攵女乱h|小东西想要了是不是爸爸给你

人妻美妇疯狂迎合 舒婷1一20全文阅读
2021年2月8日
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2021年2月8日

攵女乱h 第一章

时间来到了1647年的11月上旬,随着中亚战场枪声的平息,以及双方后续加码的入场。欧奥与大明,在整个南亚次大陆的形势,越发的清晰起来。

在这块次大陆的西北角,成功与满桂会师后的孙传庭集群,以五十多万的雄厚兵力,盘踞在以开伯尔为核心的阿富汗、巴基斯坦北部一带。由于这个集群的存在,使得奥斯曼和欧盟的陆军,至少在西段,已经完全失去了联系。

现在,奥斯曼新组建的10个师,以及瓦伦斯坦为了避免被南北夹击而主动西撤的10个印度师,约莫三十万人,驻守在兴都库什山的西侧,防止孙传庭集群进入波斯。而欧盟从本土新到的20个师的援军,以及原先被堵在开伯尔山口南侧的10个印度师,则是因为孙传庭集群的存在,被迫集中在旁遮普、克什米尔一线动弹不得。便是原先欧盟主力部队,驻守坎普尔、阿格拉、德里的10个师,也被迫集中起来,准备应对孙传庭集群的南下。

总之,孙传庭集群屯驻在开伯尔这个交通要道上,就以五十余万的兵力,牵制住了欧奥两家60个师,近九十万人的兵力。

当然,虽然在兵力上欧奥联军明显占优,而且在后勤上优势更大。但,真要打仗的话,这60个师里,先得刨掉20个师的印度人——这么算下来,优势就不大了。而40个师六十万人从低海拔的平原、丘陵地区去仰攻占尽地利的孙传庭集群?不管是菲利普还是易普拉欣,都没有这样的兴趣。

次大陆东北角的局势依然稳定:鲍里斯集群死死的堵住了曹文诏集群进入南亚次大陆的道路。双方从八月开始交战,近三个月的时间下来,彼此都伤亡惨重。但曹文诏毕竟是进攻的一方,所以战损比方面,明军相对吃亏一些。

次大陆的南部,大孔代在安得拉挡住了大明麾下的藩国联军,战线也趋于稳定。

而在次大陆的中北部地区,大明的开阳集群一百多万军队进入了奥里萨这个山地,被杜伦尼用三十万人就轻松的堵在了里面…….

总之,现在的战场局势看起来,欧奥联军虽然在中亚方面被歼灭了一个重兵集群,但是至少在南亚次大陆战场,联军已经将大明的各路攻势都化解掉了,整个战争似乎进入了相持阶段。

真要是局势就这么持续下去,不管是菲利普还是易普拉欣,都对接下来的战争持乐观心态:

在印度,大明是不折不扣的客军,很难得到当地人的支持。几乎所有的粮食给养都要从本土跨海而来。如此消耗,就算大明国力雄厚,时间长了,也是支撑不了太久的。

更重要的是,到了1648的3月,联军的海军将拥有十一艘战列舰,重巡、驱逐舰也会得到大量的补充。而大明即便是有战舰补充,也不可能一下子补充四艘战列舰(实际大明的计划是补充一艘)。所以,一旦海战获胜,那整个次大陆此时已经处于基本平衡的战局,将迅速的发生剧变。

除了寄希望于海军,菲利普与易普拉欣还不惜成本的大力组建飞艇部队。按照两人的设想,等到1648年的3月,除了海军可以出战并对大明海军形成绝对优势外。还要派出上千艘飞艇的庞大空军,对猬集在奥里萨邦狭窄山地间的一百多万大明陆军进行地毯式的战略轰炸……

所以,相持就相持吧,就这样相持下去,等到明年三月,大明就会迎来惨烈的失败。到时候就不是守住南亚次大陆,收复中亚这么简单了。只怕大明的西北、中南半岛都要丢个干净。而一旦这样的局面出现了,尤其是大明的南洋内环被打破了,大明的崩溃还会远吗?

但是很可惜,朱由栋已经准备在11月发起新的战役了。

要防御印度这么大的一个半岛,防守者当然不可能把兵力洒得到处都是,只能是选几个重要的点进行防守。

而这个半岛的精华,是喜马拉雅山与德干高原之间的恒河平原。所以欧盟参谋部在排兵布阵的时候,将重兵布置在了这里。六十个师,九十万人,沿着恒河布了一个长蛇阵。

因为有恒河作为快速通道,所以这个长蛇阵倒是不虞有什么反应缓慢的问题。在这九十万大军的司令官杜伦尼的设想中。达卡、加尔各答两个集群各十五个师驻守在明军最可能登陆的地方。一旦明军登陆,这两个集群将依托坚固的防御工事给明军以重大杀伤。

之后,这两个集群将依托恒河以及恒河的支流胡格利河,迅速的转移到恒河中游的巴特那,汇合那里的二十个师,再次逼迫明军打攻坚战。之后是坎普尔、阿格拉及至德里。明军要取得印度战役的胜利,就必须要打穿整条恒河,面对以逸待劳,坐在坚固的防御工事里的联军,打无数的攻坚战。

而且,随着战事的进行,明军要面对的,不光是周而复始的攻坚战。还会因为后勤补给线的延长,面临各种各样的游击战。

大明在消灭了莫卧尔帝国后,曾经短暂的统治印度近三年。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朱由栋犯了严重的错误:他习惯性的对新征服地区免税三年,他派来的印度总督温体仁也采取了怀柔的统治方法——可是这套东西,在东亚、东南亚都很好用。唯独在印度这块神奇的地方,人家不领情!反而因为中国人的统治太温柔,皮肤不够白而遭到了印度当地人的鄙视。

欧盟在这里的统治近九年。八年多的时间里,欧盟对印度的吸血简直不要太狠。印度本地人的生活水准比起以前有明显的下降。可是,这里的人居然反而觉得很舒服!觉得为白皮老爷当奴隶很荣幸:不管是印度教还是佛教,都是修来世的宗教。今世的苦,是为了来世的幸福。所以大明让大家过好日子,在某种程度上会让人家觉得惶恐不安的!

攵女乱h 第二章

神盾局顶层办公室,亚历山大·皮尔斯面无表情地看着托马斯那边传回来的攻击画面,而他的办公室大门也在这时被人推开。

伪装成清洁工的弗瑞拿着枪出现在亚历山大·皮尔斯身后。

“弗瑞,我们终于见面了。”亚历山大·皮尔斯转身看向弗瑞。

弗瑞一点也不吃惊,正如亚历山大知道他会到这里来一样,他也知道亚历山大会看破自己的计划。

“亚历山大,为什么?”

弗瑞问。

亚历山大笑道:“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加入九头蛇?

弗瑞,你可能误会了,我并不是九头蛇成员,我只是在执行上级的命令而已。”

“上级?谁的命令?”

弗瑞问。

“不知道,也许是神盾局,也许是九头蛇。”

亚历山大回道。

弗瑞凝视片刻,选择了相信亚历山大的话:“我需要一个名单。”

“弗瑞,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当我意识到自己执行的可能是九头蛇的命令之后就已经晚了,神盾局已经被九头蛇彻底控制。”

亚历山大说着走到办公椅上坐下。

“嘭。”

办公室大门被撞开,一队全副武装的特工冲进来将弗瑞包围了起来。

“亚历山大,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亚历山大·皮尔斯笑了一下,吩咐道:“弗瑞背叛了神盾局,杀了他

文学

!”

“嗖、嗖嗖……”

一块块机甲从门外飞进来,将围着弗瑞的特战队员撞倒之后将弗瑞武装了起来。

“啪啪啪……”

枪声响起,子弹全都被战甲挡了下来。

穿了钢铁侠战甲之后,弗瑞朝亚历山大飞去,“嘭”的一声将亚历山大扑倒在地,跟着一把抱住他。

钢铁侠战甲是李修杰借给弗瑞的,弗瑞还不完全会操作,飞起来摇摇晃晃的。

用战甲自带的导弹轰烂办公室的窗户之后,抱着亚历山大飞了出去。

咖啡厅。

托马斯强大的火力将咖啡厅轰成废墟。

“咯咯。”

托马斯发出得意的笑声,走过到“弗瑞”的尸体边:“弗瑞,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

已经死去的“弗瑞”突然一把抓住托马斯的脚,把托马斯的魂都给吓没了。

“嗵。”

托马斯摔倒在地上,跟着脖子就被掐住,人被提了起来。

“啪啪啪……”

枪声响了起来,托马斯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人会向自己开枪,直接被打成了筛子。

李修杰的任务已经完成,将托马斯的尸体往外一人,转身跑到到了咖啡厅的洗手间,用传送法门离开。

远离纽约市的一座农场。

亚历山大被绑在椅子上,对面是面色阴寒的弗瑞。

“刺啦。”

空中金光闪烁,一道传送法门显现,化身为弗瑞李修杰走了出来。

“法术,你是法师?”

亚历山大皱了下眉头,跟着笑了起来,

“李,你演了一场好戏,我就说你没有那么容易死的。”

李修杰见对方认出了自己,就显现出真身来,走过去问道:“怎么,他还是没有说?”

攵女乱h 第三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

文学

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