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下面夹生姜打屁股,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雪白的屁股:阿宾游记
2021年2月10日
老公刚做完儿子跟着做;啊 cao死你个浪货
2021年2月10日

惩罚下面夹生姜打屁股 第一章

山路最难走,好在大鹿角岭并不算陡峭,本身就有一条被附近村民上山踩出来的小道,沿着小道攀爬到一半,就得转路。

目的地是鹿角岭,鹿角岭分出好几条褶子一样的山岭,分别是大鹿角岭、小鹿角岭以及其它无名山岭。沈聪一行人需要爬上大鹿角岭,再翻过两道山谷,深入小鹿角岭,再往里爬到鹿角岭的主峰。

主峰叫半山,也不知道怎么命名的,山顶就是都支杜鹃的所在地。

轻功在身,沈聪爬山一点感觉不到劳累,不过后面周海涛四人,全都累得气喘吁吁。

“爬山不易,可想而知古人想要望气寻龙,需要多少努力,才能看清楚一条真龙的样貌,而我葱撼龙此刻,有高科技傍身,只需要安静的看看画面即可。”在大鹿角岭的山顶上,沈聪开始放飞无人机。

无人机升空,很快鹿角岭周围的山头便尽入画面。

“唔,兄弟们,有点意思了,整个鹿角岭都是由一条一条断续的山岭拼凑而成。看到这样的山脉形式,你们第一眼印象,把它看成什么了?”沈聪既是问直播间的观众,也是询问周海涛等人。

弹幕老哥们,自然是一贯的胡扯八道。

有说“像鸡儿”,有说“像大宝剑”,也有说“像一条五爪金龙”,还有说“像我家躺在床上的母老虎”,不一而足。

周海涛看着画面,半晌没啃声,因为他没看出来像什么。

周四平琢磨道:“我看像个大纺锤,就是纺纱的那种纺锤。”

刘伟伟半猜半蒙,说道:“像个树叶吧,一条一条山岭就是树叶的脉络。”

张成龙则回道:“我感觉像个大肥虫子,聪哥,你从大师的专业角度,看鹿角岭像什么东西啊?”

“其实邪神你的答案比较接近了。”沈聪拍了拍张成龙的肩膀,这小伙还是有点学风水的潜力,“可能作为上天谪仙人,风水知识早就深刻在我的脑海中,我第一眼看过去,就看出它是真龙的一种。”

或许是传承知识越来越多,以前他还自诩为“救贫仙人梦中授徒”,现在已经很少这么说,往往都是自称“谪仙人”。

毕竟一个是仙人徒弟,一个就是仙人,逼格差了好几个档次。

而就在沈聪说自己看出真龙时候,他抬眼看了一眼葱葱郁郁的群山,豁然发现这群山之巅弥漫起一股淡薄的氤氲之气。这一股股气息互相融合、搅动,须臾间便化作一条云雾形状的神龙。

神龙张口咆哮,发出无声的震慑,随即俯冲向沈聪。

那一刹那,沈聪只觉得清风拂面,浑身上下四万八千个毛孔都舒坦起来,回过神来时,云雾神龙已经消失。

视网膜上,文字发生微小变化:“成就群龙无首,望气真龙1/10,完成奖励《禹迹霹雳罡》。”

已经得到第一条真龙!

片刻的慌神,并未影响正常直播,他收敛心思,继续侃道:“可能有人就要问了,这到底是什么真龙?”

“是啊大葱,赶紧说啊,别卖关子了,急死个人。”周四平性子急躁。

“好,我直接说了,这条真龙就叫九节卧蚕。你们随我的镜头看过去,从左边到右边,数一数山岭的数量,是不是九条山岭?然后再看山岭的姿态和形式,是不是组成一只肥虫子形象?”

惩罚下面夹生姜打屁股 第二章

第1864章我跟她一起扛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我跟她一起扛

谷国辉骨头都快散架了,可是却没有收敛,反而龇牙咧嘴叫嚣。

他占据道德高度,他代表神州机器,他不惧叶凡。

叶凡冷笑一声:“别说是你,就是杨先生在我面前,他也不敢说铐我!”

“叶凡,你口气还真大啊!”

就在这时,大门口又传来一声怒极而笑的喝斥:

“宋红颜犯下的大罪,如果你也有份,我们连你一起抓。”

女人的声音带着一股子怨恨和尖锐:“害我女儿者死!”

叶凡和宋红颜等人侧头望去,正见谷鸯一伙人杀气腾腾出现。

杨震东、杨剑雄、梵当斯、梵文坤、安妮全都在人群。

李静也来了,俏脸带着一股寒霜。

杨红星则走在最后陪着杨千雪。

他一脸沉默,却让叶凡感受到火山爆发前的怒意。

叶凡皱起了眉头,看到这么多不相关人员凑在一起,一时不知道这是哪一出。

不过他还是给了杨红星面子,一脚踢开鼻青脸肿的谷国辉。

“杨先生,杨夫人,你们来的正好。”

没等叶凡出声,宋红颜先迎接了上去:

“刚才这个叫谷国辉的人带着十几人,携带着枪械闯入华医门会长办公室。”

“没有制服,也不出示证件,就要绑架我离开。”

文学

“我怎么看他也不像内务部精锐,更不像是杨先生手底下的人,就拒绝了他带我走的命令。”

“结果谷国辉大怒要毙掉我。”

“遭受到华医门员工阻挡后,谷国辉他们还大打出手,打伤我们几十号员工。”

“其中几个助理还被踩烂手指,一个怀孕秘书

文学

也遭受到他暴力飞踹。”

宋红颜俏脸平静把众人迎入进来,还给杨红星他们展示几十号受伤的员工。

混了的现场,殷红的血迹,踩烂手指的女员工,口鼻带血的秘书……

这种凄惨场景瞬间把杨红星他们情绪吸引了过去。

“杨先生,杨夫人,不是我暴力,是他们阻挡……”

谷国辉忙挣扎起来辩解:“我还被叶凡袭击了。”

“我这个会长办公室有十六个摄像头。”

宋红颜不紧不慢打断谷国辉的辩解:“杨先生随时可以探个究竟。”

这顿时让谷国辉闭嘴。

视频出来,谁的责任很清晰。

“混账东西!”

看到现场混乱一团,杨震东最先愤怒起来:

“华医门是可以撒野的地方吗?”

他还踹了谷国辉一脚:“我大哥让你请人,你摆什么威风?”

杨剑雄也附和一声:“就是,拿出证件会死人吗?”

谷国辉闷哼一声倒地,神情很是尴尬,又偷偷瞄了谷鸯一眼。

谷鸯恨铁不成钢:“没用的东西!”

“谷国辉确实是内务部的人,不过他这种做法非常错误,我替他向宋会长道歉。”

杨红星的怒意也无形弱了一分:“华医门的一切损失我都会照价赔偿。”

“宋红颜,你果然是黑寡妇,转移注意力一流啊。”

这时,谷鸯不耐烦上前一步,抢在丈夫面前喝叫一声:

“谷国辉的事情,华医门的损失,晚一点再说。”

“现在先来说一说,你祸害我女儿的蛇蝎行径。”

“你怎么就这么狠毒啊,为了让叶凡站稳脚跟,用我女儿的命来做棋子?”

“你还是不是人?

她毫不客气向宋红颜发难,还扬起手一巴掌扇过去。

杨红星和杨震东下意识要喝止却来不及。

叶凡冲过去也太迟了。

“啪——”

只听一声脆响,宋红颜不躲不避,站在原地硬生生挨了谷鸯一巴掌。

吹弹可破的俏脸上,顿时多了五个指印,热辣无情。

惩罚下面夹生姜打屁股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