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肉女心经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2021年2月7日
军人回家不停做 娇妻被多p的刺激
2021年2月7日

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 第一章

元善见听这话一惊,就走了神。

高澄却顿觉心头热血上涌,他瞬间几乎狂喜。挣脱了元善见的手,一脚把元善见踹倒在地,未等元善见反映过来,高澄已经将手中的剑掷向他。

元善见中剑不起。

他又惊又怒地盯着高澄。不敢置信的是,他终于要死在他手里了。这真的成了事实。

高澄身上的白袍已经脏污不堪,他再也不能置身事外。

高澄热汗淋漓、气喘吁吁地看着元善见,“弑君又如何?尔这般不配为人之人更不配为君。我杀汝乃天意,失德败行尔乃自遭天遣。今日骂我之人尚不惧,更何论身后事?千百年之后谁记得尔何人哉?自以为是者,徒若人笑。”

说罢高澄已是对元善见弃之不顾,转身便向殿内走去。

元善见在血泊中盯着高澄的背影。他已无力再说什么,只是犹不甘心。

孙腾长长地松了口气。他抬头看看夜空,月明星稀,他心中有种大事既成的感觉。他总算是没有辜负献武王重托。

高澄进了殿内,走到大床边,轻轻坐下来仔细看元仲华。

阿娈也跟过来。

月光心里实在是难以忍受。自从高澄进了仁寿殿的宫院,他从未看过她一眼,心里眼里全都是元仲华。

元仲华还是一动不动。她仅仅只是睁开了眼睛,看到高澄毫无反映,好像她从来就没有认识他,他只是个与她没关系的陌生人。

“殿下,”高澄终于看到元仲华不再像刚才一样如同死人,心里已经是狂喜。

但她对他毫无反映,又让他心里愧悔不已,滋味杂陈。如果能换回她如从前一样,他情愿付出任何代价。“下官辜负殿下……都是下官的错……下官不应该……”

他说过他心里只有她一个人,他真的做到了吗?他看到她头上单只的金爵钗,喉头哽咽

文学

得更是要让他窒息了。

是他为了月光变心在先,忽略了她,才让她横遭此难。

元仲华的眼睛里还是没有一点喜怒哀乐,无怨无恨视同路人地漠然看着他。

悔之不及,比死还让人难受,高澄此刻才体会到。

同样在殿内的月光听得更是心里难受。高澄对元仲华有什么错?他错在哪里?他不应该做什么?

原来她以为的得到现在看来全是一场空。

元仲华的嘴唇终于轻轻张了张,而并不是在唤高澄的名字,清清楚楚的两个字是“菩提”。

高澄起身抱起元仲华。他要回自己的府第,这个地方他再也不想多呆一刻。

夜渐深,邺城终于平静了。

被血浸透了的魏宫空了。

整个齐王府彻夜不眠,太医令们穿梭往来。

天终于快要亮了。这一夜漫长又短暂,但它终将还是要过去。

汤药能治病,却未必能救命。

高澄从狂喜中清醒过来。

他心里怕了,快要绝望了。

在仁寿殿看到元仲华醒来,他以为她会无恙。只要她好好的,他们就能回到从前。

可是夜一寸一寸挨过,黎明一点一点到来。他最后不得不承认,她是真的要走了,他没有一点办法能留住她。

这一夜是他们最后的一夜。这一刻就是生离死别。如果能够,他希望这一夜永远不要过去。

暴怒之下赶走了无用的太医令。奴婢们垂首敛声立于庭中等候吩咐。乱作一团的院子里在吵闹了一夜之后终于安静下来。

高澄忽然觉得浑身无力,他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渺小无用过。连自己最想保护的人都保护不了,最想留的也留不住。

几乎是挣扎着走入内寝中。

元仲华躺在自己日常用的榻上,神色很安详。她面颊上的紫胀都已经退去,好像恢复了以往的样子。好像昨天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看起来就像是她立刻就能从榻上起身,像从前一样微笑着叫他“阿惠”。

他心里多不愿意承认,可是他没办法骗自己。这种绝望挥之不去,像噩梦一样对他纠缠不放。

高澄在榻边坐下来,俯身低头看她。

元仲华仍然睁着眼睛,数个时辰,她并未合眼。好像在等什么。

世子菩提、四郎阿肃、小郡主无邪都被领走了。

高澄痛悔不及。他答应过她许多事,但并未做到。此刻他恨不得回转天日,只求能有机会重新再来。

“殿下……”高澄开口便流泪。想起这屋子里的多少往事,都已经不能再得了。“下官情愿什么都不要,只求殿下回转。”他已经泣不成声。

元仲华还是那么看着他,像是看一个与自己无关的陌生人。她难道再也不肯相信他了?高澄心头痛得如被刀割。

还想听到她叫“阿惠”。他确实听到她叫了“菩提”,回府后也能断断续续和儿女,还有阿娈说了一些话。为什么对他如此吝啬,一语不发?

“殿下若不能生,下官虽生犹死……殿下若死,下官生不如死……”高澄泪湿沾襟,哽咽得泣不成声。所有一切在他心里现在都变得毫无意义。

“郎君……”元仲华终于虚弱不堪地轻声低唤。她的眼睛里有了神采,就好像从麻木中苏醒了,像是一个完好无损的人。

高澄惊讶地止了哭,满是泪的绿眸子看着元仲华。她从来没有这么叫过他,真像是她与他不相识。“愿……郎君……情常浓、身常健……”

她这是什么意思?

“殿下!”高澄情急几乎贴上她身子,“下官……殿下无恙,阿惠才能情常浓、身常健!”

他没唤起元仲华任何的共鸣。

元仲华最后极淡地露出一丝笑意。“郎君……不必再……妾去了……再无相见……”她的气息急促起来。渐渐加粗,加重。

高澄抱起元仲华,不停唤“殿下”。他要她再留一刻,让他示之心肺。

元仲华始终没有叫一声“阿惠”。直到她在他怀里气绝变冷。

高澄痛如剜心。他没有机会了,无论他再说什么,她也不会再听到。

最后一夜,终将过去。

正因为心中藏之,永世不忘,所以才执念深得不能拂去心中所受的伤。

从此世间再无元仲华此人了。

高澄忽然哭不出来了。他沉默了,没有任何话想再去说。

府第里却热闹起来了。

热闹不是因为喜庆,是因为大丧。

漫天一片惨白,哭声震天,吊孝者川流不息。

元仲华的屋子空了。人已入敛,当时高澄见到棺椁盖上之后便晕厥在地。

在元仲华的屋子里闭门不出,不见任何人。有时候迷迷糊糊睡去,等到醒来又未见她魂魄入梦,心里更添痛楚。

话也未曾说几句,凡事不理。丧事中的大小事宜全都由黄门侍郎崔季舒代为主理。

谁都不明白,为什么齐王将王妃安葬之处选在了中皇山娲皇宫。

只有阿娈是明白的。唯有那时候的元仲华最快乐。

阿娈走入内寝中。这屋子马上就要空了。之前热闹之地,之后也许荒芜。想到这儿她就心如刀搅。世子年龄尚幼,话都不怎么会说。郡主无邪更是刚落地的小婴儿,更不知已失母。

生母逝去,不只是孩子失恃,等到孩子长大了恐怕也不会记起生母。元仲华终将在荒草坟冢中慢慢被人遗忘。

高澄穿着粗麻布的疏衰裳,牡麻腰绖束腰。头上未戴冠在榻上半躺半坐。他听到有人进来并不理会,只是无意识地睁开了眼睛。

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 第二章

028夕阳西下(大结局)

卢迪叫道:“少废话,所有人后退散开,门口那辆车留下,你,闪开!”

江洋耳麦中传来严格的声音:“头儿,十把狙击枪都对准了这两个人的头,开枪吗?”

江洋看着卢迪指向自己的枪口,说道:“好吧!”

枪响了,江洋的眼看着詹姆斯和卢迪的头习惯一样爆开,脑浆四溅!麦卡一声尖叫,从卢迪的手臂下挣脱,向江洋跑来,可是,一声巨响,麦卡的身子被炸成了两截。

卢迪在中枪的同时,按下了左手手心攥着的炸弹遥控器,炸弹是缠在麦卡腰上的,直接炸断了美女的小蛮腰。

麦肯迪反倒很镇静,江洋现在相信了穆斯林不拿女人当回事的事实。麦肯迪看都没看麦卡一眼,就招呼老七会房间去了,他浑身都是詹姆斯的脑浆和黑血,他着急去洗掉。

终于尘埃落定,江洋长出一口气,尽管麦卡死了,但是只要麦肯迪活着,还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内,就行了。

江洋把四个小队长召集到一起,明确了侍卫队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坚守自己的职责范围,吸取这一次轻易就被人家调虎离山转移注意力的教训,同时让波波沙的民兵全部撤出城外,负责外围防守。

战场很快打扫完闭,总共有15名佣兵被打死,可是波波沙的民兵死伤两百多人,侍卫队战死五十人。

傍晚,江洋跟向日葵通话,告诉他詹姆斯和卢迪都死了,自己已经实际控制了约克镇。向日葵说伊科边境的战斗打了一天也结束了,伊南独立大队参战了,死伤惨重,冬月梅身负重伤,如果江洋可以安排好约克镇的防御,赶紧回去拉拉谷,也许可以见上最后一面。

江洋完全呆傻了,他良久都没有说话。向日葵在手机里说还有好多善后要处理,叫他别太哀伤,就挂断了。

江洋在麦家的院子里面蹲下来,刚刚一个女人死在自己的面前,现在,又要面对从小就在一起的兰梅的生离死别!

为什么会是这样!这到底是为什么!还要有多少生死的折磨才能结束?这世上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流血厮杀!

江洋简单交待了他不在的时候由肖刚全权负责约克镇的防务,由刘大雨负责麦肯迪的安保,自己驾车出城,直奔拉拉谷伊南大队驻地。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江洋赶到了营地,整个营地只剩下15名学员,多半都带着伤,江洋可以想象他们经历了怎样的一场恶战。

兰梅被安置在洞府内平躺着,她是被地狱火火箭弹炸伤的,美军阿帕奇直升机跟她对射,她一个人用肩扛式反坦克火箭筒发射了一枚火箭弹将阿帕奇击落,可是她自己也身中多弹,要不是穿着纳米防弹衣,人当场就零碎了。

江洋在她的身边跪坐下来,兰梅脸色苍白,她眼睛看着江洋,想要说话,可是嘴角一动,一股黑血就淌了出来。

江洋用手去擦,可是黑血一个劲儿涌出来。旁边的学员都哭了,有人递过来脱脂棉纱,江洋给她扯过来头,把嘴里的血水控出来,可是江洋发现,兰梅的脖颈已经断了,只有皮还连着。

兰梅最后看了江洋一眼,似乎微笑下,就闭上了眼睛……

江洋一动不动地跪在那里,随着兰梅的眼睛闭上,呼吸停止,他的心也死了。所有人都不说话,最后学员们慢慢退了出去,只留下江洋跟兰梅单

文学

独在一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洋就听见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师傅!”

一个身影闯进洞府,在昏暗的灯影下,江洋看到,是荷花满脸泪水地扑到了兰梅的身上。恐怖的一幕发生了,兰梅原本完整的身体,被荷花急速一压,瞬间支离破碎了……

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 第三章

王琼拿着账本,跑来找严成锦:“贤侄啊,陛下巡狩,户部想跟商会借点银子。”

陛下自费三十万两,需补二十万两。

国库周转不开,王琼便想到,可以来良乡商会打欠条。

严成锦道:“何时归还,谁归还?”

还有两张欠条的银子,没有还给商会。

王琼一时语塞。

朝廷还欠着商会的银子。

“快了,等李兆番把银子运回来,世伯先安排商会的银子。”

“不借,世伯请回吧。”

严成锦头也不抬。

王琼傻眼了,以前帮严成锦整理衣裳都好使,这次此子软硬不吃。

但想到礼部和司礼监找要银子,他上哪儿弄去?

王琼看到严成锦的图上。

写了许多字,还画着他看不懂的线。

地上,更有数不清的彩色水墨画,下人正拾起来。

“贤侄琢磨陛下巡狩的事?”

陛下想南下,无非想看探访民生,但又远在京城,不能亲视。

治理天下,是需要巡视的。

不然,即便出了叛乱,也还蒙在鼓里,后世有飞机,大佬视察各地方便。

但在大明,这是历代天子也无法解决的问题。

“本官想拆除中书舍。”

王琼察觉到什么:“你、你又想改制?”

三日过去,弘治皇帝似是和百官置气,也似是回避百官,不上朝了。

听说严成锦赞成陛下南巡。

百官中不免有了声音。

谢府,湖心亭榭。

谢迁面上不满:“陛下巡查江南,百官反对,唯独严成锦赞成。”

刘健一脸疑虑。

李东阳道:“小婿虽胆小谨慎了些,可识大局。

问明陛下巡狩日期,必会有所动作。”

只是,这家伙的嘴巴,就如同他的姓氏一样。

“不错。”刘健看向旁边的扈从:“严成锦这两日在干什么?”

眼瞎了一只,弘治皇帝派了锦衣卫,护卫左右。

“属下不知。”

这个锦衣卫是千户杨礼的人,与千户叶准分属两个编制。

谢香灵走过连廊,看见刘健和李东阳,上前问安,却听谈论严成锦。

“刘伯伯和李伯伯是问严府?香玲正从严府回来。”

“严成锦在做什么?”

“作画,有许多画作,爹要查严府吗?”

谢迁摆摆手让她离开,面色陷入了沉思。

作画干什么?

这时,下人跑来禀报:“老爷,严大人来了。”

很快,严成锦来到亭榭中:“本官想到打消陛下南巡的法子,需三公谏言。”

何能抱着一本大册子,堪比半张书案。

刘健狐疑接过来,翻看几眼,顿时,惊讶得眉头一挑。

“这是什么?”

李东阳和谢迁同样惊讶。

这本册子上,有精美的插图,在插图旁,还有写着一行大字:

特大喜讯,京城南部的新宅地基竣工!

下方,有一幅精美的插图,匠人和力役,辛苦劳作,马车拉着巨石。

赫然,是京城外新建的宅邸!

翻一页,又有大字:

悬壶济世,昨日惠民药局看诊人数破两千!

下方,是惠民药局的彩图,病人排队,门上挂着惠民药局几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