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朋友9;狮兽夫用兽身进入全文阅读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2021年2月5日
他每晚都要吃我奶不放,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2021年2月5日

妈妈的朋友9 第一章

“我记得你们雷根总统以前当演员时,曾经饰演过流氓头目,你演个丧尸怎么了,至少不是罪犯。”

雷根总统演员出身,在好莱坞混了二十七年,参演五十多部影片,演的都是配角,也挺励志的。

见梅露兰·多拉的拒绝并不那么坚决,苏长青继续怂恿:“这角色需要一个端庄性感的金发美女,一直是男主的暗恋对象……”

梅露兰·多拉打断他的话:“你直接告诉我她最后怎么死的吧。”

“被男主用马桶水箱的盖子砸死了,家里没有其他武器,被追进了卫生间,就这个最趁手了。”

“不演,”梅露兰·多拉打了苏长青一拳:“你竟然安排这样的角色给我!”

两人笑闹了一会,苏长青察言观色,感觉梅露兰·多拉的话突然少了许多:“怎么了,对是否出演犹豫不决还是有其他心事?”

梅露兰·多拉淡淡笑着摇头,然后看着苏长青沉默许久,最后道:“我的人生没有从事演艺事业的规划,只是越来越觉得目前这份工作有些干不下去了。”

苏长青有些意外:“你是因为驻外工作干得不错才被调回的,干不下去是什么意思,工作中出了纰漏还是干得不顺心?”

“这份工作还是不错的,”梅露兰·多拉苦笑:“只是突然没兴趣在政府部门工作了。”

“那是政府部门出了问题?”

“我们的政府没问题,是政府里的人有问题。”

这好像是一回事,不知她为什么非要分开来说。

“难道是大老板出问题了,”苏长青笑起来:“你们总统泡妞被抓住了?”

梅露兰·多拉吓了一跳:“您为什么这么说?”

看来果然是这么回事,苏长青耸耸肩:“难道不是么?”

本山子最经典的小品应该是九九年春晚的《昨天今天明天》,里面有关于米国总统被弹劾的调侃。

许多历史事件发生的具体时间和过程都记不清了,不过苏长青却记得这个小品,掐指一算都九八年初了,那么柯总统泡妞的拉链门是时候曝光了,不然哪来得及发酵、调查、弹劾以及上春晚。

另外苏长青前几天就在网上看到有律师声称正在收集总统沾花惹草的证据,只是没引起大家注意,消息很快就沉了。

别人是否注意无所谓,苏长青注意了,知道有大瓜已经成熟。

梅露兰·多拉没沉住气:“你知道?”

果然就是这件事,苏长青说了句中文:“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您是怎么知道的?”

“听说的,但我不能告诉你是谁说的。”

“好莱坞多得是消息灵通的人,”梅露兰·多拉叹了口气:“其实这早就不是秘密,总统闹得很凶,大半年前周围的幕僚们就看不下去了,将那女人调到了五角大楼,没想到事情还是败露。”

其实苏长青当年就没太关心这屁大点事,并不太了解详细过程,只知道总统和实习生在宫里玩唆哈,最终留情蓝裙子,闹得灰头土脸,不过最终大家却都安然无恙。

这就像肛拭子,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所以苏长青很不以为然:“败露又如何,你因为这事对政府的工作心灰意冷了?”

这太理想主义,梅露兰·多拉应该不是这样的人。

妈妈的朋友9 第二章

王平安现在的境界有多高,没人能看出来,但是那些趾高气扬的古装修士,被他一刀砍死六七个,像砍死小鸡子似的,就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是谁要灭我神农果园?是你?是你,还是你?”

王平安指向唐门的唐不器,唐门所有人恐慌的后退,拼命的摇头。

指向华山派掌门,那中年道士,恨不得立即跑进华山派出所躲避,再也不当这破掌门了。

指向茅山派掌门的时候,那早就吓破胆的老道士,双腿一软,一屁股就坐在地上,很快地上就湿了一片。

“是你们所有人,都想灭掉我神农果园。”王平安指了一圈,见没人承认,他自己说出了结果。

“我神农果园十恶不赦吗?不,我最强势的时候,也只是有仇报仇,就算出手狠了一些,也会给你们留一线生机。”

“我的丹药包裹是谁抢的?是谁指使逍遥宗下黑手?又是谁往我身上泼脏水?”

“这个说起来太复杂,我也懒得追究,所以我把你们所有可能在幕后当黑手的宗派,都吊打一遍。当时打得你们屁都不敢放一个,现在等我飞升了,觉得自己又行了是吧?”

“想要杀我全家?灭我满门?鸡犬不留?行,今天我也狠一下,把你们全灭了,等回到仙界,把你们在仙界的宗派再吊打一遍。”

王平安说完,又是一刀砍下去,唐不器所在的区域,整整一百多名唐门修士,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砍爆了,血肉炸得满地都是。

“太残忍了,平安居士,你太残忍了!你身为平安帝君,又是下一任天帝的唯一候选人,你不能这么残暴,有违天和。”

有仙人残魂附体的古装修士,用颤抖的手,指着王平安,大声喊道。

“我就残暴了,你能怎么着?别说我是候选人,就算我现在是天帝,也要把你们

文学

所有人,杀得神魂俱灭!”

说着,王平安身影一晃,已出现在那古装修士面前,掐住了他的脖子,封印了他一身仙力。

“是你,刚才叫嚣得最欢,要灭我全家,是不是?你们在仙界的宗派叫……三茅仙宗?行,我记住了,我会向你们祖宗爷报以最真诚的问候。”

“你、你不能这样!我三茅仙宗虽然不满仙庭的某些规则,但还是拥护天帝……”

王平安没让他说完,就捏爆了他的脑袋,仙人残魂也随之灭掉。

“我不管你对谁不满,但今天你们攻击神农果园,就要死。”说完,王平安跃过他的尸身,走向更多的宗派修士。

那边的几个宗派长老,正在祈求行动处的负责人付元秋,求他介入,劝劝王平安,别杀自己。

“付处,求求你了,帮我们茅山劝劝平安居士吧,我们只是一时糊涂!”

“我符箓宗愿意把一年的收入,全部捐献出来,只求你劝劝平安居士,我们真的没有要杀他全家啊,只

文学

是想过来参观一下神农果园。”

“我华山派只是来打酱油的,我看大家都来了,就凑个热闹,哪曾想事情会弄成这样?”

付元秋对这些厚颜无耻之人的哀求,只是冷冷一笑:“刚才你们不是说,行动处以前没有,本不该存在吗?那就当我们行动处不存在好了。”

“这、你这是把我们各大宗派往绝路上逼啊!你好狠的心!”这些宗派长老们,愤怒的大骂起来。

付元秋懒得搭理这些两面三刀之人,只是对走来的王平安拱了拱手:

“想不到还有再次相见的机会,也幸好如此,付某无能,竭尽全力,也无法阻止这些人破园而入。”

王平安微微点头,道:“不管结果如何,你这份心意,我领了。仙界虽远,但只要神农果园有一人在,必不负你这份恩情。”

“居士客气了,付某告辞,这里随你处置。”付元秋能得到王平安的一个承诺,已经超出想象,说完立即带人离开,给他腾出杀人的空间。

“逃又逃不掉,大家一起动手,和他拼了!”

“拼了,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杀,他毕竟还没成仙,就算真成仙,也不是杀不死!”

余下的各大门派高手,以及古装修士,一个个发了狠,像困兽一般,疯狂的攻向王平安。

手中法宝、法器、符箓,雨点一般,砸向王平安,砸向果园,砸向他身后的亲友。

王平安的实力更胜以前,此刻使用神农鼎,几乎可以发挥出神农鼎的极致。

作为人族至宝,绿光瞬间笼罩整个果园。

所有攻来的法宝、法器、符箓,瞬间被它收走,摊牌了,也不伪装了,这是碾压式的打击。

刀光闪过,噗噗噗,像割麦子一样,从腰横斩而过,一刀下去,就是几百修士倒下。

两刀过后,几乎没有站着的人了。

最初团攻神农果园的各派修士,共有一千八百多个,刚才因为害怕,聚拢在一起,这方便王平安杀戮。

只是两刀,就完事了。

余下的几个幸存者,因为早早就钻在地下,暂时逃过这两刀。

但是,王平安一跺脚,整个地面,顿时坚固如金石,使用土遁的那些修士,瞬间被金石一样的土地挤爆了。

在地下爆出一团肉泥,神魂俱灭,无害化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还有谁?如果没死,可以跳出来再陪我大战三百回合!”王平安的声音,不急不缓,却响彻全场。

他在出现之前,就在四周又设了一个禁锢阵法,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除非得到他的同意。

外面围观的修士,也有一两万人,亲眼目睹王平安的可怕。

两刀就把各大门派的高手,全部杀戮一空,简直恐怖如斯。

胆小的人,哪怕只是观战,就吓得失禁,裤子失了一片。

“魔王,简直是杀人魔王!老子对天发誓,绝对不招惹神农果园的任何一个人!家族中的小辈后辈,哪个招惹了,老子立即和他断绝血缘关系!不,亲自打断四肢,捆好,送到神农果园来请罪!”

“此役,足以打断千年宗派的脊梁骨,此后神州大地,再无千年宗派的傲慢!甚至我在怀疑,这是不是平安居士设的局,他根本没有飞升仙界,只是故意藏起来,等着这些人跳出来复仇呢!”

妈妈的朋友9 第三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