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每晚都要吃我奶不放,御宅屋自由阅读网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好爽 翁熄系列36章
2021年2月9日
小婕子系列小说,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2021年2月9日

他每晚都要吃我奶不放 第一章

黄雀大王怒喝,转身打出两掌,化解攻击过来的能量。而后,身形一震,气势外放,反扑了过去。

在他移动的瞬间,叶楚屈指一弹,指尖射出一抹流光,准确命中他的脑袋。

嗡!

黄雀大王身躯微微摇晃,他神识感应大脑,没有察觉到异样。低头仔细查看身体,也没有伤痛。这才恶狠狠的扭头,凝视叶楚,咆哮吼道,“姓叶的,你找死!”

唰唰!

黄雀大王双手伸展,掌心绽放大蓬妖异的绿光,仰天一声尖叫,整个人化作炮弹,朝着叶楚俯冲降落而来。

咻!

残影破空。

死神手持一把黑色镰刀,身形如鬼魅般移动,挡在黄雀大王面前,漠然道,“你的对手是我。”

“还有我!”楚风云手持一柄灵气缠绕的长剑,遥指黄雀大王。

“死神!楚风云!就凭你们两个,还挡不住本王!”黄雀大王怒吼,身上妖气滚滚,携带滔天的气势,迎上死神、楚风云。

轰轰轰!——

狂暴的炸响声,回荡在虚界上空,两人一妖战成一团。

地面上。

叶楚擦去嘴角鲜血,站起身,遥望空中的黄雀大王,眼中难掩笑意。刚才打出的那一道流光,可不是普通攻击。

而是噬心虚魂蚕幼蚕!

这个上古异种,此刻进入到了黄雀大王的识海,潜藏在了他的灵魂深处。只待时日,就能取而代之。

黄雀大王这会儿大展神威。凭借强大的妖气修为,压着死神、楚风云两个人。痛快的发.泄。可它做梦也没想到,叶楚已经在它的脑海里,埋下了一个炸药!

“轰轰轰!——”

震响声不绝。

空中两个战场,打的激烈。澎湃的能量波动,如潮如海。搅浑虚空,泛起片片涟漪。疾射出的冲击波,把地面上的建筑物,成排成排的化为废墟。

这般威能,也只有发生在虚界里。要是爆发在现实世界。半个魔都,都得毁灭。

叶楚观战片刻,忽地想起酒店大厅里的韩军和他的女人,以及跟随皇甫渊来的另外一个青年男子。顿时心中一动。折返回去。

只是……

“哼,跑的到快!”

叶楚冷喝,酒店大厅里早没了三人的身影。因为是虚界,那些昏迷的普通人,也不在现场。叶楚神识外放,把整个酒店都搜索了遍,确定没人。这才放弃,回到外面。把佘云霞从倒塌的废墟中挖出来。

因为是雷电灵体,在倒下的瞬间里,化身电流。佘云霞并没怎么伤着。对于她来说。只要有足够的电量,瞬间就能恢复如初。虚界里没有电,叶楚便做主让她先回了现实世界。

有鬼王、死神、楚风云,这三个高手在。黄雀大王、皇甫渊的威胁,也不怎么大了。

他每晚都要吃我奶不放 第二章

徐景言漫无目的的走在闹市中,对这个世界只有无知,越是深入了解越是迷茫!

对这个世界,徐景言内心也就两个想法,要么,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窝窝囊囊的平平凡凡的躲过这个乱世!

要么,让自己强大起来,让自己有能力面对一切克服一切!总之,如果选择后者,那么只有不停的让自己便强,只有无限强大,否则只会沦为风雨过后的尘埃!

徐景言内心忽然坚定,他没有选择的权利,至少从他中毒,从他父母为其寻找解药,从他外公为他以源力续命…从他……所有的所有,都已经注定他徐景言必须走下去,必须一直强大,无限强大下去!

徐景言内心忽然释然,再次抬起头,他这次不是看到天空,而是看到头顶出现“炼铺”两个个大字!

“炼什么?炼丹铺吗?”徐景言脑海中将二者归结到一起!

徐景言正准备迈进店铺,只听其内传出一声剧烈的爆炸声,紧接着,一道咳嗽不断的人影夹带着一股黑烟跑了出来,伴随的还有一阵阵刺鼻的味道,叫人恶心!

良久,黑烟散去,一个穿着破烂长袍的老人出现在徐景言面前,老人脸被黑烟熏的黑漆漆的,那本是应该挺长的胡须也被烧焦了一大把,样子别提有多狼狈!

徐景言目光再次转向那冒着黑烟的店铺内,摇了摇头转身准备离开。

“小兄弟,别走啊,进去看看,肯定有你需要的东西!”

眼尖的老者连忙拦下了徐景言,黑乎乎的老脸堆满笑容,让人实是不敢恭维!

其实老者也是无奈!他这店铺都一个月没人进去过了,唉,别说进去,这条小街道一月之久都没人来过,好不容易来了个徐景言,老者怎舍得这么让其离开!

“这……还是算了吧!”徐景言指了指冒烟的店铺大门,还是微笑的转身要走。

“欸,别急别急!”老者拍了拍徐景言的肩膀,然后快速走进店铺,不多时,一阵阵狂烈的巨风出现,没多久竟是将这黑烟吹的一干二净。

“阵法?”徐景言脑海蹦出两个字,内心激动的跑了进去!

“哈哈,来,看看这把剑如何!”老者不知从哪里拿来一把木剑

文学

,徐景言的目光一下子被吸引过去。

要知道,他修炼心源得到的第一把武器便是木剑禅影剑,一时间,徐景言内心满是欣喜的接过这把木剑。

手中将源力微微探入,接下来并没有发生徐景言心中所想的那般,而是一簇猛烈的火焰忽然爆发出来,吓得徐景言赶紧将木剑丢到一边。

徐景言一脸怒意的看着老者:“老头,你这什么东西?”

老者眼睛转了转,随即道:“这是把能喷火的剑啊。”

“喷火的剑?难不成用来烧我自己?你发明这种剑有什么用?”

听到徐景言的话,老者绕有所思:“言之有理,我说呢,这么好的火剑怎么没人买呢。”

徐景言一头黑线,不愿再去理会这个呆老头。

接下来的时间,老者不停的为徐景言介绍了各种奇怪的发明!

覆盖了水系阵法的伞,然而刚撑开,雨就下下来淋得徐景言如落汤鸡一般,还有御寒的貂皮大衣,其上却覆盖了风系阵法,暑月穿倒是还行,天寒穿上它还不得把自己冻死!更有一个奇怪的卷轴,上面被老头覆盖上了重力阵法,一卷很轻的卷轴硬是被弄得比大铁球还重……。

他每晚都要吃我奶不放 第三章

道玄真人没理会田不易的抗议。

可面对杜必书的询问,还是给出了答案。

“当然是从天音寺查起,普泓道友已在信中允诺。”

去天音寺?

这正是自己所想。

调查一件诡异的事,肯定要从源头查起。如果直接让他去十万大山面对那些妖王,自己第一时间就会拒绝。

“好,掌门,有无随从人员和凭证?”杜必书点头同意,正色向道玄真人一抱拳。

“老六,你怎么能答应……”田不易甩掉曾叔常的拉扯,挪回自己徒弟面前,以恨其不争的双眼瞪着他。

“师父,不碍事的。我这人的性格,您又不是不知道,有了危险跑得比谁都快。”

“那也不行,大竹峰好不容易有点起色,青云门又不是你一个人撑着。”

“……”

道玄真人有些听不下去。

连忙轻咳两声,开口阻止师徒俩在殿内的‘争执’,且转换话题。

“咳咳,田师弟,你们师徒有些话不要在殿内谈……对了,曾师弟,你再说一说魔教的动向。”

闻言,曾叔常收起了继续打趣某胖子的心思,朝道玄真人颔首示意。

“好,可能诸位或多或少听到一些风声,不过魔教的动向的确耐人寻味。”

接下来,曾叔常把得到的消息娓娓道来。

魔教四大派系中,合欢派被‘灭门’,自然不再是重点关注的目标。

万毒门在毒神暴毙后,发生过一场激烈的内讧,实力折损近半。最终,秦无炎在百毒子、端木老祖等供奉的支持下,杀掉了段如山,坐上了门主的宝座。

不过,新门主没有选择休养生息,而是迅速和长生堂勾结在一起,对抗鬼王宗的崛起。

鬼王宗崛起的速度非常惊人,可谓两点开花。

鬼王意气风发,亲自带领宗内的主力,在中原扩张地盘;副宗主鬼厉在白虎的辅助下,将南疆边陲的修炼势力整合,添补了焚香谷封谷后留下的空白。

两股势力迅速吞并了其它魔教分支,接着就是旷日持久的火并和算计。

最近,三家突然偃旗息鼓,各自派出的得力人手,前往了十万大山。

魔教争斗,正道自然乐见其成。

可在这当口,他们选择止戈,又一起前往十万大山。

怎么看,都透着诡异。

听着这些消息,一众首座纷纷咋舌。

不是因为别的。

而是感慨昔日的青云弃徒,竟能有此惊人的成就。

道玄真人默然不语。

殿内众人中,只有他表现得最为镇定,眼神偶有闪烁,不知心里想着什么。

等到议论告一段落,道玄真人道出了自己的决定。

“诸位,青云门决定派遣门内好手,也去十万大山凑凑热闹。当然,天音寺也会派人前去。在杜长老那里没有得到确切消息前,青云门不会深入十万大山。除了大竹峰,其余六脉各出一人,商师弟、水月师妹,由你们压阵可好?”

各脉都出一人参与,非常公平。

殿内众人略作沉默,最终达成了一致。

……

……

须弥山,天音寺。

陡峭的山道上,无数虔诚的信徒一跪一拜、一步一叩向山上的寺庙攀登。

每隔一段台阶,就有负责指引信徒的僧人站立,个个和煦微笑

文学

,令人如沐春风。

山道的尽头,是一座雄伟的寺庙建筑。

庙前。

法相着一身月白僧袍,含笑与一个熟客交谈,似久别重逢。

杜必书穿过虔诚前行的信徒人群,瞅见正与人交谈的法相,索性来到庙前的迎客松下,耐心等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