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委书记的小宝贝;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母乳小说
2021年2月10日
乱小说录目伦400篇|贯穿灌满一女多男h
2021年2月10日

省委书记的小宝贝 第一章

库恩刚刚站稳身形,他就看到陆羽朝着自己冲了过来。

匆忙间调整好自身的姿态,库恩将双短刀架在身前,试图去阻挡陆羽这突然发起的进攻。

呜——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进行招架或者躲避,就听到一声空气被撕裂的声音,传进了自己的耳朵,而原本冲向自己的对方,更是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了踪迹。

又是这一招?

刚刚库恩通过对方的神态以及动作的细节,他已经判断出了对方这一招的消耗极大,所以他断定对方无法连续释放这一招式,或者说,这很有可能是对方生命受到威胁时所爆发出的搏命之力。

但是现在,对方却是实实在在地又用出了这同样的位移招式,并且在经过自身附近的同时,在自己的胸前砍伤了一刀。

如若不是自己身上已经缠绕了武装色霸气,那么说不定只需要这么一刀,就足以让自己失去战斗力吧?

转头一瞥,库恩看到了陆羽动作中的僵硬。

虽然库恩脸上表情低沉,眉头紧锁,但是他内心中却是突然笑了。

看来这小子是想要拼命了啊,他的身体果然也是承受不住这种超负荷的招式吗?

不过这样也好,如果要说搏命的话,我霍夫曼·库恩可是从来都没有怕过任何一个人呢。

想到这里,库恩的眼里忽然出现一种坚决,看着远处再一次闪烁离开原地的陆羽,库恩忽然间放弃了抵抗,他紧绷的神经开始逐渐放松下来,周身的光线也是开始不断地扭曲,变亮,短短一瞬,他整个人好像变成了一个由镜子组成的“反射人”。

陆羽现在却是杀心已起,完全收不住了。而且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也不允许他收回自己的杀心。

看着越变越亮的银色獠牙,陆羽选择闭上了眼睛,完全依靠见闻色霸气去捕捉对方的身影。

呜——

又是一道空气被撕裂的声音响起,一条由剑气与剑芒幻化而成的龙影在大地之上闪烁而过,就连地面的黄沙也随着龙影飞过的位置被剑芒斩得脱离了地面,飞扬四散。

猛龙一鸣,库恩的腰腹处多了一道醒目的血痕,而陆羽的后背也在同时被库恩凌厉的刀锋一划而过。

猛龙再鸣,库恩的皮衣被直接撕掉了一大块,鲜血顿时便殷红了他的后背,而陆羽的肩膀也是被库恩一刀割破,差一点就割到了陆羽的脖子。

由于陆羽不是无头苍蝇一般地到处乱撞,所以库恩的短刀只是砍到了陆羽几次,没有任何一刀可以直接刺向陆羽进而洞穿陆羽的身体。

这一场搏命的拼杀来得也快去得也快,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双方便已经停在了原地,不再攻击对方。

一阵微风拂过,带起点点尘土卷向远方。由于两个战斗狂人彻底安静了下来,这一区域的视野也是终于变得清晰可辨。

就在这短短的片刻之间,陆羽一共释放了七次猛龙断空斩,每一次都成功地在库恩的身上留下一道恐怖的伤口。

而库恩也是不甘示弱,在这七次的交锋之中,他也是成功地在陆羽身上留下

文学

了五道醒目的血痕。

“所以说……最后还是我赢了……对吗?”

缓慢地大口喘着粗气,库恩一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一把扯掉自己身上破破烂烂的皮衣,转过身来看向对面的陆羽,脸上浮起了胜利者的自信笑容。

他能感觉得到,对方使用这种超负荷的招式,根本就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再加上自己搏杀时在对方身上留下的五道伤口,说不定对方现在的状态还不如自己。

而事实上,库恩也是猜对了陆羽的状态。

陆羽本来还无法完全释放由能量组成的猛龙断空斩,现在是他使用剑气剑芒以及猛龙断空斩中的体术强行自制的招式。

没有经过练习,能在战斗中第一次使用就成功幻化出龙型剑芒,这已经很不错了,如果再想要没什么消耗,那简直就是幻想了。

“可是战斗的结果,从来都是意想不到的,不是吗?”

看着库恩骄傲的表情,陆羽却是忽然微微的笑了。

“哦?难道你还藏有什么底牌吗?”

库恩却是显然没有把陆羽的话放在心上。

“也许吧。”

陆羽也将自己已经破碎的风衣扯下,露出里面的衬衫,若无其事地看向对方。

“那你一定要让我大开眼界啊!”

省委书记的小宝贝 第二章

北境蜿蜒长城,每隔数十丈有烽燧台座熊熊燃烧,连绵成一条炽烈明亮的火龙龙脊。

北境长城的对面,是浩荡的星辰大海。

月坠于海。

潮水起伏,沙粒被冲刷出簌簌哑音,年轻人推着轮椅,缓步走在倒悬海的海岸线旁。

“就在这停下吧。”

轮椅上的男人摘下束额发带,搁置在膝前。

沉渊的长发被海风吹动,如飘摇的火星,他远眺北方大海,漆黑的瞳仁中也燃着璀璨的火光。

北方巨海中的那边,有一座广袤更胜大隋的天地。

宁奕双手轻轻搭在轮椅椅背之上。

他即将入山闭关。

不出意料,再与师兄相见,要很长一段时日了。

“倒悬海拦住了大隋北伐,也拦住了妖族南下。”沉渊君轻声道:“否则妖族天

文学

下的那两尊皇帝,必定在彼此开战之前,先联手合击,横扫北境长城。”

他问道:“北妖域和东妖域的战争……近况如何?”

“妖圣级别的大修行者尚未出面。”宁奕道:“龙皇白帝各有心思,知道这场战争意味着什么……两位皇帝如果碰面了,胜负也就分出来了。这两位,都想坐在天下最高的位置,彼此眼中都容不下对方,打一场是避免不了的。灞都城的坠落,只不过是战争的引子而已。”

“师兄。”

宁奕顿了顿,道:“如果没有猜错,北妖域龙皇并不想与白亘直接交手。”

沉渊君坐于星辰大海之前,独对潮起潮落。

他笑了笑,道:“龙皇想要栽培火凤,灞都城坠落了,没有关系……这座皇城的核心战力全都纳于北妖域麾下,只要火凤能够参悟生死道果,成为妖族天下的第三位皇帝,那么这场战争,就是北妖域胜利了。”

“不错。”

宁奕轻叹道:“所以龙皇连一丝一毫的机会都不想给白亘。他麾下的玄螭大圣,也深谙其意,根本不与金乌碰面,二人在云海禁区联手一次之后,便互相牵扯,互相制衡……北方的战争,如果要耗起来,时日可就久了。”

龙皇与白帝缠斗多年。

北妖域执意守御,白帝根本无可奈何……而龙皇做出庇护灞都城弟子的选择之时,便已经想好了这一局棋该怎么走。

既然灞都与芥子山的仇怨,已无法化解。

那他这位北妖域主人,也不必与白亘拼生死,分胜负……只要火凤成为新皇,灞都门下弟子挨个突破成为妖圣,北方天下的战争,便有了结果。

“师父说过,北妖域的瘸子皇帝……总是喜欢当幕后的垂钓人。”沉渊君淡淡笑了,“利用灞都的怒火,来压制白亘,坐拥渔翁之利,的确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只不过我了解火凤……他不是那么轻易就会被怒火冲昏头脑的人物。”

“百年前火凤无敌妖族天下之后,便闭关破境……”宁奕也笑了,道:“如果没有记错,师兄不过与火凤见面一次,交手一次而已。”

“见面一次,交手一次,足矣。”沉渊君道:“我与他虽是敌对,但颇为相惜。我有预感……若真有北伐那一日,我与火凤,还会再交手的。”

“更何况。”

师兄语气有些凝滞,无人看见的神色中有些难言的惆怅,他握了握手掌,呢喃笑道:“生死道果……哪有那么好参悟?”

龙皇要替火凤拦下芥子山的劫,直到其参悟生死道果,成为第三位皇帝。

可妖族天下,这数千年来,又有几人,成功悟出道果?

玄螭大圣和金乌大圣,到如今快要身死道消,也不过是涅槃圆满……距离参透生死,仍差一线。

这一线,便是天堑。

“生死道果……”

宁奕也忍不住轻轻念了这四个字。

这近乎于梦幻空花的境界,本该与“不朽”二字一样,远在天边,几时变成了……近在眼前的东西?

“我有些好奇,在烈潮那一日……徐藏所递出的那一剑,抵达了什么境界?”

宁奕问道:“那一剑,直接重伤了即将登神的太宗皇帝,如果不是承载剑意的细雪破碎……或许他就成功了。”

沉渊君的神色陷入了追忆之中。

“藏师弟的那一剑啊……”

潮起潮落,碧波抖出粼粼碎浪。

大师兄笑道:“那是集天时,地利,人和,赌上了性命,因果,生死的一剑……时至如今,我再也没有见过比藏师弟更快的剑。我只知道,在参透生死道果之前,我绝对无法递出那样决绝而又坚韧的一剑。”

宁奕心神一震。

“与灰界,我和白亘打了一架。”

沉渊说出了这段禁忌之战,无人知晓的细节。

“可以确定的是,白亘陷入了修行上的瓶颈,处于某个混乱而又癫狂的状态……战力下跌了一个大层次。即便如此,我和紫山山主二人,依旧不是对手。”沉渊低眉道:“踏入那个禁忌境界之后,距离不朽……便真的只差最后一丝了。师尊是那个境界的人,太宗皇帝也是。想我和楚绡山主,二人拼尽性命,也不过摘下白亘的一片眉心鳞……藏师弟修行短短数十载,便可以做到剑杀太宗,这一剑,已经超越了涅槃圆满的上限。”

省委书记的小宝贝 第三章

狴犴的速度降了下来。

鼻子上下耸动。

嗅觉灵敏的狴犴,就像是一头巨大的猎犬似的,在峭壁上寻找目标。

时不时发出低沉的呜声,一旦有人出现,它会毫不犹豫扑上去。

陆州也不着急,任由狴犴发挥。

顺着峭壁往下,再次进入丛林。

因为树叶太过茂密,遮住了大部分的光线。

陆州看了一下林间的环境,并未异常。

还真是狡猾。

狴犴继续向前……速度也开始加快。

陆州看到了前方有几颗倒下的树木。

上面留下猛兽冲撞的痕迹。

应该就在前面了……

一排的树木都被撞断。

紧接着,狴犴停下了脚步。

在一颗巨大的树桩之下,狴犴抬头发出低沉的呜声。

陆州亦是抬头张望。

上方是一个被圆形罡气削开的区域。

树桩旁边,散落着一套衣物。

在衣物上,落着几滴鲜血。

陆州抚须点点头:“金蝉脱壳?”

狴犴的嗅觉不会出错,它既然停在了这里,就说明目标就在这里。

四周寂静无声。

陆州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觉察到有何动静。

可惜了……被他逃了。

陆州眉头微皱。

没道理……

他打开了系统界面,再次看了一眼强化版牢笼束缚的描述,的确是百分之百的触发概率,况且系统已经给了提示声,命中无疑。那么……没有修为,他如何驾驭颠簸的坐骑,如何削开茂密的丛林,从而迅速离开?

陆州从狴犴的背上跳了下来。

走到那一堆衣着旁边。

俯下身子,稍稍看了一眼。

“于正海的衣服……”

陆州记得,于正海在金庭山上修行的时候,所穿的衣服尺码便是这般大小。

真是好一招金蝉脱壳。

尽管如此……他也不可能离开的这么快。

难道像燕子云三一样,使用了某种遁地之术?

陆州抬起手,一道道罡印像是花瓣一样,飞向四周。

这些罡印的进攻性并不厉害,是修行者的一种追踪印记。也是入门级的修行印记,比较简单,消耗也不大。当初小鸢儿的族人被抓的时候,慕容海便是用这一招追踪的人质。

同时,这种印记还可以追踪附近的生命体。当然,如果目标有修为的话,这一招并不好使。会被护体罡气挡掉。牢笼束缚的效果触发,那么对方的修为也应该是被束缚状态。没了修为,无法抵挡印记的追踪。

然而,

印记就像是水泡似的,在广阔的林间飞行了一段时间,消失于天地之间。

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感知到生命体的存在。

“难道是夔牛强行拖着他,飞走了?”

典籍中记载,夔牛也是传说中的凶兽坐骑。若真的全力赶路,倒也不好追。只不过能如此毫无动静地离开,有些不可思议。

陆州看了看衣着上的血渍。

应该是某种修为外的施术方式,催促夔牛离开。

大炎天下,百家争鸣。儒释道三派修炼占据主流和庞大的分支。除了巫术这种对施术时间要求高的,多数人都喜欢修炼道门的功法。

一些修行者之外的辅助用具,比如云裳羽衣,天阶武器,比如调动阵法的阵旗等。

陆州见多识广,排除了这些用具……

“孽徒,看来,离开魔天阁后,没少学习其他的东西。”陆州缓缓起身,站了起来。

陆州催动元气,凝气成罡。

大手一挥。

那道罡气,向四周飞旋,形成了迷你型的玄天星芒。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