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吧小说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生蚝怎么吃

堂上烛火摇曳,诸人依次而坐,茶杯里热气袅袅,气氛却很微妙,每个人的神色都很凝重,几乎也没人说话,但一开口都是针针见血。

盏茶功夫,双方进行了第一个回合的交锋,但谁也没占到实际上风,确切说这一回合仅是双方在试探对方的底线。

李自成这边主动提出和谈,但狮子大开口不光要求封藩还要保留军队,这要价可以说相当的高了,但朝廷的意思也很明确,你要价是否过高,为是否砍价这都是待会的事,在这个之前,你先拿出诚意,我在和你说谈价格的事。

但双方却卡在了诚意这个坎了。

宋献策提出以荆襄兵力助朝廷攻打重庆,但被朝廷这边认为其实仅是为了自保,毕竟现在左良玉还在进攻荆州,给其带来不小的麻烦和压力。

于是朝廷这边提出令其撤出黄河防线,却被宋献策断然拒绝,他们之所以有底气同朝廷谈判便是因为有这道防线,若撤掉防线那就等于打开大门了,那还谈个毛线啊,傻子也不可能这么做。

“菜齐了,酒也温好了,不若咱们边吃边聊吧,诸位请”宋献策见局面一时打不开,便向改变一下谈判气氛,酒桌也是谈判桌,几杯酒下肚说不定就柳暗花明又一村呢。

哪只吴牲淡淡一句:“过午不食”就给拒绝了。

宋献策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过午不食,但史可法等人则知道以吴牲这种性格是绝对不会与贼同食的,从进来之后他脸茶都没喝。吴牲是在场的大佬,他不入席,史可法等人自然也不会腆着脸去吃喝。

见诸人不动,宋献策苦笑轻摇头重新落了座,既是如此,那咱们就继续吧,只不过如此虚套扯皮下去没什么意义,既是诚心和谈,便都先拿出些诚意来吧。

“汝等先吆喝先要的价,那也就先将诚意拿出来些”吴牲冷冷道,他虽不耻宋献策这种流贼,但内心对其却已有了几分佩服,要知道自己这边六七个人,虽然就仅他和史可法开口说话,宋献策算不上舌战群儒然则,六七人的气势在那,这人却淡定自若见招拆招,不得不说其定力之大且极为聪明,这边每出一张牌他就能知道下一张是什么。

“可以”宋献策点点头:“但在这之前,在下还是要先声明一下,此次和谈虽是吾等提出,但朝廷也没必要更没资格居高临下……”这话让吴牲有些恼火,欲开口反驳却还是忍住了,宋献策接着往下道:“眼下局势其实咱们心里都清楚的很,不管朝廷承认不承认,闯王已自成基业可与朝廷分庭抗礼,虽无朝廷封藩之名却有之实,吾等之所以提出和谈,无非就是要个名而已,而其实最大的受益者则是朝廷!若此番谈何失败,吾等双方逐鹿,鹿死谁手尚不得而知”。

这话很刺耳,但却是事实!

吴牲虽怒也不得不承认。

但他却不能承认,也不想反驳,只是冷冷一笑:“这些虚张声势的话少说,还是那句话,先拿诚意再说谈和之事”。

肉文吧小说全文完整版

也罢,宋献策微微点头:“朝廷传令左良玉停止进攻荆州和襄阳,吾等遣两地兵力攻打重庆,不是助攻朝廷,是我们自己打下来,如何?”

吴牲眉头一皱看向史可法,身边诸人也侧目面面相觑低声议论。

史可法轻笑摇头:“此举无非还是为自己太平而已,终究是不想让左良玉动你们的后方,荆襄是你们最后的退路,对你们的重要性天下皆知,再者说了,让汝等打重庆,半年,一年?这拖延之计可不只汝会用啊,宋军师,汝既然摆正了态度,就拿出些真诚意吧,本官奉劝汝一句,莫在拿荆襄那边说事了,和谈确定之前,朝廷不可能令左良玉停下来的”。

宋献策丝毫不为被史可法戳破心思而尴尬,微微一笑:“买卖嘛,既能吆喝就能讲价,南边你们分寸不让,黄河防线是吾等底线同样不能让一寸,但朝廷却又再三为难让吾等拿出诚意,这做买卖的,双方都要有诚意才对吧,还是先听听诸位的算盘”。

史可法看向吴牲见他微微点了头,这才道:“既然说到底线,那吾等也透个底吧,首先封藩影响极大,容易引起效仿,所以朝廷必须谨慎为之,另,尚要提防李闯反复,何况李闯又要求保留兵力,这根本就是不可能接受的价钱,但朝廷为了天下百姓不再遭受兵乱之祸,还是同意与汝坐下谈一谈,而前提只有一个,便是先拿出诚意来,余下的都好谈”。

“在下洗耳恭听呢”宋献策面无表情淡淡说了一句。

“出兵收复锦州”史可法盯着宋献策一字一句道。

宋献策脸色顺便变得凝重起来,这个要求太出乎意料了,他来之前曾和李自成等一众人推测过朝廷的各种要求,极有可能在张献忠或者黄河防线做文章,但却没想到人间直接在东北找个了点。

看到宋献策的神态,史可法和吴珄对望一眼,脸上有一丝若隐若现得意,心里头对那个人更加佩服,没错,朝廷在宋献策来之前同样也商讨出各种价位,而这个价位则是常宇提议的。

常宇对这次和谈是不赞同的,他必须要让李自成死,但若能借力打力倒也不是不可,先将其弄个半死再揍他岂不轻松些。还有一点就是让他想到了国共合作的时候,甚至国共合作之前,伟人虽然一直在保留实力但也大大小小也喝鬼子干了不少仗,可反观闯贼献贼呢,鞑子六次入关他们闻风避让,安心趁机造反,别说打了,脸都不露一下,实在令人气愤!

“此事关重大,在下做不了主”许久宋献策憋出一句话,吴牲立刻就冷哼一声:“汝先前还道可全权代表李闯,怎么又出尔反尔,既不可做主来此何用!”

“便是闯王来此,亦未必能做了主”宋献策轻摇头淡淡说道:“此事非同小可须众议……”说着突的一笑::“嘴里说着诚意,心里头却在算计,朝廷此举也太不光明正大了吧”。

哦?史可法似笑非笑:“宋军师何出此言”。

“收复锦州倒无不可,然至少需要调兵数万,这数万兵马从何而来,从荆襄之地千山万水等到了地

肉文吧小说全文完整版

头腿都软了,且前脚一走左良玉必会趁虚而入,若从西安调兵,嘿嘿,李岩便可长驱直入了,朝廷这算盘打的精,但却不能当吾等是傻子吧”。

“原来汝等心忧于此”吴牲哼了一声,而后冷笑道:“汝先前提议去打重庆,难道本就不怕左良玉趁虚而入么?”

“重庆比之锦州孰近孰远?若左良玉有异动可及时回防”宋献策冷笑:“且吾等若出兵的前提条件必然是朝廷令左良玉撤兵”。

“既是如此宋军师还有什么可担忧的,只要汝等去打锦州,调荆襄兵力的话,朝廷便会下令左良玉撤兵,若调西安兵力,朝廷则会传令李岩撤兵”史可法适时开口:“而且有一件事不知汝等可曾想过,一旦和谈成功,朝廷封藩李闯,那荆襄却非其封地,还是要交还给朝廷的”。

这一句让宋献策陷入了沉思之中,半响才开口:“荆襄是否交还容后再议,先说眼下的,朝廷如何保证能在吾等出兵锦州后不出尔反尔发兵进攻?”

“前怕狼后怕虎,买卖是汝等吆喝的,价钱也是汝等喊出来的,却还想样样周全,难不成还要让朝廷先从黄河撤兵不成!”吴牲怒喝。

“次辅大人勿要着恼,先听听宋军师如何说”史可法其实也气了,但还能控制住情绪,宋献策长呼一口气:“若朝廷先撤黄河防线的话,吾等或许可以出兵锦州”。

砰地一声,吴牲拍案而起,他想不到对方竟真的有这种想法,呸的一声转身就要走,却被宋献策起身拦住:“次辅大人,买卖讲究讨价还价,别一言不合就拍桌子走人”。

“谈不拢了留此作甚,得寸进尺,不知好歹”吴牲愤然骂道,史可法走过也帮腔道:“宋军师,你刚才也说了,自己做不了主,即便朝廷先撤兵,汝等也只是或许可以出兵,所以这事汝做不了主还需同李闯商量,而且本官在此先表明态度,朝廷是不可能先撤兵的!告辞!”说完就要同吴牲等人离去。

“稍等”宋献策又拦住了他俩,低头想了一下:“尚书大人说的没错,此事尚需同闯王商议,但闯王在西安,在下需要些许时日才能回复朝廷,且需要遣人出城,还望勿要阻拦”。

“汝等进出自便,朝廷何曾强加阻止,莫泼脏水”吴牲冷哼转身就走:“与汝十日再议!”

转眼间,吴牲等人走了个精光,大堂上独留宋献策一人端坐看着座上茶杯沉思,两个随从站在门口不敢进来也不敢出声。

喜欢扶明录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