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箩莉h文,浪妇杨雪 完

书包网h文:学长在图书馆使劲要我
2021年2月9日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好爽 翁熄系列36章
2021年2月9日

小箩莉h文 第一章

赵亮这次向北进军并没有一举夺取京津的意思,一是可能性不大,二是他实力有限,战线拉得太长了,或顾此失彼的,而且他的后方还很不稳定。

此前的清丈田亩可是开罪了太多的地主乡绅了。

别看赵亮现在的进军速度势如破竹,兵锋所指无所不胜,形式可谓一片大好,仿佛下一刻就能杀到京城,砍翻大青果。可事实是赵亮现在的根基太浅薄太漂浮了。

夺取了那么大的控制区,赵亮没有给底层百姓带来太多的利益。

大青果虽然万万税,可乾隆时候的亿万百姓还真没有走到饥寒交迫活不下去的地步,否则的话历史上白莲大起义的时候也不会没人去响应了。

赵亮只多是减少了一些税,给底层百姓带来的利益可不值得他们豁出性命去拥护赵家。

同时赵亮也没有与地主阶级苟合。

‘清丈田亩’的做法让他直接站到了地主的对立面。

当年满清入主中原的时候,他们选择了与地主士绅阶级苟合,被李自成伤透了心的“读书人”可不是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主,二者一拍即合?

然后站在地主士绅对立面的李自成就倒了血霉了

文学

赵亮现在就是一个小李自成。

“清丈田亩”当然没有李自成在京师拷掠百官脏银来的叫地主阶层失望、敌视,但二者的性质很一样,都是破坏了地主阶级的核心利益。

因为赵亮在清丈田亩的同时,还借此手段剥夺了地主手中大批的土地,这在他们眼中就是很过分很过分的举动。

你查出了我们隐匿的土地,那就查出来呗,我们认了,来年时候也不是不给你交税。等这阵风头过去了我再想方设法的重新隐匿就是。

可你先叫我们自报田亩,然后耍手段,把我们隐匿的田地全都吃下了,这就过分了。

在中原、鄂北、苏北大量地主乡绅的心目中,赵亮就该死无葬身之地,就该被碎尸万段。

那些人对比我大清和赵家,不用想也知道会选择大青果。

所以赵亮别说还没有拿下京城,他就是拿下京城了,地主阶级该拥护大青果还是会拥护大青果——这是利益的力量。

最多就是满清中央的权柄、颜面受损,爱新觉罗氏丢了大人,皇权再不如先前那般至尊无上,最多就是地方上的汉族集团势力开始慢慢抬头。

然不管怎么样,那些人还是会聚集在大青果这面旗帜下的。

这就跟清末太平军出现后,那些汉人官僚士绅地主们的表现一样。

因为太平军跟他们不是一个路数的,所以他们坚决支持我大青果。

除非这世间还有另一条符合他们利益的真龙出现,那样大批的地主士绅才会抛开我大清。

但现在这不太可能!

原时空的曾国藩曾经有这个希望,包括李鸿章也有这个希望,但他们自己放弃了。

而眼下的乾隆一朝,八旗人才远没有匮乏到咸丰年间的地步。乾隆手腕和威严也不是咸丰可比拟的,他只要留神一点,就根本不会出现做大到如曾李一样的汉人官僚。

所以在沧州遭遇的那一幕——地主团练,本该是赵亮接下来经常遇到的。

天下士绅地主千千万,哪怕他们单体的力量很弱小,但当他们聚集在同一面旗帜下的时候,便就能发挥出强大的力量来。

小箩莉h文 第二章

沮授的话犹如往滚烫的油锅里倒入一盆凉水般,令议事大厅内瞬间便炸了锅!

原本还一团和气的议事厅内,瞬间便成为了混乱不堪的菜市场!

令人感到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李杨对此却好似视而不见一般,榻非但没有让人出面组织秩序,反而还拦下了负责维持秩序的官员。

他想要给官员们一些时间来消化这一决定。

众人纷纷低声议论:“前番变法,已招来世家的强烈反抗,主公怎可一意孤行啊!”

“哎!自从占据冀州以来,主公变得志得意满,已不再是从前那个待世人彬彬有礼的幽州贵公子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官员们的议论之声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变得更大了。

一些人甚至当众出言指责沮授居功自傲,说他:只为幽州立下了一些小功便忘乎所以找不着北,竟胆大妄为到数典忘祖的地步。

一些人开始以祖制不得随意更改为由攻讦沮授。

也有一些聪明人想通了其中的某些关键点,他们猜到了沮授是受人指使。

他们并不担心变法之后,会对自己有所影响,因为他们了解李杨,虽然现在的李杨并不是特别懒,但他却也并没有勤快到哪里去。

任何君主都需要官员来为自己分担繁重的政务,所以在某些聪明人看来,即便是变法,幽州也仍然需要自己,是以他们没有急着开口,他们在静观其变。

沮授感到十分的郁闷,虽然他现在贵为并州刺史,可他的门生故吏却并不多,因为他根本就没时间去培养自己的门生故吏,他大多时间都跟在了李杨的身边,为其出谋划策。

作为一名高级官员来说,你需要有心向自己的门生故吏,否则,就好似现在一般,一群人在喷沮授,可为他说话之人却寥寥无几。

李杨有些看不下去了,在他看来,一群尸位素餐的废物,竟敢出言攻讦我的左膀右臂,你们简直就是在找死。

李杨冲负责维持秩序官员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出面维持一下现场秩序。

官员见状连忙向李杨行了一礼,继而高声大喝道:“肃静!肃静!”

几名负责维持秩序的官员接连喊了数声之后,议事厅内才复又恢复了平静。

闹事的官员最是讨厌,尤其是那些自视甚高的文官们。

李杨与李虎交换了一个眼神!

李虎了然的点点头,起身向李杨行了一礼,继而转身面对文武百官,朗声道:“从前的政治体系已无法适应幽州现今的形式,从前的幽州只有一州之地,可现在的幽州却坐拥三州之地,拥有天下三分之一的人口,幽州早已不是从前的幽州,如今的幽州理应做出改变,这一点毋庸置疑,因循守旧只会作茧自缚。”

李虎话音刚落,一名官员当即出班行礼,问道:“现有的政治体系乃古制,且并无任何的不妥之处,为何要无故更改啊?”

李虎说道:“没人说现有的政治体系不好,只是我们现在已经有了更好的政治体系,所以才要做出改变!”

文武百官不禁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们很好奇,到底什么样的政体,比现在的更好。

众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了李杨,大家都在等待着他的下文,有些人甚至还有些期待,因为李杨总能想出一些天马行空的东西,关键是这些东西对幽州来说还总是有利而无害的。

小箩莉h文 第三章

委座不同意,夫人也不同意,所有军头大佬都不同意,因为日军在江南还占有绝对优势,如果日军前线将领猛烈反攻倒算,拼命突击,也许,能在几天之内攻下南京。

“林炯将军啊,我们手里有了天皇的王牌,能迫使敌人全面撤并,兵不血刃已经不错了!”好几个人都劝告。

林炯说:“如果这是权宜之计的话,我同意,等日军撤出中国,我们再追究具体的战犯责任,作为附加条件,否则,日军不赔款,不被追究责任就离开,两国和解,太窝囊了,”

委座说:“以德报怨,是为忠恕之道。”

林炯说:“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委座:“……”

林炯想了想:“委座,诸位,你们现在担心的是什么?不就是江南日军的猖獗吗?我们打败他就是了。”

“打败江南日军?两路日军二十多万精锐,不好对付吧?”委座提醒林炯,江南地区,中国部队从淞沪溃散,死伤三十余万,只有十万左右凝聚在南京继续抗战,因为海狼军团的胜利鼓舞,因为北方山西大捷,才又有十万左右的中国部队汇聚南京保卫战,所以,敌强我弱。

林炯感到好笑:“现在开始,用电报明码发出去,告诉鬼子所有部队的军官,天皇和他一家人都在我们手里,土肥原、杉山元,东条,梅津美治郎,米内光政等海陆军大佬都在我们手里,哦,还有近卫文磨这些内阁大臣,我们已经把鬼子掏空了,让鬼子停止进攻,就地撤退,否则,我们杀人质!再有,敌人立刻停止空袭,否则,我们将捕获的日军政大员和美女明星,女主播,都绑起来扔到外面让你们炸!”

“什么意思?”委座问。

“试应手,拖延到晚上。”林炯说。

林炯吩咐,所有队员继续休息,准备继续战斗。

晚上起来,一切吃喝,委座不再,夫人还在,告诉林炯,松井石根这边不同意,还宣称,不相信这是真的,要不,他们就另立天皇的叔叔朝香宫担任新的天皇,继续战斗!

还别说,不一会儿,真的有士兵过来,送了电报,说松井石根已经另里朝香宫担任倭国新天皇,悍然下令全线猛攻南京。

林炯怒了,“现在,我们出发,搞死朝香宫,搞死松井石根。”

夫人急忙劝解。

林炯当然不听,同时要求中国方面,继续跟日军电报往来,讨价还价,比如,归还天皇等等。

使用南京城里残余的十几架苏联援助的飞机,林炯等人仔细地检修了以后,装满弹药起飞了。

日军果然大规模攻击南京,地面空中,非常激烈,海狼军团是在空袭的空隙间起飞的。

他们绕道飞行,前面的小镇。

因为电报频繁,他们雷达探测到敌人的地面指挥部好多个,其中最密集的一处,在常州一带,立刻,飞机逼近了。这是北路敌人的总司令部,在逼近了以后,显示屏上显示,这里有极多的电台和天线,判定为顶级的司令部。

飞机立刻降低高度,对这里进行了饱和轰炸,很快,敌人的司令部陷入一片火海之中,接着,林炯带领机群,飞向苏州,因为,根据情报,松井石根在苏州养病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