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8章 再侵鞠婧祎 美国十次导航

  • A+
所属分类:生蚝怎么吃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墙那边还放了不少盯梢的,西北军再隐秘的行动都能窥伺到端倪,更何况是让整个西北军都哗然的大事。

皇帝竟然在这时候对聂家下手,在崔钰看来简直就是疯了,起初得知这个消息的事情,他还在冷笑嘲讽聂荣堂堂一个大将军居然连这等谎话都编造的出来,也只是抱着万无一失的心态派人确认的,结果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皇帝疯了吗?

就算对聂荣在锦东僵持多时没有进展而恼火,也不至于用这等手段惩处!

西北二十万大军可不是假的,皇帝就确定聂荣在得知了全家被杀之后,聂荣还会忠心耿耿为他效命?

他脑子有病不成?

就算是再忠心的臣子也不可能做到!

就算他真的要对聂荣下手,也该先卸去了他的兵权,派人接管了西北军之后再动手才是!

崔钰怎么想也想不到皇帝这番作为,说他是疯子那都是便宜他了!

不过,这对于锦东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

只是很可惜,他还没为这好消息高兴太久,甚至给燕王的军报才送出去没多久,闾州那边就先给了他惊人消息。

没比皇帝杀了聂荣全家好多少!

张华为人控制刺杀燕王?

燕王危在旦夕?

大哥坐镇闾州前线?

崔钰恨不得立即飞奔而去!

张华、燕王都出事了,单凭大哥一人如何能稳得住闾州前线的将士?更别说还有蛮族虎视眈眈!

闾州前线危急的消息接连传来,最后,甚至送来了大哥的一封家书。

崔钰不用去看那家书也几乎能猜到里面写了什么了!

若不是刘群山阻止,崔钰便已经带着人赶去了!

好在,冷静并没有等来最坏的结果。

燕王的军令传来,让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大半,不管是大哥代燕王发令,还是燕王熬过了重伤,宁州军和幽州军去支援闾州前线,于大哥来说都是好事!

而燕王府的人送来燕王的东西,更是让他确定燕王平安无事。

只是崔钰看了那盒子里面的东西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不好到像是要炸了似得,“殷承祉——殷承祉——”

恨不得吃他的血拆他的骨头!

既然有这个东西为何不早些拿出来?

他难道不知道这东西足够让西北军举手投降吗?

他明明有这东西为何还要看着锦东的将士去拼命?

为什么?!

殷承祉他到底有没有把锦东将士的命放在眼里!

“此物非同小可,不到万不得已不该拿出来。”刘群山这回却站在了燕王这一边,“燕王没有第一时间拿出来,也并非真的错了。”

崔钰冷笑,“死了那么多锦东将士,刘叔你还说他……”

“以如今皇帝的行事作风,未必会认这遗诏,甚至可能因这遗诏的存在而更加的针对锦东。”刘群山打断了他的话,“将军,西北军之所以与我们一直僵持,除了聂荣不愿用玉石俱焚的打法之外,便是皇帝也不愿与锦东真的彻底撕破脸,走到没有转回余地的一步,他应该还是想先处理完齐王之事,再腾出手来对付燕王。”作为早就知晓有可能有这么一道遗诏存在的人之一,刘群山之所以一直没有提出用这杀手锏,一是不知东西是否真的存在,二也是知道这东西一旦拿出来会带来的后果,“可遗诏一旦现世,便不会有任何人比燕王对皇帝威胁更大了!先帝遗诏将皇位传给燕王,便是说当年皇帝继位名不正言不顺,他要继续坐稳皇位便只有将燕王彻底地钉死在锦东,让遗诏成了燕王编造谋逆的一个幌子。”

“刘叔是说如今已经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了?”崔钰神色更难看了。

刘群山沉默数息,“闾州必定发生了

第1268章 再侵鞠婧祎 美国十次导航

更严重的事情!”

“那……”

“执行燕王军令!”刘群山没有继续商讨那些大家都不知道的事情,因为没有意义,“我们现在能够做的就是听令行事!”

崔钰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即飞去闾州,不过也还没忘记自己身为宁州主将的责任,“好!”

宁州军和幽州军纷纷调往闾州。

这不管是对军中将士还是对百姓来说都不是好消息,毕竟西北军还在虎视眈眈呢,燕王这是要放弃宁州和幽州了吗?

还是闾州军挡不住蛮族了?

不管是哪一个,于锦东的百姓来说都不是好事。

本来就人心惶惶的局面,更是失控了。

崔钰没有亲自领兵前去闾州支援,宁州军虽抽调了大半赶赴闾州前线,但却并不是真的将宁州边防给丢了。

然而即便如此,于西北军而言,宁州便如敞开了大门等着他们进一般,不过因聂家一事,西北军正乱着呢,就算是不乱,怕也会怀疑这是不是锦东军设的空城计!不然燕王疯了才将大部分兵士抽调走!就算闾州前线再危急,难道就不怕后院失火?再说蛮人不是已经被他们打的嚣张不起来了吗?哪里需要这般兴师动众?

而很快,崔钰便派人约见聂荣了。

只是西北军那边始终没有回应,不知道是还没从聂家一事中缓过来,还是真的不愿与锦东再接触了。

“祖父,为什么不应?!”聂之涯一身重孝,赤红着眼睛盯着一脸憔悴面无表情的聂荣,他想不通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为何祖父还不愿与皇帝翻脸,之前如果说是怕皇帝会伤害京城家人,可如今还怕什么?怕皇帝也将他们定为叛逆吗?还是怕西北军不肯跟着他们反了皇帝?!“祖父,你就没听到父亲叔伯他们的惨叫吗?你就没有梦见过他们倒在血泊中的惨状吗?祖父,为何到了这个地步你还看不清那暴君的真面目?你……”

“闭嘴!”聂荣却喝道。

“我可以闭嘴,只要你让爹娘他们活过来我一辈子闭嘴都可以——”聂之涯到底还是年少,终究还是哭喊了出来了,“你能吗?能吗——”

“孩子……”

“难道整个聂家在你的心里,都比不上去效忠那么一个暴君吗?!”聂之涯嘶吼道。

聂荣咬牙道:“这事有蹊跷!”

“什么蹊跷?蹊跷就是皇帝……”

“皇帝若是不信我,直接派人来替代了我便成,他若是不满意我始终和锦东军僵持,下旨命我进攻便是,就算他真的不容我们聂家,也该先将我的兵权卸了才是!”聂荣不是傻子,哪怕丧亲之痛也没完全蒙蔽了他的理智,“我在西北军多年,必定有所根基,皇帝就算对西北军有信心也绝不敢冒这个险!他要对聂家下手,必定先派人来卸了我的兵权!可他没有!聂之涯,这件事有问题!你且先冷静下来,待我……”

“报——”有兵士前来,“启禀将军,城中的岗哨传回消息,有人在城中散播一则留言,说燕王手中握有先帝遗诏,遗诏中皇位传给燕王,燕王才是真命天子,当今皇帝皇位名不正言不顺,乃窃国之贼。”

“真的?”聂之涯笑了,“祖父,你看看吧!你看看吧!你还在为那个暴君说话?有什么问题?!有问题也是那暴君有问题!他慌了,疯了!”

聂荣双目一瞠。

“报——”有有人来报,“启禀将军,宁州军在城门前悬挂出了先帝遗诏,说西北军若是不信,皆可派人来看!”

聂荣脸色更难看。

“祖父——”聂之涯几乎是泣血般地吼叫了出来。

聂荣闭了闭眼睛,“派人告诉崔钰,我与他见面!”

“是!”

两人见面也没掖着藏着,就在双方阵营前,背后都是双方的大军,当然,比起西北军摆出来的阵势,锦东这边便小多了。

崔钰也不怕丢人,见了面便抱歉地说道:“闾州边境危急,奉燕王军令,如今宁州大部分兵士都调去支援了,今日的阵仗有些上不的台面,还请聂将军见谅。”

“崔温的儿子。”聂荣却道。

崔钰挑眉,在马上行了个晚辈礼,“崔温次子崔钰,见过聂将军。”

“我聂家被屠,与你们是否有关!?”聂荣直接开门见山,多余的一个字也没有说。

没错,他是怀疑燕王!

皇帝就算再疯狂也不可能做这等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他屠杀皇族,是为了震慑整个皇族,让宗亲乖乖听话不要在他对付燕王和齐王的时候扯他后腿,对南边叛逃将士家眷大开杀戒,也是为了震慑,手段的确残忍了,可也并非毫无道理!但他屠聂家,却是没半点好处!没有人比皇帝清楚他对他的忠心出自什么,所以,除非他真的带着西北军转头了燕王,否则他不会轻易对聂家下手!就算他真的容不下了,多疑到连他都怀疑,也不可能这般直截了当!这完全不是皇帝的作风!所以他怀疑有人冒皇帝的手来做这事!

可在京城之中,谁有这个本事?

而谁有这般迫切地希望他和皇帝翻脸?

崔钰心中一惊,但面上却是不显,先前燕王曾透露过他会对聂荣下手,之后,聂荣也的确遇刺,他不敢确定除了刺客之外,燕王还做了什么,甚至于如今聂荣所说的事情,他……

“是不是你们——”聂荣杀气腾腾。

崔钰虽气场上比不上,但也不是当年那个躲在父兄庇护下只会吃喝玩乐的小公子了!他冷冷一笑,“聂将军这是在说笑吗?”说完,不待对方发作便又道:“我们燕王殿下若是有这个本事能让皇帝下令杀了聂将军全家,还会被皇帝一路追杀狼狈逃回来?那位将殿下一手养大待他恩重如山的师父,如今还重伤昏迷着呢!我们殿下若有这个本事,直接让皇帝自个儿杀了自个儿不就好了?!聂将军,丧亲之痛,崔钰能理解,甚至感同身受,但是,请不要被伤痛蒙蔽了眼睛了!”

“皇帝没有理由这般杀我家眷!”聂荣喝道。

崔钰嗤笑,“皇帝连皇族都屠了,区区聂家又算什么?”说完,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哦,对了,或许真的有问题,毕竟,皇帝身边还留着一个极大的祸害了!本将方才接到燕王殿下传来的消息,当年蛊惑先帝差一点将大殷江山毁于一旦的安氏妖后还活着,而且还在皇帝身边当了走狗!哈!现在不知道是谁给谁当走狗了!”

“安氏妖后?”

“在陛下身边?”

“妖后?!”

“这怎么可能?”

聂荣身后的将领纷纷惊呼出声。

而聂荣却面色不变。

崔钰心里大体也能猜出个端倪来了,“瞧着聂将军的神色是早已知晓这事了?”而能够这般早就知道,想必真的是皇帝的心腹,也便能理解他到了这一刻居然还能冷静地分析皇帝不可能这样做!“将军,比起燕王派人做的,您不觉得皇帝被妖后蛊惑了更合情合理吗?”随后,话锋又一转,“只是却不知皇帝为何要留着这么一个祸害!当年这安氏妖后可是害的他家破人亡差一点连命都没有了!哦,对了,齐王不是说了皇帝就是在西北给伤了身子,导致连孩子都生不出来吗?这些可都是那安氏妖后所害,可他居然没把她千刀万剐,还设局蒙骗我们殿下,让我们殿下亲自为他指认了安氏妖后已经死了,然后,养在身边多年!他想做什么?难不成还觊觎安氏妖后的妖法?堂堂一个皇帝,竟然觊觎妖法,将军觉不觉得很可笑?不过到底是靠着坑蒙拐骗阴谋算计得来的皇位,自然心慌了,身边有个会妖术的人在,说不定能安心些!对了,也不怕告诉将

第1268章 再侵鞠婧祎 美国十次导航

军,我们之所以要如此不计后果地将大部分兵力调往闾州前线,除了这次蛮族因为寒潮一事而发了疯之外,还因为安氏妖后在前线作乱,不但蛊惑兵士扰乱占据,甚至还蛊惑了张华将军刺杀燕王!”

聂荣神色一变。

他身后的其余将领也都神色大变。

燕王遇刺?

那是不是说锦东也不比他们好多少?

“也是亏的我们燕王殿下是真命天子,得上苍庇佑,否则哪里能扛得住如此手段?”崔钰继续说道。

“安氏妖后在闾州前线?!”聂荣拽着缰绳的手青筋迸出。

崔钰颔首,“我得到的消息的确如此。”

“燕王有何话要说!?”聂荣又问道。

崔钰面容肃穆,“与我们合作,一举歼灭蛮族!”

喜欢那位大佬她穿越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