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就肉的军旅小说;快穿之双修系统(h)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2021年2月9日
少妇白洁h;北京50岁退休熟女嗷嗷叫
2021年2月9日

一开始就肉的军旅小说 第一章

还记得小奶包和纪庭煜第一次见面,安安就说过他愿意帮纪庭煜追求阮有兮,只是他还有一个情敌。

一听着情敌两个字,小奶包突然皱起了波波眉。

就算他不回答,这个可爱的小表情也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当阮有兮洗完澡出来,带着小奶包儿童房里玩。

纪璟琛这个时候来了。

纪璟琛有自己的公寓,之前因为闲着没事儿做,他这才赖在纪庭煜这里。

最近他因为忙着筹备自己新戏的事,纪璟琛根本就没有时间来这里。

“哥,你这么着急把我找来,有什么事情。”

纪璟琛直接走进他的书房,对着纪庭煜开门见山。

“你知道顾陵驿吗?”

纪庭煜知道他忙,也不跟他兜圈子。

“我想想啊,有点耳熟。”纪璟琛坐在小沙发上,挠着脑袋,“想起来了,这个人可不简单,那不就是KV组织的掌舵人吗?瞧我这记性,一个多月前我还在跟他谈生意呢。”

纪璟琛给出了答案,纪庭煜最终还是皱起了眉头。

“哥,你问这个做什么?该不会是他得罪了你吧?”

纪庭煜很少在他这里大厅这类人物,思来想去能让他开口打听的理由只有这一个。

“是得罪了。”纪庭煜点头,“你小嫂子怕也应该跟KV组织的渊源不是一点半点吧。”

对啊!他怎么就没有想起这一茬呢。

纪璟琛突然反应过来。

之前他不就已经查到孟星辰了吗,孟星辰本来就是KV组织的顶级杀手,阮有兮跟她这般交好,阮有兮跟KV说不定也有关系呢。

他哥,这么突然问这个KV组织的掌舵人,他早就应该想到事情就是因为他小嫂子啊。

一开始就肉的军旅小说 第二章

跟着,耳麦里就传来慕司宸的声音。

‘念念,你现在还好吗?现在在哪儿?方便不方便说话?’

顾云念把修正过的地图给慕司宸发过去,用手机回复,‘我很好,陆二也没事。旁边还有其他门派的人休息,不方便说话。你现在在哪里?有没有受伤遇到危险?’

文学

‘还好,我没受伤,路上的危险都避开了,现在就我一个人。’

听筒那边,慕司宸的声音带着点愉悦的笑意。

同时手机传过来一张简易地图,是慕司宸走过的路,与她这边的地图没有相接,暂时也无法合成在一起。

手机上慕司宸的信号已经停下,顾云念扫了一眼,回复道:‘明天你要来跟我们汇合吗?’

“当然要!”慕司宸说道,顾云念还听到了夜风的声音:“明天你们尽管往前走,我会来找你们。如果遇到其他人,特别是一群穿着黑色衣服的,就避开别让他们发现。”

顾云念心里一跳,想起昨天看到的那些人,‘怎么了,那些人有问题?’

“嗯,我看到了那些人在抓捕各门派的弟子,不知把人带去了哪儿。我找机会往几人身上放了几个信号发射器,靠近了才能接收到信号。你们路上要小心,晚上休息也警醒一点。”

顾云念心里微凝,应了一声,有些担心,‘心玉他们你联系上了吗?’

“还没有!放心,只要他们不遇上黑衣人,就应该不会有事。”慕司宸安慰道。

滕柳峰和陆二经验十足,只要不正面对抗或遇上先天境,想要脱身并不难。

一开始就肉的军旅小说 第三章

火把下,俞钟义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陈珞却淡淡地笑。

别人都觉得施家是靠着俞钟义起的家,施家如同人俞钟义的门生似的。他却仔细打听过,俞钟义是个性格极为霸道之人,当初他被排挤外放为官,都与他不能容人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不过是他外放了几年,知道了世事艰难,收敛了些性子罢了。

可俞钟义的禀性在那里,又做到了内阁辅臣,再怎么忍,那骨子还是有几分暴戾的。

况且以他如今的身份地位,谁做皇帝也不可能亏待了他,他和陈珞一样,不站队才是立于不败之地的办法。

施家却把他拖下了水。

难怪这次他要亲自来接大皇子了。

十之八、九是想通过这件事表明自己的态度。

若是从前的陈珞,也就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可惜,他遇到了现在的陈珞。

陈珞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俞钟义想置身事外,恐怕有难度!

陈珞一句话也没有说,在噼里啪啦的火花声中静静地给俞钟义行了个礼,恭声称了句“俞大人”,道:“您这是来接大皇子回宫的吗?他受了重伤,不宜移动,只能劳驾您亲自去看看他了。”

俞钟义知道施家掺和到了皇家秘事之中去的时候,没能忍住心头的怒火,狠狠地骂了施家几句。

他的幕僚见此也不禁抱怨:“您就是太重情义了。像施家这样不知道高低的,您早就应该和他们划清界线了,不然他们如今也不会连累到您了。我看,得让施家人知道好歹才是,不是您离不开他们施家,不是您想有个像施家这样的总兵,而是施家离不开您,他们家没有了您就会寸步难行。”

俞钟义面色铁青,没有说话。

那幕僚见状不禁继续道:“要不是您,他能坐稳总兵的位置吗?可您看他,换了一个又一个地方,结果呢?连皇上面

文学

前都帮他们打点到了,他硬是没办法在一个地方呆长久了。麾下也全是些迎高踩低的墙头草。要真是有什么事,我看指望清平侯府都比指望他们家强。”

俞钟义觉得他的幕僚说的有理,心里有个想法,但现在说出来没有任何的意义,他换了身官服就进了宫,想在施家弄出更大的乱子之前把残局收拾好了。

这才有了他主动请缨前来接大皇子的事。

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陈珞居然和大皇子在一起,而且还救了大皇子的性命,送大皇子来真武庙疗伤。

他忍不住问陈珞:“你怎么会和大皇子在一起?”

按道理,陈珞应该和二皇子更亲近才是。

大皇子死了,局面对二皇子更有利才是。

陈珞正寻思着找俞钟义打听点消息,只是像俞钟义这样的,都是成了精的老狐狸,他就是想问话,也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心对付才行。不然话没有问出来,自己却很有可能给绕进去了。

他道:“我这些日子跟着大皇子在刑部观政,偶尔也会和大皇子四处走走。这次就是和大皇子约好了去灵光寺尝尝他们家的素斋的。”

至于为什么会被人围杀,他一副不方便细说的样子,让俞钟义在心里又暗暗骂了皇上几句。

想封自己喜欢的女人生的儿子为太子,也不是不可以,可因此就要把结发妻子生的儿子杀了,这和那些乡野村夫要宠妾灭妻有什么区别?

皇上真是老了,被宁嫔那女人忽悠得连理智都没有了。

俞钟义把这顶帽子扣在了宁嫔的头上,觉得皇上受了她这个心术不正的女子的引、诱。

可陈珞能够在紧急关头不偏不倚地护着大皇子,在他眼里,就有做忠臣、做纯臣,甚至是做诤臣的潜力。

不为权贵所折腰,有自己的底线、自己的想法的年轻人,最能获取像俞钟义这样看过太多世事沧桑之人的赏识了。

他微微点头,没再和陈珞说什么,径直去了大皇子歇息的药房。

大皇子还没有想好怎么去面对外面的纷争,他干脆闭上眼睛装睡。

俞钟义见他的伤势的确非常的厉害,也不好移动他,留下了羽林左卫和金吾卫左卫的人留守在真武庙,自己则交待了两卫的都指挥使几句,这才问陈珞:“你是在这里照顾大皇子,还是跟我回京城?”

陈珞想也没想,道:“我还是在这里照顾大皇子吧!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我的大表兄,我等他的伤势有所好转了再回去给舅舅磕头。说起来,都是我没有照顾好大皇子……”

俞钟义觉得这样也好,大皇子没死成,皇上准备怎么办?庆云侯府怎么调动的羽林左卫?陈珞被牵连,施家牵扯其中,应该怎么处置……想想他都觉得头疼,更不要说还有各种关系要平衡。陈珞留在这里也好,大家都退一步,找个彼此都能接受的赔偿方式,尽快把这件丑闻给掩盖了才是正经。

“那你自己小心一点。”俞钟义不得不叮嘱他,“我回去之后,把龙骧左卫也调过来,都是你自己的人,你也好指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