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枂是我儿媳妇,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公车系到3,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2021年2月10日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新白洁性荡生活
2021年2月10日

苏枂是我儿媳妇 第一章

此时的左良玉反而冷静了下来,冯紫英不会参与具体的指挥,整个城头上的较量都交给了他,一千多休息的士卒补充了上来,使得整个迁安

文学

北城墙的火铳兵密度几乎增加了一倍。

迁安城不比卢龙,整个城墙周长不过五里多不到六里,但是却是南北城墙宽,东西城墙窄,这样的分布主要是有利于交通。

接近三千士卒汇聚在城北墙头,密密麻麻,整个气氛凝重而压抑。

城墙下是多达三倍有多的蒙古兵,这种一拥而上,对于火铳兵来说,瞄准这个环节就可以省下了,关键在于装弹填充和射击的频率。

这个时候也就是要考验火铳枪管之质量的时候了,无论是从西夷进口来的Musket重型火铳,还是现在永平府按照Musket重型火铳仿制的鹰嘴铳、斑鸠铳,冯紫英都是首重枪管的质量。

他很清楚在战争中,需要连续击发的火铳能否保持战斗力,一个在于士卒的训练,一个在于火铳的质量,而火铳的质量关键就在于枪管。

正因为如此,整个永平新军的火铳配备都是极为苛刻的,筛选出来不符合标准的火铳如果要按照庄记或者朝廷兵部的要求都算得上是绝对合格甚至优良的产品,但是在永平的精钢产量已经不再受到限制的前提下,冯紫英当然对这一点的要求不再降低,所以可以说是绝对保证质量。

伴随着一道道命令下达,整个永平新军都迅速行动起来,前面部队重新整队集结,阵型变得更为密集,而后边加入进来的形成了第二波攻击线。

当第一道攻击线因为连续射击导致枪管太热需要适当休整时,那么第二道就推上去,如果当局面变得更为紧急时,两道攻击线便可合二为一。

而摆在第三道的就是侯承祖的水兵营,冯紫英将水兵营分成了左中右三块,作为预备队以便于能随时策应各方。

漫卷而来的士卒在进入三百码范围内便开始遭遇火铳的密集攒射,相较于前一阶段的有所克制,此时连作为预备队的水兵营都加入了射击。

按照之前的设想,水兵营作为预备队暂不参加战斗,但是看到敌军的密集程度和凶猛攻势,左良玉和侯承祖都果断地改变了决定,决定利用在射距上的优势,先行利用火铳威力,最大限度的削弱内喀尔喀人的攻击力度。

三千多支火铳次第响起,在三百码到一百码之前形成了一道密集的死亡屏障。

每一波爆响之后的烟雾背后,都是数百上千颗金属弹丸卷起的猎杀风暴。

奔行在最前方的士卒往往已经丢开了木盾的掩护向前狂奔,而这一波猎杀风暴如同一记鞭子抽打在初生的麦苗上,瞬间就抽折一片,只剩下痛苦的呻吟和呼号。

因为木盾的迟缓使得在保护他们的同时不得不降低速度,而这又给了城墙上的火炮带来了更多的轰击威胁,士卒们在越过三百码这个心理位置之后便会主动丢开木盾保护,加快奔行速度。

相较于那一炮轰下带起的一路血槽,士卒们内心宁肯经受那弹丸的打击,虽然在火铳弹丸造成的伤害其实远胜于火炮,但是其视觉上的刺激却要低得多。

因为近万人步卒发起的攻势,内喀尔喀人无法再利用骑兵的骑射优势来给城墙上的永平新军造成杀伤,单单是依靠部分步弓手的抛射,其力度远不及迅雷而过的骑射带来的杀伤力。

孙二柱无暇顾及汗珠浸渍眼角带来的刺痛,此时的他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瞄准,射击,收枪,擦拭枪膛,装药,填弹,再瞄准,射击,……

队长许亮已

文学

经阵亡了,喀尔喀人的一支箭矢直接射穿了他的左眼眶,深入脑中,当场就断了气,什长王壮也在旁边一具火炮炸膛时削去了半个脑袋,使得刚刚升任什长不到一个时辰的孙二柱又担任了队长。

不过此时的他已经没有资格像寻常一样喊号司令了,取而代之是哨长在背后声嘶力竭的不断怒吼,而他则像寻常一样附和着哨长的命令,不断重复,并让自己和周围的伙伴们跟自己一起保持着射击的节奏,使得整个射击变得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流畅,一直到某一个同伴被飞射而来的箭矢射中,由另外一个接上来的士卒取代。

侯承祖深吸一口气,在完成了第一阶段的配合打击之后,水兵营便退了下来,他们要让自己的火铳保持着最好的状态,以便于在最关键时刻发挥一击必杀的作用。

苏枂是我儿媳妇 第二章

第1326章出征!秦帝之谋划!

长安城!

英魂广场!

“众将士!”

洛尘立于台上,沉声道:“此一战,乃是我大夏霸业之始!”

“朕掌兵以来,灭南蛮,平叛乱,收东莱,战无不胜,此番面对大秦,同样是不例外!”

“朕在,当守土开僵,一举奠定我大夏千秋不朽业!”

“反山河所照,日月所至,皆为汉土!”

洛尘直接从腰间拔出天子剑,指向苍穹,沉声开口道:“此一战,决定中原之主!”

“此乃朕登基以来,第一次国战,能胜否?”

“必胜!”

“必胜!”

“必胜!”

一道道高喝声响起,众人皆是士气高涨,举起手中的兵刃使劲狂呼,陆玄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好!”

“薛仁贵!”

“末将在!”

“我封你为征东大元帅,总览东征一切事宜!”

“遵命!”

薛仁贵恭敬行礼,洛尘看向另外一人:“岳飞,陈庆之!”

“末将在!”

“封你二人为征东副元帅,协助薛仁贵,处理一切事宜!”

“诺!”

“冉闵,赵云!”

“末将在!”

“封你二人为左右先锋!”

“诺!”

“宇文成都!”

……

一番册封下来,此次东征阵容可谓是空前浩大,凌烟阁之人,洛尘只启用岳飞一人,至于白起和廉颇则是留在了京都。

一声令下之后,浩浩荡荡的征东大军直接出征!

长安城外,人山人海的百姓大潮流皆是汇聚在此,夹道相送!

“将士们,一定要平安归来啊!”

“等你们凯旋,莫要忘记告知老朽!”

“大夏必胜,我朝有英明神武之君主,自从殿下统兵以来,百战百胜,此次自然是不会例外!”

……

看着街头上的百姓人满为患,洛尘站在城楼之上,脸上露出一丝犹豫之色。

此番对阵大秦,他自然是想要御驾亲征,然而,陆雨凝怀有身孕,若是这个时候离开……

薛仁贵挂帅东征,若是论统兵作战的能力,不管是白起还是岳飞都要在他之上,但是,薛仁贵积威已久,在军中颇具威望,所以,洛尘依旧还是选择了他。

在他这里,不需要担心功高震主,也不用担心薛仁贵会有反心!

此番不只是有御龙军出战,岳飞的背嵬军,秦良善的虎豹骑,四象军团,飞虎军全部出战,总计七十万大军,也是数十年来大夏规模最大的一次国战!

三年前灭南蛮也不过是三十万大军,硬生生的将南蛮亡族灭种!

“孔明!”

“在!”

“你以为,北苍会作何反应?”

洛尘看向站在自己身侧的诸葛亮,眼中带着一丝好奇之色,诸葛亮轻声道:“陛下,我们出兵的消息北苍已经得知了,他们自然是想分一杯羹!”

“只是,如今大秦尚在,我们可以结成同盟,或许等到大秦灭了,北苍就该……”

洛尘微微颔首,笑吟吟的道:“我大夏与北苍,迟早有一战啊!”

诸葛亮眸子之中尽是精光,轻声道:“陛下,依臣之见,不如将火药用于后手!”

苏枂是我儿媳妇 第三章

“神一元北上,号称三万众。”这个神交已久的名字终于摆在了唐无病的案头,这位出身米脂的陕北巨寇蛰伏了足足一年才重新进入大明朝的军情系统,只是唐庄齐的情报系统更早地给出了提示。

唐无病心中不快,虽然情报送得及时,但来龙去脉一点也没有提及,这位纵横米脂两年的巨寇是怎样跑到南面,又怎样裹挟起三万人马的?因为今年的年份已经转好了,连麦子都增产了一些,怎么还能有这么多人。无声无息,又起来了,都说流寇是打不死的小强,这回唐无病相信了。

孝廉的思绪漫不经心地蔓延着,这一仗如何打对于他来说也谈不上有没有数,号称三万,充其量一万人,真正能打的不过十一,就算给他增加一倍两千人好了,又能如何,长峁团练从米脂开始打了两场硬仗了,守得住,攻得陷,真没把那些流寇放在眼里。只是眼下绥德的情形,还不是他说了算。

唐无病将情报卷起来塞到衣服里,朝外面招呼一声,“来人,备马。”

……

这是唐无病第二次见到李睿,知州大人坐在衙门正堂,唐无病垂手侍立一旁。李睿从震惊之中反应过来,缓缓摆了摆手,“将军请坐。”

唐无病在一旁找了个椅子坐下来,说道:“神一元此番再度起事,来势不小,裹挟三万民众不容小觑,这战守之策还需早定。”

李睿缓缓点头,隔了一会才道:“将军麾下有多少人马?”

唐无病道:“只有一营人马,五百老兵,五百新兵上不得大场面。”只有,一半新兵,唐无病的话无非就是告诉李睿此战不好打。

李睿道:“还可以三百弓手堪用。”

唐无病嘿嘿一笑,“那三百弓手如何当得用,还不如我那五百新兵管用。”

李睿脸色有些不悦,但神情转瞬即逝,问道:“战守之事,本官不懂,还凭将军斟酌。”

唐无病有些意外,这位态度对自己非常冷淡的文官,竟然主动放弃了战争的指挥权,让他难以置信。唐无病连忙道:“大人,我还是听你的。”

李睿摇摇头道:“本官不是那种刚愎自用之徒,政事你不如我,兵事我不如你。我只有一条,就是保我绥德境内百姓平安,玄安可能做到?”说罢目光炯炯地盯着唐无病。

唐无病的心突然颤动一下,李睿身材不高,英俊的脸上神情安详,但话语之中存在的坚定,斩钉截铁不容拒绝。

唐无病站起身一脸严肃抱拳行礼,“无病定当死战保民。”

李睿脸上露出轻松的神态,身子往椅背上靠了靠,“本官可不希望玄安死了,你死了谁帮我御敌。对于此战玄安有什么想法吗?”

唐无病道:“如果仅仅保绥德那十分简单,我调五百人入城,配合三百弓手,绥德当无恙。只是大人要求保全境民众平安,这个就不太好办了。”

李睿眉头轻皱,想了想道:“可是要饷要粮。”他以为唐无病如许多军头一样,一到打仗就找官府要开拔饷,要安家银。

唐无病连忙摇头,“大人这是把无病看扁了。我绥德全境民众三十万,分布在方圆百里范围内,大小村落数百个,无病手中满打满算就一千人马,保住全境恐怕困难。”本来以自己的实力,就算出境御敌也是有把握的,但毕竟硬碰硬的买卖还是存在风险,不到万不得已,他自然不想这样干。

李睿点点头,“的确也是问题,那玄安可有更好的办法?”

唐无病想了想道:“有个办法,不如大人发布命令,官道沿途的百姓可暂时迁往绥德暂避,如此一来,我可以集中力量保卫绥德,而太边远的乡村流寇应该侵扰不到。”

李睿想了想道:“这倒是个办法,只是要劳民伤财了。”

唐无病道:“跑点路总比被流寇侵扰强啊,这笔账我想百姓们都会算吧。当初我们长峁就是为了逃避王嘉胤的侵扰,举村转进米脂,没走的村子好几个都被裹挟或者屠了,都没人了。”

李睿想了良久,终于点点头,“就这么办,我立刻行文用印,派衙役到四乡召集。”

唐无病道:“大人雷厉风行行事果断,唐某佩服。只是还有几件事需要提早准备,一个是粮食,这么多人来需要一定的粮食,万一流寇围攻也需要有粮准备;其次是城中需要戒严,搜查外乡人,谨防奸细混入;再次要集中郎中药材做准备。”

李睿道:“这些都好办,本官知道你有守备米脂的经验,需要怎么做你跟我说,本官会择善从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