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塞着今天不准拿出来小黄文

玩弄萝H小说 妈妈的朋友7
2021年2月6日
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书包网h文
2021年2月6日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第一章

城市里的绿地花园中,阿软找了个人流稀少的椅子,将女孩轻轻的放了下来。

“看太阳的位置,应该是中午了吧。。。”她抬起头,只见骄阳高高的挂在正当空。“早上从天界出来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了呢。。。”正当她思索着之后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睡在一旁椅子上的女孩突然醒了过来。

“。。。。。。”

“怎么了?”见她不说话,阿软有些担心。

“我肚子饿了。。。”女孩坐了起来。

“饿了?!”阿软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可惜天界的衣服是没有口袋的。“抱歉。。。这次来的太突然了,我没有带钱。。。”她说着,脸上泛起的红晕。

“放心吧,我没有打算让姐姐你请我吃饭。”女孩一边说着,一边蹦下了长椅,大步的向前走去。

“等等我拉。。。一个人走很危险的。”阿软不由得跟了上去……

“依丝卡大人,还没联系上阿软大人么?”希洛尔显得有些焦急。

“暂时不行,似乎那个地区的魔法通讯全部处于瘫痪状态了。”

“。。。。。。”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次的守护任务难度很低,即使一般的下级天使都能完成,阿软的话,应该完全没有问题。”

“可是。。。”

“我们就耐心的等到午夜的十二点,阿软自然就会被送回来了。”

“好吧。。。”

“等一等。。。。你是认真的吗?”阿软拉住了女孩的手,只见两人在一家高档西餐厅门前停住了脚步。

“这家餐厅的味道不错,我一直在这里吃东西的。”

“。。。。。。”

“欢迎光临。”只见门口的服务生微笑着相着女孩打招呼道。“小姐,今天依旧是一个人来吃么?”

“恩。”

“那么请里面请。”服务生转身,带着她们向里面走去。

坐定之后,女孩熟门

文学

熟路的拿起了菜单,很快选定了自己所要的食物。

“这个位置不会是专门为你留的吧?”阿软四下看了看,只见她们所坐的位置刚好是一个单独的两人小隔间,环境比外面的大堂还要好。

“恩,差不多吧,以前我和天使姐姐总是一起来这里吃饭的。”

“以前的天使姐姐么?”阿软顿了顿,“也就是说你之所以会知道我是天使,是因为在我之前已经有过一个天使在担任守护你的任务了吗?”

“恩。”

“那她人呢?调走了?”

“不知道,原来一直陪伴着我的,可是突然有一天就不见了。。。”女孩低着头,这让阿软无法看清她的脸。

“啊,我知道了,一定是有什么急事,所以暂时让我来保护你!”

“是这样吗?”女孩的眼神中充满这困惑。

“当然。”

“可是姐姐你看起来不怎么可靠呢。”

“哎?不会呀,姐姐我可是很厉害的。”阿软一边说着,一边撩起了袖子。“任何想要伤害你的家伙我都会把他打倒的。”

“伤害我?为什么呢?”

“呃。。。抱歉,我也不是很清楚。。。”

“这样啊。。”

“对了,你的名字是?”阿软这才想起来,相处了这么久,女孩的名字都不知道。

“婕儿。姐姐你呢?”

“我叫阿软。”

“阿软。。。好傻哦。。”女孩笑了起来。

“。。。。你可终于笑了呢。”

“。。。。。。”

“对了,现在应该是上学的时间吧?为什么你会一个人在街上闲逛呢?”

“今天是星期天啦!而且我一直是一个人出来玩的。”

“一个人?你的父母呢?”

“他们工作很忙,平时都不怎么碰得到呢。”

“这样不寂寞吗?”

“怎么会呢,我早就习惯一个人了。。。”婕儿这么说着,眼神中却难免有些没落。

“不介意的话,下午让我陪你一起吧。”

“去游乐园行么?”

“可以呀,完全没问题。。。”

“即使你一分钱也没带么?”

“。。。。。”

“我开玩笑的。。。”女孩说着,就在这时,服务员已经把她所点的食物送了上来,而他似乎也对女孩自言自语的习以为常。

正当阿软被弄的有些郁闷的时候,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气在她们的四周弥漫开来。

“这是。。。”察觉到异样的她一把拉住了女孩的手,并迅速的展开羽翼,向一旁跳去。

“砰——”巨响中,整个桌子被看不见的力量击碎,餐具食物被甩了一地,餐厅里顿时骚乱了起来。

“怎么了?!有东西爆炸了吗?”服务员紧张的跑了过来,四周的客人也聚拢了过来。

“店里空间太狭小,会波及到其他人的,走!我们离开这里。”没等小女孩反应过来,阿软一把将她抱起,破窗而出,越到了街道上。

然而,就在双脚落地的瞬间,一个紫色的六边形魔法阵在她的四周亮起,全身仿佛过电一般的灼痛,让阿软不由得单膝跪在了地上,但是抱着女孩的手却没有松开。

“这是什么?!拍电视吗?”

“白色的翅膀?!”

“特技吗。。。”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第三章

对于苦海楼船,现在刘奈已经没有太多的期望了,甚至还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冲动。准提也是,连你自己布置下来的人手都推三阻四的,你是不是该自我检讨一下?

嗯,好吧,也不光是他,所有圣人布置的后手似乎都有点反抗情绪。毕竟这是要求门人弟子跟大道作对,想要重新回归就肯定要从合道状态里脱离出来。你若是放弃那圣人的修为也就罢了,你若是不想放弃,那就相当于是薅大道的羊毛,大道不降下一个大雷劈死你才怪。

不过这都是以后需要发愁的问题,有时候做人嘛,开心最重要,及时行乐啊!

半个月后,噼里啪啦的鞭炮将整个皇都的百姓都吵起来了,不过人们早已经有所预料,不光不感到厌烦甚至还拉帮结伙的出来凑热闹。

今天是天下案首刘先生与青颉公主的大婚,对,青颉公主,原来那个封号已经由秦珏下旨废除了。其实就算不废除也没有人敢再叫了,因为读书人的杀气听说都很大。

轰隆隆!

清脆的巨响夹在鞭炮声中传出很远,这不是雷声,因为没有人会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渡劫。这是龙运发出的巨吼,那一直慵懒的龙运今天却是兴奋的满天乱窜,甚至

文学

在整个皇都范围都洒下金色花瓣雨的异象。

接着是英烈碑,一声声震撼人心的军鼓战吼响起,声震百里的同时也让刘奈有点哭笑不得。

龙运凑热闹也就算了,你们一帮子战魂算是怎么回事?搞得他好像在娶**一样,不吉利啊!

刘奈在这里有点纠结,可皇宫大殿之上一众官员的表情却是有点别扭。

那是大秦皇朝的底牌啊,以前金翅大鹏鸟过来乱杀的时候都没有怎么动,现在可好,一个公主成亲你就这么欢快,可还记得自己是大秦的底牌?

只是现在谁也不傻,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搞小动作。更何况,人家马上就要离开了,等飞升之后,还不是他们想怎样就怎样?

先胖不算胖,后胖压倒炕!就先让你们快乐快乐好了!

接新娘的过程没有太多波折,拦门的也就是幽祁和宫玉乾两个人,前者是皇子但却曾经受了刘奈的恩惠,肯定不会为难。后者也是准驸马,但秦红瑟修复丹田需要用到冰魄珠,也算是承了刘奈的情,自然也不会多事。

就这样,仅仅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迎亲队伍就从皇宫中将青颉抬了出来,嗯,刘奈虽然当时没看到,但他觉得青颉可能比自己都急。

刘奈在皇都是没有府邸的,好在众多大儒出了个主意,就借用朝廷的鸿胪寺布置起来了。

红绸、红灯笼,穿着红衫的侍女,一切都是红红火火的,就连刘老爷的脸颊看起来都是红扑扑的。

似乎花渊方面对于刘奈这一家是真的优待,竟然放刘佳宁回来参加婚礼。至此,刘家一家三口终于再一次齐聚。

刘老爷很沉稳,端坐在大堂之上就等着儿子和儿媳磕头了,佳宁在一边就活泼了不少,跟九遁玄门的一众师姐师妹笑闹成了一团。

婚礼流程很隆重也很简单,在给刘老爷磕过头之后,青颉就进洞房等着了。倒是之后的宴席让刘奈有点应付不来。

说到底,他是不喜欢这种应酬的,尽管这是高兴的事情。好在能够入席的人都背景深厚,大家的礼数都很周全,没有前世那种傻热闹真胡闹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玉盏没来……

当刘奈看到寒酥腰间别着的宝莲灯时就已经明白了一切。

“他走了,我们短时间内怕是见不到他了。”

一处别院之中,刘奈听着远处依旧热闹的觥筹交错,鼻间偶尔还飘过寒酥的体香。不过此时的他毫无心猿意马,只是在为玉盏的离去感到伤感。

“你竟然没有留下他,让我有些意外。”

“留什么呢,圣人的布置充满了危险,他又不是娘娘当年亲自布下,本就不该承担这些重任。”寒酥伸手抚摸着门廊边的红灯笼,眼神中竟有一些欢喜。

刘奈没有回头自然也没有看到寒酥刹那爆发的情绪与收敛,只是叹道:“如果别人也如你这般好说话就好喽!”他又想起了那个大和尚,尼玛!跑的真快!

寒酥笑了笑,纤细柔美的指尖在宝莲灯上游弋,语气似乎也俏皮了一点,“良辰美景总是短暂的,你可莫要辜负了佳人的期盼。快回吧!”

刘奈顿了一下,转身躬身抱拳一礼,寒酥同时欠身回礼,就像是偶像剧中两个在游园时相遇的公子小姐。可分别之后却没得挂念,有的只是一人芙蓉帐暖,一人笑颜品酒。好像这一次见面什么都改变不了。

若说真有什么改变了,也只是他们都未曾发觉的红线,仍旧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