情况?贵方既然要和元夏对抗,不妨考虑进去,毕竟我也不想说了这么多,你们还是败了,平白让那些家伙得意。”

谁都能听出,他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毕竟有时候“自己人”比敌人更值得痛恨。

尤道人看了一眼旁边的常旸,张廷执派来此人倒真是有用,方才一句话就挑动了此人的愤恨情绪。

念头转回之后,他也是心中慎重了起来。也难怪蔡司议对元夏这般信心足,有着这么雄厚的实力,怎么看也不像是输的样子。

初步估计,在扩充之前,光是元上殿中求全道法之人至少就有六个,虽然这与天夏所拥有的此类修道人大致相差不大。可这还并不算元上殿各世道中所蕴藏的力量。

庆幸的是,出于自保和各种别的目的,元夏在没有遇到难以抵敌的敌人之前,应该是不会全部投入全部力量的。

他下来问清楚了每一个蔡司议所知晓的大司议的名字,来历。至于具体功行道行这就无从所知了,对于这他也不强求,在此之后,他又是问了一个看似不相干的问题。

“应机之人?”

蔡司议呵了声,道:“上殿不信这一套,下殿倒是颇为推崇,不过上殿若是发现这等人,要么圈养起来,要么除掉,诸世道中是否潜藏,我便不知道了。”

尤道人点点头,也不再纠缠此事,继续问其他问题,感觉收获极多。

蔡司议到底是司议,哪怕地位低下,所知的消息也不是常人能比的,虽然之前盛筝与张御交换了不少消息,可是此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遮掩,关键的地方更是提也不提,很多地方都要打个问号。

当然蔡司议也不见得全部说了实话,可只是透露出来的部分就够他们消化一阵的了。

他站起身,道:“多谢蔡真人告知这些,今日就到此为止吧。”

蔡司议道:“我回答了贵方许多疑难,是否可以给我换个地界?这地方又是苦闷又是无聊,委实不是人待的地方。”

尤道人看他几眼,笑了笑,道:“自是可以。”

他与其人别过,带着常旸一同离去。待回至驻地之后,便拟了一封书信,将从蔡司议这里问话一字不漏所得俱是记录其上,再附上自己见解,而后便将此书呈送去了玄廷。

……

……

喜欢玄浑道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