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术士的重来人生漫画无修完整版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生蚝怎么吃

等待,最是熬人。

那百余名拨换城的男丁被突骑施人抓走之后,一天一夜的等待对于来瑱来说,就如同一生一世那么漫长。

在他彻底失去耐心之前,那些被俘男丁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之中。

一个不少,全都回来了。

苦苦等盼亲人归来的老弱妇孺们喜极而泣,一窝蜂的迎了上去,和他们的父兄子侄们抱头痛哭。

来瑱如释重负,长吁了一口气。

负责去往拨换城送信的随从,在来瑱身边说道:“少将军,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来瑱问道:“何意?”

随从说道:“那天我奉少将军之命去了拨换城求见萧御史和高镇将,将消息报予他们知晓。当时的情景,真的就像是一瓢冷水泼入了滚油之中炸了锅,所有人都很焦急也很愤怒。但萧御史却叫我回来报知少将军,说三日之内,这些被俘百姓定能平安归来……”

回复术士的重来人生漫画无修完整版在线阅读

来瑱说道:“当时,你根本就不肯相信,对么?”

随从老老实实的点了一下头,“确如少将军所言。当时,我是一点都不相信萧御史的话。可是眼前……哎,我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这可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来瑱说道:“这也正是,我现在最想知道的。”

机灵的随从心领神会的应了一喏,马上去找那些被俘百姓,询问他们获救经历了。

片刻过后,来瑱着实的被吓了一跳。

“你说什么?!”

随从只好复述了一遍:“突骑施人以这些百姓的性命为要挟,强迫萧御史去往突骑施的军营里投降。否则,他们每隔一个时辰就要杀一个人!”

来瑱急道:“你是说,萧御史亲自去了突骑施的军营里当俘虏,才把这些百姓换出来?”

随从点了点头,“没错。属下询问那些获救百姓,他们都是这么说的。”

来瑱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斗然蹦出一个糟糕的念头——完了!

我大唐的御史钦差与准驸马,当真被人捉去,当了俘虏!

至从当今圣人登基以来,我泱泱大唐国力昌盛、兵锋劲锐,四海蛮夷无不宾服。从来只有我们捉拿他国的君王重臣,献俘于京师厥下。我们自己,何曾受过此等奇耻大辱?!

现在,这种事情偏偏就在安西发生了!

来瑱立刻想到了他的父亲……如果朝廷方面需要抓一个人出来专为此事负责,身为安西四镇最高长官的来曜,首当其冲!

思及此处,来瑱心急如焚。再又担心突骑施人出尔反尔又来捉人,他连忙骑上了马匹发号施令,“走,快走!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等进了拓厥关,我们就安全了!”

在他的催促之下,数百人开始匆忙赶路。他们一路仓皇跌跌撞撞,总算是平安的步入了拓厥关内。

到了这里,来瑱总算稍稍安心。他把所有的随从全都留了下来照顾百姓,自己独自一人马不停蹄的连夜飞奔去了龟兹,来到都护府,紧急求见他的父亲。

来曜被惊醒于睡梦之中,多少还有一点迷糊。但是听了来瑱的一番话后,他恍然惊诧,再无半分睡意!

来瑱见他父亲神色大变,小心翼翼的说道:“阿爷不必过于着急。我们尽快想办法把萧珪给救出来,也就是了。”

来曜双眉紧拧,沉声道:“你说得轻巧。现在我手中的兵力,已经不足以往的三分之一。要跟突骑施人来硬的,肯定是行不通了。要是来软的去找突骑施人谈判断,那会更加行不通!”

来瑱问道:“为何行不通?”

来曜说道:“突骑施这一次出兵的目的十分明确,他们就是想要拔除拨换城这一颗肉中之刺,再将柘厥关以西的土地全部收入囊中。倘若真要谈判,无论我们怎么讨价还价,这一点,他们肯定不会放弃改变!”

来瑱点点头认可了父亲的言论,担忧的说道:“可是,如果我们不能尽快的救出萧珪这一位钦差大臣与准驸马,便是有辱国体、有辱皇威。朝廷那边责怪下来,阿爷如何承担得起?”

来曜重重一拳砸到了木几之上,沉声道:“再如何责怪,也无非就是丢官杀头!——要我拿城池和土地,去换一个于国于民没有半点用处的废物,我来某人,倒宁愿丢官杀头!”

来瑱迟疑了一下,说道:“阿爷,萧珪可能和我们之前想像中的,有些不同。”

来曜问道:“有何不同?”

来瑱便将他最近几天的所见所闻,比较详细的向他父亲讲述了一通。

来曜听完之后沉吟了一阵,然后说道:“如你所言,萧珪或许没有我们最初想像中的那么不堪。但你与他只有一面之缘,就能从此看清他的真面目吗?”

来瑱说道:“阿爷,孩儿确实眼力有限,不敢胡说看清了谁的真面目。但他舍身去往突骑施的营地,救了那些被俘百姓的性命,这是不争的事实。”

来曜冷笑了一声,“休说什么舍身。他不是一早就想着,投降突骑施吗?”

来瑱争辩了一句,“阿爷,萧珪一心想要守住拨换城。他是诈降,目的是要拖延时间。孩儿敢于肯定,萧珪绝对不是一个贪生怕死之辈!”

来曜不以为然的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就算你说得对,萧珪并非贪生怕死之辈,而是一个英雄人物。那么,这样的英雄绝对不会同意,我们割让大唐的城池和土地,去换回他的一条性命。”

来瑱怔了一怔,无语以对。

来曜再道:“假如你不小心看走了眼,萧珪只是一个善于伪装的脓包废物。那么,这样的钦差大臣与皇亲国戚,死便死了。倒能为这大唐天下,减少一份负累。就算日后朝廷方面将要清算我来某人的罪过,我也认了。反正不用等到他们清算,我来某人的这个官,差不多也已经做到头了。”

来瑱突然感觉,自己无话可说了。

来曜用手指敲了敲桌子,“你辛苦了,下去歇息吧!”

来瑱有点不死心,说道:“阿爷,我们当真,不管萧珪么?”

来曜说道:“别着急,再看一看吧!”

来瑱只好点了点头,“是,一切听从阿爷吩咐。”

两天以后。

一队旌旗昭张,气势非凡的骑兵队伍,走进了突骑施的军营里。

突骑施的军队统帅托利大设,亲自率领大小将佐一同出迎,排好整齐的队伍,对一名衣饰华贵的四旬男子,施礼下拜。

“恭迎莫贺达干!”

莫贺达干面无表情,气定神闲。

他骑在马上,十分坦然的接受了托利等人的拜迎。

身为突骑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他当得起这样的礼遇。

片刻之后,莫贺达干下了马,走到托利面前,轻轻的抬了一下手掌。

托利连忙谢恩,小心翼翼的起了身来站在一旁。他乖乖的低着头,根本不敢正眼去瞧眼前这位,眼神比雄鹰还要锐利、气势比狼王还要强大的上位者。

莫贺达干一言不发,径直走进了帅帐之内。他的随行护卫立刻就将帅帐包围得如同铁桶一般。凛凛的杀气,让托利等人都不敢大肆喘气。

片刻过后,托利被叫进了帅帐之中。与他一同进帐的,还有裴蒙、乌那合与高仙芝。

第一眼见到莫贺达干时,高仙芝与裴蒙等人,心中不约而同的想道:此人好强的气势!

莫贺达干环视了众人一眼,说道:“谁是裴蒙?”

裴蒙上前一步叉手而拜,“在下裴蒙,参见莫贺达干。”

莫贺达干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笑意,说道:“裴先生,你我神交多年,终于见面了。现下公事为重,请容稍后,再叙私谊。”

裴蒙道了一声谢,退到一旁。

莫贺达干脸上的笑容迅速消失,恢复到了不怒而威的姿态,说道:“萧御史,又是哪一位?”

高仙芝淡淡的说了一句,“我就是。”

莫贺达干转过头来,凝视于他。

高仙芝感觉他的两道眼神,仿佛有着实际的力量,重重的落在自己脸上。

突然,莫贺达干摇了一下头,并且语出惊人——

“不。你不是。”

在场众人,同时一惊。

只有乌那合,突然放声大笑,“莫贺达干,果然英明!”

众人更加惊讶,托利叫道:“乌那合,你什么意思?!”

乌那合笑嘻嘻的说道:“托利兄弟,我的意思应该很明显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指向了高仙芝,“你眼前的这个人,是假冒的!他根本就不是唐朝御史萧珪。他叫高仙芝,是拨换城的一名将军!他父亲名叫高舍鸡,拨换城的守城大将是也!”

此言一出,高仙芝、裴蒙与托利三人,同时脸色大变!

莫贺达干的双眼之中,似乎射出了两把飞刀,准准的落在了托利脸上。

托利立刻感觉到,自己的末日就要降临。他慌忙跪到了地上,急急争辩道:“属下办事有误,莫贺达干恕罪!乌那合这个奸贼,先前他可不是这么说的!是他故意蒙骗于我!他想要陷害于我。”

“够了。”

莫贺达干轻吐二字,托利连忙闭嘴,不敢再说了。

裴蒙始料不及,既然愤怒又不解的瞪着乌那合。高仙芝咬牙切齿暗暗握紧了拳头,准备擒贼擒王拿住莫贺达干。但他刚要动手,一把冷冰冰的大刀就已经飞快的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嬉皮笑脸的乌那合,轻轻摆弄他的大弯刀,说道:“高将军,我知道你武艺高强,身手不凡。但我这把宝刀今天上午才刚刚磨过,吹毛断发、削铁如泥。你可千万,不要乱动哦!”

高仙芝气得直发抖,“乌那合,你这个该死的骗子!遭千刀的狗贼!”

乌那合嘿嘿直笑,“过奖,过奖。若不骗人,还能叫西域之狐吗?”

裴蒙问道:“乌那合,你骗了我们所有人。你究竟什么意思?”

乌那合说道:“我的意思很简单。莫贺达干才是真正值得,让我为他效力的主人!”

莫贺达干似乎不怎么领情,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来人,拿下。”

一群侍卫冲进帅帐里来,将所有人全都执拿起来,包括乌那合。

乌那合惊叫道:“莫贺达干,我一心效力于你,为何如此待我?”

莫贺达干说道:“莫非你认为我和托利一样愚蠢,真会相信你这一条臭名昭著的西域之狐?”

托利撇起了脸,表情十分难看。

乌那合苦笑不矣,“我早就知道,草原上最狡猾的狐狸,也逃不出莫贺达干的弓箭。所以,西域之狐绝对不敢在他面前耍什么花样。”

莫贺达干说道:“再不说出一两句有用的话,你颗装满了谎言的头胪,马上就要搬家了。”

“等、等一下!”

乌那合急忙叫道:“萧珪还在拨换城里!我能把他捉来,亲手交给莫贺达干处置!”

莫贺达干淡然道:“我有千军万马在此,用不着你来代劳。”

乌那合急忙说道:“我敢保证,千军万马杀将过去,最多只能得到萧珪的尸体。活的萧珪,才能有所用处!倘若不小心将他弄死了……莫贺达干,你知道后果!”

莫贺达干沉思了片刻,转头看向裴蒙,问道:“裴先生,你认为呢?”

裴蒙说道:“萧珪现在是我的主人。莫贺达干却来相问,叫我如何答话?”

莫贺达干淡然一笑,“不管你的主人换作了谁,我始终把你当作我的朋友。你就随便说一说吧!”

裴蒙咬了咬牙,说道:“我赞诚乌那合的说法。活着的萧珪,才能有所用处。倘若杀了他,只会激怒大唐的朝廷与圣人。”

莫贺达干说道:“这听起来,像是某一种威胁。你觉得,我会怕?”

裴蒙说道:“莫贺达干英雄了得,当然无所畏惧。但裴蒙窃以为,国事当以利害为先,意气为次。”

莫贺达干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中原的朋友就是有学问,利害为先、意气为次,说得多好。那我就依照裴先生的教导,去做吧!”

众人同时一愣,什么意思?!

莫贺达干看向乌那合,说道:“那就麻烦你这只狡猾又灵活的臭狐狸,再去拨换城里跑一趟去见萧珪,要他三天之内,出城前来向我投降。我会看在裴老令公的面上,对他以礼相待。否则……他心爱的公主殿下,就得带着伤心的眼泪为他守寡。或者是,改嫁他人了!”

喜欢大唐第一闲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