篠田あゆみ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年轻的馊子终极版,大尺度到肉黄文
2021年2月23日
办公室娇喘浪吟,几个老头玩弄我
2021年2月23日

篠田あゆみ 第一章

王猛扭头,冲下面的王阳寒道。

“王少,我若是能毫发无损的接下三招,应该算是我赢了吧。”

王阳寒讥笑:“别说你毫发无损接下三招,就算是接下一招,我就把衣服脱了,绕这里跑上一圈!”

“那就这么说定了!”王猛点头。

冲着,楚若男道:“楚大小姐,请吧!”

“既然你找死,那就别怪我了!”

楚若男脸色冰寒无比。

唰!

只见,她手握重剑,一股强悍无比的气息自她身上爆发而出!

地魂境初期的修为展露无疑!

轰!

楚若男一剑斩去,恐怖的剑气笼罩四周,让四周的空气都仿佛扭曲了!

她满脸煞气,已经是动了真怒,这一剑,带上了杀意!

这王猛如此狂妄,她必须要让他知道后果!

死!

楚若男剑如山岳,恐怖如斯!

“不要!”

楚小洁大叫起来,惊的都呆住了,这一剑下去,王猛根本活不下来!

四周人也都是为这一剑给震惊了。

好强的一剑!

剑锋还未临近,王猛就感觉到一阵无与伦比的压力!

他知道这一剑,自己绝对无法抵挡!

好在,他还有永恒功法!

时间静止!

王猛这一刻,疯狂的运转体内的永恒功法。

下一刻,时间猛然静止了下来。

王猛抓住机会,赶紧侧身让开。

轰隆!

一声惊天巨响,重剑落下,将王猛原本站的位置,轰出了一个大坑。

不少人都是闭上了双眼,不忍看到王猛被杀死的一幕。

可,随即等他们睁开双眼的时候。

却发现,王猛竟是毫发无损的站在上面。

竟是躲过了这一剑!

什么?

四周轰的一声,无数人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天哪,这王猛竟然躲开了这一剑?”

“他是怎么做到的?”

王阳寒也傻逼了,刚才那一剑,他明明看到,王猛无法躲开。

可,怎么就被躲开了?

“这是第一剑!”

王猛轻笑一声。

楚若男一脸不可置信,她能感受到,这王猛的实力根本不强,自己那一剑,她绝对无法躲闪。

然而,事实上,这王猛竟是躲开了这一剑,且,好像还十分轻松的样子!

这是怎么一回事?

楚若男难以置信。

“好!没想到,你竟然躲开了这一剑!不过,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能躲开我第二剑!”

楚若男咬牙切齿,手中的重剑爆出一阵光芒。

然后下一刻

文学

,再次一剑斩出!

光芒四溅!

剑气冲天!

一股强大的气息直接笼罩王猛四周,一剑落下。

仿佛四周的空间都被封锁了!

让王猛无路可逃!

这次看你怎么躲!

楚若男心中冷笑。

王猛脸色微变,这楚若男还真是疯狂,真是不给他留活路。

好在,王猛有永恒功法。

再一次使出时间静止。

王猛轻飘飘的躲开了这一剑!

“第二剑了!”

王猛躲开这一剑,开口说道。

四周的观众都是眼珠子瞪了出来。

这小子,竟然又躲过去一剑,这王猛是怎么做到的?

篠田あゆみ 第二章

叶辰是坚决不能让这些大军开回天圣大陆的,哪怕是一艘,也不能放过,一旦放过,将会是一场灾难!

所以,他必须把这些大军全灭了,不能让他们回去报信。

只要一报信,人族高手出动,他去不了天圣大陆不说,天圣大陆的主力,还会开赴宇宙中央星河世界,将那踏为平地,而他也会被截杀在天路之中。

为此,他必须将这些大军,全部覆灭在天路中!

于是,他再次施展四象封天决。

利用四象封天决,将天路截断,全部封锁,就像大坝一般,将天路拦截住。

而后,他从四象封天决内出来,前进一些距离,手握金枪中间部分,大喝一声:

“长!”

金枪立即变长。

“长!”

“长!”

“长!”

……

就像孙悟空的如意金箍棒一样,越变越长,直到长到横跨整个天路,他才停止让金枪继续变长。

天圣四阶法宝,比如意金箍棒的等级还要高。

如果不是有大道法则挡着,站在紫微星,让金枪变长,能延伸到天上去。

因为金仙就是天仙,已经不属于人间范畴,天圣级别法宝,也是天界的法宝,能从地界延伸到天界。

只是有大道法则拦截于天与地之间,才使得金仙在陆地,没法直接飞天上去,法宝也升不到天上去。

刚开天辟地那会儿,没有天道法则和大道法则,天地之间金仙可以随便来往,有了法则之后就不可以了。

言归正传。

此时此刻,主战舰上的将领,都发现前方有一道光,将天路拦截。

“是叶北冥,一定是叶北冥,他要拦截我们回去,怎么办?”

很多将领都慌了。

咕噜!

冥天仙帝也是狠吞一口吐沫。

他没有想到,叶老魔还挺心细,竟然知道他们要来个回马枪回天圣大陆,且用横着拦截的办法,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别怕!也别慌!”

有个人公喊道:“天路这么宽,被他拦截没错,但天路这么高,他拦截中中间,咱们可以让战舰停止,分几层冲过去。”

“这样一来,他只能拦截一层,拦截不了多层,那么咱们还是可以冲出去。”

听闻这话,将领们都激动了起来。

很快,他们就让所有战舰停下,按那个方法,开始将战舰分层。

剩下二十万艘星空战舰,分了十层,每层两万艘。

实际上,他们想分更多层的,层数越多,冲出去的数量就会越多。

但是天路的高度有限,只能分十层,不能继续再往上分,否则太密,战舰会发生碰撞,伤亡就更惨重了。

“父皇,他们分了这么多层,冲的出去吗?”朵朵问道。

叶辰笑笑:“他们分层,是为了避免与金枪的碰撞,但他们没看到四象封天决将天路上下左右都拦截,他们的战舰如果从远方,全速开来,或许能撞开四象封天决,但他们停下,且距离又这么近,冲击力度也就不会很大,是撞不开四象封天决的。”

“等他们前头战舰撞在四象封天决上,后面的战舰来不及刹住,一艘艘的追尾撞击,将会非常壮观激烈。”

朵朵闻言,激动的不要不要的,特别想看战舰追尾的场景。

“叶老魔!不要再做无畏的反抗了,你是拦不住我们的,你顶多拦得住一层,拦不住十层,而星空战舰的时速,是金仙的好几倍,只要有一艘冲出去,你追都追不上,没等你到天圣大陆,星空战舰早就抵达,并通知人皇,到时人皇势必会亲自出马,召集所有人族高手,进天路搜寻你的下落,你一旦被搜到,绝对会死的很惨!”

“所以我建议你,乖乖放行,然后原路返回,找个地方躲起来,或许能保住一条命,否则你必死无疑!”

冥天仙帝扯着嗓子喊道。

他不想叶辰死吗?

实则不然,他是害怕叶辰选择撞击他所在的那艘星空战舰,一旦他所在的战舰被撞,那他则必死无疑,为此才要喊话,让叶辰不抵抗,放他们过去,然后原路逃跑。

以星空战舰的速度,回天圣大陆,带上人皇,再进天路追,等追到叶辰时,叶辰都飞不出天路,完全足够追上他,也不怕他躲起来。

这才要喊话叶辰。

“冥天老狗,乖乖来送死吧,那样朕还能让你死的舒服一些,否则让朕逮到你,那么你的下场将会很惨!”

叶辰喊道。

“他娘的!”

冥天仙帝气的不行,说道:“这个叶老魔,简直就是个顽固,软硬不吃,非要抵抗,这要是撞我们的主战舰,我们就死定了!”

“别怕。”

有个人公说道:“就算主战舰被撞,咱们都是太虚境,掉进天路里头也不会死,就顺着罡风一路往前,只要有战舰冲出去,人皇得知这里的消息,势必会带人来灭叶老魔,还会率领大军杀向宇宙中央星河世界,早晚能碰到咱们,并将他们救回。”

“所以完全不用怕撞舰我们会死。”

篠田あゆみ 第三章

“陈轩,我们现在该怎么应对?”风玥站出来问道。她这句话也是在场所有人想问的。“当然是以不变应万变,我们先进殿说话。”陈轩说着,率领众人走进人皇殿,然后请一位位大夏重要人物落座。刚坐下去,鬼仙阴如魅便问出一个让她十分好奇的问题:“陈轩,你以鬼道秘法渡劫,最后没有另寻他法突破九劫到地仙之间的桎梏,你到底是如何成仙的?”“我第三次渡劫,渡的是非常特殊的尘世劫,最后我以剑意武意破掉劫数,应该就算斩断了九劫到地仙之间的桎梏,无需寻求任何成仙功法也能成就地仙了。”据八部浮屠第一层的神秘大叔所说,尘世劫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天劫,神秘大叔认为这种天劫取代了原本陈轩要渡的雷劫,让陈轩直接突破瓶颈,这正是尘世劫的妙处所在。如果陈轩像之前那样渡天劫,的确还需要另寻一门成仙功法。坐在左边座位的唐秋灵好奇问道:“那陈轩你现在算是什么仙?”“我们山海界修士对高等界域一无所知,以为塑元境九阶就是大道尽头,所以命名为地仙,又分出武仙、剑仙、儒仙等等,这些境界划分都是我们这个小小的山海界自己定的,其实突破地仙之后,分为什么仙什么仙根本不用那么明确,我修炼多种法门,岂能用单纯的武仙或者剑仙来分类?”陈轩说到这里,露出一丝淡淡笑意。众人听得一脸讶然。“先不说这个,当前最重要的是如何应对佛门在东方修行界铺设六道轮回法界,我们必须尽快聚集顶尖高手”话说到这里,陈轩突然停了下来。因为外面速度尽快的窜进来一柄飞剑,在陈轩身前停住。陈轩一眼就认出这是传讯飞剑,接住后当即注入神识,发现飞剑里有女剑仙素吟留下的气息,还有一段灵字和一个道标。“当年我与你师尊古尘霄同游东州边境某无名奇谷,我一时兴起要求他将唯一真本《九阴颠鸾吞阳真经》埋于谷中,并且不许再口头传授给任何人,以此作为只有我和他之间知道的秘密,现我感应到你师尊陷入险境,望你能前往道标所在取出真经,凭此真经速速提升修为,飞升到高等界域帮他解围,素吟不吝感激。”陈轩读完这段灵字

文学

后,不由微微一呆。他并不知道素吟的至真灵婴出现问题,也就意味着古尘霄出现问题,所以素吟才会用传讯飞剑发来请求。至于为什么梵秀冰没有带素吟过来,那是因为梵秀冰被虚真和一众佛门高手截住了。陈轩就这样得到了《九阴颠鸾吞阳真经》的下落,却没有感到欣喜,因为他不知道师尊古尘霄到底陷入了什么险境。那就必须找素吟问清楚。就在陈轩凝眉思索的时候,外面传来禀报声:“邪帝大人,翩舟剑仙求见!”“快请进来!”陈轩此话一出,殿外遁入一道剑光,现出翩舟剑仙的身形。“人皇邪帝,钟师兄命我来请你帮忙对付醉月夫人和佛门势力!”听翩舟剑仙说出这句话,大殿里瞬间一片哗然。陈轩眼神彻底冷了下去:“醉月和邪道高手果然与佛门勾结了!”“没错,醉月他们暗算钟师兄时提到了佛门!”翩舟语带愤怒,将当晚东华山变故细节跟陈轩说了一遍。陈轩听完后亦是怒从心起,重重拍了一下座椅扶手,站起身来冷然道:“看来大概率是虚真许给醉月他们什么好处,让醉月利用钟大剑仙的师妹进行暗算,如此东方修行界没了钟大剑仙坐镇,佛门又不把我这个方兴未艾的大夏皇朝放在眼里,现在就想一举取代道门地位,完成铺设六道轮回法界的千年图谋!”“邪帝,现在钟师兄重伤,我那远溪师兄去了东海请三位纵情剑宗的剑仙,恐怕我们这些人加起来,不足以对抗六位佛陀和邪道高手!”翩舟一脸忧色。陈轩却十分淡定的安抚道:“翩舟剑仙,请放心,本邪帝可以治好钟大剑仙的伤。”“真的?”翩舟听得眼前一亮,旋即眼中的光芒又暗了下去。他可不认为那种毁损根基的伤势,凭陈轩的邪医手段能治得好。即便翩舟看得出陈轩已经晋升地仙。但是他完全想错了,陈轩想帮钟南天治伤,用的是另一种手段。正当翩舟想问问陈轩什么时候治疗时,外面慌慌忙忙跑进来几个大夏武修侍卫,跪在殿中向陈轩禀报:“邪帝大人,不好了!虚真带着一大帮佛门高手还有各方势力修士进入皇城,醉月夫人等邪道高手也来了,我们的守卫完全拦不住!”陈轩和大殿中所有人听得面色一变。谁也没想到虚真居然来得这么快,而且还是挟天下大势而来!经过无劫杀剑危害苍生之事,佛门又趁机引导各方舆论,现在支持佛门掌管东方修行界的势力肯定不在少数!这些势力一开始支持道门,后来支持大夏皇朝,现在又支持佛门,都是不折不扣的墙头草。当然,现在陈轩没心思管这些墙头草了,最重要的是如何应对来势汹汹的虚真!虽然陈轩自己已经晋升地仙,但是大夏皇宫里的顶级高手没几个,如果虚真想一举覆灭大夏皇朝的话,恐怕没什么人能阻止得了他。“出去看看!”陈轩镇定自若的带头飞出大殿。刚刚率一众大夏高手飞上半空,要往城门方向飞去,就看到前方出现一大片遁光,气势宏大,浩浩荡荡,大有不可阻挡之势!当这片遁光停下时,现出数千个修士的身影。当先数百个修士,都是佛门高手!而转世灵童虚真,赫然与另外五位佛陀屹立在最前头,醉月夫人和四大邪道地仙则在后面。忘尘师太梵秀冰与素吟也在群修之中,后面更有多位东方修行界有头有脸的人物。“邪帝陈轩,百年不见,仿佛昨日,恭喜你晋升地仙、成为大夏皇朝新人皇。”虚真双手合十,面带微笑,和当年高傲气盛的他完全不是一个人,而且看上去对陈轩半分怨恨都没有,俨然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但陈轩非常清楚,虚真这副姿态都是装出来给东方修行界看的。“虚真,本邪帝还以为你当年被独孤先生废掉根基,回去极西佛国后不敢再来东方修行界,看来你佛门始终不想放过东方修行界亿万修士生灵,想把整个东方修行界都纳入你们佛门轮回体系之中。”陈轩一句话道出了佛门的真正图谋。他这番回应,也是说给天下人听的。虚真听陈轩这么说,只是微微一笑,然后以慈悲为怀、悲天悯人的神态念诵佛号:“吾心吾行,澄如明镜;所作所为,皆为苍生。陈施主,你对我们佛门偏见太深了;今天本大师便是为消除偏见而来,相信最终陈施主你和全部大夏武修都会心甘情愿的皈依佛门,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