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枂是我儿媳妇,寡妇情缘

乱翁系列小说,记住在你身体里的男人是谁
2021年2月8日
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2021年2月8日

苏枂是我儿媳妇 第一章

师傅云天子背后承影剑出鞘,舞出一片剑光,朝着班冬卷了过去,班冬两臂挥舞,朝着师傅云天子的剑光迎去,下一秒。耳边传来铛铛金属相撞的声音。

“咦?”我心中暗自不解:“班冬的双臂是铁臂吗?竟然斩不断?”随后我才发现,原来这个老杂毛的袖口里藏着两条精钢护臂。

铛铛铛……

师傅云天子和老杂毛班冬两人越打越快,同时身影离我和段修远两人也越来越远。

我双眼紧盯着段修远,同时早已经把真武剑从背后摘了下来。左手握着剑鞘,右手紧握着剑柄,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

段修远倒是表情十分轻松,淡然的一笑,说:“看样子你也练了剑法,我们两人也过过手。”

呛铛!

他的话音刚落,我手中的真武剑已经出鞘,几年前他用菲儿威胁我,将我带到了贵州,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可能微不足道,但是对于我来说,却是终生难忘,我在武盟总部受了非人的折磨。

更何况他传我的燕子三抄水的轻功有所保留,最重要的东西被其隐藏了,不是我吃了半支八百年的人参,无意之中打通了脚上的一些小经脉。让燕子三抄水发生了异变,自己怕是练到死也练不成燕子三抄水。

唰!輸入字幕網址:ìПе·Со觀看新章

真武剑出鞘,寒光四射,随后我手腕一挺。一剑朝着段修远胸口刺了过去。

嘶……

一剑刺出,耳边立刻响起空气被撕裂的尖锐声。

下一秒,铛的一声,段修远的含光剑瞬间出现在他的手上,随后剑身向上一挑。便将我的这一剑给挡了下来。

太极剑用的也是太极劲,讲究的柔中带刚,直刺被铛,我的手腕一转,手中真武剑借力在空中划了一个小圆弧,不但瞬间化解了对方含光剑上磕之力,同时还借了他的劲力,让自己的剑速快上了一分,剑尖斜朝上一挑,直挑段修远的咽喉而去。

段修远跨入宗师之境多年,剑法精湛,只见他双脚不动,脑袋猛然朝后一仰,同时手中含光剑贴面而削。

铛!

我这一挑被对方躲开的同时也被他手中的含光剑给架开了,让我无法趁势追击,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段修远在剑法上的老道之处。

架开我的真武剑之后,段修远手腕一动,含光剑寒光一闪,一记点剑,自上而下直点我的面门而来。

我急忙收回自己的真武剑,同时后退了一步,接着真武剑在前方划了一个小圈,铛的一下,便把段修远的这一剑的剑劲给破掉了,并且他的身体微微一晃,这才收住剑劲。

此时段修远脸上的表情已经不再淡定,笑容也已经消失,开口说道:“几年没见,没想到你进步到如此的程度,今天就让你尝尝我祖传的昆仑剑法。”

说着,段修远的气势猛然一变,身上透出一股凶猛之极的气息,随后手中含光剑一抖,一招银蛇缠身朝着我攻了过来。

传授我太极剑的时候,师傅云天子跟自己讲过几家着名剑法的特点,达摩剑刚猛,昆仑剑凶狠,武当太极剑圆润,清萍剑飘逸……

此时我看到段修远使出了昆仑剑法,果然带着一丝凶狠,于是身体马上朝后退去,并且一边退一边挥舞着手中的真武剑,在自己身前划出若干的小圆圈,太极剑走的是圆劲,只有圆劲才能借力,学过物理的人都明白这个原理。

铛铛铛……

银蛇缠丝、童子献果、提炉上香、望月穿花……

段修远看起来在这套昆仑剑法上下过苦功夫,一招接一招的朝着我攻了过来,快若闪电,根本没有给我一丝反击的机会。

我用了太极剑的守势,其实太极剑最大的特点就是守,攻击的剑法武当派不是没有,太乙玄门剑便是十分凶猛的攻击剑法,跟太极剑大相径庭。

小碎步往后退着,手中真武剑在自己胸前不停的划着一些看似不规则的小圆圈,实则我每一剑刺出,都能截击到段修远攻过来的剑,并且还能瞬间稍稍破坏一点他的攻势,让他的后续剑法慢上一线,十几剑过后,这种小瑕疵便变成了大破绽。

第十八剑,当段修远朝着我剑出第十八剑的时候,身体明显有一丝丝停顿,这丝停顿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此时的我来说,却是一直在等这个机会。

我一改守势,突然一招蹬脚前刺,手中真武剑嘶的一声,快若闪电般的朝前刺了出去。

这一剑刺的突然,并且刚好在段修远身体一停顿之际,所以他接下来的剑法便无法再使下去,只能仓促的换招。我本以为自己的这一剑可以见血,但是没有想到段修远的剑法太过厉害,竟然在千钧一发之际,来了一招袖里藏剑势,只听铛的一声,将我志在必得的这一剑给挡了下来,随后他手中含光剑一挥,再次抢攻而来。

自己在剑法上的练习还是太少,对剑法的领悟更少,而段修远却是从小练剑,所以一瞬间,他再次占据了优势,一剑快过一剑的朝着我刺来,而我能守到现在,只是凭借着武当太极剑的精妙和太极劲上的优势,这才堪堪挡住他的攻击。

铛铛铛……

又是几剑过后,嘶的一声,我左臂道袍上出现了一条口子,还好没有伤到自己的手臂,仅仅被段修远的剑尖给划破了。

我的双眼微眯,知道不能再这样被动的防御下去了,因为段修远已经吸取了前面的教训,不但一剑比一剑快,并且还一剑比一剑重,让我刚练没有多久的太极剑越发的没有借力施展的机会。

“可恶!”我在心里暗骂一声,同时急速的想着办法,剑法自己刚刚练了半年时间,根本无法跟段修远相比,这是自己的短处,而剑法却是他的长处,自己拿短处跟对方的长处相比,不输才怪。

“拳法是自己的长处,段修远既然剑法精湛,肯定在拳法上的造诣就不会太深,对,不能再跟他比剑了,要跟他肉搏。”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想到这里,我猛然双手握剑,全身劲力涌向手中的真武剑,接着就是一招海底捞月,铛的一声,自下而上斩在段修远攻来的剑上。我这一剑用尽了全力,根本就没将剑使,完全是在跟他拼力量。

段修远没有防备,手中含光剑高高的扬了起来,差一点脱手而出,下一秒,我将手中的真武剑插在旁边的地面上,随后身影猛然一阵模糊,内力涌入双脚的小经脉之中,使出燕子三抄水的轻功。

唰!

几乎在瞬间,我便出现在段修远的面前,同时一记二重明劲的半步崩拳朝着他的胸口便砸了过去。

段修远被我近身,手中高高扬起的含光剑根本来不及回防,于是他的身影一晃,朝后退去。

我弃了真武剑,已经破釜沉舟,岂能让他轻易逃脱,于是他的身体一动,我的身体也跟着动了。

砰砰砰……

一拳接一拳的朝着他轰了过去,此时的我也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段修远的脸色瞬变,他没有想到我的轻功竟然比他还快上一线,并且他已经看出我使得是燕子三抄水的轻功,于是轻惊的一声:“不可能!”

“是不可能,你一定很奇怪吧,我为什么能练成燕子三抄水的轻功,并且其速度还更快,哼,先接我这一拳再说。”

他一退,我的身影再次一晃,带起一片残影,瞬间追上了对方,同时一记二重明劲的半步崩拳朝着他的胸口轰了过去。

段修远见自己躲不开我的攻击,于是只好左掌当胸拍出。

砰!

拳掌相撞,耳边瞬间响起一声闷响,接着我就看到段修远的身体退得更快,而我的身体因为强大的力量而瞬间停了下来,不过下一秒,我的右脚一踏地面,嗖!身体朝前弹射而出,快若鬼魅,朝着被我一拳打散了身形的段修远逼去。

段修远刚刚把我的拳劲卸掉,我的身影便再次到了他的面前,随后左手的二重明劲半步崩拳又朝着他轰去。

砰砰……

我左右手轮换,愣是不给他一丝喘息的声音,不停的朝着他身上轰击着自己最强的攻击。

“不能让他用剑。”这就是我此时脑海之中的想法,因为若是让段修远用剑的话,自己就输定了,不,不是输定了,很可能丧命于此,因为师傅云天子跟武盟老杂毛班冬的厮杀还没有结束,不远处两人厮杀也已经到了白热化。

轰!

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巨响,我和段修远两人同时停了手,各自朝后退了一丈多远,这才扭头朝着远处望去。

因为自从巨响过后,金属的碰撞声和空气被撕裂的空爆声已经消失了,这只能说明一点,师傅云天子跟班冬分出了胜负?

“谁赢了?”我在心里暗暗着急,若是班冬赢了的话,自己今天必将死在这里。

稍倾,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云天子,五年之后,老子必将杀上武当山,哼!”

声音刚落,我便看到一道人影朝着远方遁去,二丈开外的段修远看到班冬逃了,于是将手中的含光剑收了起来,瞪了我一眼,随后转身朝着班冬的背影追去。

班冬和段修远两人离开之后,师傅云天子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看到他额头上出现了汗珠,头发也有点散乱,胸口起伏,刚才跟班冬的厮杀定是凶险无比。

“师傅,你没事吧?”我对师傅云天子询问道。

“没事,就是内力有点消耗过大,没想到十几年未见,班冬已经如此的厉害。”师傅云天子说道:“本来为师想帮你杀了他,了却你心中的仇恨,现在看来是无力帮你了,只有等你自己以后亲自报仇了。”

“我定亲手杀死此贼。”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了,我们也回去吧,你什么时候动身去法国?”

“尽快!”

……

一个星期之后,我坐上了去法国巴黎的飞机,兴龙会的右护法我是必须见见,不见的话,我肯定会后悔一辈子,因为爷爷当年一直在寻找薛师的衣钵传人,这也算是帮他完成一个愿望。

飞机落地之后,我走出了机场,然后拿出手机拨打了在泰国曼谷的时候,史蒂芬给我的那个电话号码。

电话拨通之后,里边传来叽哩呱啦的法语。

“你好,我是王默!”我开口说道。

电话别一端沉默了几秒钟,随后传来一个生硬的口音:“你好,王默先生。”

“我现在就是巴黎机场,我想见你们兴龙会的右护法。”我开门见山的说道。

“好的,你在机场稍待片刻,我们会马上安排人去接你。”对方的中文十分的生硬,听起来非常的别扭。

“好的!”我应了一声,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我心事重重,无心观看周围异国的风景,为了打发时间,我一个三体式桩功扎在原地,便一动不动了。

大约四十分钟之后,一辆车子停在我的面前,下来一名亚洲女子,不过身材却是相当的火辣,她摘下墨镜朝着我打量了一下,问:

文学

“你是王默?”

苏枂是我儿媳妇 第二章

叶小天实在没想到,看似简单的任务,做起来竟然是这么的麻烦。

刚刚进入世界,他就出现在一坐囚车中,现在又要登山,而且,可能面对出现的巨龙,或者其他未知的凶险。

当然,如果一直跟着矮人,他根本无需做什么,最终就会直接抵达酒馆。

可因为弑君工会的原因,他是万万不能这么做。

“哎,都他么的赖弑君工会啊。”

叶小天从没有想现在这么一刻,这么讨厌弑君工会过。

即使,他先前几次都躲过了那些杀手的暗杀,但毕竟都有运气的成分。

而这次进入梦位面,除了母晶,他的底牌却并不多。

直到此刻,他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玩家,最终都选择了任由弑君工会薅羊毛。

弑君工会就像悬在每个玩家头上的一把利剑,实在是太恶心了,简直防不胜防。

而且就算玩家侥幸打赢了也没用,对方还是会像是个狗屁膏药一样找上门来。

也因此,只要得罪了弑君工会,玩家就时刻都要处在提心吊胆当中。

“有龙不是更好,正好可以屠龙,烤龙肉。”布吉尔咧着大嘴说道。

叶小天通过这段时间和布吉尔的接触,知道眼前这个看似憨厚的兽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的老实。

这一刻,无疑是在吹牛逼罢了,因此他都懒得接话,直接翻身下马,牵着缰绳缓步向前,决定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哎,我怎么感觉你不太相信的样子……”

布吉尔也翻下了马背,不满的说道:“我真吃过龙,那滋味就别提了。”

“没有,你开心就好。”

叶小天一边敷衍的回应,一边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松林高大异常,远超地球的规模,瘴气弥漫,充满了原始的气息。

这样一座森林,无疑是叶小天的主场,不过他还是很谨慎的开启了【生命感知】。

确认周围没有太大的猛兽,和弑君组织的杀手后,才将缰绳拴在树上。

“我们就在这烤肉吧。

文学

布吉尔念念不忘的说道,“这里木材充足,铐肉很方便。”

说完,他便将之前的那个鲜血淋漓的马腿,碰的一声,仍在了地上。

“可以,你先收集点木材吧。”

叶小天知道躲不过去,决定履行自己先前的承诺。

加上他也是真饿了,虽然储物栏中有很多可以充饥的食物,但吃这种野味的机会,寻常可不多见。

烤肉的过程,还是很顺利的。

像这种陈年老林,最不缺的就是燃料,即使刚刚下过雨,将树枝粘上松脂,也是一点就着。

叶小天甚至还在松叶下面,找到了一个清澈的小水坑,将马腿仔细的清晰了一番。

不多时,洒满了各种调料的马肉,散发出了浓郁的肉香,飘荡了出去。

看着火焰中,不断翻卷、滴落油脂的马肉,布吉尔再也忍不住,用斧子切下一大口,便大口朵颐了起来。

“还没完全熟透呢,连三成熟都不到,着什么急?”

叶小天无奈的说道,他刚把马肉放进去都不到十分钟,布吉尔这货就忍不住了,再次连皮带血的啃了起来。

嘴中,还不断嘀咕着:“好吃,好吃。”

“算了,随便你吧。”

看着布吉尔这样,叶小天瞬间就没了胃口,无奈的从储物栏中,取出了一袋饼干,默默的吃了起来。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

布吉尔很快将整个马腿吞了下去,然而仍不满足,把目光顶上拴在树上的马上。

“靠,你想都别想,这是我们两个的交通工具。”

叶小天赶紧提醒道,生怕这货一不做二不休,再把其他马给宰了。

“说笑了,我怎么可能会打它们的注意……咕咚!”

布吉尔憨厚的笑了笑,但嘴角挂着的口水,却出卖了他。

“靠,我就知道你是这么想的。”

叶小天颇为无奈,心想如果不做点什么,这两匹马,多数是没办法跟着他们走到最后了。

思考了几秒,他有了注意,道:“你们兽人都是天生的猎手吧,敢不敢跟我比试一番?”

“比什么,狩猎吗?”

布吉尔扫了一眼叶小天清瘦的身体,有些鄙视的说道:“就凭你?”

“怎么,你不敢吗?”叶小天不得不使出了激将法,如果不进行一次捕猎,恐怕还真没办法满足,大块头的胃口。

刚刚通过【生命感知】,他已经确定了,附近还是有很多动物的。

“切,有什么不敢。”布吉尔说道:“不过,既然是比试,总该有点彩头吧?”

彩头……又来?

叶小天也是服了,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毛病,动不动就喜欢赌博呢。

难道,这就是男人的浪漫嘛?

叶小天拥有【生命感知】,布吉尔敢和他比试,简直就是在送人头。

不过,叶小天还是装作很为难的样子,道:“彩头,还是不要了吧。”

当然,他之所以这么做,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兽人看上去实在太落魄了。

浑身上下,只有一件亚麻布的裤头,叶小天实在想不出,能从他这得到什么好处。

“不行,既然是比试,就一定要有彩头。”

布吉尔倒是很坚决,而且也从叶小天审视自己的目光中,明白了叶小天的想法,“你是不是觉得,我没东西和你交换,是不是瞧不起我?”

叶小天虽然没有说话,但表情已经告诉了对方答案————就是这样,你拿什么跟我比?

“兽人从不说谎,到达酒馆后,我送你一颗珍贵无比的宝石。”

布吉尔说出这些后,便感觉一阵心痛。

但转念一想,他又放松了很多,狩猎是每个兽人的看家本领,他还真不信自己比不过一个人类的毛头小鬼。

“好,成交,我如果输了,这些都是你的。”

叶小天将储物栏中的食物,一股脑的取了出来。

随后,又在兽人贪婪的目光中,全部收了起来。

他虽然不相信兽人会履行承诺,但玩玩总归没有坏处的。

“好,成交,你不许反悔!”

布吉尔说完这句话,没有任何耽搁,直接拎着战斧,蹿了出去。

行动之果断,速度之迅捷,一时间叶小天根本都没反应过来。

“握草,果然老实人都不可信啊!”

叶小天一阵错愕,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两个开始都不喊,就冲了出去。

苏枂是我儿媳妇 第三章

@@@@

终于结束了,没烂尾,看新书去呗《绝望书》,新书是一个更新一辈子的书,目前能写的其实都写完了,也库存了几十万字了。

第三本书《第十九层地狱》已经开始动笔了,个人感觉写的都还可以吧,大家没事做就看着玩玩,也没要求你们付出点啥,就当都是个乐子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