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4,粗吗舒不舒服宝贝h

女配穿越高H,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
2021年2月11日
全彩店长的h命令必须执行:玉势绳子双腿分公主
2021年2月12日

小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4 第一章

步云进门之后先看到了“温顺”的丧尸们,眼神闪了闪。

“老实点!”

匡平装模作样的冲情绪崩溃的丛尚敏低呵一声,又抬起头来向步云解释:“你不用害怕,这些丧尸被大嫂困住了,兴不起风浪。至于他们,你也不用搭理,不是什么好人,被大嫂关在这儿,略施小惩,对,就是这个成语,哈哈哈哈~”

匡平说话时总带着他惯有的笑容,痞痞的又有几分洒脱,他语调活泼,不必刻意提高音量就能达到大声说话的目的。

一起进来的徐傅明和宋殄并没有要附和他的意思,整个机舱里充斥着匡平的笑声,仔细听听还有回音。

步云初来乍到,不好不配合。于是他象征性的扯了扯嘴角,好歹算个回应,毕竟这是给他的下马威。

其实,步云真没什么坏心思。如果灵梦他们不救他,过几天他饿也要被饿死了。

如今知道他进了一支厉害的团队,反而更安心了。

为表诚意他称赞到:“大嫂真厉害!”

匡平看他的眼神顿时慈爱了,他走过去不算怎么亲昵的拍了拍步云的肩:“那必须的!”

徐傅明冷眼看着两人哥俩好的模样,而后偏过头发不再多看:“行了,走吧。”

一次不算高明的下马威,但双方双方都感受到了对方的目的,并且达到了预想的结果。

算是很大的成功。

匡平让步云走在前面。

踏出门前,步云听到了身后的声音:“老老实实在这里待着,大嫂不杀你们已经很仁慈了。”

丛尚敏气若游丝的嘟囔了句:“她不是慕灵梦,当心养虎为患。”

“慕?”

小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4 第二章

赵子安看了曲九原的亲笔信后,脸色骤然一变。

他立刻命人打开随信笺一起送来的那卷地图。

这是一张玉门关附近的地形图,很大,覆盖的区域却很小,只有方圆两百多里,将玉门关周围大大小小的地方,都标注的清清楚楚。

上面有很多箭头。

箭头分为四种颜色,在箭头旁边有标识每一种箭头代表的是什么部队。

红色的箭头,代表的是曲九原部,

蓝色的箭头,代表的是北面正在激战的南疆兽骑。

绿色的箭头,代表的是部署在枯木荒原上的人间骑兵。

黑色的箭头,代表是天界的暴风军团。

上面的四种颜色的箭头错综复杂,密密麻麻的有上百个之多。

这是一份进攻的地图,也是一份撤退的地图。

一般人的军事小白看不懂,但赵子安与身边的高级将领,自然是能看的明白的。

红色的箭头从西南方向一直往北走,直扑龙门古城。

意思是表示,曲九原要带领镇西军,支援龙门古城战场。

但是红色箭头在抵达龙门古城之后,随即转道向东,直扑玉门关。

这就是表示,曲九原没有死战龙门的意思,他想要从龙门撤退,最近的距离,就是玉门关。

他是想让赵子安打开封关的巨石,给他们留一条撤退的道路。

北面南疆兽骑的蓝色箭头,是慢慢往西面库和城方向聚集的,表示南疆兽骑在完成阻击任务后,向西域沙漠深处撤退,只有这条路,才有可能跳出天界的南北夹击。

想要完成龙门撤退任务,枯木荒原上的人间骑兵,得拖住龙门西南与东南两个方向的二十万暴风军团。

结合信笺上的内容,看着地图上的箭头,赵子安由于睡眠不足导致充血的双眸,忽然亮了起来。

现在最关键的问题,不是龙门,也不是枯木荒原,而是北面的兽骑。

赵子安喃喃的道:南疆兽骑已经在北面坚守了四天,他们还能再坚持四天吗?

他心中在质疑南疆兽骑的战力。

但是,他也清楚,一旦南疆兽骑再坚持三到四日,龙门会战就将以人间的大胜,永远被载入史册,存放在南疆巫山玉简藏洞之内,供后世万代瞻仰膜拜。

当然,南疆兽骑会不会选择继续在北面拖住天界南下的主力,还得看今天龙背山阵地会不会丢。

只有保住了龙背山的阵地,南疆兽骑在北面的战事,才会有意义。

如果龙背山阵地失守,南疆兽骑将在今天晚上,乘着夜色向西转移。

赵子安沉吟片刻,随即做了决定。

曲九原的计策可行!

他决定按照曲九原的部署,将龙门大会战,彻底变成一场阻击战的经典案例!

他对红翎急使道:回去告诉你们曲大帅,本帅同意他的战术,此战若能成功,我便免了他擅自出兵之罪!

正道苍云门的轮回大殿,安放着一块巨大的魔音镜,实时转播龙门大战的具体战况。

在魔教的五行大殿内,同样也有一块超大的魔音镜。

此刻魔教数百位大佬齐聚一堂,伸着脑袋在看魔音镜上的画面。

他们亲眼看到温荷第一个解决了对手,当时的欢呼声啊,别提有多大了。

小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4 第三章

“你疯了吗?”

哈利看着高兴的赫敏,不可置信但又有点开心说道:“我要留着它,我早就想好了——”

他从书包里抽出那本旧的《高级魔药制作》课本,用魔杖

文学

敲了敲封面,念了一句:“四分五裂!”

封面立刻脱落了下来。

他又对着那本新书如法炮制。

然后,哈利把两个封面互相交换过来,再敲了敲,说道:“恢复如初!”

于是,王子的那一本被伪装成了新书,而丽痕书店刚寄来的那本新书则显得破破烂烂,完全像个二手货了。

“我把新书还给斯拉格霍恩。他没什么可抱怨的,这花了我九个加隆呢。”

赫敏抿着嘴唇,满脸写着愤怒和不满,当然了,是表现出来的,她其实一点也不在意这个东西。

当一个人有了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的时候,谁会在乎别人是不是在更低级的事情里面忙碌呢?

不过这件事情和邓布利多是有点关系的,乔恩之前就和她说过,魔药课的成绩对于哈利来说的重要性,所以,赫敏只是做做样子,但她并不会真的强硬反对哈利留下那本混血王子的书。

只不过现在的局面变得有些尴尬,因为她现在只能盯着这个东西不放。

好在,就在这时,第三只猫头鹰带着当天的《预言家日报》落在她面前,理所应当地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她急忙打开报纸,扫了几眼第一版。

“有我们认识的人死了吗?”

罗恩用假装随便的口气问,每次赫敏打开报纸,他都要提出这个问题。

“没有,但是又有摄魂怪袭击的报道,”赫敏说:“还有一个人被捕了。”

“太棒了,谁?”

哈利说,心里想到了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

“斯坦·桑帕克。”赫敏说。

“什么?”哈利大吃一惊。

斯坦·桑帕克,巫师界著名的骑士公共汽车售票员,因涉嫌从事食死徒活动而被捕。

桑帕克先生现年二十一岁,警方昨夜在突袭搜查其在克拉彭区的住所后将其拘捕……

“斯坦·桑帕克,是个食死徒?”

哈利想起了他三年前第一次遇到的,那个脸上长着青春痘的小伙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不可能!”

“他大概是中了夺魂咒吧,”

罗恩合理地分析道:“这可是说不准的事儿。”

“看来不像。”

赫敏仍然在看报纸:“这上面说,是有人听见他在一家酒馆里谈论食死徒的秘密计划之后才逮捕他的。”

她抬起头,脸上带着苦恼的表情。

“如果他中了夺魂咒,就不可能到处跟人议论他们的计划,是不是?”

“看样子他是想炫耀自己知道许多东西。”

罗恩说:“当年他想跟那些媚娃套近乎时,不是还吹牛说他就要当魔法部长了吗?”

“是啊,就是他。真不明白魔法部在搞什么名堂,竟然把斯坦的话当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