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楚楚可人 (np)

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放荡豪门
2021年2月10日
杂烩大乱炖目录;被各种陌生人 np
2021年2月10日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二章

“乐氏夫妇,是号称‘阴阳侠侣’的那对吧?”

李轩万分好奇的走下床:“我记得这对夫妇原籍南京,他二人会不会与乐芊芊有什么关系?”

那是一对在大江南北都广有声誉的侠侣,修为高强,双宿双栖。

据李轩听到的八卦,这二位曾经是六道司的一员,后来因故脱离,从此仗剑天下,游走于各地降妖伏魔,锄强扶弱,成为大晋最著名的一对游侠。

江含韵此时已穿戴妥当了:“那就是乐芊芊的父母!我之前没跟你提过么?应该也猜的到吧,江南有几个乐氏,能为乐芊芊提供那么雄厚的财力?”

“怎么可能?”李轩吃了一惊,站在原地一阵发愣,

他想原来自己那个小队里面,背景最深厚的居然是乐芊芊。

那阴阳奇侠可都是开了第四门的大高手,不但修为已到了十一重楼,二人还有一套联手合击的技法,曾经联手对抗天位,坚持两三个时辰都不落下风。

关键这二人都很有钱,传说两人都是世间罕见的炼器大师,天下间无数修行之人对他们炼造的器物趋之若鹜。

虽然两人一直都不务正业的四处游玩,可他们每年只需在炼器房里呆上三五个月,轻轻松松就能有上百万两银子入手,赚钱的本事比彭富来的老爹强多了。

“有什么不可能的?”江含韵的目光在李轩依然赤裸的胸膛上流连了一眼,然后就看向了窗外:“你速度快点!”

她想这家伙最近似乎强壮了不少,以前就一根竹竿似的,现在看起来依然是竹竿,可衣服里面却很有肉了,有了八块腹肌。

就连修为也都提升了很多,她这几日给李轩喂招,都不能不多几分小心

文学

李轩对‘势’的运用益发娴熟自如,日渐沉雄厚重也就罢了,居然还在雷法与冰法真意上入了门,一身浩气则益发的辉煌刚烈,正大堂皇起来。

就个人实力而论,这家伙竟已不逊色于马成功多少,甚至爆发力还要超过马成功一筹。结合他那尊‘伏魔金刚’,第三门之下没有对手,第三门也得提起十二分精神应对,俨然已是一位小高手。

见鬼的是,李轩从一个弱鸡到现今的层次,居然只花了不到三个月——这让江含韵身为一个绝代天骄的自信,受到了重挫。

李轩被江含韵催迫,这才加快了动作穿衣套甲。

当他穿戴整齐,二人先后走出房间,在这里办公的明幽都众人,都向他们投以意味深长的视线。

江含韵的面皮微红,然后就视如无睹的带着李轩往外走去。

对于两人的床震,她最初还很在意的,甚至换过一次椅子,可那椅子抖得更厉害。动静更大,让她这些部属看她的目光更加不堪。

至于地面——不知李轩是有意还是无意,在两人雷法炼体的时候就像是地震一样的动静,就连地面都被他们震出了痕迹。

总之在连续十几日的‘床震’,换了两张木床之后,江含韵已经能做到无视这些怪异目光了。

两人出了朱雀堂的大门之后不久,就撞见了骑着一匹地行龙往南面走的乐芊芊,江含韵直接朝她伸出了手:“芊芊是去南城外将军山吧?过来,我载你一程。”

李轩也伸手了,可乐芊芊一点犹豫都没有,抓住江含韵的手后身影翻飞,就落在江含韵的身后。

她只是三重楼境的术师,是不敢让坐骑发力奔驰的,可江含韵却能将地行龙的速度催发到极限,快过她两倍都不止。

李轩则很自然的把手伸了回来,挠了挠自己的后颈。他本以为自己与乐芊芊已经很有默契了,可结果让他颇为遗憾。

此时李轩在骑术上大有长进,在城内的时候还稍显笨拙,可在出城后上了驰道,却已能勉强跟上江含韵的尾尘。

三人两骑只用不到小半刻的时间,就已抵达几十里外的将军山。才刚至山脚,李轩就已感应到这座山的南麓,两股直冲斗牛,摇星震岳般的强横罡气。

“开始了!”

江含韵眼神微亮,然后就直接一手提着乐芊芊冲到空际,往那罡气冲起的方向御空而行。

李轩则是看着前方密布的丛林抽了抽唇角,还是老老实实的下了马,用他的11路公交车赶路。

幸在他的‘雷扬千里’经李乐兴附身指点之后已经颇有水准,在陆地上一阵雷光电闪,奔行的速度也没比御空飞行的江含韵差多少。

当三人来到南麓,就望见半空中四个正在激战的身影。

准确的说是一方被凌虐,那两个如连体婴一般连接在一起的妖魔,被压制的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只能格挡,挨刀,格挡,挨剑,在不断的格挡与被砍中轮回,可这妖魔的恢复速度,确实让人毛骨悚然。身上的血色肉芽持续不断的增殖着,任何伤势,都可以在十分之一个须臾间就恢复如初。

而此时在战场周边立着的数十个身影,无不都面色凝重。

“这就是第三门顶峰的比翼魔?”

李轩看着上空,发出了一声呢喃。

之前他在妖魔大典上看到的‘比翼魔’图像,只有第二门的修为,那是两个背对背,合在一起的身影。

“看起来情况不太妙?我就是奇怪,这里这么多人,难道就不能一起围殴?跟它一个妖魔客气什么?”

李轩看了片刻,就发现那‘比翼魔’虽然在短短时间内,被那乐氏夫妇斩了二十多次,可其神完魄足,竟是一点损伤都没有。

关键是此魔的魔力,也仿佛无穷无尽,取之不竭,用之不尽。

也就是说,空中那两位砍了‘比翼魔’大半天,伤害其实都是‘MISS’。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三章

萧小白好奇的向着那茅草屋走去,还未靠近茅草屋便是清晰的感觉到了其中一股澎湃气息。天『籁小说Ww』W.『⒉

文学

3TXT.COM

“好可怕的气息,就算是金丹强者的气息也没有这么强啊!难道是..”当萧小白来到茅草屋门外时,一眼便是看到了茅草屋内那一身道袍、三缕长髯闭目盘坐的中年道人。先是脸色一变的萧小白,紧接着仔细一看现那道人身体虽然看似凝实却又有些透明虚无之感明显是能量凝聚而成的,不由略微松了口气,而紧接着猛然想到什么般浑身一僵,忍不住有些不敢置信的瞪眼看着那中年道人:“这..这莫非..”

嗡..伴随着一股无形波动从茅草屋内弥漫开来,周围空间都是波动了起来般,那静静盘坐的中年道人竟然睁开了双眸,好似实质般的目光从其目中迸射而出,目光落在了萧小白的身上。

刹那间,萧小白只觉被一只可怕凶兽盯住了般,一个激灵的浑身汗毛都是竖了起来,心脏狠狠一抽搐。

“有缘人,你终于来了!”中年道人缓缓开口,声音好似无形的元神波动般向着萧小白传递而去。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萧小白忍不住略微颤声的连问道。

“我是什么人?”中年道人低喃一声,随即幽幽一叹:“我都快要忘了自己是什么人了,我在这儿等了很久了。没想到,真让我等来了有缘之人。你得到了我当年炼丹所用的丹炉,也算是我纯阳门下了。”

萧小白听得一瞪眼,忍不住惊讶连道:“你..你是纯阳派人?”

“没错,我是纯阳派的掌门玉阳子,”中年道人轻点头道:“当初一战,我受了重伤,被毁了肉身,只有元神逃脱,借助秘法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如今,我终于能够解脱了。年轻人,你小小年纪,便有如此修为,当真是天纵之资。就算是我纯阳派全胜之时,也难找到这般出色的传人。天不亡我纯阳一脉啊!年轻人,你可愿拜我为师,传我纯阳一脉道统?”

略微愣了下的萧小白,目光一闪便是连忙跪下道:“弟子萧小白,拜见师父!”

“好!好..孩子,来,到我跟前来,”中年道人满意点头的笑着对萧小白道。

萧小白并未犹豫,径直迈步进入了茅草屋内,来到了中年道人面前盘膝坐了下来。

就在萧小白刚坐好之时,中年道人却是猛然出手一指点在了萧小白眉心之处,随即整个人爆出一团强光,化作一道浓郁光芒向着萧小白眉心之中钻去。

“夺舍?”下意识眯起眼睛的萧小白,感受着那瞬间涌入自己脑海之中的澎湃可怕能量,强忍着脑子的刺痛,不由心中暗惊的忙心意一动体内红莲业火升腾向着脑海之中涌去。

浑身颤抖,面容有些扭曲的萧小白,很快眉心处便是有着红光隐现,脑袋之上袅袅虚幻般红莲业火升腾,隐约可见一道虚幻般狰狞面孔在萧小白头顶若隐若现的痛苦嘶吼,隐约带着惊怒味道的灵魂波动弥漫开来,可怕紊乱的能量威能使得茅草屋都是震颤起来。

不多时,那狰狞虚幻面孔便是在萧小白头顶崩溃消散了般,脸上狰狞痛苦之色淡去的萧小白,浑身的气息却是快的增强起来,浑身衣服无风鼓胀,全身肌肉筋骨都是震颤嗡鸣起来。

时间缓缓流逝,不觉便是几个小时过去了,静静闭目盘坐的萧小白终于是豁然睁开了双眸,目中如实质般的目光迸射而出,眼眸深处隐约有着一股沧桑味道,同时浑身的气息便好似开了闸的洪水般倾泻爆开来,使得那茅草屋瞬间崩溃,周围六座小山震动,整个小空间都是在颤动。

“金丹巅峰?”低喃自语的萧小白目中有着浓郁惊喜之色:“这一次,真是因祸得福了。这个玉阳子欲要夺舍我,想不到却被我用红莲业火灭了元神,不但元神记忆都被我吸收掉,就连修炼出的澎湃法力也尽皆被我继承。可惜时间太短,我还未能将这些法力全部炼化掉,否则只怕有望突破金丹成就元婴,修得半仙之体了吧?不过即使如此,这次也是收获很大了,仙道可期啊!”

站起身来的萧小白,感受着体内澎湃法力,嘴角笑意更浓。

“对了,我在这儿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了,媛媛醒来现我不在该着急了,得赶紧出去,”转而猛然想到什么般的萧小白,不由一拍脑袋忙向着之前进入这小空间的地方走去。

所幸,得到了玉阳子记忆的萧小白,对于如何进出这一片小空间也是一清二楚。

轰..萧小白一拳轰出,便是见面前那一片迷雾笼罩的区域空间翻滚扭曲般,一条空间传送通道打开,一个迈步的萧小白进入其中就消失不见了。

下一刻,在地下石室的中随着祭台之上空间的波动身影显现的萧小白,刚一出现便是似有所觉般的猛然抬头面色一变。

感受着外面剧烈的能量波动气息,萧小白顿时不敢怠慢的慌忙向着上面而去。

当萧小白来到外面大殿之中的时候,一眼便是看到了道观门口站着的两道倩影,其中一个正是孙媛媛,而另一个则是一身紫色风衣风韵动人的沐岚。

“沐岚,你怎么来了?嗯?”慌忙上前问了句的萧小白,便是猛然脸色一变的抬头向外看去,只见外面半空中一道身影狼狈摔落了下来,落在了道观之外的地面上,正是萧尹。

看了眼气息紊乱明显受伤了的萧尹,紧接着萧小白便是忍不住凝眉正容的抬头看向了那清晨略显昏暗的虚空中飞掠靠近过来的一鹤童颜老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