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

宝贝自己来 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2021年2月7日
公憩28篇小说 撩妻日常1v1青灯
2021年2月7日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一章

“傅子卫乃我去年入颍川结识的第一位俊杰,虽然只是个亭长,但在本地颇有名望,可不能慢待。”

第五伦离开魏地赶赴关中之际,刘秀也已率军离开昆阳城北上,抵达左队郡(颍川)襄城县(河南平顶山市襄城)。

他不同于其他绿林武装的严格军纪确实起了作用,听闻汉军至,投靠者络绎不绝。

而今日来投的,正是本地的一个小亭长,名叫傅俊。

“傅子卫和陈子

文学

昭却是同名。”朱祐一笑,看向紧随刘秀的高个持戟军官。

这陈俊乃是南阳西鄂县人,刘秀和朱祐在宛城举事失败南逃时,陈俊曾将刘秀堵在巷子里,差点缉捕,亏得刘秀一通嘴遁,让已经很久没收到朝廷俸禄的陈俊放了他一马。

等到更始称帝后,南阳诸县

文学

络绎归顺于汉兵,陈俊也一同降服,刘秀特地将他要到了军中,与之同衣食,十分喜爱,这大个子如今倒是成了刘秀的忠诚护卫。

“可不止同名。”刘秀笑道:“巧的是,我去年避吏至颍川时,路过傅俊管辖的亭中,差点被他当成贼给抓了。”

同样是不打不相识,误会解除后二人结交,此番刘秀率军至此,傅俊听说是刘文叔到,竟毫不犹豫,带着十几个亭一起归顺,让刘秀又得数百本地子弟为生力军。

傅俊给刘秀带来的礼物,还不止于此。

“文叔……刘将军,看我将谁抓了来?”

傅俊亭长将一个五花大绑的新朝官吏推攮上前,却见此人身体壮大,却被绳索缚得极紧。一般的新吏,若被汉兵擒获,少不得要稽首求饶,但此人竟是不卑不亢。

傅俊洋洋得意地报功:“此乃左队西部督邮掾,名叫冯异,字公孙。这位冯督邮从父城县来,赶了一天的路。至我邻近的亭舍组织亭卒欲守父城县,正好被我擒获,此人骁勇,力气好大,还伤了我好几个亭卒。”

“原来你就是冯异!”刘秀麾下校尉们顿时怒不可遏。

这冯异奉左队大尹之命,监护郡西五个,很擅长打仗,这段时日可让刘秀的军队吃了不少苦头。因为冯异守在父城县,害得刘秀的进攻迟迟无果,遂只能转攻襄城。

今日意外擒获,众人都义愤填膺,欲杀之而后快。

但刘秀发现,冯异却站立犹如一棵大树,只正视自己,哪怕生死攸关,语速却依然很慢。

“久闻刘伯升兄弟之名,但汝等偷袭,算什么豪杰?”

“就算不打攻城战,你我整兵战于郊野,我部众虽少,被擒获的,必是汝等!”

这下,更是人人都嚷嚷着要宰了冯异,唯独刘秀对冯异左看右看,心生喜爱,却哈哈大笑,一挥手。

“松绑,如冯公孙之言,放他归去!”

……

地皇四年四月初,刘秀攻略左队之际,第五伦也带着八百壮士,抵达了另一个大队:后队。

后队便是河内郡,时值孟夏,正是河内天气最舒服的时节,但第五伦却没功夫南瞻淇澳,观其绿竹纯茂,也没时间去看看朝歌殷墟之地,俯仰古今。

甚至在路过汲县时,都没机会去看看那位传说中制作了水排的水利专家,杜诗。

他麾下八百人,几乎是“骡马化部队”,驾驭着驴、骡、马匹,以车代步,速度很快。

毕竟王莽要求第五伦五月初一抵达京师,倘若迟了,阿莽乃性情中人,一怒之下,这兵权不给了,第五伦的大计岂不是要泡汤。

河内,相当于后世河南省在黄河以北的那一部分,按理说也应该算作“河北”。但从汉朝起,河内在行政划分上,就一直归属“司隶校尉”,跟河东、河南绑一块,由中央直属,因为这儿的地理太重要了。

随行的冯衍又能评头论足显露本事了:“河内南控虎牢之险,北倚太行之固,黄河绕其南,真可谓表里山河,雄跨晋、卫,舟车都会,号称陆海。”

往南,河内隔着大河与洛阳相望,周武王由此渡河灭殷。

往西,有要道通往河东、上党,当初秦赵上党之战,秦军之所以能胜,正是因为夺取了河内,粮道比赵国还近。

往北,则深深插入魏地,乃魏之门户,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这地势,若河内有一位强势的大尹,第五伦都要感到卧榻之侧有人酣睡,无法安寝了。

好在,与河内的殷富四冲相比,这儿的武备实在是虚弱得很。

“因为郡兵大多被王邑征调,跟随郡大尹去洛阳汇合了。”

第五伦心中了然,他听说王邑的大军已经离开了六尉,将出函谷关,除了关中强征的壮丁外,其余各郡也凑了点人数,最终可能会真如王莽期盼的,弄出个四十万大军来。

而如今留守河内的,是本地的副手,管军事的属正,可却非宿将,而是一位名儒老臣,名叫伏湛,名望倒是有,但打仗能有几分手段,就是个未知数了。

且看第五伦一路赶来,遇上休憩时却不忘老本行:画地图,冯衍也瞧见了,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啊!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一旦乱世开始,河内,这片粗安之地,将是魏地势力最先吃下的一块肥肉!第五伦这一趟行军,也附带踩点。

因为有朝廷制诏,一路畅通无阻,四月上旬时,一行人便抵达了后队首府:怀县。

第五伦没有入城,甚至都没时间拜会本地管事的属正伏湛,但却有人主动找上门来,自称是窦融的朋友,请求拜见。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二章

“傅子卫乃我去年入颍川结识的第一位俊杰,虽然只是个亭长,但在本地颇有名望,可不能慢待。”

第五伦离开魏地赶赴关中之际,刘秀也已率军离开昆阳城北上,抵达左队郡(颍川)襄城县(河南平顶山市襄城)。

他不同于其他绿林武装的严格军纪确实起了作用,听闻汉军至,投靠者络绎不绝。

而今日来投的,正是本地的一个小亭长,名叫傅俊。

“傅子卫和陈子昭却是同名。”朱祐一笑,看向紧随刘秀的高个持戟军官。

这陈俊乃是南阳西鄂县人,刘秀和朱祐在宛城举事失败南逃时,陈俊曾将刘秀堵在巷子里,差点缉捕,亏得刘秀一通嘴遁,让已经很久没收到朝廷俸禄的陈俊放了他一马。

等到更始称帝后,南阳诸县络绎归顺于汉兵,陈俊也一同降服,刘秀特地将他要到了军中,与之同衣食,十分喜爱,这大个子如今倒是成了刘秀的忠诚护卫。

“可不止同名。”刘秀笑道:“巧的是,我去年避吏至颍川时,路过傅俊管辖的亭中,差点被他当成贼给抓了。”

同样是不打不相识,误会解除后二人结交,此番刘秀率军至此,傅俊听说是刘文叔到,竟毫不犹豫,带着十几个亭一起归顺,让刘秀又得数百本地子弟为生力军。

傅俊给刘秀带来的礼物,还不止于此。

“文叔……刘将军,看我将谁抓了来?”

傅俊亭长将一个五花大绑的新朝官吏推攮上前,却见此人身体壮大,却被绳索缚得极紧。一般的新吏,若被汉兵擒获,少不得要稽首求饶,但此人竟是不卑不亢。

傅俊洋洋得意地报功:“此乃左队西部督邮掾,名叫冯异,字公孙。这位冯督邮从父城县来,赶了一天的路。至我邻近的亭舍组织亭卒欲守父城县,正好被我擒获,此人骁勇,力气好大,还伤了我好几个亭卒。”

“原来你就是冯异!”刘秀麾下校尉们顿时怒不可遏。

这冯异奉左队大尹之命,监护郡西五个,很擅长打仗,这段时日可让刘秀的军队吃了不少苦头。因为冯异守在父城县,害得刘秀的进攻迟迟无果,遂只能转攻襄城。

今日意外擒获,众人都义愤填膺,欲杀之而后快。

但刘秀发现,冯异却站立犹如一棵大树,只正视自己,哪怕生死攸关,语速却依然很慢。

“久闻刘伯升兄弟之名,但汝等偷袭,算什么豪杰?”

“就算不打攻城战,你我整兵战于郊野,我部众虽少,被擒获的,必是汝等!”

这下,更是人人都嚷嚷着要宰了冯异,唯独刘秀对冯异左看右看,心生喜爱,却哈哈大笑,一挥手。

“松绑,如冯公孙之言,放他归去!”

……

地皇四年四月初,刘秀攻略左队之际,第五伦也带着八百壮士,抵达了另一个大队:后队。

后队便是河内郡,时值孟夏,正是河内天气最舒服的时节,但第五伦却没功夫南瞻淇澳,观其绿竹纯茂,也没时间去看看朝歌殷墟之地,俯仰古今。

甚至在路过汲县时,都没机会去看看那位传说中制作了水排的水利专家,杜诗。

他麾下八百人,几乎是“骡马化部队”,驾驭着驴、骡、马匹,以车代步,速度很快。

毕竟王莽要求第五伦五月初一抵达京师,倘若迟了,阿莽乃性情中人,一怒之下,这兵权不给了,第五伦的大计岂不是要泡汤。

河内,相当于后世河南省在黄河以北的那一部分,按理说也应该算作“河北”。但从汉朝起,河内在行政划分上,就一直归属“司隶校尉”,跟河东、河南绑一块,由中央直属,因为这儿的地理太重要了。

随行的冯衍又能评头论足显露本事了:“河内南控虎牢之险,北倚太行之固,黄河绕其南,真可谓表里山河,雄跨晋、卫,舟车都会,号称陆海。”

往南,河内隔着大河与洛阳相望,周武王由此渡河灭殷。

往西,有要道通往河东、上党,当初秦赵上党之战,秦军之所以能胜,正是因为夺取了河内,粮道比赵国还近。

往北,则深深插入魏地,乃魏之门户,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这地势,若河内有一位强势的大尹,第五伦都要感到卧榻之侧有人酣睡,无法安寝了。

好在,与河内的殷富四冲相比,这儿的武备实在是虚弱得很。

“因为郡兵大多被王邑征调,跟随郡大尹去洛阳汇合了。”

第五伦心中了然,他听说王邑的大军已经离开了六尉,将出函谷关,除了关中强征的壮丁外,其余各郡也凑了点人数,最终可能会真如王莽期盼的,弄出个四十万大军来。

而如今留守河内的,是本地的副手,管军事的属正,可却非宿将,而是一位名儒老臣,名叫伏湛,名望倒是有,但打仗能有几分手段,就是个未知数了。

且看第五伦一路赶来,遇上休憩时却不忘老本行:画地图,冯衍也瞧见了,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啊!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一旦乱世开始,河内,这片粗安之地,将是魏地势力最先吃下的一块肥肉!第五伦这一趟行军,也附带踩点。

因为有朝廷制诏,一路畅通无阻,四月上旬时,一行人便抵达了后队首府:怀县。

第五伦没有入城,甚至都没时间拜会本地管事的属正伏湛,但却有人主动找上门来,自称是窦融的朋友,请求拜见。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三章

顾天涯没好气的伸出手,轻轻在李明珠脑门上弹了一个脑瓜崩,故作呵斥道:“你吓唬他做什么?仗着小聪明就会捉弄人。”

李明珠一点也不畏惧,反而嘻嘻道:“我怎么捉弄他了?”

顾天涯又弹了小姑娘一个脑瓜崩,板着脸道:“那些暗谍的手里拥有各种秘宝,乃是你们嫦娥姑姑专门制造的宝物,所以这个组织除了顾氏之人可以掌控,任何人想要觊觎都会受到嫦娥的惩罚。”

说着瞪了小姑娘一眼,道:“你让李冲去接手暗谍,这不是把他往火坑里推吗?看把他给吓的,脸色都发白了。”

李明珠这才可爱的吐了吐舌头,笑嘻嘻的认错道:“我就是试试他嘛,说不定就能试出来李冲堂哥是个心怀野望的人呢!”

李冲吓了一跳,连忙道:“不敢,打死我也不敢。”

伸手抹了一把冷汗,满脸惶恐的又道:“明珠堂妹,求你别再捉弄我了行不行?哥哥我又不是傻子,就算是傻子也不敢动这份心思啊。”

李明珠眨了眨眼睛,终于轻轻点头,明明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语气却像是苍苍老者一般深邃,悠悠然道:“希望李冲大哥能记住今天的话,莫要将来走到咱们堂兄妹生死相见的局面。”

李冲毫不迟疑开口,郑重道:“如果真有那一天,必然是我死,你生,但是明珠堂妹还请放心,哥哥我从小就是个贪生怕死的人。”

表面看似是在说自己贪生怕死,其实是发誓自己不会去走那一条路。

李明珠嫣然一笑,恢复了小姑娘的可爱。

但是李冲已经被吓的心惊肉跳,额头上分明有冷汗涔涔。

他不敢再待在书房,急急拱手告退道:“启禀姑父,侄儿今天的汇报已经结束,若是您没有其它吩咐的话,侄儿想去城里转悠转悠,各国商队扎堆而来,必须谨慎盯着他们……”

顾天涯温厚一笑,宽缅他道:“你虽是担负了职责,但也不要太过劳累。今天就这样吧,给你放一次假,去城里转悠转悠也好,找个酒楼吃吃喝喝轻松一回。”

说着停了一停,关怀又问道:“缺不缺钱用?缺的话姑父拿一点给你。”

李冲连忙摇头,道:“不缺钱,不缺钱,侄儿在城里置办了一处店铺,这半年赚的钱财足够花销。”

顾天涯再次温厚一笑,点头道:“那就去游逛吧,放个假轻松轻松。各国商队暂时不用盯着了,我会亲自接手这件事。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涉及布局,以你们的层面暂时还帮不上忙。若是继续参合,反而有所不利。”

李冲这次连疑问都不敢发,恭恭敬敬的拱手行礼道:“侄儿告退。”

转身急匆匆出门,看架势就像是仓皇而逃。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顾天涯才没好气的瞪了李明珠一眼,道:“你这个小丫头,把人家吓坏了。”

李明珠嘻嘻而笑,满不在乎的道:“震慑震慑而已,以防生出不该有的心思。幸好这位堂哥是个聪明人,知道进退才能被咱家重用。”

顾天涯又瞪一眼,道:“李冲本来就不是个有野望的人。”

李明珠仍旧嘻嘻而笑,道:“野望是会随着权力而增加的,我可不想将来某一天下令杀死他。毕竟是我的堂兄,杀了有些于心不忍。”

顾天涯叹了口气,道:“你才是个七岁的孩子,过早的使用宿慧会让你童年很无趣。姑父正是因为不想让你活的太累,所以才会把你当成一个孩子看待。”

李明珠抿了抿嘴唇,小脸蛋现出孺慕的幸福,答应道:“有您疼爱真好。”

小姑娘突然探手入怀,笑嘻嘻的将一本册子拿出来,道:“姑父,我的家庭作业。今次我真的很乖哟,写作业的时候没有抵触情绪……”

这是讨要夸奖的意思。

顾天涯温厚一笑,伸手轻抚小姑娘额头,宠溺道:“难为你了,明明拥有宿慧还要写作业。希望你不要生姑父的气,因为姑父真的不想让你的童年太无趣。”

“我知道呀!”

李明珠点了点头,亮晶晶的眼睛一眨一眨,嫣然笑道:“姑父让我写作业,是把我当成正常的小孩子对待,既能让我重温童年时光,又能给其他孩子当个表率,顺便还能哄哄我的父亲和母亲,让他们欣慰我是个爱学习的好闺女。”

顾天涯莞尔而笑,手指头轻轻一点小丫头脑门,道:“人精。”

李明珠很享受这份宠溺,小脸蛋再次现出孺慕的幸福。

小丫头轻轻用脸蛋蹭着顾天涯的手掌,就像是温驯的小猫儿一般眯起眼睛。

忽然口中喃喃呓语,语气柔柔的道:“姑父您知道么,其实我上辈子只活了十四岁,从小是个孤儿,不曾享受过任何亲情。我有先天性心脏病,生下来就被父母遗弃,那十四年,我活的很艰辛。”

顾天涯心中一疼,手指微微颤动起来。

他目光怔怔看着小丫头,眼眶隐隐有些发酸,足足良久之后,方才喃喃的怜悯道:“竟然只活了十四岁……”

他伸手再次抚摸李明珠的额头,柔柔低叹道:“咱们爷俩上辈子都不是幸福的人。”

这句话显然是有感而发。

李明珠的瞳孔明显一缩。

小丫头目光死死盯着顾天涯,像是首次发现了惊天大秘密。

直到好半天过去之后,小丫头才从震惊中转醒,满脸不可思议的道:“姑父,您也没喝那碗汤吗?怪不得您一直都不担心我的宿慧,原来您自己也是带着宿慧降生……”

顾天涯仰头看着天际一片白云,仿佛呓语般道:“到底是庄周梦蝶?又或是前尘往事?”

他忽然甩了甩脑袋,低下头面色变得郑重,轻声叮嘱道:“这是咱们之间的大秘密,你记住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的话,会吓坏他们。”

李明珠懂事的点点头,猛然像是想起什么,小声问道:“连嫦娥姑姑也不能告诉吗?”

顾天涯微微一怔,随即温声开口,淡淡笑道:“她倒是不必瞒着,她的情况比咱俩更加离谱。虽然咱们爷俩拥有着宿慧,但是毕竟还是活生生的人,可你嫦娥姑姑她不一样,她应该算是更高层次的物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