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睡的丹丹 第三部分、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好爽

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
2021年2月13日
农村乱肉130全集,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2021年2月13日

裸睡的丹丹 第三部分 第一章

“后来,我们一直跑了好几个小时才回到了村子里,杜迁雨的腿就是回来路上受的伤!”

听着村长讲述遭遇白衣僵尸的惊险经历,村民们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老早就听说过在山上有僵尸,而且长长走也夜路的人经常遇上,不过还是头一次听说僵尸追人。一般情况下,只要你不招惹僵尸,他也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听着村长讲白衣僵尸的事儿,蹲在大槐树下的赵大胆儿瞅了一眼对面的张连才,见他也是一脸的疑虑之色。在听说了村长他们回来之后,张连才就非常兴奋,迫不及待的想要把他们打败了怪人并在茅草屋下头发现地窖的事儿告诉村长。然而当他听了白衣女僵尸的事儿后,兴奋之色顿时消失,满脸的焦虑溢于言表。

张连才蹲在人群外,不断地搓着手,眼睛不断地四下乱动,最后目光和赵大胆儿相遇。张连才眉头一皱,看着赵大胆儿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十八年前的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幕幕闪现在眼前。张连才瞪了赵大胆儿一眼,看到了自己的弟弟张狗儿正一脸忧虑地望着自己。张连才狠狠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冲着自己的弟弟挥了挥拳头作为警示,然后站起来回家去了。

张狗儿吓得一哆嗦,低下头去。从小到大,村子里都认为张连才是个窝囊废,胆小怕事,而张狗儿要比张连才强很多。然而实际上,张狗儿心里清楚,自己的这个哥哥要比自己心狠手辣很多倍,不然的话也不会发生十八年前那件事儿。张狗儿听着村长提到白衣女僵尸,就想起了十八年前那个住在义庄的女人!

“我说,也别光听村长炫耀了,讲讲咱们这几天做的事儿吧?”一个村民站起来挥舞着胳膊说道,“连才兄弟?咦,人呢,刚才还在这儿啊?大胆儿,你来,你给大家伙汇报汇报!”

赵大胆儿一听有人叫自己做汇报,顿时来了性质,蹭的一下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站上了石头碾子,清清嗓子说道:“这个,乡亲们,大家好,我叫赵大胆儿,接下来捏,就让我给村长汇报一下这两天村子里发生的事!”

村长李老汉非常清楚赵大胆儿浑身上下有几根毛,不屑的冷笑了一下,眼睛往左边瞥了一眼,眉头轻轻皱了起来。虽然是在傍晚,但是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可是李老汉看不清楚那座河边的茅草屋子。他们回来的时候由于太匆忙没有注意,此时定睛看过去,茅草屋确实不见了!

“要说起这件事儿来,绝对少不了我赵大胆儿,”赵大胆儿竖起大拇指夸夸其谈,“要说这件事儿,实际上在很早之前我就注意到了。后来村子里发生了牲畜丢脚的事儿,哎呀,让我的心里非常痛惜。虽然我们家没有养猪养牛啥的,可是我也是杨家沟的一员啊,村民们就是我的兄弟,兄弟家的牲口遭人迫害,我怎么能够不痛心呢?”

说到这里,村民们嘘声一片,心说你几斤几两,我们还不知道!

赵大胆儿不以为意,继续说道:“后来在连才兄弟家猪圈附近发现了可疑的脚印儿,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怀疑河边茅草屋里的怪人了!”赵大胆儿看了一眼村长,接着说:“这让我想起来有一天晚上经历的事儿来。那天晚上我从镇子上回来,由于天色太晚了,我坐的又是最后一班车,这个连才兄弟应该很清楚,大家不信的话可以去问他。最后一班车到我们村子都快晚上八点多了。黑咕隆咚的,我一个人沿着山路往回走,在经过树林的时候,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村民们大眼瞪小眼儿,全都聚精会神地听着赵大胆儿往下讲,赵大胆儿喜欢万众瞩目的感觉,故意卖一个关子吸引大家注意才说道:“我看到那个怪人鬼鬼祟祟蹲在树林中的一个草丛里,嘀嘀咕咕在说什么!我本来想走近一点,听他嘀咕啥,就在这个时候,”赵大胆儿声音突然提高了声调,吓了大家伙一跳,然后压低声音装出一副神秘的样子:“我看到一个穿着白衣服披散着头发的女人从草丛里站了起来!”

“切!”

赵大胆儿说完,村民们本来希望赵大胆儿能够说出什么惊天地的事儿,结果竟然编了一个这个蹩脚的鬼故事,好想套用村长刚才提到的白衣僵尸吓唬大家伙。

赵大胆儿不理会大家的嘘声,冷哼一声继续说:“你们还别不信,我也是听刚才村长提到白衣僵尸,才想起来这事儿。当时真是把我吓坏了!”

“那后来呢?”一个村民问道。

“后来我就跑了。所以啊,自从在连才兄弟家猪圈边上发现了奇怪的脚印,我

文学

就知道肯定是怪人搞的鬼。于是村长他们进山之后,我才和连才兄弟主张带着大家伙去怪人的茅草屋看看究竟,果然就发现了那个地窖和里头的骨头。”

“神马?你们袭击了那个怪人?”村长闻言吃了一惊,“茅草屋呢?”

“被大家伙烧掉了!”村民们纷纷说。

“你们闯了大祸了!”村长李老汉双手颤抖着,指着所有人,“你们,你们闯了大祸了!”话还没说完,李老汉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村长?村长?”大家伙顿时慌了手脚,谁都不明白村长说的到底是啥意思。

“快把村长抬回家里!”赵大胆儿一声吆喝,村民们七手八脚抬着村长回家去了。

赵大胆儿非常喜欢这种一呼百应的感觉,他从碾子上跳下来,正好跳到了张狗儿身前。“呵呵,狗儿兄弟,我看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是不是被吓坏了,放心吧,有我赵大胆儿,保证你们家安全!哦,对了,怎么没看到翠凤大侄女啊,我还想给她说媒呢?镇上有一个有钱的主儿,你考虑考虑不?”

张狗儿瞪了赵大胆儿一眼,一句话没说,扭头回家里了。

赵大胆儿不屑的冷笑,村民们一个个陆续回家睡觉了,临走前还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赵大胆儿,好像村长昏死过去完全是他的责任似的。赵大胆儿骂了几句,悻悻的回家睡觉了。

村长李老汉被村民们抬回家里,李婆婆伺候他躺在炕上。等村民们都走了后,李老汉悠悠的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家破屋顶子上的苇子草说,“我又看到她了!”

“嘘,老头子,别胡说!”李婆婆帮着自己的老头儿掖了掖被角,“都过去十八年了,烂也烂成灰了!”

李老汉重新闭上眼睛,“我就知道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好了,别胡说了,赶紧睡觉!”李婆婆吹了油灯,躺下之前瞅了一眼窗户外头,清冷的月光从窗户纸外射进来,她依稀看见院子外头有一个模糊的人影。

一大清早,张狗儿急得满头大汗,两天了,一直都没有见到翠凤回家,这丫头以前从来都没有夜不归宿过。张狗儿联想到村长李老汉他们说的那个什么白衣女僵尸,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昨天村长听说村民们把怪人的茅草屋烧了,还把怪人赶到树林中之后,就昏死过去了,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了!张狗儿不好意思去麻烦村长,安慰了自己婆娘几句之后,匆匆来到了大哥张连才家里。

张连才这两天可算是出尽了风头,由于战胜怪人和发现地窖这两件事儿,为杨家沟村除了一害,一时之间他在村子里也变得有了声望起来,每天在村子里走,乡亲们见了他都热情地打招呼,张连才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被人尊重的滋味,就连走路都挺胸

文学

抬头,一脸高傲的样子。他的婆娘对他也是崇敬万分,每天晚上尽力伺候他舒舒服服的,可是张连才变了英雄,那活儿还是不太管用。不过张连才婆娘只能忍耐了,谁叫自己家的有头有脸了呢!

裸睡的丹丹 第三部分 第二章

@@@@《第九号公馆》,这本可能是我最细心去诠释的一本书,希望支持吧!@@@@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裸睡的丹丹 第三部分 第三章

我看准方位,便顺着楼道爬了上去,上到三楼后,现那扇门还是开着的,而黑衣人正站在门里等WWw..lā

“来得很快嘛!”她那古怪的像是憋着嗓子的女人声传了过来。

在车上,我已经打算好了,先要让她把李枫圆治好,然后爱要什么鬼什么妖,要什么都行。

我喘了口气,对她说道:“别费话了,你不是想要鬼妖嘛,好,我答应你,不过你得先把李枫圆治好。”

“哈哈哈,”黑衣人一阵怪笑,点了点头说:“没想到,你还真的那么在乎那个女人!”

这话听得阴阳怪气的,怎么感觉她和李枫圆很熟悉呢,不过此时此刻不是分析这些的时候,我心里像是着了火似的,急切的说道:“你别费话了,快点把李枫圆治好,到时候你让我怎么样都可以。”

我说完这句话后,对方突然沉默了片刻,我可以清晰的听到她的喘息之声,我很奇怪,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了,犯什么病了,难道不着急了吗。

“你他妈快点啊?”我眼睛都红了,往前凑了一步,如果不是李枫圆的命握在她的手里,我早就扑过去把她撕碎了。

“李清茗!”对方忽然喊了声我的名字,却把我吓了一跳,我万万没有想到她怎么会喊我名字呢,难道她认识我?好吧,我是说她是我生活中的熟人?

这怎么可能,她明明是个老鼠精啊,我身边应该没有老鼠精吧。

“好,好,我答应你先给她治病,”黑衣人说道,“不过你现在的状态我肯定是不放心,你得先让我把你绑起来,你看如何?”

呵,我心中苦笑,这妖怪的脑袋是被驴踢了吗,明知道我都有着鬼妖之体,屈屈一个绳子能绑得住我吗,不过我其实也没想太多,先等她把李枫圆治好再说。

我冲她点了点头,黑衣人冷冷的看着我说道:“你不许反抗知道吗,不然可别怪我对李枫圆不客气。”

“别他妈费话了,你快点来。”我怒道。

话音刚落。只见黑衣人的长袍下面迅飞来一道黑影,如同一条蛇一样,在地面的疾行,我心里咯噔一下,忽然想起昨晚与她交战之时她就使用过这一招,当时用火都没能够烧得了,难道我想错了?如果被这东西绑住之后,连鬼妖也无法挣脱?

正当我心里胡思乱想,那道黑线已然爬到了我脚下,继而迅在我的身上缠了起来,度之快,难以想象,眨眼间已然把我五花大绑。

我喘着粗气说:“好了吧,我告诉你,你如果不把李枫圆治好,我是不会把鬼妖移交给你的。”

“你放心,等我十分钟。”说罢黑衣人在我面前一晃,整个人便不见了踪影。

十分钟并不算长,但是对于此时此刻的我来说,简直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样,过了好半天,黑衣人突然出现在了窗口。

我惊疑的问:“治好了?”

黑衣人没有理我,忽然伸出黑手居然拿出了一部手机来,我惊的下巴差点掉下来,妖怪还会用手机?

“告诉我你朋友的电话,好没好你问问便知。”黑衣人淡淡道。

我想了想,把胡三的手机号告诉了她,黑衣人熟练的拨着号码,不多时她把电话放到了我耳边。

“喂,谁呀?”胡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我是清茗,李枫圆呢,她怎么样了?”我紧张的问。

“李枫圆没事了,就在刚才,她突然醒了过来,之后就喊你的名字,现在活蹦乱跳的,好像完全好了,好多医生都过来看,把他们都惊呆了。清茗,你现在在哪,你有没有事。”胡三简单的把现场的情况说了一遍。

听到李枫圆没事了,我也就放了心了,我笑了笑对胡三说:“我没事,先挂了,我办完事后再回去找你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