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肉伦怀孕;药物涂抹调教敏感依赖

儿子的特别大|人妻合集500章
2021年2月16日
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高辣辣文纯h文
2021年2月17日

经典肉伦怀孕 第一章

唰唰唰!

不少兽人的目光齐齐望了过来。

此时此刻,叶冲是有些尴尬的。

并且,他也意识到了一些问题。

不过,他马上就暗暗安慰自己:

“玛德。

怕什么?

再看我,老子烤你们蛋吃。

羊蛋。

牛蛋。

鸡蛋。

……

呵呵。

我本来就是狐家窝子来的乡巴佬,第一次进城,什么都不知道很正常。

不过,看店伙计和这些兽人的反应,这种饭馆里应该都是没有菜单的。

我要菜单,与我没见过世面的形象不符。

还有。

骆驼峰肉应该是兽族常见美食,我连这个也不知道,真有点说不过去了。

郁闷。

我还以为驼峰肉馆的驼峰是品牌名呢,没想到就是指的驼峰肉。

算了。

还是少说话吧。

要不然,准出事。”

接下来的时间里,叶冲闭起了嘴巴,不再说话了。

不过,等到美食上桌的时候,他自然大嘴一咧,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接下来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叶冲都呆在驼峰肉馆里。

不过慢慢的,店伙计看他的目光有点不对了。

想想也是。

别的兽族进来都是点好了饭菜,然后就狼吞虎咽,不一会就能吃完东西,该干嘛干嘛去。

而叶冲这个狐兽人呢?

说话也奇怪。

行为更奇怪。

明明一开始吃得很快,却越吃越慢。

吃不了,也不用硬吃吧?!

是不是闲得来捣乱的?!

像这样的家伙来吃饭,100张桌子都不够用!

叶冲不管这个,该怎么吃就怎么吃。

要不然,对不起自己没见过世面的山炮形象。

不过,他也算识趣。

时不时的,他就会加点驼峰肉吃。

说起来,这玩意味道真是不错,口感很棒,而且,肉馆不知道加了什么佐料,吃不出一丁点的腥膻味。

除了香,就是更香。

叶冲也不是故意蘑菇时间。

他一边吃,一边也在漫不经心地打量进进出出驼峰肉馆的兽人。

没办法。

兽族发展,与时俱进,该学的还是要学

文学

说起来,上次他跟梁赛花、梁小苗和范小冰来过貔貅城,对这里还算熟悉。

但是,他这次一进入貔貅城就明显感觉到,这里早已是旧貌换新颜,跟以前大不一样了。

这可不仅仅体现在环境变化上,而是更多地表现在兽人的言谈举止和行为处事上。

想想也是。

兽族发展快,一天一个样。

他现在也只有入乡随俗,尽快跟上节奏,才不会再带给别的兽人格格不入的奇怪感觉。

唯有如此,才方便做事。

另外,叶冲也在等。

他在等那种被窥视的感觉消失。

如果它始终存在,那他自然也就不能轻举妄动了。

至于现在让人觉得奇怪,那就怪吧。

只要出了门能让他彻底融入貔貅城,那就一切都好说。

叶冲也想过,离开驼峰羊肉馆,一边逛街,一边尽快适应这个新的环境。

不过,他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兽族之内,族类万千。

兽技特长,包罗万象。

他这个假兽人要真是引起了某些有慧眼的兽族的注意,怕是不但会让自己身陷囹圄,更会严重影响计划推进。

那就完了。

另外,让叶冲继续待在驼峰肉馆不愿离开,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兽人的交谈声。

这个时候,又有五六名弥漫着狼族气息的狼兽人走了进来,看起来火急火燎的样子,说话声也不小。

经典肉伦怀孕 第二章

“要比试?”李轩看着这位,然后就不怀好意的笑道:“可以啊!不过你我之间,是否也来个彩头?”

他想人家玄尘,可是拿出了真金白银。你宋子安什么都没有,还想来踩他的脸?

宋子安却是大气的人,毫不犹豫的就从袖中掏出了一物,放在身旁乐芊芊的手中:“这是晋初大儒黄尚宾留下的折扇,上书的是黄尚宾手录的《正气歌》!我就以这折扇作为彩头,就不知李都尉,你敢不敢应?”

这一刻,李轩全身上下的‘牺牲’套装,都‘嗡’的一声响。就连一直藏在李轩袖子里的文山印,也在震颤不已。

李轩心想来了来了,藏器楼那位老司库还说没什么东西往他身上堆了,这不就来了么?

‘牺牲’套装的点睛之笔,就在眼前!

黄尚宾之名,他可是如雷贯耳的,那可是古往今来第一位在科考中连中六元者。其为人也是刚烈耿直,不但敢在晋太宗还是燕王身份,权势极盛之时,当面顶撞太宗,更于靖难之后,携其妻女投江殉难。

而在晋太宗亡后,朝廷已屡次议论为黄尚宾表封,加谥号,以表彰忠直之臣。此事便连皇帝都同意,可群臣却因为这位的谥号到底用文忠,还是文贞,而争论不休,定夺不下。

这件折扇的威力与价值,估计还在于少保的那件卷轴之上。后者不太好取用,可这折扇却是能够随时拿在手里装逼的。

眼前这位宋子安宋兄,真不愧是姓宋。

“成!”李轩很干脆的应了下来,然后仔细想了想:“此物价值连城,本人一时难以估价,也拿不出水准相当的器物,我这边只有各种银票金票,大约十七万两纹银,不知宋兄肯否接手?”

他见宋子安点头道了声‘公允’,就将手里的一叠票子,也塞到了乐芊芊的手中。

后者看着他,眼神却很忧虑。

李轩当即心内一暖,知道他的人形百度还是向着自己的,然后他就俏皮的朝乐芊芊眨了眨眼,就登上了擂台。

此时那宋子安已经在王静的面前坐了下来,李轩也紧随其后,同时抱拳见礼:“六道司李轩见过王兄!”

“都尉多礼了。”王静抬袖往身前的一幅棋盘指了指:“有请!我这一关共有三题,可如果是修行之士,可以在第三题追加难度。当然彩头也会变化,王某会在二位成功破题之后,奉上一枚龙虎山天师府的‘指玄丹’。”

李轩点了点头,一言不发的在棋盘上落子。且是落子如风,完全不假思索。

王静摆出的前两个题目与宋子安不同,一个是手筋题,第二个是官子题,死活题都是看似简单,内藏陷阱的那种,没有业余三段,四段的水准很难将之解开。

可前世他作为一个资深宅男,最大喜好之一就是围棋。没办法,手里没钱,闲得慌。

而他的棋力,虽然只有业余五段左右,可这练习题却做过不少。

不同于古时候,在他那个信息大爆发的时代,各种题集成千上万。什么发阳论,玄玄棋经,鬼手魔手,官子谱等等,中日韩的死活题集,李轩基本都做过研究。至于那手筋题,官子题,更不知有多少。

他当然没时间将之一一破解,所以更多的是直接看答案,然后把它们记下来。

如果对面这位‘小棋宗’直接与他对弈,李轩都未必有这样的自信。可既然是做题,那简直是给他送钱。

可能是感觉到了李轩的速度,宋子安的面色微变,也同时加快了落子。

不过首先解开这两题的,却是李轩。当他将身前的棋盘推开,宋子安的额头上,已经溢出点点冷汗:“这可不能算我输,他给我的这两个题目,要更难得多。”

他是登台落子之后,才感觉道王静这些题目的不凡。看似很简单,初通棋道之人都可破解,可其实暗藏玄机。所以他这其实是在失败了一次之后,发起了第二次挑战。

下面的玄尘道人不禁微一凝眉,心想这家伙,竟然没上当吗?

王静前两关的这些棋题,可花了他不少心思。

玄尘生恐李轩如传言中的不学无术,所以挑了这些看似简单,实则杀机内蕴的题目。就是想将此人勾上台,再将他狠狠的羞辱一番。

连基本的手筋题与官子题都看不懂,又如何能与薛师妹兴趣相投?

可由眼前这一幕看来,此人在黑白一道上,怕是真有一些水准的。

不过玄尘道人的面色,很快就平静下来,心想破了也好。否则王静准备的节目,还用不到李轩的身上。

那加了料的第三题,才

文学

是真正可让李轩原形毕露的。

此时台上的王静,正用略含惊奇的目光注目李轩:“恭喜兄台,这的确是第二题的正确解法。那么接下来,都尉大人可以用正常的解法,破我的第三题。或是按照我们为修行之人定的规矩——”

李轩没等对方说完,就笑着回道:“王兄就把我当成修行之人!”

如果只为这区区三千两纹银,他可不会将陪软妹子的时间,花在这所谓的天梯上。

“可以!”

此时已经有棋童在王静的示意下,将一面绘着棋图的全新白幡,挂在旁边的木杆上。

而王静本人,则取出了一小壶酒,还有一个丹红色的棋盘。

“这是?”李轩诧异的望着,他感觉到那壶酒,还有棋盘的不凡之处。

“酒为邪心酒,盘是碧血丹心盘。”王静解释道:“前者是我理学传承独有之物,可以放大人心中的种种邪念,可如果撑过去,却能强身健体,壮大神魄。不过最大的用处,却是精炼提纯我们儒门的浩然正气。

至于这棋盘,乃前代大将越武穆所遗。但凡心存邪念之人,便是在棋盘上落子都做不到。而兄台接下来,必须先饮一瓶邪心酒,再于碧血丹心盘上,破我出的第三题。”

他微一挥袖,瞬时间数十枚棋子,分布于棋盘之上:“这是王某苦思近月设下的死活局,至今都无人能破,有请兄台试解之。”

李轩一听‘邪心酒’之名,就扬了扬眉头。这的确是理学独有之物,不过已淘汰多年了。

这是因‘邪心酒’虽可助人提炼纯化浩然正气,却是自杀式的练法。很多人都是正气没能提炼成功,反倒把人给练废了。

所以这是以‘邪心酒’放大邪念,然后在不能存在任何邪念的碧血丹心盘上落子么?

相较于王静的出题,这才是最难的一点。

不过李轩还是沉下心,看向王静出的死活题。然后他就想这可巧了,眼前的这一题,竟是他见过的。

他又抬眼看了这位一眼,心想这死活题,是这王静一手设计的?那么此人的‘小棋宗’之名,确是名副其实。

而就在李轩,准备伸手去拿酒壶的时候。旁边一只手,却抢先将那壶拿在了手里。

“可否由我先来?”

竟是宋子安,他竟已将自己身前的两个题目破解。

王静同样愣了愣,然后看向宋子安身前的两张棋盘:“可倒是可以,不过恕我直言,兄台的解法并非最优。只论棋力,宋兄可能要逊色这位都尉大人不少。还有,这一关的难度极大——”

“少啰嗦!这解法是否最优,还不是全凭你说?”

宋子安冷笑了笑,然后就把那酒壶拿了过来,将之一口饮下。

仅仅一瞬,他的脸就已胀红一片。他定神看着那碧血丹心盘上的众多棋子,然后就冷声哂笑:“有些意思,竟是三征之局。”

他当即拿着一颗白棋,在那碧血丹心盘上落子。可下一瞬,他一阵错愕,只见那颗白子被蓦地弹开,飞出了老远。

宋子安皱了皱眉,似心有不甘的不断拿棋子放上去,可结果却无一例外,还是接二连三的被崩弹开来。

“看来宋兄的心境修为,在纯与净上,还是欠了些火候。”

那王静笑了笑,转而将一面正常的棋盘,推到了宋子安的身前:“宋兄还是可以用此棋盘,尝试解题的。”

经典肉伦怀孕 第三章

五个月后

死寂的虚空中,一块百丈的陨石突然破碎,宋易飞的身影从里面现显出来。

“这个飞仙派还真是锲而不舍,只是死了两个神境而已,居然搜了这么久!也不知道他们使用的是什么神器,差点就定位到我了!好在我体质特殊,又藏在陨石当中,这才蒙混过关!”

五个多月来,他躲在陨石之中一方面是为了修炼,一方面则是躲避飞仙派的搜查。

各大门派的搜索手段层出不穷,虽然无法准确定位他的位置,但是也能确定一个模糊的范围。

如果不是体质特殊的话,很可能被对方堵个正着。

能够成为大门派,大势力,绝对都不是好惹的角色。

这次把宋易飞也吓的不轻,他决定以后除非逼不得已,否则还是少惹那些大势力。

不过这一次冒了不小的风险,把飞仙派和无念宗得罪的死死的,但收获也足够巨大。

整整二十八道法则,特别是宇文若龙的二十三道法则,更是能凝聚青帝真身,威力远超普通法则。

加上这二十八道法则,宋易飞现在有一百零六道法则,达到了上位至尊的层度。

在神境层次,不超过十道法则的被称为下位至尊。

超过十道,不超过一百道的被称为中位至尊。

超越一百道的被称为上位神境。

当然,这只是简单的划分,并不代表真正的实力。

像宋易飞这样,虽然有一百零六道法则,但实力肯定不如真正的上位神境至尊。

与此同时,炼化两人的躯体之后,他的修为也提升了一重,达到了天人六重。

两个神境的能量之所以才提升一重天,一方面是因为宋易飞需求比较大,另一方面则是炼化的过程中消耗太多。

宇文若龙的法则和身体结合太深,他炼化和提取能量不仅麻烦,而且很慢。

净世龙炎的威力虽然强,只可惜宋易飞修为太低,也连累了它,法则对净世龙炎的增幅实在不大。

“还是寻宝来的实在!”

展开星图查看了一下,确定大概方位之后,宋易飞撕裂虚空往最近的一颗生命星球赶去。

……

吴川星域

风啸星

大海之上,一道虚幻的身形渐渐凝实,不是别人,正是突破了星球防御禁制,偷偷进入的宋易飞。

他估计自己现在,已经在各大门派的通缉榜单之上,所以必须小心行事。

虽然当时和章庆煌交手的时候,改变了相貌,但是气息却很难改变,不小心的话还是归被抓到把柄。

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做事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虽然各大门派背地的互相争斗,杀戮,但是表面上大家都是人族,依然和和气气同气连枝。

只要飞仙派罗列一个说得过去的罪名,其他大门派肯定不介意把他的名字,挂入自己门派的通缉名单。

当然,会不会卖力追查,那就是另外一件事。

哗啦!哗啦!

此时的海面黑沉沉一片,显然处于所谓的夜晚状态,星辰的光辉被阴云掩盖,四周也是一片漆黑朦胧。

宋易飞简单的算计一下,觉得现在应该是,风啸星三更天的时候。

这个时间点的星辰区域,一般阴气都比较重,是修炼阴属性功法武者活跃的时间。

魔道修炼者之所以喜欢夜晚活动,不是因为他们喜欢黑,而是因为这个时候阴气最活跃,无形中会加强他们武道威力。

抬眼望去,黑暗笼罩大地,阴气滋生,吞噬一切。

不过以宋易飞现在的修为和境界,到是不用在乎所谓的阴气和阳气,那是底层武者需要关心的事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