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女朋友把胸往我嘴送

简单又大气的敬酒话:风流女医生
2021年2月5日
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2021年2月5日

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第二章

郭旭来到了文燕房间。一敲门。文燕在门口看到他感到十分疑惑,跟着说道

“郭子你这么晚还找我吗!?”

郭旭显然有些着急了说道

“是的。我觉得情况很急。所以想了想还是连夜跟你协商一下!明天我们约谈陶子海!看看如何进行!”

文燕听到这里,点点头回到

“好吧,那你进来吧!”

两人分别进了房间,郭旭坐在窗口下面的沙发上。看着外面。自己咬着嘴唇。文燕一面忙着给郭旭倒水。一面说道

“喝点茶水吧?!我这里也就是带着普洱了!”

说着举着两只纸杯走过来。郭旭看到立刻起来上来接过来。笑着说道

“哦,谢谢拉文大小姐!”

说到这里,文燕笑着回到

“不必这么客气拉?我们的郭大少爷!哈哈”

俩人对面而座。文燕喝了一口茶,放下杯子说道

“郭旭,你说吧。找我究竟要谈什么?什么事情你这么着急?”

郭旭放下杯子说道

“是这样,刚才。周总给我打了电话。说了陶子海的一些问题。而且还说我们明天跟他约谈的事情?”

“周总得意思就是我们从孙家店铺这件事情开始入手!”

听到这里,文燕点点头面色肃穆说道

“嗯,这个我看出来了。这一次这件事情的确是牵动很大。这个跟我来之前,得到消息。好像真的差别噷大。”

“没想到,这家孙家店铺。还真的有了本事?竟然还连上了我们周总?但是,既然涉及到了周总,这样的集团高管。那么恐怕这件事情下。”

“陶子海好日子也就是真的到头了!我想老大是不可能轻易放过陶子海的!?”

说到这里,文燕看看郭旭。然后慢慢伸手端起来杯子。轻轻的抿了一口。放下。等着郭旭回答

郭旭转头看着窗外的夜空,嘴里却是轻轻的叹息一声。跟着说道

“哎!这一次,我们俩可是算作卷入了高层内斗了!”

说到这里,文燕显得很是疑惑,说道

“哎?你这话为什么这么说呀?高层内斗?我看不至于吧?”

“说到底不就是一个大区的主管吗?陶子海?算什么高层呀?真的按照职级算起来,恐怕还到不了我们的这级别!”

郭旭转而回头看着文燕。面脸的一片忧郁。一片犹豫。对面的文燕听到这里,说道

“这个呀!我看还不至于那么严重。这年头谁还没能有三朋六友,八方远亲和老乡呀!不至于这么严重!你想多了!”

文燕说完了看着郭旭。微微笑道。郭旭摇摇头轻轻说道

“不是的。我想的是,东南大区的刘总,以及我们总部集团的周总。你没发现吗?两位这可都是我们这些中下层,惹不起的集团人物?”

文燕听到这里一副恍然大悟样子。连连点头说道

“哦!我明白,我明白你说的这个意思了!你说的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可能牵扯到了这两位大人物?”

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第三章

黑色的城墙像是山体,高大而雄伟,横亘在地平线上,给人以坚不可摧的感觉,但也伴着铁血的味道。

这就是黑暗地界吗?连城墙都是这么的雄浑,高大如山,充满黑色恐怖的压抑气息。

楚风自踏入这片充斥着不祥力量的土地时,就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让人心神都为之颤。

他可以对抗诡异,无视各种不祥物质,但依旧蹙眉,可见若是正常的进化者来此,一定会更加不适。

整片天地间,无时无刻都在弥漫着丝丝缕缕的黑色物质,导致纵然是在白日也有略显暗淡。

天空中有一轮血日,透过无处不在的黑色薄雾,洒落下凄艳的光。

很快,楚风意识到不对,那轮血日赫然在向下滴血!

这有些瘆人,天日落血,实在闻所未闻,有些可怖。

不过仔细观察后,他明白了怎么回事。

血日并非正常的星体,竟是一头古凤的尸体,蜷缩成一团,庞大无比,被炼化为太阳,悬空而照。

这个世界充满了诡异,压抑的气息,连普照人间的天日都如此,所见皆触目惊心。

“算一算时间,那头古凤的血液也该在这个年代流尽了,以其血液培育的果实快要成熟了。”九道一开口。

他对这片大地很熟悉,因为,在很久之前,这应该还算是在诸天的范畴内。

时光流转,千年不过弹指间,万载似也不过回首凝眸间,对一些不死生物来说,历经漫长岁月,总是在以历史中起伏的大时代为基本时间单位计算。

“可惜了,当年有些极为杰出的生灵都死在了这片土地上,如果活到现在,有人必可成绝代道祖!”九道一说道。

古青四处打量,很是谨慎。

狗皇与腐尸轻叹,非常沉默,最后更是略微失魂落魄。

到了这里后,他们意识到,想见的人不可能见到了,再也没有机会,这片土地上洒着那些人的血。

一切都湮灭在历史的漩涡中。

“那座雄伟的黑色巨城中都是什么人,黑暗仙族?”楚风问道。

“鱼龙混杂,三不管的灰色地带。”九道一告知,这地方在过去是前沿城池,算是第一线的阵地。

可以说这片土地上每一寸都染满了英灵的血,随便挖下去半尺深便可见到前贤的尸骨。

现在,这座城池中什么人都有,诸天逃过来的凶徒,诡异族群中的怪物,以及原城池中的居住者。

“这还不算诡异族群的地盘,属于我们的势力?”楚风惊异。

“很久以前算,但无数个时代过去,昔日守城者的后代中有不少已经行走在阴影中了,再加上来的各路人马定居于此后,导致人口成分愈发复杂,这里成为自由之城,罪恶之地,千万不要看到一

文学

个人族就觉得他会站在你的立场上,说不定比诡异种族还要危险!”古青说道。

在这里杀人越货,洗劫进化物资等,都是常有的事。

当然,也有人维护城中的基本准则与秩序,有黑暗规矩,不然的话谁还敢来这里交易。

“在这里见到诡异种族也不要觉得稀奇,不需要立刻拔刀相向。”古青提醒。

这座古老而危险的巨城,早已由原来的前沿雄关阵地变为最大的黑市。

甚至,确切的说不是黑市,都是摆在明面上的交易,诡异族群与人族讨价还价都不值得惊奇。

楚风道:“这样啊,我倒是想看一看,这里的诡异物种都什么样子。”

腐尸叹道:“自然就是那些黑暗仙族,其实,他们的祖上也都是诸天的生灵啊,只不过彻底异化,黑化。”

“真正的原始诡异物种较少,都在黑暗大陆更深处呢。”古青补充。

狗皇道:“事实上,当年失落的世界何止这一处,更深处还有,说这里是所谓的前沿阵地要看和什么时候比,如果向更古老时期追溯的话,这里其实还算是我们的腹地呢。”

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可以想象当年的种种血与乱,他们不愿多提及,揭开的

文学

都是血淋淋的伤疤。

突然,远处的地面传来震动的声响,大地竟晃动了起来,有惨烈的凶煞气息自地平线尽头扑面而至。

古青出手,道纹流转,几人瞬间便隐在虚空中不见了,新帝的性格就是不愿惹麻烦,能忍便忍。

那是一群凶兽,有小山般大小的血狮咆哮,有生翼的大蛇在低空飞行,还有银色的穿山甲奔行如风。

各种凶兽都有,皆为坐骑,在上面坐着的全都是戴着狰狞面具的黑甲骑士,一个个血腥气息扑面,他们的坐骑上还拴着一颗又一颗头颅,死状很惨。

他们呼啸着,向着远处黑色巨城而去。

“黑甲军堕落到这种程度了吗?他们杀的多为人族,以及诸天中的大族,这是在做什么?”古青皱眉。

提及黑甲军,无论是狗皇还是腐尸都一阵出神,那曾经是抵挡在第一线的强军,赫赫有名。

可是现在,他们在杀同族,在对付诸天这边的生灵?

九道一皱眉,身为道祖,他自然神通广大,只要用心去关注,就能聆听到巨城中的任何风吹草动。

他立刻就知道了怎么回事。

“看来,从此以后,这里不是灰色地带了,已经彻底黑化,所谓的自由之地,最前沿的巨城,投向了诡异族群!”

九道一低语道,脸色不是多好看。

那些铁骑都是来自前方巨城中的人马,而他们杀的人都是城中稍微偏向于诸天的生灵。

所有这些变化,都是于近期开始的,此世诡异族群的无敌存在复苏,必将有最大的劫难出现。

所以,黑色巨城的人在这个档口做出了选择,开始在内部清理异议者!

狗皇很情绪化,愤怒而又失望,这个半中立的古老城池终于彻底倒向了诡异一方。

它愤慨是因为,这支强军当年赫赫有名,战死了大量的天纵生灵,那些领军人若是活到这一世来,绝对都是赫赫有名的巨头。

可惜了,英灵的的后裔,这座城池的旗帜,那些黑甲军,到头来投敌了。

腐尸理解它的心情,他也是从那个是到走过来的,拍了拍狗皇的肩头,道:“时代变了,再者说,真正的黑甲军……都早已战死了,并没有活下来。现在的黑甲军我想没有几个是他们的后裔?都是历代以来的成分复杂的移居者的后代。”

狗皇像是一下去失去了力气,不再愤怒,而是满脸的怅然,当年的黑甲军……确实流干了血液,没剩下几人。

不过,它也非常不甘心,既然不是真正的黑甲军后人,为什么还要竖起这面旗帜?

它恶狠狠地瞪起眼睛,看向离开的那支铁骑荡起的漫天尘土,又看向楚风,道:”小子,你敢不敢立大旗,在这里试炼?!”

“千年未曾杀敌,筋骨都生锈了,我想活动下!”楚风看向它,一点也不怵。

“不要节外生枝,这里毕竟算是黑暗宇宙了,若是惊动诡异族群,则很是不妙。”古青劝阻。

“有什么可怕的,只许他们杀人,不许我们反击吗?”狗皇瞪眼,它带着满腔的怒意。

古青尴尬,不禁看向九道一。

“我看可以,没什么大不了。”九道一竟点头同意了,老人皮真要发狠,都想拍烂几片黑暗大陆了,打穿几个诡异生物占据的不祥宇宙又能怎样?

不过,他想到了那些老兄弟,有很多人倒在这里,血染战场,埋骨黑暗大陆,他安静了,不忍心出手了。

其实,主要也因为,他纵然轰穿这些黑暗之地也无意义,最为关键的是厄土的源头,那里有道祖,以及更为无敌恐怖的路尽级生物。

不破灭诡异源头,终究是改变不了大势。

“如果引发大战,诡异族群中的绝顶生灵出来怎么办?”古青谨慎地问道。

“只要不在这里杀道祖,能有什么事?你就是将这片黑暗大地打沉了都不会引发任何回响,不祥源头的目光从来没有放在你我的身上,不要将我们想的过于重要。”

“甚至,在这里杀个道祖,也不见得有路尽级生物出世,我觉得,路尽级生物漠视一切,连他们本土的道祖都从来不看在他们眼中,上次我们不是杀过一个吗?还不是什么事都没有。”

“或许,最接近真相的情况就是,诡异源头的至高生物有牵绊,走不开!”九道一说到最后,眸子中发出惊人的光束。

“那我就下场,磨砺自身,在黑暗大地上杀生我没有负罪感!”楚风说道。

对他来说千年已过,早就想与不祥物种对决了,现在机会就在眼前,他可以恣意进击。

“好,你替我将现在这支黑甲军打灭了,收了他们的大旗!”狗皇低吼道,狗毛都炸立着。

九道一拍了拍古青的肩头,道:“没什么可担心的,不用有什么顾虑,想的太多没用,如果路尽级生物想出手,无论你我在这里,还是蛰伏在诸天不出,那种存在若是想出击,结果都是一样的。所以,与其如此,还不如直抒胸臆,该怎样就怎样!”

“没错,楚风一会儿你扛大旗,杀光这群伪黑甲军!”腐尸开口,早就无所畏惧了。

狗皇现场动手,取出一面破烂的旗子,稍微修补了一番,就郑重地给了楚风,告诉他这是真正的黑甲军留下的大旗。

九道一开口:“这城中没有我那个时代的生灵了,都是毛头小子,我就不参与了,将去那些老兄弟流血之地,埋骨之所……祭奠一番。”

狗皇、腐尸都拿白眼看他,这老妖怪还倚老卖老了。

“我的肉身比你还古老!”腐尸说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