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又大气的敬酒话:风流女医生

古代薄纱乳h|po18脸红心跳小说网
2021年2月5日
糖心小饼干 (h)全文阅读,一女多男的共妻肉辣文
2021年2月5日

简单又大气的敬酒话 第一章

鸣人淡淡的说了一声后,看着雏田,温柔的说道:

“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会回来。”

“嗯,鸣人君。”

雏田小脑袋点了点,走上前,整理起鸣人的衣衫;鸣人也一动不动的任凭其处理,静静的看着她。

“早点回来,鸣人君。”

往后移了一步,雏田双手附在身后,身体微微弯曲,说道。

“嗯。”

鸣人摸了摸雏田的小脑袋,然后大步走出。

岩隐村中

“喂,迪达拉,不要再玩你那个什么黏土了,不是接受了云隐村的邀请函吗,赶紧走啦。”

黑土看着面前拿着黏土不断输送查克拉,捏造成各式各样的未知物品的迪达拉,插着腰说道,真是的,明明好不容易回来了,结果却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喜欢玩土,你是长不大吗?黏土有我好玩?

“烦死了,这种事情让老头子去不就好了,他对这种事情应该最熟了吧。”

迪达拉头也不抬的说道,在他眼里,除了这些黏土已经放不下什么其余的东西了,虽然土质不同,但有一说一,黑土怎么可能会有黏土好玩?

“你在说什么呢,逆徒;这种事情你身为岩隐村的第四代土影,本就应该自己处理才对,老妇可是早早的就退位了,让老夫修养万年都不允许吗?!”

黑土还没说话,一个身材幼小,鼻子红大的老头不知道从哪走了过来,拿着拐杖就敲着迪达拉的脑袋。

“痛痛痛,你个该死的老头子,这位置本就不是我想做的,如果不是老大,你以为我愿意做啊!”

迪达拉躲避着大野木的攻击,嘴里不停的说道。

如果不是因为老大的命令,他才不会回来呢,天知道他在加入了帝国之后每天的生活有多么的美妙!

每天都有着大量的参考资料,需要的材料每天也会有专门的人为他提供;灵感枯竭的时候,天启会和他讨论帮助他解决问题,提供灵感;几乎无时无刻,他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进步

哪天制作累了,找蝎老爷讨论讨论艺术的美妙,从言语到动手,交流完后重新开始自己的研究;偶尔再去商业街的休闲场所泡泡脚、按按摩,和飞段他们一起,角度请客。

这样的生活简直是太美妙了,从前根本想都不敢想。

不过谁知道自己竟然会被派到这破地方来,如果不是帝国的企业入驻,他才不愿意回来呢,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哼,你也知道是王的命令,让你是当土影的,不是玩土的,而且我还等着你和黑土结婚让我抱个孙子呢!”

大野木冷哼一声说道,这孩子每天都是不务正业,除了土以外,根本没有别的东西,这样的话自己把黑土派到他身边的目的不就无法达成了吗!

“啥?黑土?孩子?老头子你还在做梦是不是,我哪有心情陪你在这开玩笑啊。”

迪达拉完全没有那份心思,男女之间有什么好玩的,能爆炸吗?

连爆炸都不能他要女人干嘛?

“砰!”

“砰!”

“你们两个家伙,我还在呢。”

黑土握着自己的手,看着前面两个捂着自己脑袋上包的大小二人,冷声说道。

“痛痛痛”

“痛痛痛”

“黑土,你的脾…….”

简单又大气的敬酒话 第二章

狼群沉睡在树林

蝙蝠于风中摇曳

人儿彻夜难眠

担心尸鬼妖灵

……

宝莉娃娃为此于酣梦惊醒

别放她一人独自颤抖

那猎魔士冷血又无情

只为一袋金币

……

他将来到并离去

只留下悲哀与心痛的空无

啊~深深的…深深的悲恸

……

鸟儿于夜中沉默

牛群在日落寝息

人儿彻夜难眠

担心尸鬼妖灵

……

我亲爱的宝莉阖上你眼睛

安静躺平快别再啜泣

那猎魔士英勇又无惧

只为一袋金币

……

他会对你又切又剁

又割又划

将你生吞活剥

吞吃殆尽

……

城郊的孤儿院中,《悲伤摇篮曲》悠扬。

确认小朋友们都安心入睡,红发女士为他们一一盖好棉被,娉婷离开建筑。

经过一段时间之后。

远眺鲍克兰城上空,条条烟尘冲天,黯淡乌云反射橘红火光,欧立安娜摇头苦笑,尽管不算违反远古约定,狄拉夫仍然做的太过份了。

倘若再次激起人类恐惧的逆反,得来不易的和平就会被破坏,甚至牵扯到那个不能说出名字的存在。

想到这里红发女士舔舔上唇,希望狩魔猎人能够解决问题,否则到天亮事件还不平息的话,她只能迫不得已去拜访祂。

而念及维克多,欧立安娜觉得很有意思,他竟然能够预知狄拉夫采取的行动。

要知道,高阶吸血鬼能够避开感官侦测,几个世纪以来的无数尝试,证明占卜魔法对他们不管用,就连最精准的千里镜也派不上用处。

但维克多却精准预言今夜的血腥,充分表示这个年轻人可不是一般的三流先知……值得后续观察,如果他没死在狄拉夫手中的话。

水声潺潺,秋风飒爽。

甩手将刚拧下的蝠翼脑魔头颅,远远抛到草丛深处,她脱下衣服走进河里沐浴,洗掉满身血迹。

……

午夜.鲍克兰王家宫殿。

中庭一处无人注意的喷水池,忽然泛起金色波纹,瑰丽涟漪耀眼明亮,直到光芒临界炸开,公主与狩魔猎人从里面跳跃出来。

而察觉狼派徽章的震动,维克多剎那间拔出银剑,将席安娜护在身后,搜索怪物的位置。

“不要紧张,维克多,这里没有吸血鬼。设在喷泉里的传送出口,真是个有创意的想法……”

叶奈法昂首阔步,神情从容地大步走近。

她身上穿着黑色裤装,与席安娜的装束乍看下有不少相似,而且在维克多看来,她们的个性也同样傲慢。

“恭喜成功回归。从前她们姐妹常使用这条秘

文学

密通道来躲避老师,幸好家教全都写进日记,我才知道要在这里等你们。

还有,席安娜女士,你准备好要收拾自己的烂摊子了吗?”

女术士傲慢的眼神,轻佻的询问,成功激起公主的怒火。

她上前两步右手插腰,“我的烂摊子?在唐泰恩城堡的时候,我正要跟狄拉夫讲清楚,是谁先施法攻击他的?

收到威胁信的时候,又是谁信誓旦旦保证,只要吸血鬼敢来袭击,必定可以擒获他的?”

简单又大气的敬酒话 第三章

星辰大阵的强悍远超老道士的想像,以强悍的防守打破了他以往对于应敌法器的认知。

“好好呆在圈子里,不要出来。”

煞尸的嘶吼、攀爬声中,宋青小的声音传进老道士等人的耳朵里,令他愣了一愣。

这一刻,在欢喜的同时,也有许多疑问涌上老道士的心里。

他目光之中闪过诸多复杂的情绪,最终却被他硬生生的压了下去,化为一声低喝:

“听到了吗?不要出去,呆在圈子里。”

宋长青也跟着重复他的话,跟周围人吩咐:

“不要出去。”

大家又慌又怕,四周都是铺天盖地的尸群,源源不绝。

江底‘咕噜、咕噜’的气泡声响中,那攀爬声不绝于耳。

红光映照之下,大家像是坠入了十八层地狱,腐臭的味道、狰狞可怕的尸群,形成这些人毕生难忘的梦魇。

“青小,你也进来。”

危急时刻,老道士担心小徒弟安危。

他虽说亲眼目睹宋青小斩杀沈太太一家四口的神通,可此时的尸群数量太多,且这些腐尸不知死了多少年,沉寂在河道之中,此时皆被阴煞之气一一唤醒,数量多了也实在惊人。

既然这星光有如此威能,他也希望宋青小躲进这圈子里,避上一避。

老道士忧心忡忡的目光落到了宋青小的身上,她仍背对着众人,盯着大江的方向,听闻老道士的话后,并没有转身。

‘呼啸’的阴风吹得她散碎的头发如同漂浮的海藻般飞扬,裙角的轻纱被高高撩起,上面像是氤氲着蓝色的烟雾,往四周散逸。

‘咚!’

一声重响传入众人耳膜之中,震得江水都像是要沸腾,发出‘汩汩’的响声。

‘咚咚咚!’

紧接着,一阵震耳欲袭的疾响打破了江面的静谧,甚至将煞尸的嘶吼、动静都压制了下去。

老道士先是一愣,紧接着气血翻腾。

本身已经受伤的身体在这声响之下受到极大的影响,灵力开始在他体内穿横,冲击着筋脉,再度加剧他的伤势。

“这,这像是战鼓声!”

作为晚金年代出生的老道士,经历过战争,自然也听得出来这鼓声不对劲儿。

最为恐怖的,是随着这鼓声一响起,他发现远处江面的红光大盛。

血红色的光芒穿破黑雾的封锁,照亮了整个江面,使得黑船蒙上了一层红光。

流涌的江水化为血红,本来就已经十分凶悍的腐尸群,在听到鼓声响起的刹那,更是像受了什么刺激一般,变得异常凶狠!

它们前赴后继的冲击星辰大阵,一时之间腐肉残肢乱飞,灵力的气劲形成疾流,不绝于耳。

星辰大阵之外,这些腐尸被斩杀的残碎尸身很快堆积了厚厚一层。

“杀!”

一道仿佛由万千将士所组成的嘶吼从红色的光幕之中传了出来,震人心神,骇得普通人双股颤颤,肝胆俱裂。

这一声‘杀’字刚一出口,江水化为层层巨浪席卷直下,气势万分惊人。

船上原本饱受煞尸之苦的众人一听到不对劲儿,强忍内心恐惧抬起了头,恰好就看到了那被染红的江水奔腾而下的这一幕,纷纷发出绝望而又惊恐的尖叫声:

“啊——”

“救命!”

“船要翻了!”

这样大的浪头,不要说一艘黑色的小船经不起它猛力一击,恐怕就是再

文学

大一些的官船,在这巨浪击打之下,也要碎裂。

现时煞尸围攻,尚有星辰大阵阻止。

若是浪打船翻,到时众人纷纷落入水中,恐怕难保活命。

‘喝!’

‘嘶吼!’

煞尸的咆哮声响中,众人顾不得船舷攀爬的煞尸,纷纷散开了些,想要各自抓住船舷稳住身体。

“别乱动,别离开圈子!”

老道士伤势极重,一看情况乱了,不由喊了一声。

可是大家早就已经慌了神,这会儿如无头苍蝇一般乱冲,甚至混乱之下撞击着他的身体。

宋长青顾不得其他,只得勉力将受伤的老道士护住,一面也冲着众人喊:

“别乱动,不要离开圈子——”

话音刚落,有人在推挤之间被撞往星辰大阵之外。

阵外围守的匍匐尸群直立起上半身,探出双臂。

“啊!”

那被挤出的正是前往沈庄探亲的男人,惊呼声中,慌乱的向前面的人伸出手,想要稳住自己的身体。

但下一刻,星芒大震。

清冷的光辉瞬间亮了起来,‘卟’的轻响声中,将他半个落出的身体绞碎。

‘刷刷——’

殷红的血沫化为雨雾乱飞,先前还慌乱异常的众人,瞬间石化在原地,瑟瑟发抖不敢出声。

那男人的惨叫余声未绝,无头的尸身栽落下地。

血腥味儿刺激着尸群,令它们更加躁动不安。

星辰大阵不仅是能护住阵内的人,同时更是一大杀阵,进入阵中的人是生是死,全凭宋青小的意志。

“……”

众人只看到这阵法先前杀煞尸,保人命的一幕,现在看到有同伴被毫不留情杀死,其刺激不亚于第一次见到吴婶被女鬼附身时的场景。

“为,为什么……”

老道士先前喊了半天没有作用,此时一旦有人死了,倒令众人乖顺。

众人强忍心焦,坐回原位,强忍内心恐惧,又恨又怕的问:

“这,这不是杀僵的法阵吗?为什么,还会杀人?”

“我说过了,好好呆在圈子里。”

宋青小的声音传进了众人的耳中,平静得像是不带半分情绪,令大家不由自主的心生寒栗。

不知为何,这群人敢于质疑面冷话少的老道士,却不敢在此时顶撞宋青小的话语。

她说完这话,远处滚腾而下的浪流已经冲刷而至,带着震天水声,撞击上船体。

“啊……”

大家顾不得再去管星辰大阵杀人一事,都怕船身在这巨浪的冲击之下碎裂。

可是众人预期之中的碎裂声响并没有传来,水浪连成一排,如倾塌的大厦般,正在这时,宋青小握剑的手迎着巨浪一斩——

‘嗖!’

剑气化为银河,将血红色的巨浪撕裂。

银芒之下,浪头一分为二,所到之处被剑气冻结,往船身两侧冲刷而开。

血红色的波浪如同咆哮的猛兽,以排山倒海之势从众人头顶、身侧‘轰’的奔涌而过,紧接着如瀑布般‘哗啦’涌落江水里面。

水浪巨大的动静将一些扒拉着船舷的煞尸打翻,而处于旋窝之中的黑船却十分稳固,仅只是微微一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