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打工妇女不戴套
2021年2月7日
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
2021年2月7日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二章

1945年,冬至,台湾。

一路上兰少卿没说什么话,车子停在楼下时,兰少卿才吩咐人把行李搬到楼上去,这是他这趟旅程中说的最长的一个句子。

老妈子搬箱子搬得很吃力,文清想帮把手,却被她推开了。她垂下头,半冷淡的说道:“少奶奶怀着孩子,搬不得这些。有事吩咐我一声就是了。”

兰少卿又紧紧闭上了嘴巴,从箱子里取出一方又一方的相框,在壁炉上摆好,那些都是从赵理合的遗物中整理出来的。老人家耐心的挑选出一个个精致相框来搭配。

兰少卿没有称呼过文清,因此文清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不知应该叫爸爸,还是应该称呼先生。文清很识趣,没有开口问他,只是默默地伸手帮他一起摆放相框。

兰少卿从她手中接过相框,怪异的盯着她很久,没说一个字。但那眼神中却透着一种隔膜,分明要她别动这些相框。

文清心里明白,她确实不配动这些,她算是赵理合的什么人嗯?不,应该说,她哪里算得上是个人呢?

老妈子搬好了行李,下楼来拉她:“少奶奶,上楼去歇着吧。”

见文清一直望着兰少卿,老妈子有些于心不忍,她一面拉着文清往楼上走,一面低声说道:“少爷离家有十年了,老爷的心早就是一团荒草。”

呯!老妈子惊愕的回过头,兰少卿愤然把手里的东西砸在地上,他怒目圆睁,死死盯住文清,缓缓抬起手:“什么一团荒草?看见没有,兰家的下一代在这儿,我兰家不会绝后,我兰家会生生不息!”

兰少卿慨然向前走了几步:“你就好好待在这儿,把若生的孩子生下来养大。你就是兰家的大功臣!”

大功臣?!三个字格外刺耳。兰少卿没有再说什么,转过身继续整理赵理合的遗物。

老妈子搀着文清:“小心脚下,这两个月就要生了吧?”

1946年初春,台湾。

赵理合离开已经有半年,他终没能等到这个孩子平安出生。现在这个雪白软嫩的婴儿就躺在她的身边,或许是他父亲基因的关系,这孩子一出生就很漂亮。

兰少卿抱着孩子抱了一夜,坐在隔壁房间里,死死掩住房门,但文清知道,他哭了一夜。这一夜,他老泪纵横,涕泗横流。文清也落泪了,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老妈子止住了她,说是月子里流泪会伤眼睛。

这双眼睛还有什么用吗?

清晨时,兰少卿抱着孩子走进房间,他神情半是温存,半是肃穆:“孩子叫什么名字,你想过吗?或是若生有没有留下什么话?”

没有,赵理合一句话都没有留下,他甚至不确定自己挚爱的女人会不会把孩子留下。这样的爱太卑微了,所以才会被作践。文清摇摇头:“您为他取个名字吧?”

兰少卿拒绝了:“你来取。”

他在等一个态度,她卫文清到底算是赵理合的什么人?遗孀,还是一个不小心怀里他孩子的敌人?文清垂下眼睑,思量片刻:“叫念君吧。”

“念君?”兰少卿有些惊讶,但这似乎又是他预期的回答。他点点头,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张泛黄的信笺递给文清:“这是整理若生遗物时候发现的,是给你的。”

文清有些迟疑,这就是说,兰少卿终究承认了她兰家儿媳的身份?他也认为自己和理合之间是有感情的?

那封信笺已经满是泪痕,或许兰少卿已经看过了。打开信笺,映入眼帘的是赵理合那熟悉的笔体。心中一阵酸楚,倘若回到过去,她一定不会参军,一定不会认识赵理合。

文清吾爱:

当你拆开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我知道我终究会死在你的手里,或者说,我是死在自己手中,死于这个纷乱的世道。

记得你曾经气愤的对我说:“做一个好的谍者,就是要把灵魂从肉体中完全剥离开来。”我当时便很惊愕,这话是我创造的,是我要求王云羽和燕斋全之流贯彻的。为此你蒙受许多不明不白的痛苦,悔之。作为一个谍者,我自认为没有说错也没有做错。但作为一个男人,我感到痛苦,是我亲手炮制了陷阱,捕获了我自己。

我知道你终会杀我的,我也知道你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但我们都无能为力,这是大乱之世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但我又如何能让你去死,你是我生命中最后的一份美好,相信我也是。但在这个世界里,美好的事物就是用来毁灭的。

既然我们终将有一方毁灭,那不如让我来。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赵理合也甘愿为我的妻儿下地狱。文清。不论你承认与否,你已经是我的妻。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三章

什么?!

听到这话,许辉浑身一紧,目瞪口呆的望着陈天策。

“雨哥,你没开玩笑吧,他是天策王?”

许辉皱眉,“雨哥,这小子,我早就调查清楚了,他是丧家犬,而且坐了七年牢,刚放出来!”

“就他这样的,怎么可能是天策王?”

听到许辉的话,黑雨并没有马上回应。

见黑雨不说话,许辉在心中松了一口气,在他看来,自己说对了。

如此看来,黑雨应该是在考验自己!

毕竟像他们这种人,考虑的都很多。

“雨哥,你现在相信,我是有备而来的吧!”

许辉满脸笑容的开口。

“你刚才说,你是许家家主?”

黑雨冷冰冰的看着他。

“没错!”

“看来,许家不怎么样嘛!”

嗯?!

“雨哥,此话怎讲?”

“就你这能耐,都能当上家主,那一定很差!”

黑雨沉着脸,“你真以为自己调查的很细致?他们说天策王在坐牢,就一定是真的?”

什么?!

许辉闻言,表情近乎扭曲,“假的?”

“不然呢?”

黑雨说话时,直接将外套脱下,露出戎装,肩章上,有明显的三颗星!

“如果他不是天策王,我会对他唯命是从?”

上将!

许辉彻底傻眼,他做梦也没想到,神秘的黑雨,居然是上将!

难怪他的档案是3s保密级!

许辉忍不住望向陈天策。

突然间,他觉得自己很像一个傻子。

他自作聪明的一切,在陈天策眼中,全是雕虫小技。

陈天策从一开始,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你……你想干什么?”许辉警惕的望着陈天策。

“你说呢?”

陈天策不咸不淡的开口,“对了,之前在车上,你打断了我的话。”

“我要说的是,我不会与你们为敌,因为你们不配!”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对于许辉而言,如泰山压顶,无形的压力,压的喘不过气!

他双腿一软,跪在地上。

现在的他,完全没有之前的盛气凌人!

“天……天策王,我错了,求你原谅我!”

许辉大脑一片空白,他觉得自己傻得可笑,居

文学

然与天策王为敌!

“怎么原谅?”

陈天策冷冷一眼,吓得许辉低着头,直喘粗气。

“天策王,再给我一个机会,我可以帮你对付邵家!”

“就你?”

说到这里,陈天策有些失去耐心,“动手吧!”

“是,天策王!”

黑雨领命,面无表情朝许辉走去。

许辉吓得不停往后推,“你们不能杀我,我还知道很多秘密,我可以都告诉你们!”

“还有,我是许家家主,要是我死了,许家一定会把你们也爆出来,这样的话,对你们也不利。”

此话一出,陈天策抬手,“黑雨,等等。”

听到这话,许辉松了口气,在他看来,天策王怕了。

天策王虽然在华夏很有地位,但他最在乎的,就

文学

是自己的名声!

要是名声毁了,他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想到这里,许辉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在他看来,自己抓住了天策王的把柄。

“天策王,我们现在可以谈谈了吧!”

“谈?有什么好谈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