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2021年2月12日
王叔我涨奶了能帮我,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
2021年2月12日

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 第一章

里面的魔种呢?天皇再次问道。

我救的一个孩子!天皇子嗣回答。

那我也算是当爷爷了,不带回来,给我看看吗?

不了,他很丑!天皇子嗣回答间,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我不是你的孩子,对不对?天皇子嗣低着头回答道。

你是!天皇很认真的回答道。

我不是!天皇子嗣蓦地怒吼道。

我是域外魔种,是你捡来的!

所以,你也从来不喜欢我对吗?

你也认为我是异类,所以你封印了我体内的力量,导致我只能活百年!

你怕我做乱!

你怕我会霍乱天下!天皇子嗣质问道。

我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你骗不了我了!天皇子嗣走了!

又一个十年!

天皇等了十年!

这十年,外界似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魔种在继续长大,成为了一个可怕的人物。

速度极快!

而且极道魔气横行,似乎要掀起滔天的大乱了。

这十年,天皇的子嗣没有回来了。

直到下一个十年!

天地在动荡了,那个魔种继续在成长!

但是前去的高手都打不进去。

因为有一个人守在了那个地方,誓死捍卫那个地方。

他战力盖世,居然是一轮新的太阳!

他炙热无比,光辉照耀天地!

他在守护那个魔种。

但是各大势力和不朽势力,尤其是四大古族,这个时候都出动了。

那是一场浴血奋战,那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但是却没有人员伤亡,他们只是被拦住了。

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因为那个太阳,明明有可以诛杀他人的力量。

但是他宁愿自己受伤,也没有对任何人下狠手。

只是赶走其他人,却不杀人,也不杀不伤人!

但越是这样,不少人就越是要去攻打阎魔界!

一场大战,接着一场大战!

这样的消耗,即便是那轮太阳,到了后来,也没办法坚持了。

他被人打残了!

阎魔界还是被守护下来了。

但是他却残了。

直到有一天,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出现在了那个院子内。

院子内有他和父亲亲手种下的树。

那颗树已经长得极高了,有树荫遮蔽了院子。

天皇坐在院子里。

爹,我回来了!天皇子嗣已经白发苍苍,带着满身的疲惫!

他回来了。

他带着满身伤痕。

他老态龙钟,伤势极重!

他跌倒在天皇的面前,扶着天皇的膝盖!

爹,我回来了!

儿子,回来了!

儿子好想你!

爹!

这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终于让天皇清醒了。

他像是回过神来了。

他也同样老了!

爹,我想你了。

我想回来再看看你一眼!天皇子嗣老眼之中,闪烁着泪花。

而天皇轻轻抚摸着他儿子的头!

爹给你做点你最喜欢吃的面糊!天皇起身,走向了屋内。

屋内响起了一阵声音。

许久之后,一碗面糊递给了天皇子嗣!

里面有一些青色的野菜,还有一碗肉汤。

天皇子嗣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喝下去。

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 第二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 第三章

偏偏杜导就是拒绝了,而且不留一丝商量的余地。

“伯母,您别担心,好好休息。”尹今希转开话题,“医生今天来查房了吗,怎么说?”

“医生说太太的右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秦婶接过话头,语调不禁哽咽。

“秦婶,好好做你的事。”秦嘉音轻声斥责。

秦婶拿着水盆和抹布出去了。

“你别听秦婶瞎说,”秦嘉音说道,“我这是血压升得太快,造成了一点附带反应,慢慢的就好了。”

再慢慢的,也得坐一段时间

文学

轮椅了。

尹今希坐过轮椅,当时她只是崴脚而已,已经感觉极不自由。

更别提秦嘉音是一条腿暂时失去知觉了。

那滋味不会好受的。

“伯母,是我把您害成这样,您放心,我一定陪着您,直到您好起来。”尹今希为她掖好被角。

秦嘉音失笑:“大明星陪着我,电影谁来拍?”

“我不当女主角之前,电影院不也照常放映电影吗?”尹今希也笑。

尹今希说的是真心话。

秦嘉音在这种情况下还维护自己,她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照顾呢。

“尹今希,你跟我说实话,你真的去找杜导了?”秦嘉音话锋一转,她眼中的冷光表明,已经洞悉了尹今希的隐瞒。

尹今希心头轻叹,她实在不想让秦嘉音知道,杜导辜负了她的信任。

就是这一犹豫,秦嘉音已经明白了。

“他……心里果然还是怪我的。”她沉沉一叹。

“伯母,您别多想,先好好休息。”

然而,秦嘉音此刻想起那些往事,思绪怎么也停不下来。

“那时候我很欣赏他的才华,也给他拉了不少投资,但我没答应他的交往……后来他去了国外,我结婚时给他发了请柬,他没有一点回音。这么多年,我以为他已经释怀了……“秦嘉音轻叹。

“当时您为什么没答应?”尹今希不明白,欣赏之情足够发酵成爱情了。

秦嘉音摇头,“他的确哪里都好,也是很多人心中的白马王子,但我就是没感觉。”

“是因为于总吗?”

秦嘉音盯着天花板看了看,没回答这个问题。

也许她是觉得今天跟尹今希已经说得太多了。

“他不帮忙就算了,”秦嘉音接着说,“我会再想办法。”

尹今希没接茬,她看到床头摆放着两个保温饭盒,应该是于家送过来的营养汤。

于是她站起身将保温盒打开,一看是猪蹄花胶汤,虽然熬炖得很清淡,但猪蹄总归是很油腻的。

“伯母,今天你可以吃猪蹄汤了?”她问,“我还是去问问医生吧。”

“不是给我的,”秦嘉音说道,“我平常也不吃猪蹄,这是给你准备的,喝了吧。”

所以,这是知道她要过来,连汤都准备好了。

“伯母,是我照顾你,还是你照顾我……”

“趁热喝吧。”

尹今希没辜负她一片好意,坐在凳子上喝汤,忍不住又掉下眼泪。

秦嘉音刚才说太多,有点累了,闭着双眼养神没瞧见。

但秦婶正好进来了,见状立即说道:“哎,今天厨房熬的汤这么难喝,都把尹小姐喝哭了。”

秦嘉音睁开眼来。

尹今希急忙抹去泪水,连声说:“汤很好喝,很好喝……”

她自嘲的笑了笑,对秦嘉音说道:“从小到大,很少有人会这么惦记着我……伯母对我这么好,却被我害成这样……”

说着,她的眼圈又红了。

秦嘉音这才真正意识到,因为她的突然病倒,尹今希心里承受了多大压力。

最关键的,尹今希为了不让于靖杰知道她和杜导的事,还得在他面前撒谎。

这孩子刚才说要照顾她一直到好为止,看来不是随口说说的。

“这是怎么回事?”忽然,一个紧张的女声响起,牛旗旗走了进来。

她看看尹今希的泪眼,又看看病床上的秦嘉音,难道……

文学

“伯母,不是说您只是高血压犯了……”牛旗旗也被吓到了。

尹今希赶紧抹去泪水,“你别乱想,伯母好得很。”

牛旗旗松了一口气,“在医院里不能乱哭的,你连这都不懂吗!”

她将带来的东西放上床头柜。

尹今希也觉得挺不好意思,先去洗手间洗脸了。

“伯母,您病得正是时候,”听到牛旗旗在外面玩笑的说着:“我这段时间正好空了档期,天天来陪您。”

“您别看我像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其实我厨艺好着呢,等你出院回家了,我每天变着法子的给你做好吃的,咱们把身体养得棒棒的。”

尹今希看着水龙头流淌的水发呆。

秦嘉音被牛旗旗的话逗笑了,“你是一个演员,不是保姆,好好去做你自己的工作。”

“照顾您可不是保姆照顾雇主,是晚辈照顾长辈,您看着我长大,跟我亲妈差不多,我照顾您是应该的。”牛旗旗的话听着特别暖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