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宾正传 阿宾小说

  • A+
所属分类:生蚝怎么吃

虽然余槿布答应过王同海,但却没有在第一时间里出来,网络上的质疑声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看着这情形,王同海奈不住了,电话余槿布,可余槿布的电话却打不通。

无奈之下,王同海亲自登门,寻求焦家义的帮助。

“焦局,现在网上质疑叶诺金的偷逃税是我所为,当时你跟龙局长也在的,我希望你们出来说句公道话。”

王同海对焦家义的态度没有变,即便是求焦家义,总是带着一种强制性的语气。

“你不是把当时的录音传到网上了吗?那可是最好的解释。”焦家义不动声色地说道。

焦家义不傻,现在质疑声只牵扯到王同海,他和龙应飞还没有牵扯进去,如果自己跑出来发声,那是自己去找死!

“对,没错,我发上去了,可一点儿用的都没有。网上那些人解读,就是认为我在引导叶诺金进行偷逃税!你跟龙局都是我的领导,都是有资历的税务领导,你们出来解释一下税收政策,引导那些误读的人,把节奏带正,质疑声才会平息下来。”

焦家义无奈地叹了口气:“同海啊,你还是太年轻了,你说说,咱们几个人谁的官最大?”

王同海愣了愣,他不傻,一开始他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他也认为,余槿布的官最大,由她出来解释就可以了,所以没有找过焦家义和龙应飞。

可没想到关键时刻,答应出来解释的余槿布却没有任何声响,不仅没有,还玩失踪!

难道她也担心解释不清,陷入其中?

现在焦家义这么问王同海,王同海脑子急速地转了转:“焦局,虽然余县长的官最大,但毕竟她不是咱们税务系统的,对咱们的业务也不熟,所以,她的解释远不如你跟龙局的解释。”

焦家义沉吟片刻:“同海啊,你这么说也有道理,但是官场上是讲规则的,不是讲道理的。余县长官比我们高,我们抢着去发言,我们这不是去找死吗?除非我们不想在官场上混了!”

说不通焦家义,王同海急了,脱口而出:“焦局,想当年我父亲为了你升任这个稽查局长,从市里跑回来为你拉票。我现在有难请你帮一帮,你却找借口拒绝,难道让我父亲亲自来找你?”

听着王同海又拿其父亲来要挟自己,焦家义心里当然有气,他堂堂一个稽查局长,还怕你这个小组长要挟?

于是,便说道:“同海,说这些都没用,想出办法来解决问题那才是真的。现在首要的问题的是,找到余县长,恳求余县长马上出来解释,那才是最有用的。”

“如果我找到余县长,我还找你干什么?如果余县长愿意出来解释,我还求你?”王同海终于爆发。

焦家义双臂抱在胸前看着王同海:“你现在是局长,我是小组长?”

王同海咬了咬牙,一摔头离开焦家义的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王同海冥思苦想,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半个小时后,网上出现了质疑余槿布的贴子:诺金公司是县府余槿布招商引资引进的,而税务局的几个人也是在余槿布的办公室给叶诺金指导的。如果说指导有问题的话,作为县长的余槿布应该负什么责任?

整个一件事,余槿布起到了穿针引线的作用!

一时间,质疑声又转向了余槿布。

终于,几个小时后,余槿布坐不住了,电话联系了王同海。

她告诉王同海,她正在外地考察,由于信号不好,几乎上不了网……但现在回到城里了,她让王同海把关于免征所得税的那个税收政策条款例和解读发过去给她。

王同海满口答应,心里却暗自骂道:你他玛的死八婆,答应我好好的,关键时刻却躲起来!老子不放这一招,你还在装逼呢!

没多久,面对网上的质疑,余槿布终于亲自出来解释,向网友解读了那个税收优惠政策,同时说明王同海当时是出于为企业解难的心理,提出合理建议,是叶诺金鬼迷心窍,钻了税收政策的空子。

接到余槿布电话的焦家义和龙应飞,在得到市税务局的同意后,也相继出来发声,说当时确实是为企业考虑,给企业出的合理化建议,只是没想到叶诺金会脑洞大开,利用这一合理建议进行偷逃税。

县长和税务局相关领导的发声,终于把这些质疑压了下去,王同海终于大功告成,真正地成了劫持案中和偷逃税案中的大赢家!

而所有这一切,也拉近了王同海跟余槿布的距离,尽管这样,按王同海的计划,远远还没有达到王同海完全掌控余槿布的目的。

可王同海不急,他有足够的耐心等着机会的到来,他相信他能完全掌控这个女人!

掌控了这个女人,望西县二把手的权力也几乎会到他的手上!

王同海的这一波操作,把查处叶诺金偷逃税案的功劳几乎揽了下来,又顺带成了劫持案中的英雄。

这所有的一切,赵放心里不服,叶诺金偷逃税案,林志诚在背后做了大量的工作,王同海却全部揽入自己的名下。

赵放气愤难忍,要去揭穿王同海,可被林志诚喝住。赵放最后虽然没有去,心里的那股气却憋着。

而此时的王同海可谓是春风得意,立劳受奖不算,眼看着工作满二年的期限就到了,他时刻记着余槿布的那句话:市税务局谭恩生局长是她的同学……

这层关系,似乎为王同海正式打开了官场的大门,他时刻准备着。

就在这时,县税务局长龙应飞传来好消息,任命书下发,就任望西县县府副县长。

看到这则任命消息,焦家义兴奋地跳起来,直接来到龙应飞的办公室。

“龙局,不,不,龙县长,祝贺祝贺!”焦家义兴奋无比,紧握着龙应飞的手,好象这个副县长是他当一样。

“谢谢,谢谢!终于等到这一天了!”龙应飞满面红光,印堂发亮,喜悦的心情溢于言表。

“龙县长,您看余县长那边,您要不要跟她提一下,你上任县长后,这个位置……?”焦家义迫不及待地提醒道。

龙应飞愣了愣,呵呵一笑:“家义啊,这个任命书刚下来,我就立即电话让余县长帮着抢官,这不合适吧?到时候会恰得其反。”

焦家义尴尬的笑了笑:“我是担心你一走,这个位

阿宾正传 阿宾小说

置别人就填上来了。”

龙应飞笑着拍了拍焦家义的肩膀:“家义啊,你要信这一条,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好好等着吧,是你的总该会来,就象我一样。”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焦家义也不好再说什么,但心还是很不安,想亲自去找余槿布,又怕弄巧成拙,毕竟他跟余槿布没什么交情,只是几面之交。

从龙应飞的办公室出来,焦家义的喜悦直落而下,龙应飞走马上任,自己能不能坐上这个位置,完全就是凭空而想,没有一点儿实的东西。

一是上次送给龙应飞的那张银行卡,龙应飞没有收下,焦家义心里忐忑不安,这意味着龙应飞答应帮自己坐上这个位置,把握性不大。

二是焦家义几次要求龙应飞带着去见余槿布,龙应飞都找借口搪塞。

三是刚才的态度和话语,明摆着让焦家义做好坐不上位的准备。

思来想去,焦家义也怪不得龙应飞,毕竟他没拿过焦家义的大礼大品,给焦家义一张空头支票也不奇怪。

但是,在上边组织部门来考核龙应飞的时候,焦家义做了很多对龙应飞有利的工作,可以说,龙应飞的上任,焦家义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可现在,眼看着县局长这个位置空出来,焦家义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求门无路。

心事重重的焦家义走过检查组的办公室,想了想便走了进去。

“焦局好——”检查组几个人跟焦家义打招呼。

“在干嘛呢?”焦家义脸上堆起笑容。

“我们在说龙局提为县长的事呢。”房敏大声地说道,“咱们税务真是出人材啊,直接进军县府领导去了。到时候咱们的焦局也到县里当个一把手,占领那边的领导阵地。”

真是哪壶不开提那壶。焦家义心里正为这事郁闷呢,房敏又无意提到。

“这个话你都敢说,你是不想干了!”焦家义脸色很难看。

本来房敏是

阿宾正传 阿宾小说

拍马屁的,没想到竟然拍到了马腿上,一时愣住,不知说什么好。

几个人也不敢搭话,一时间空气凝固。

“焦局,我感觉你要去坐龙局的位置。”赵放冷不丁冒出了一句。

平日不开玩笑,说话一句是一句的赵放,说出这么一句话,都让大家傻愣,徐守业首先反应了过来,呵呵笑道:“恭喜焦局!赵放一言顶九千,我们等着你的好消息。”

赵放的话充满喜气,再这样被徐守业顶一下,更是喜上加喜,使得焦家义脸色阴转晴,连声笑道:“谢谢你们的吉言,真有那么一天,我首先得请赵放喝酒!”

说完,焦家义挥了挥手,走了出去。

楼宇平笑着凑了上来,很认真地对赵放说道:“赵放,你这话玩大了?如果焦局能上就更好,如果上不了,有你看戏看的!”

喜欢靠山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